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3章 水灵将傍身

“不管如何!你们若是硬要欺凌新鬼,那说不得今天小子就要不自量力的与你们做上一场了!”虽然心里感受到了压力,但是杨厚土也不能怯场,不管你强弱高低,要是连胆子都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何况,旁边还站着几个被自己牵连进这事儿的人。

“哈哈哈~虽然你震乱了这阴坟的阳气让我们提前出来了,不过....这很疼!我要你们的命作为补偿!”一声阴恻恻的话语刚落,一股怨气便径直化作一股气流朝着杨厚土就冲了过来。

“嗡!”一声!一股黄色光幕突然出现,直接将怨气阻隔使其无法穿透,“哼!原来还真的有两下子,不过!我看你能挡得住多久!”那阴风撞在光幕上仿佛有点吃痛,闷哼了一声后另外一个怨鬼也化身怨气开始不住的冲撞着黄色光幕。

杨厚土心中大急,他知道这黄色光幕代表的是坟地上七个汉子所站的七星阵集七人阳气所化的,每一次光幕的亮起都代表着七个人的自身阳气与两个怨鬼的直接碰撞,这让本身刚刚被爆阳术折腾过的几个人怎么承受得了,果然!就这一霎那的工夫,坟地上七星阵所站立的七个人就有些面色苍白的站立不稳了!

“撑住!谁都别动!!!撑不住大家都完蛋!”他一边吼着一边朝着几桶水所在跑了过去。坟地上的几个人现在是骑虎难下,别看他们看似坚定的一动不动,其实...他们早就想跑了。

只不过,先前让这突如其来出现的两个怨鬼给吓得有点腿转筋,然后,然后就是被这两股没完没了冲击他们的怨气给冲得七晕八素的,这下子就是想跑都晚了。只能这么挨着,每次黑雾撞击的时候,他们的脑袋都像是患了重度偏头痛一样太阳穴突突的阵痛,实在是苦不堪言。

“哗啦!”杨厚土跑到水桶旁,几脚就把这些水桶都给踹倒在地,任那些辛苦挑到这山包上的喝水肆意乱淌,这时候可顾不上什么指尖痛不痛了,他极速的又划了手指尖一下,这次,是手的两根手指尖同时遭难。顾不得地上到处是泥水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打了个盘腿,双手一左一右画了个阴阳。

结果心急之下,手艺又不熟练还给画错了。情急之下他啪的给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之后继续开始操作。

“啪!”阴阳合拢,他脑子里极速记忆着清水注解上的水灵将手印。

“水主阴阳,八方母水佑土一方,荡鬼除恶水灵担当,清水传人请水灵将护身!疾!疾!疾!!!”

最后一个疾字音落,杨厚土双手一分“噗嗤”一下拍在了泥水混合而成的稀泥上平压双手长身而起。

早已在远处被吓得瑟瑟发抖的王先生立刻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中那狂妄无礼的乡下小子。只见随着杨厚土的起身,他那平压的双手随身抬起,那两只手掌之下,两个透明的身体像是就这么被杨厚土从地面上拔出来的一样,愣生生的拔出了两个由泥水形成的人形生物。

今天的经历,可谓是他帮人看阴宅这几十年最刺激的一天了。

“水灵将当前,听吾号令!诛恶鬼!”杨厚土成功的召唤出了清水一脉的招牌性防身灵将,差点有点儿控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大笑出声。

他赶紧控住住自己的情绪,因为这水灵将是他首次召唤,到底有多大的能力他自己不清楚,是不是怨鬼的对手他也心里没底,不过这都不是他现在所考虑的,他必须全神贯注的指挥着这两个水灵将,要是一个不留神分心了,这水汪汪的水灵将一下子散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两个水灵将像是两个思维灵活的活人一般,听到了杨厚土的号令均是单手一扬,两灵手中便凝聚出了两根长枪般的武器,掉头呼呼的就朝着不远处正在逞凶的两个怨鬼冲了过去。

“所有人散开!!!”那边的七个人早就脑袋昏沉摇摇欲坠了,这一刻听到了杨厚土的呼喊瞬间就如获大赦般个个连滚带爬倒退着,七星阵霎那间崩溃。

而两个水灵将就在这一刻越过了他们“嘭!”的一声对上了两只怨鬼。

“什么玩意儿?”两个水灵将一上来就是长枪纷飞,一下子就将两个毫无防备的怨鬼直接给抽飞了。怨气翻动,怨鬼重新化作了人形漂浮在半空中盯着面前这两个同样能双脚离地的“人”阴森森道。

鬼属阴,水同样能至阴至寒。所以水灵将跟鬼对上那就是人与人对上般拳拳到肉。与茅山教和天师道的至阳金甲将道理相同而阴阳不同,金甲将是以至阳至刚的霸道硬憾鬼物,而水灵将却是以至阴至柔与鬼物相通的同样阴属性斗鬼。

“人贱自有天收!两个恶鬼准备伏诛吧!”这一刻的杨厚土是自信的,当他看到两个水灵将上去就是一个横扫千军把两个怨鬼抽飞的时候他的心情别提有多带劲了,就像是实现了自己小时候的梦想一样变身成为了超人,真是恨不得在上面玩儿着长枪的是自己才好。

那种突然觉得自己不再普通的感觉常人很难体会。

两只怨鬼怨毒的看着面前这两个妨碍他们的水灵将浑身黑雾浓重,“不管你们是什么,就算是精怪一流!我父子二人今天也要闯出去,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困了我们数十年,今天就算是牛头马面来了我们父子也要咬下他一块肉!”说罢浑身鬼气狂放金井之中再次喷涌出大股的阴气,就像是无穷无尽一样不停的冲入他们的鬼体当中。

“还想挣扎!水灵将!给我捅死他们!!哦不,给我诛邪!”杨厚土大喝一声捏着冒血的手指指挥着水灵将冲了上去,迟则生变,这看不到头的怨气让他心里非常不踏实。

水灵将的勇猛无可厚非,他们属于自然之灵幻化,并非确有其人。只要境界够高,他们的能力自然就会越高,当然,现目前的杨厚土体会不到这一点,在他的指挥下,两个手持长枪的水灵将腾空而起,冲向了怨鬼。而暴怒的怨鬼自然是不肯轻易举手投降,像野兽般嘶吼着与水灵将缠斗起来。

这半空中四道非人的身影拳拳到肉枪枪透体的场景给坟地里的一众人太大的震撼了。他们一辈子也没有见识过这样的争斗!他们目瞪口呆仰着头看着这一切,忘记了起身,忘记了逃跑...甚至...忘记了呼吸!

两分钟,短短两分钟!杨厚土就再也神气不起来了,他一直专注的指挥着水灵将与怨鬼争斗,再这样凶险的争斗之下,他不敢有丝毫的分心,因为他从那缠斗中的水灵将身上感受到了庞大的消耗,在每次水灵将遭受到剧烈打击的时候,他的神智就不停的剧烈震动着,就这短短两分钟的时间,他居然感到有些意识模糊无法集中精神,就连天空中缠斗的身影都变得有些纷乱模糊无法辨认。

这也是他这种拿着半截就装老师傅的马大哈半吊子才敢这么干,一个真正的道传子弟,不管何门何派是何分支,施展道术的基准线都是一样的,那便是--灵根!

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要想在水中自在畅游,你首先得是一条鱼!而灵根则仅仅是判定基准的基础,这玩意儿得靠修行才能逐渐壮大,为道传子弟调用灵气施展术法的媒介。

可杨厚土这个二愣子,愣是仅仅靠着那丝毫没有经过修行壮大的天生灵根便愣是拿来斗鬼。

不得不说不知者无畏!就像用他自身那根脆弱细小的电线来超负荷运送高压电一样,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引火自焚。若是这么长时间拖下去,他不仅会拖废自己的灵根,更有可能上到脑子,轻则神智受损,重则终身瘫痪。

由于事情来得太突然,他没时间把书研究透,只看了术法那段儿,压根儿没仔细读后面的小字注解。不过现在的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了,像这么斗下去,说不准没把俩怨鬼给拿下自己反而突然晕倒了就惨了。

他一咬牙双手急速变换着,“水主阴阳,灵水合一,合身斗邪!合!”只见他双手结印完成手分向天,天空中正争斗着的水灵将“唰”的一下倒飞而至直接就冲到了杨厚土直挺站立的身躯之上与杨厚土合二为一,第一道,第二道!

杨厚土头疼欲裂,水灵将召回的时候他已经像是强虏之末般意识昏沉,好在水灵将融到他身上之后那冰寒刺骨的感觉让他意识稍微恢复了一点,他只能用现在他学到的最后一招了--灵水合一!

融合水灵将后的他将短时间内拥有水灵将的威能,有时候一加一,并不等于二!这一刻,虽然他仍旧脑袋生痛,但!他感觉身上充满了力量,这种诡异又奇妙的感觉让他精神一震,抬头眼睛微微眯着,半空中那两只浑身依旧隐藏在黑色怨气中的怨鬼被他盯得居然有些心里发毛。

这又是什么?虽然是鬼,而且是比平常的鬼更为厉害的怨鬼,但是他们也会害怕,之前那两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儿就跟他们斗得是惨烈无比,导致了他们现在身上的黑色怨气已经消散了不少,他们是怨鬼,怨气就是他们的一切!看着地上这个融合后的“怪物”他们有些心中吃不准!

要是杨厚土现在知道他们心里居然有这样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郁闷死,他这会儿可是准备拼命了。说不准等会儿干上一架之后自己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他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干完自己要做的事!要说当兵的意志力强来着,换做普通人这会儿早就扛不住晕过去了,但是他就是硬扛着,咬牙切齿的要冲上去干个你死我活!

“啊!!!”就在杨厚土哇呀呀的大吼着要冲上去决战的时候,那欲择鬼而噬的眼神终于击溃了两只怨鬼的心理防线,他们呼啦一下子重新化为了一大股黑色怨气冲向了金井,三两秒之间就完全钻了进去消失不见!

杨厚土眼睛瞪着脚下跑着,看着这个情况脑子没反应过来一下子踩滑了一个马大趴扑倒在了地上。

当然,这一幕两只怨鬼没有看到,要是看到了不知道会不会为自己被这么个二愣子吓得跑路而羞愧的再死一次。鬼怕恶人磨并不全无道理,一个无所畏惧的混人在某些时候真的会把鬼给吓得退避三舍。

“黑狗血来了!!!”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几个人的喊声,杨厚土有点儿艰难的扭过脖子,派去找黑狗血的人们回来了。他们跑到坟地,有点儿不明所以的看着一众依旧张大嘴巴没缓过神来的人摸了摸脑袋:“这黑狗血还用不用了?”

“用!倒到金井里,把...把坑埋...埋起...来....”说着,杨厚土的话开始变得有些断断续续,由于危机解除,他的思维一放松,意识就有些天旋地转的不受控制了,水灵将术法自然就不受控制的失去了灵力支撑,身上附着的水层“哗啦”一下四散开来,他突然感觉到一阵黑暗,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