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49 前因后果

“这…这么玄幻?”突闻这等震撼故事后在场众人无不瞠目结舌。

不是,这是在阐述一个绕口令么?我们现在的阳间不是原来那个阳间,原来那个阳间被人家霸占了我们被赶出阳间,然后我们才轮回到了这个不是阳间的阳间…..

杨黄天点了点头,道:“若要把三界比作一个平行,那么原本厄难灾界在上,间在中,阳间在下!”说着他用双手简单的朝大家比划了一下继续道:“经过那次阳间被霸占毁灭后的转换这才变成了阳间在上,间在中,而厄难界被冥书牢牢的封印在下!”

“那按这么说,冥书本体之所以一直就在冥神山。是因为那里就是封印所在?”杨厚土问道。

“不错!”杨黄天点了点头有些怅然道:“以冥书之莫测,本不该因两个神的争伐而落得崩碎的命运。错就错在,它认可了我,与我神魂相连。而我….败了….”

原来,双王之战开启之前,冥王已经决心开始着手掐灭地藏阳世传承的计划。但计划并不顺利,百年铺垫却以酆都与手下众神莫名消亡结尾。

有了酆都的前车之鉴,故此当时接到黑无常走阳极有可能出现意外消息的时候,冥王才会动前去阳间。

而就在冥王刚刚离开间不久,厄难封印突起异变!冥书本能调动间之力开始对来自于厄难灾神们的暴动进行再次封印。

而留守在冥神山上的白无常对此事并不清楚,眼见着间劫云四起黄泉咆哮,只道是冥书出了大事。

而冥王恰巧离开间,地藏寻迹而来。在不知内与无奈慌神的双重影响之下,再加上地藏的及时赶到,白无常下意识的打开了冥王所设下的冥书结界期待地藏能够出手平息冥书之变。

但任谁也不会想到,主宰万佛引亿万阳之魂向善的存在会在这个时候变脸将冥书取走!

就这样,双王之战原本对等的天枰开始倾斜。

只能说这天地之间命理莫测,纵然是站在众神顶端的冥王,也被这一系列的巧合带入了劣势。

在冥书生异变的刹那与之神魂相连的冥王便有了感应,但奈何他已经到了阳间赶回冥神山已然不及。不论是暴动也好地藏第一时间取走冥书也罢都仅仅是眨眼之间。

当他放下一切赶到冥神山之时,地藏已经将冥书本体取走,失去了冥书本体镇压的封印霎时间变得岌岌可危。无奈之下冥王只能放开神魂开始加固封印。

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在此时!地藏去而复返,就在这冥王最为焦头烂额之际,双王之战开启。

“诈!”黑无常听到这不由得忿然怒道。

杨黄天微微一笑,道:“不能这么说,在这之前他并不知晓冥书在冥神山的重要

。否则,以我对他的了解,信念之争而已,他还不至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强取冥书。这一切是因无数巧合而成,只能说我输在了气运上罢了。”

“况且…”说到这杨黄天不由得脸上浮现出一丝怪异的神色,道:“冥书因我神魂崩碎而失,这千年来,恐怕地藏子也不好过吧。”说着他看向了白无常谢必安。

谢必安点了点头,道:“当年主上遭劫之后,地藏也现了冥神山之上的问题所在,最开始他并不清楚那封印之下是什么。不过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从中逃出了三位厄难界主宰。仓促之下他只来得及灭去其二,另外一个主宰境界的灾神已经遁入阳间。”

“主宰境界的灾神!”众人心惊,在阳间?

“不错!地藏探查那位被擒下的灾神记忆之后果断出手加固封印,但那封印必须要无时无刻的神力输送方可稳固。可冥王已逝冥书残破遁去,世间唯他一神有此神力。”白无常摇了摇头脸上显出一丝复杂,道:“为保阳不在霎那之间毁于一旦,最终他只能选择本魂坐镇冥神山封印之上,千年…..”

“哈哈哈!报应!这不就是报应嘛!哈哈哈哈!”黑无常闻言狂笑道:“因果啊因果,果然全了他地藏所推崇的因果之道。哈哈哈….”

所谓画地为牢作茧自缚不过如此了吧!杨厚土心中听完也是暗爽,还有比地藏更悲催的胜利者么?

从白无常接下来的讲述中,众人也是明白了为何小极乐世界中的神佛动作频繁的缘由。

原来因上次孽镜山主之事地藏在间模糊的感应到了阳剑的气息,心中骤然升起一丝莫名的紧迫感,故此才命手下神佛开始加快命书的孕养步伐。

命书一旦大成,依照他的预计不光能够使这阳朝着自己极乐世界的志向靠拢。更重要的是能代替冥书之效够让他从那冥神山的囚笼中得以脱。

“嗯?以地藏的强大,为什么不打开封印直接平了那厄难灾界?”一直没吭声的尸神冉闵插话问道。

杨黄天摇了摇头,道:“没这么简单,若是封印不存。被囚在厄难灾界中无数年已经疯魔的那些存在一旦杀出,阳界恐怕保不住。”

“这么恐怖!”杨厚土震惊道:“先不说可不可能,如果,我说如果哈!如果是加上全盛时期的你与地藏联手呢?”

杨黄天仍旧摇了摇头:“依然不够!从冥书记忆中来看,那厄难灾界如我与地藏一般的存在,有四位!”

四个….在场所有人闻言都是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灵族在阳界的争斗持续千年为何一直这么憋屈,甚至有亲人被剥夺轮回的机会仍旧忍气吞声的坚持着。

是完全没得拼么?不是!就是因为

背后有着地藏那尊大山压着,这才导致了这千年不变的悲哀。

哪怕现在知晓地藏本魂被困冥神山的事实,又有什么用?真的开战,一道分魂就能瞬间扭转战局。神王存在那碾压般的重要可见一斑。

一个地藏尚能碾压千年甚至更久,若是四个…..还是那毫无人的灾神!

杨厚土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我勒个娘!虽然在之前他心里不止一次诅咒地藏早点归西。可现在看来,这阳界现在怕是只有他能够稳固冥书留下的封印了。

尽管心中对佛者充满了积怒与仇恨,但….短时间内还是希望地藏坚一点吧!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估计他们都跟杨厚土想的差不多,内心的矛盾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一方面是对佛者执念的恨,一方面又是对镇封灾界地藏的忧。命书一成,封印可固!但他们呢?那些沦为命书养料的至亲与同道先辈呢?地藏一旦脱,极乐世界意志一旦开始,他们又待如何?

可若是命书不成,地藏难道就真的愿意永镇冥神山?一旦他想要做出其他尝试,厄难灾界现世又当是怎样一副末。

人之所以复杂就在于此,知道的越多,越是迷茫。

“嗯?不对!”老黑头沉默了片刻又炸毛了。他指着白无常道:“那既然之前的是误会,那在奈何桥之上你和地藏对我痛下杀手又作何解释!”

白无常默然的看了他一眼并未回答,双眼之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痛楚。

“你别这么看着我!说清楚!”黑无常无视了白无常的沉默道。

“因为…当时你必须死….”面对着黑无常的咄咄bī)人,谢必安低声应道。

黑无常一听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啥?老子必须死?我去你白鬼老母的二大爷!想着就又要撸起袖子打人。

杨厚土无语的赶紧上前一把把这个真的没点儿觉悟的老鬼抓住,这夯货是不是总会习惯忘掉自己是个渣渣巡查差,哦不,现在是二级正神。可你就算是二级正神你也不能总想要跳出去扇人家主宰的耳巴子吧!

“当年你冒冒失失的跑去间找的那府君,转就用神念将你所说的已寻到主上下落的话告诉了地藏。”白无常淡淡的说道。

“因我与那府君故交不错,所以我先地藏一步找到你。本想让你逃走,但奈何地藏已到,不得已,只能下手。如若不然,地藏定能在你燃魂之前从你的记忆中得到主上所在的线索。”

说完,他朝着黑无常撇了撇嘴,道:“就你那格我还能不了解?见你不要命的冲向黄泉河,我就知道你打的什么注意。当时要不是我虚空一击移开了地藏的注意。恐怕,你这残魂也是跑不掉的。”

黑无常听完这

些话整个人如遭雷击,敢...敢我特么白恨了这货无数年???他缓缓转过瞪着杨黄天,仿佛想在他那里得到点不同的答案。

杨黄天无奈的点了点头,道:“阿白为送阳主宰,为了继续执掌轮回而不得不披上那僧袍。所谓灯下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路子。我的每一次转世都是在阿白的帮助下,从地藏眼皮底下走的轮回主进入轮回。”

“等于...等于说就我一个人跟个智障一样诅咒了这个白鬼数百年!!!”黑无常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崩溃了。

白无常点了点头,道:“事的经过就是这么回事,你残魂逃遁如此之久。我也曾差遣过可靠的下神四处搜寻你的踪迹,不过...你总是跑得比较快。”

“你特么!!!我特么!!!”黑无常指着他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特么为毛不早说!我特么以为你现了什么要斩草除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