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60章 说个球,砍死他!

深夜,空山寂静。

“叮铃…叮铃…”暗夜中,清脆声响划破夜空的平静。一队影从山中小道缓缓走出。

这队人约莫十来个,当头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穿着明黄色僧衣手持念珠的罗汉。后分两侧紧跟着六个差,而中间则是四个高矮不一的人艰难的行走着。

那脆响就是从他们上穿着的铁链在行走时碰撞而出的。两条锁魂链分左右直接透过他们魂体之上的琵琶骨将四人串成了一串,看起来犹如那待宰之兽般尤为凄凉。

虽然行进缓慢,但走在两侧的差并没有扯着链子催促。反而是尽量的将那对于魂体来说较为沉重的锁魂链轻轻托起一分,让中间受罪的人稍微好过一点。

他们时不时扫过中间四人的眼神都带着一丝的怜悯,可怜的妖修啊!

“老熊,你说…咱们还能有机会投胎么?”走在后面一位稍矮的一人有些虚弱的低声问道。

“不…不知道…”被称之为老熊的那位瓮声瓮气的答了一句,双目之中只剩下昏暗的绝望。妖修,没了….还叫妖修么…

如果杨厚土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认出,这四位现在如同死狗一般被押往阳路的正是之前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云来四妖。

走在最后的便是那参精,而他前面的依次便是熊精、石精和那走在第一个默然不语的蛇妖。

要说他们这云来四妖也算是够倒霉的。之前因为石精的事儿云来到处风声鹤唳,云来他们是不敢回去了。索就远行了千里,好不容易找到了个风景秀丽的无人深山落脚。

刚安顿好没多久,耐不住寂寞的熊瞎子就自告奋勇的出去采购点儿东西回来庆祝一下兄弟几个大难不死。

庆祝是庆祝了,兄弟四个在山里打边炉吃吃喝喝的很是过了一把瘾。可熊瞎子回来的时候没注意,引来了一个和尚。这和尚修为不高,不过一灵僧而已。

这要搁以前,来了就来了呗。又不是什么通缉犯,大家打个招呼算是在这里落户了。可现在气候不同了,什么和平相处相安无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只是他们之前疲于奔命没有了解到时局而已。

正在佛修大肆捕捉有灵之魂的档口,他们四个让神佛现了这还了得?

确认了四妖的落脚点之后,和尚离开了,他们也没当回事儿。可转眼而至的却是数位金罗汉….

四妖之中仅蛇妖属于大妖稳固层次可与罗汉正面一战,而其他三位实力只是堪堪突破大妖而已。面对数位金罗汉的围攻结局可想而知。

蛇妖连自爆妖丹的手段都使不出来就被他们合力擒下,其他三妖面对着实力与人数都完爆自己这一方的碾压也是纷纷被擒。

就这样,才吃完乔迁之喜的大

餐变成了他们的最后一顿晚餐。云来四妖被剥离妖丹魂魄拘出成了灵魄囚徒送往间,那灵魄养料的悲惨结局终究还是他们的终点。

“哗啦!”一声锁魂链一紧。

“嘶~~~”

云来四妖刹那吃痛不由得都是倒抽一口凉气。

抬眼望去,站在前方那位罗汉不知什么时候站住了脚,手里提着锁魂链的另一头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蛇妖双目幽冷盯着那罗汉道:“出家之人毫无善念,我们兄弟落到如此境地无话可说,为何还要学那恶人之行数次折辱我等。”

那罗汉哈哈一笑,道:“谁让你们不识好歹呢?我说了,你们妖族妖丹既已被取出,灵魄用处不大。只要你们愿意说出与你们有交的道传所在,我可以放了你们。”

四妖闻言心中悲凉,诚然。他们的一声灵力精华和力量所在都在妖丹之中,妖丹被夺已然沦为废物,想不到,现如今仅存的灵魄居然沦为养料都被人瞧不起了。

“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了么…”蛇妖喃喃着,早知道形势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居然恶化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就找个无人区深深的躲起来。多些戒备,小心一些,也不至于在毫无防备之下就被擒下。

熊精子火爆,虽然灵魄虚弱但也没有弱了黑熊的名头,他怒骂道:“我们四个久居山中,根本不认识什么道传。就算认识,老子也不告诉你!都这德行了还怕个球,呸!”

“哼!不识抬举!”那罗汉脸色一沉手中念珠金光闪闪一把按在了锁魂链之上,金色电弧顺着链子飞窜而去。

“啊!!!”四妖虚弱不堪的灵魄如遭雷击出了阵阵惨叫。

屹立在侧的差脸上均是有些不自然,但在如今神佛主阳沉浮的大形势下他们也不敢多言。只能是相视不语默默的退了一步。

“几个没了妖丹的废物居然还有几分骨气!妖修成精所需岁月何等漫长,还能不认识几个道传不成?说!道传何在!”此罗汉负责押送他们四妖之魂下地府,一路上不知已经这么干过多少次了。

为新晋罗汉的他想法很是简单,能够多榨取一丝信息就能多一些机会抓更多的有灵之魂交与命书。对于命书的向往和极乐世界的狂如他一般的神佛不知凡几。

一个人的信念是可怕的,一群神佛的执念更是恐怖。最为让人心惊胆战的就是….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建立极乐世界才是最大的善!站在对立面的就是此过程中最恶所在,必须铲除!

他人不可能理解这种狂,就像是人间那深陷传销中被洗脑的人一样,也许这明显就能一眼能辨的善恶,但他们就是不能醒悟,就连家人不认同他的道都会被他视为仇敌。

“抵达阳

路还远,贫僧有的是时间陪你们耗下去。”那罗汉见四妖那一副近乎崩溃的狰狞收了手中的佛力淡淡一笑。

心中觉得是善,手中行的是恶,脸上还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此刻的金罗汉与那阳间的变态狂徒没有丝毫的差异。

“噢?我怕你时间不够喔。”就在罗汉拉着锁魂链转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一个声音陡然传来。

“谁!”罗汉反应度奇快,在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手中的念珠就如同金色闪电一样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疾打出。

“哐啷”一声一串火花在黑夜之中亮起,那是念珠与来人兵器碰撞所出的。

“嘿哟哟?小和尚反应快的嘛!”说话间,一个高大的壮汉单手提着一把大斧从夜色中缓缓走来。

若是杨厚土在也同样能够认出这来人,正是昆仑跟随妖神出来的妖王之一,护两大妖王中的虎王。

念珠倒飞而回,罗汉一把将其抓在手里如临大敌般看着缓步而来的壮汉。他心里咯噔一下,看不出深浅。

在这种况之下看不出深浅,要不就是来人是个普通人,当然以刚刚的交手来看这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来人比他强!

“妖...王!”罗汉虽看不出来者修为,但却能够分辨的出这大汉上那妖修独有的气息,此人必是妖王无疑!他强忍住心中的悸动,道:“阿弥陀佛,敢问这位妖王前辈何故拦住小僧去路,这恐怕,不符合规矩吧!”

虎王将大斧往肩膀上一扛,脸上露出不屑的表,道:“规矩?你这和尚还要脸不要了?你手里锁着整整四个妖修,你现在跟我讲规矩?”说着他转过头冲后喊道:“喂!老豹子,这死光头欺负我智商不高不知局势,要跟我们谈规矩诶!”

“啥?这么不要脸?来来来,让豹爷爷砍他三板斧看他死不死先。”说着,黑暗之中又走出来一个与这壮汉差不多同样装扮手里也是倒提着一把大斧头的存在,豹王!

“前辈!”那原本面如死灰只剩下决然的云来四妖突见此景不由得均是激动不已,妖王,两位妖王前辈!那两道高大的躯现在在他们眼里就是希望,绝望中的曙光。

虎王豹王双双近前一步同时看向了凄惨无比的云来四妖,当看清他们的处境之后那气得是咬牙切齿双目怒瞪。远远看来原本还以为是被铁链锁着,谁曾想居然是被人恶毒的连灵魄的琵琶骨都给穿透了。

此次他们跟随妖神来到这凡尘四处搜寻有灵之士,虽然他们领先神佛一步出,但由于神佛眼线遍布阳间下,有很多道传或是妖修的所在他们早有记录。所以下手比他们快了很大一截。

从昆仑出来的这一路上他们每每迟来一步,但

好在他们都是五人成行成群行动,在神佛淬不及防之下还是抢下不少已经被擒下的道传与妖族。由于带着一群人鬼妖魄行动不便,故此他们分批次的将救下的人给送回昆仑了。

现在他们这一个小队就剩下他们两个在四处寻觅,这不,整好碰上了这茬子。

要说这罗汉是真的该死,这一路上他们不是没碰到过惨的,只是没碰到过像云来四妖这么惨的。灵魄漂浮一眼就知道是受尽了折磨,同为妖族之下谁不会有那一丝兔死狐悲之感。虎王豹王一看之下是真的睚眦,可恶这秃子居然丧心病狂的把他们像是串蚂蚱一样把他们串起来!

“这位妖王,贫僧...”那罗汉还待说话。

虎王一挥大斧,喝道:“说个球!砍死他!!!”说罢跳将起来直接照着那罗汉就是一顿狂劈乱砍,妖王可是能硬钢称号佛的存在,砍他一个罗汉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眨眼之间那罗汉毫无招架之力的被砍得是僧衣破败佛魂之上伤痕累累。

“你豹爷爷送你一程!”豹王见状也是不甘示弱的冲了过去,虽然他知道虎王弄死这恶僧绰绰有余,但不解恨呐!必须上去砍两斧头。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句话也同是佛者所云,这一分钟,两位妖王将它诠释得淋漓尽致。

两个大汉,两把大斧。盛怒之下,这恶罗汉就连神基都被劈成了飞灰....

ps:哟哟~~切克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