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65章 漏...漏水了?

杨厚土仰着头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座雄壮的酆都金身像,遥想当日酆都现身之时那百丈法相的震撼不由得心中升起一丝惆怅。大帝已去....

经过仔细的确认,确定这金身内并没有诞生那类似于玉皇大帝一样的寄生怪之后杨厚土这才放下心准备动手。

可愣了半天,这东西就跟一个超过身体上百号的超级大蛋糕一样,根本不知道从哪儿下嘴。他转身看了一眼守候在不远处的善恶判官冲他们扬了扬下巴,意思是你们有啥建议?

两位老神同时摇了摇头,那意思就是您随意。

好吧!杨厚土凝神缓缓现出法相,身后那手持盾剑的漆黑巨影骤然显现。虽然他不怎么待见杨黄天,但他还是听进去了他的意见。那就是在自己这威风凛凛的神魂身后用罚恶之力凝聚出了一个里气的披风。

“法相!”善判恶判两位老神激动得白胡子乱颤,多少年过去了!身为酆都最忠诚的信徒之一再次见到裁决法相现世那是何等的激动。虽然这法相在他们看来有些怪异,但却丝毫不影响他们对裁决之力的识别。

如果神有泪,此刻这两位老神早已热泪盈眶。千年了...裁决司阴阳之属万余众终于迎来了属于他们的曙光!

“好爽...”杨厚土现出法相之后,那金神像中积压无数年的庞大愿力就像是终于找到了母亲的婴孩般直接就朝着他奔涌而来,那不断汇聚而来的力量让他舒服到近乎呻吟。

什么是机缘?这就是机缘!一块存放千年专属于他的蛋糕。

不得不说杨厚土是幸运的,若是十八府域中的任何一位府君拥有此类宝藏都不会想到与他人分享。当然,抛开裁决信仰旁人无法强行吸收的特性之外。这裁决司上上下下但凡是在酆都在位之时就拜入裁决司的神鬼,无一不是酆都大神的狂热信仰者。

虽然后来吸纳的新鬼不在其列,但同样也是在身边人长时间的影响之下心甘情愿的朝这冰冷的金身之内贡献着信仰。

这群没日没夜奔波于善恶一线的存在,寻常亡魂与其他部门的鬼神看来,他们是严苛的,是一群帮理不帮亲的偏执狂。

但同样,他们也是纯洁的,可爱的。因其特殊性,神佛从未插手过裁决司的正常运作。这就保持了裁决司公正纯善的向往信念得以完整的传承下来。

据为己有!这大小判官近万的裁决司千年来居然没有一个人会往那方面去想。所以,杨厚土很幸运的继承了酆都的裁决之力,也继承了这属于酆都的“遗产”。而现在的他却还没有感受到,酆都的最大遗产,便是这万众的裁决司神鬼!

眼看着杨厚土狂吞海吸着那本该献与酆都大帝的礼物两位老神没有一丝的嫉妒,反而是发自内心的为杨厚土这位裁决继承人高兴。在他们看来,身为裁决司的继承者自然是实力越强越好。

说实话,先前两人看到杨厚土的第一时间虽然心中有着狂喜,但同样也伴随着一丝的小失落。毕竟如此年轻的人要成长起来不知需要多长的时间。而现在的阴神面对这局面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而杨厚土的神魂法相却实打实的给了他们一个惊喜,也可以说是惊吓!如此年轻便拥有神魂法相的存在从古至今简直闻所未闻。

“不行,还不够爽!”杨厚土也许是嗨过头了,居然对这主动朝着自己涌来

的力量的强度感到有些不满意。他的神魂法相在泰山之巅完全凝聚,现在正是饥渴到了一定程度急需营养补充的肾虚男。

那种明明眼前就有一个超大酒桶自己却用吸管在喝的感觉很是空洞,杨厚土嘿嘿一笑“嗡 ”的一下收起法相一个纵身居然直突突的朝着那金身扑了过去。

身后两位上神正捋着胡须欣慰感叹呢。突然看到这小主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一个饿狗抢屎就扑了出去不由得面色同时大变,喊道:“主上不可! ”

“啥? ”由于离得太近,杨厚土只来得及转过头整个身子就如那鬼上身一样直接一脑门子就扎进了金身之内。

“哎呀!!!要出事! ”两位堂堂二级正神心慌得差点没把自己的胡子给揪下来。不过这也不怪他们,谁能想得到这货能夯成这德行!现在怎么办?

“怎么了?两位见到主上回归难道激动到这会儿还没消停? ”

正当他们急得跳脚的时候,一个略带调侃的声音传来。两人转身一看顿时大喜过望,来者正是匆匆从刀山府城赶回裁决司的观鱼总判。

“咦?少主何在 ? ”观鱼见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自己不由得四下张望了一下,这杨厚土哪儿去了?

两位老神还未答话,同样站在不远处但却不明其内情的马如龙轻轻的指了指金神像。

“喔! ”观鱼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孺子可教啊!抓紧时间加油吸收力量才是当下王道。不错! ”他还道杨厚土是在金神像的另一侧吸收呢。可下一秒两位老神的话直接将他脸上的笑给打了个支离破碎。

“不是啊总判!少主,少主他钻到金神像里面去了! ”

“嗯。里面... ”观鱼脸上的笑顿时凝固,他一把抓住面前的善判急促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

“怪我们! ”善恶两神同时往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耳光羞愧道:“怪我们阻挡不及时,少主趁我们不注意一下子就钻进去了。 ”

观鱼听完直觉整个脑中嗡嗡炸响意识一片的天旋地转。

完了....完了....自己这好不容易盼来的希望居然就这么完了!

他心中对三眼神君那个孽障已经骂翻了天!要不是因为三眼神君的事情他根本不会耽误,少主也决计不会如此鲁莽的投身于金身之内。

三眼误我!三眼误我啊!!!

......

外面尽管三位二级正神已经炸开了锅,可杨厚土是爽的,非常之爽!

此刻的他仿佛一个饿了数日的老鼠骤然闯进了一个满是奶酪的城堡之中,魂身之上每一个毛孔无时无刻的不在吸收着来自于裁决司上上下下供奉了千年的愿力。

食物会**,冰雪会消融。而此愿力,不会过期,越陈越浓....满足!太满足了!来自于灵魂之中的舒爽让杨厚土飘飘欲仙。

徜徉于一片青色海洋中杨厚土迷醉其间。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灭顶危机也正悄然将他包围!

正当他全力汲取这愿力养分的时候,金身空间内在酆都立足之处,随着那里边缘的愿力开始稀薄,一股泥黄色的气体开始升腾。

杨厚土置身于愿力中心丝毫感觉不到异样,而这未知的气体便由下而上延伸,瞬息之间便从整个金身愿力的外围空虚地带见缝插

针般将整个愿力金身包裹了个严实,把愿力中心的杨厚土同样也围了个密不透风。

“耶?什么东西? ”感觉到充盈到了极致的畅快,杨厚土脸上仍旧残留着满足的笑意缓缓的睁开双眼。可这一睁眼,他愣住了。

他已经看到了外围像是冷雾一般包裹着的东西,这气体...怎么感觉那么熟悉来着?杨厚土感受到了那气体的怪异不由得在脑中仔细的想了想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可不想还好,这一想差点没把他吓得尿崩....这特么...这特么不是黄泉之气么!!!

当初他在黄泉之河畔取那九瓣冥莲时被这东西侵近的时候那种惊魂到现在仍旧历历在目。

这特么怕是撞鬼了,我没穿越啊?自己明明就还在酆都金身之内,身边围绕这的愿力也不是幻境。这怎么特么黄泉之气会在这个地方冒出来?

来之前他还有意无意的问过,黄泉河距离这裁决总殿明明就相距甚远。

难道我魔怔了?杨厚土不自觉的揉了揉眼睛然后朝着四周看了一遍,一看之下那颗心是彻底的突突了。我勒个亲娘!!!

只见他现在完全已经被浓浓的黄泉之气包围,低头一看,那金身的底端现在虽然没有在继续冒出黄泉之气了,可...可他娘的冒水了啊!漏...漏水了?那裹挟黄泉之气的液体不是实打实的黄泉水还能是什么!!!

“老天!!!酆都你个老不死的,你又坑我!!!”

要是酆都这会儿没死肯定会被杨厚土的无端指责气得一巴掌呼死他。这裁决司总殿之中设立这个金神像本来就不是无端设置的,因早年间这里不知为何冒出了一个黄泉的泉眼,酆都大帝为了避免迁移总殿的麻烦。这才设置了这个金神像并加以神力用于堵住泉眼。

可如今他虽然不在了,但那凝聚在此的浓厚愿力充斥着整个金身,这才阴差阳错的没让这黄泉之水再次喷出。

这些事儿别人或许不清楚,但身为裁决司三大佬的观鱼三神自然是知晓的,你杨二楞子自己突突的往里冲,饭不好吃怪火大...怪得了谁。

“现在咋整...”杨厚土整个人在见到那腾腾冒出的黄泉水之后完全懵了。神鬼皆知,黄泉之水触之即死,现在自己被包裹在这么个黄泉气泡之中谁能救我!!!

就在他晃神的时候,身上那神魂法相可丝毫没有停止吸收的意思,愿力逐渐稀少之下那外围的黄泉之气裹挟着丝丝的黄泉水雾犹如那无数的细微触手飞速的朝着杨厚土这边蹿了过来。

杨厚土大惊之下头皮一阵的发麻!他连忙想要停止神魂法相的狂吸。

可谁曾想,这来自于裁决司众神鬼的愿力本就与之同根同源,就算他不吸,那些残存的愿力仍旧是不依不挠的朝着他魂身之内蹿来。

人生第一次,杨厚土这从来贪便宜的人想要把到手的财富往外推...可他没办法!正如那喝进嘴的一碗水,能吐出来的...不过也就那么一点的口水而已。

他不停的想要割舍掉一部分愿力来饮鸩止渴,可他绝望的发现,晚了!

那一丝丝的夺命黄泉水雾已经到了身前。

在它们接触到他皮肤的那一瞬间,杨厚土感受到了这一生最为刻骨铭心的痛!

“啊!!!!” 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