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51章 马什么龙?

杨厚土对于风水方向不算精通,但就算他不怎么懂,可是观风探灵他不含糊啊!眼前这矮山,不正是龙脉中的龙所在么?

而且,龙脉之中种类颇多,根据其山水走势和大小被细分为根龙、干龙、支龙、叶龙等等。但不管是什么,但凡与这两个字沾上边的都会被尊之为王穴,不谈阳间达官显贵趋之若鹜,就连那阴阳神佛对此都颇为意动。

不过权衡之下,对于他们来说,愿力与龙脉之中他们大都还是愿意选择前者更为现实而已。

在这条路越走越深之后,刚刚步入地师的杨厚土对龙脉那是真的心存崇敬。抛开本家修行的水龙不提,就是他步入地师感悟地气之时对此也是感触颇深。

地气,本就为这山势地龙之雏形。而这龙脉便是地气成势之后化为地龙的另类形态呈现。

那传言中风水师寻龙点穴,点中龙脉必死无疑之说可不是笑谈。寻常风水师修为不足地师之境者,哪怕是有那能力凭借家传所学寻到龙穴所在,狂妄自大的想要去点活它,十死无生!

龙脉但凡能成形,其中所容纳的地气何其浩瀚。有传言称,地龙在经过完全质变之后,那是有希望成为真正的天龙的。而成为龙脉便是在此之前的一个漫长岁月的潜伏。

就跟一个沉浸中的火药桶一样,不懂得地气之道瞎搞一通想要激活其中地气灵力最为旺盛的点来为人所用。

可想而知那点龙笔点下的一霎那,潜龙地气的瞬间狂暴引起的燃点无异于点着后的火药桶,一丝泄露都足以瞬间把普通灵魂轰成渣滓。

看着眼前这龙,杨厚土心中震惊溢于言表。要知道判别龙脉之高低先以山势主形断之,而面前这个是什么?后面山势什么看都别看了,单看这龙,形神兼备,玛德都快出妖了都!这是什么级别的龙脉?

“昆仑就在这儿?怎么进去?”杨厚土冲猴四问道。

猴四摇了摇头,道:“这就不清楚了,我们妖大都对这昆仑有所耳闻。只知道昆仑镜入口就在这昆仑祖龙脉之。其他的就不清楚了,没有踏足妖王之境的妖修没资格知晓。”

原来如此,杨厚土点了点头。灵妖、大妖之后便是妖王之境,对应着道传天师级存在。看来这昆仑门槛还有点高来着。

不过,龙都找到了难不成还怕进不去?那普通人有时候还误打误撞的进去过呢。要不然那些传说怎么来的!

想到这,杨厚土冲葛无忧道:“这山近在眼前,不如我们先上去看看再说吧。”

葛无忧点了点头,不知不觉的她已经习惯了听杨厚土的话了。

一路无话,两人跨过几道小河之后一步步的开始朝着这矮山之上行去。

可刚一踏足这矮山上的怪石之中杨厚土的心就是一缩整个人就呆立当场,葛无忧一脚跟着踩上来也是脸色唰的就是一变。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杨厚土缓缓低下脑袋朝着脚下看去。没有异常,明明就是普通的土石地面,但…但那下面传来的确是一阵悠长浑厚的怪异气息。仿佛….仿佛他们现在正踩在一个活物身上!

“猴四!”杨厚土吃不准深浅翻手示意葛无忧别乱动心念一动唤道。

猴四收到指令一闪而出临空漂浮在杨厚土身侧也是皱着眉打量着眼前这个斜坡。

“看出什么来没?”杨厚土问道。

猴四摇了摇头,道:“下面好像只是地气澎湃所引起的异动,应该…应该没事。”

不开法相的情况之下,猴四现如今的神魂探知要比杨厚土的地师灵识要灵敏和准确得多。杨厚土听着它的两个应该心里有些没底,道:“你确定?”

“不能确定!只能试试,我也不知道这昆仑有些什么东西。到这里的哪一个不是前辈大仙,怕有什么忌讳。如若不然,我倒是可以带你们飞一段儿。”猴四挠了挠头有些不确定的道。

曰!也只能如此了,杨厚土有些郁闷。不是他胆子小连走路都怕,而是这第一次踏足龙脉之上。葛无忧与他两人又都是新晋地师,身上的地气没这么内敛。

这走路倒是简单,怕就怕走在这活的地龙之上一不小心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杨厚土一咬牙,提起脚迈出了第二步,接着第三步....

“耶?真没事儿!”牵着葛无忧杨厚土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一步一步的开始朝着山上行去。

猴四不时的提醒道:“主上,您稍微走慢点!这昆仑传言是一个结界空间的存在,每一步还需小心些。”

杨厚土一听心又提起来了,玛德!这还真是,万一看着是平地自己一步踏出去是万丈悬崖那就真心凄凉了!

想到这,两人只能手牵手一步步跟摸着石头过河一样龟前进,没办法,慢就慢点吧。

半天时间,只有几百米高度的龙山两人整整爬了四个多小时才走到这山的最高处。杨厚土返身一望,龙山之下雾气升腾看之前自己二人前来方向都有些若隐若现。

“不对!这雾来得有些突兀。”葛无忧也看到了这一幕。

话音刚落,那浓雾如同被风搅动着狂升而起两人整个视线霎那间就都被这怪异的浓雾所笼罩。

杨厚土双瞳一缩一把将葛无忧拉倒自己身后起手结印,浓雾中的丝丝水汽脱雾而出化作一缕水罡在杨厚土二人身前开始极旋转将他们牢牢的护在其内。

皱着眉,杨厚土死死的盯着那依旧在罡风之外不断凝聚的雾气。他知道,有什么人应该盯上他们了。

急凝聚中,那浓雾居然出次拉次拉的声响,丝丝电弧在其中若隐若现。

“什么人!出来!”杨厚土环视四周大喝道。

无人应答!

嘿!这是有人在玩儿幺蛾子啊!杨厚土看着那些电芒心中反倒是不慌了。以他的感知自然能够感受到那电光之中有着很明显的术法痕迹。

这里可是昆仑地界,他不相信还能有其他的东西能在这里搞风搞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自己踏足这里已经就是昆仑!贸然闯入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了。

“不出来是吧!那我就陪你玩玩儿。”他没有让猴四动手,那与神佛相似的金光太过刺眼,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既然这里传闻是先辈们的大本营,自己身为道传自然要用道术来叩门了!

杨厚土双腿分开一踏双拳微收至腰扎起一个马步。转头对葛无忧道:“媳妇儿,无限给状态!”

嗯?葛无忧一愣,什么鬼?

“第一招,天马流星拳!”杨厚土就扎着马步调动着空气中浓郁的水灵力陡然大喝。那些水灵力在杨厚土灵觉的操控之下居然真的化作无数拳影朝着电流涌动的浓雾破空而去。

又来了!葛无忧虽然无语但也下意识的掐起手印,一股淡金色光芒在她身前浮现随着她掐着手印的手一推,后而至笼罩在杨厚土的拳影之中为他加持着灵力强度。

“佛山无影手、大海无量、还我漂漂拳.....”

既然心里没什么顾忌,杨厚土就这么原地起跳或是霸气或是妖娆的蹦着。

还别说,就算是玩闹,这也是两个地师在玩闹!这些出自杨厚土与葛无忧二人之手的无敌乱来术法单单论强度,足以能够虐惨一般的巅峰大差!

就这么乱打一通,青色与金色缠绕的双极之力居然将那已将二

人完全笼罩着的浓雾轰散了不少。

“来呀~~吃我一招猴子偷桃~~~”直到杨厚土妖娆的撅着屁股扯着脖子又准备出招的时候,异变突起。

“够了!”只闻一声爆喝,杨厚土捏着兰花指一愣。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道电光,这电光比之前那雾中的电丝要大上不少,足足有二指粗细。

杨厚土屁股还撅着压根儿没有反应过来,那电光就到了身前了。

“嚓嚓!”

措手不及之下杨厚土如遭雷击,整个人的头都给他劈炸了。

这雷来得突然,但对杨厚土那被愿力和地气无限强化过的身子并未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把他给劈黑了!呼吸之间,一股浓浓的毛焦味传进他的鼻腔。

“我你老母!特么玩儿真的啊!”反应过来的杨厚土暴跳如雷,嘴里居然很不应景的喷出一股子白烟。

葛无忧在一旁原本担心的想要跑过来,可乍一看杨厚土的这造型很不适宜的“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杨厚土你...哈哈哈哈!”

“我!”杨厚土是真的毛了,曾几何时他也在葛无忧面前狼狈过。可特么这种狼狈他接受不了,在自己女人面前被玩儿成这副德行,这简直就是对他最深的侮辱。

“你什么你?一个道传居然将手中术法当作玩笑,我这是在代你长辈教训你,让你长长记性!”

声音传来,浓雾缓缓散去。

杨厚土怒目圆睁转着脑袋四处寻找着,没人?

“主上...上面...”猴四的声音响起。

抬头一看,数十米远的空中临空站立着一道身影,那身上游走着青色神芒的人影正目光清冷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天师?”杨厚土霎那之间就有了判断,没有肉身的神魂方可飞行,此时此刻此人必是昆仑天师无疑。

那人影缓降几分,杨厚土这才看清这是一个老者模样的天师神魂。那老者没有理会杨厚土反而是看着一旁的葛无忧微微一笑,道:“葛家后人么?”

葛无忧回过神连忙行了个后辈礼道:“葛家葛无忧见过前辈。”

“嗯。小姑娘不错。来找你爷爷的吧?”那人见葛无忧这文静明礼的样子更是和蔼,笑道:“稍后我就带你进去,在这之前。我先教训一下这小子先!”

诶耶?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杨厚土心里本来就火大这时候闻听此言一下子就燃了,他那光棍性子一出哪儿还管你什么前不前辈!咬牙道:“嘿!天师了不起啊。老牲口,上来教训一个试试!小爷今天让你知道什么叫老菊花乱凋残!”

老者闻言脸上抽了抽,胡须乱颤。道:“你叫我什么?”

“老牲口!怎么了,不服气啊!”杨厚土脖子一硬道。

“哼哼哼!杨山林教的好儿子啊!好,很好!”老者浑身衣衫凛凛也不知是神魂翻涌还是给气的。

杨厚土一愣,呃...这,这咋还知道我那便宜老爹的名字?难道是熟人?想到这他的气就弱了几分。问道:“你..你是谁?”

老者瞪着他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牙缝里蹦出几个字:“你曾外公,马如龙!”

“啥?马什么龙?”杨厚土一愣。

“马你大爷!我是你曾外公!!!”

一声怒喝,空间之中电光乱闪,一道道二三指粗细的雷霆之光不停的劈向杨厚土。

杨厚土如遭雷击。。。不对!已遭雷击...已遭十雷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