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66章 石磨灵牢

“厚土!”马如龙一直在广场金身像一侧,当听闻观鱼等人的话之后他的心霎时就沉到了谷底,此刻乍一听杨厚土的惨叫声从金身之内传出不由得是焦急万分。

诚然,他对杨山林非常不满连带着对杨厚土也有几分的迁怒。但好歹是自己的曾外孙,更何况杨厚土这小子在一众同道面前也很帮自己涨面子。虽然此次过阴主要是为了救自己的孙女,可其中也不无担心杨厚土出事的关心在里面。

此时此刻再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冲着观鱼他们就是一声怒喝:“想办法啊你们!”若不是听他们说这是黄泉泉眼自己冲进去也毫无用处此刻估计他马如龙早已不顾一切的冲进去了。

“快!集结所有三级神到此处!”观鱼强行镇定心神连忙吩咐道。

恶判领命而去,不过片刻便又回到了金身旁,身后跟着乌压压一片足足数十个裁决司所属三级神。

“结阵!将神力集中于我身上!快!”观鱼手中神光爆现轰的一声直接朝着金身像暴击而去。

“遵令!”善恶两判及一众神灵同时应诺均是将自己身上神力毫无保留的集中朝着观鱼身上传去。

一时间宽阔的广场之上被闪耀的七彩神光所覆盖,惊世神华溢出裁决殿直冲云霄。数十位正神的精华所在完全绽放将裁决司这片阴空映衬成了一片七彩空间。

观鱼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要将杨厚土保住!在这裁决凋零的时代,保住他就等于是保住了裁决司的未来!

无边的神力疯狂注入不求其他,只求能够将黄泉之水重新压制回去让杨厚土能够抓住那万一的机会脱身而出。

然而,这一切注定都是慌乱之中的奇策,能否产生效用仍旧是个未知数。

但必须搏一搏,观鱼的眼神无比坚定!杨厚土的惨呼到现在仍旧在持续,这是一个好的信号,证明杨厚土还存在,并未被黄泉完全腐蚀消亡。

......

刀山府域。

就在观鱼总判离去后不就,天边金云突现,神佛再临!

“刀山府域现何人主事,出城回话!”当头两尊大佛中的一位当空喝道,滚滚佛音如同一声炸雷震彻刀山府城。

片刻后,刀山府城内飞出数道身影。领头一人来到一众神佛身前降云半步一拱手道:“在下刀山府副君腾山,见过灵珠尊者与胜至金刚。”

再次出现在刀山府城之外的正是那之前被观鱼总判震退的胜至金刚与灵珠尊者。

而这刀山副君腾山同样是二级正神,但一身神力相比观鱼而言就显得弱上不止一个层次,充其量就是堪堪踏入二级正神之列的存在。三眼神君怒斩乌巢禅师离去之后,刀山府自然只能由他暂时统领。

“观鱼何在!”胜至金刚面对腾山这位神力远不如他的二级正神连半丝的尊重都欠奉,话语之中那种趾高气昂丝毫不加掩饰。

腾山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心道:还金刚呢!跟凡人打群架有什么区别,打不过就叫帮手!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因为此刻胜至金刚身边所站立的那位灵珠尊者可是实打实的半步主宰。

“观鱼总判不久前已然返回孽镜府裁

决司。”腾山态度诚恳再次拱手。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对于胜至金刚的趾高气昂他只能选择视而不见。现在的刀山府没了三眼神君已经成了十八府域中最为薄弱的一府,广袤无边的刀山府只有他这么一位二级正神,还是最弱的那种。

“喔?”一直默不作声的灵珠尊者挑了挑眉,道:“借你刀山府府域通道一用。”

“这...”腾山面色一顿有些难看,道:“这不符合规矩....”

府域通道为高等神的专属通道,为冥王主宰之时所开辟而成。从来都是仅供十八府域府君层次的意愿而使用,就算是神佛主导的阴间之下,三眼神君都从未破例让他们借过道。

本来尊者级存在跨越府域就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耗费些许时间而已。既然人家不愿,也就没谁会强人所难打脸式的开过口。眼下三眼神君刚走,这规矩就保不住了,这如何能够让腾山这位副君脸上好看。

胜至金刚冷哼一声道:“嘿!笑话,现在就连乌巢禅师都死在你刀山府城了。你还跟我说什么规矩!你让是不让!”弄弄的威胁之意如芒在背刺的腾山脸上生疼。

腾山缓缓转身看了看身后同样脸色难看的同僚,咬着牙艰难的点了点头,道:“二位尊者既然有要事,在下自当予以方便!”

“副君!”身后一位三级正神闻言不由想要阻拦。

腾山抬起手制止了,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冲他使了个眼色。眼下,神君不在,他们惹不起尊佛了。

“哈哈!阿弥陀佛,如此甚好!”胜至金刚哈哈一笑冲灵珠尊者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身后神佛直接越过腾山几人朝着城内飞去。至于腾山,他们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羞辱....腾山紧握双拳气得身上微微颤抖。没有了主心骨,以后的刀山府域将如何立足....

.........

石磨府域上空那本巨大的命书不断地散发着柔和的幽光,无数沐浴在其光芒之下的亡魂心中无比恬静。很多时候,在承受完整日石磨滚邢的无边痛苦后这短暂的光华就是他们一天之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命书下方,一道粗壮的光柱与之相连。而这能量光华的源头直接连通府域灵牢。

灵牢深处于刑堂之下,足有千丈方圆。此刻正有数百道身上泛着淡光的魂体被囚于其中。

这些魂体有人有妖,有的魂体尚算凝实而有的却已然淡如薄雾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消散。

被囚于此的魂体无一不是意志消沉双目呆滞,他们的大部分存在被关在此类深牢之中太久了。在这暗无天日的岁月之中他们还需要承受无时无刻的那种力量被抽走的痛楚,绝望、无助早已充斥了他们的内心。

那颗向道之心近乎崩溃,只求速死!

但,死在这里,非常的奢侈….被命书连接之下,他们的神念以及灵觉受到了最大程度的干扰,要想凝聚魂火殊为不易。可就算是点燃了,牢笼之外的神佛每当发现有人想要点燃神火便会出手将其打散。随之而来的就是另一番精神折磨。

“唉,姑娘。还扛得住么?”一个浑身魂力已然近乎枯竭的老者看着身侧的一位女

修有些关切的问道。

那女修蜷缩着身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魂体之上隐隐还冒着乳白色的光晕看起来居然比大部分的存在状态要好上不少。

女修闻言抬起脸看向了老者轻轻一笑,道:“前辈放心,我的状态很好。倒是您….”说着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悲色,她的状态能维持到现在还颇为稳定一直都是靠着这些前辈无私的向她输送灵魂气息,而那些前辈….很多都消散了。

虽面露悲色,但这女修扬起的那张脸庞居然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着实让人惊叹!道传向来养身有术,如此年轻的道传就命丧被擒的着实不多。

“马家小妹,若是感觉承受不了尽管开口。我胡老方这辈子可活了不少时间了,够了。别不好意思,反正对于我们这些没有念想的人都这德行了也不差这多余的苟延残喘。”另一端有一个魂体颇为强大的老者此刻也开口了,此人正是刚被擒不久的藏风天师胡老方。

被称作马家小妹的女修微笑着摇了摇头。这位天师前辈很难,因其天师之魂本就是这灵牢之中最为强大的存在,所以他承受着上方传来的那所有人都没有感受到过的最强汲取。

对于这位藏风天师的云淡风轻所有人都是打心底里敬佩。

“反正我话说出来了,你可别不好意思。”藏风天师佯怒道:“眼看这命书将成,咱这里大部分都是孤家寡人,就你念念不忘那两个儿子。我们顶上,有富余的灵力就给你,说不得你还真有希望熬到命书出世的那一天。”

很多魂体闻言都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马家传人被关在灵牢之中已经二十年出头了。听说还是刚刚产下双子便撒手离世被神佛钻了个空擒了,着实可怜,年纪轻轻便修至地师之境,更着实可惜啊!

不用说,此女修正是杨厚土那素未谋面的母亲,马家传人马玲珑!

经历了两次府域命书完成后的转移而最终被移送到此而奇迹般活下来的女修。虽然,能够活下来经历了太多的伤痛与感恩。但她还是坚毅的撑到了现在,因为她心中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那两个孩子。

无论虚弱到了何等地步,她总是坚强的微笑面对。那娇小的身躯里爆发出的那一股坚韧让同在灵牢中的人无不动容。

不知道是从谁开始,前辈们纷纷的向她伸出了援助之手。不管是被她的坚韧所感动,还是为了保住她那无暇的笑容,反正灵力从那日开始就从未间断过。

对于这来自于众人的援助,马玲珑虽然不忍,但却没有过分的拒绝。只要能够活下去,不管能不能坚持到最后,她都愿意坚持下去。至少,她努力过…..所以对于这些慈爱的前辈,她只能心中含泪的默默接受和沉沉的感激。

“我…真的能够挨过这漫长的一劫么?”时至今日,就连坚毅如马玲珑般都不由得在心底产生了动摇。不久前,一个对她帮助非常大的前辈含笑消散在她眼前。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但她的心已然千疮百孔…

殊不知…她心中日夜牵挂着的那当年那双婴儿中的一个,已经距离她不远了! 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