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73章 阴空劫雷

杨厚土从始至终都是个没有名师指导的二愣子,他努力的回忆着葛念所说过成就天师的条件和过程。

灵力?自然是不缺了,那密密麻麻的冥蛇蒸着吃煮着吃炸着吃随便怎么吃都决计不可能吃得完,那么排开了这个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杨厚土脑中又开始回忆起杨黄天当初与孽镜山主对战之时凝聚神魂的过程。

好像当时他是先散去了自己的魂身,然后再重新以这阴间的天地之力来凝聚出的神魂。

可如果这样,问题就出现了。他杨厚土的灵魂可跟冥王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这阴间的天地能否认可他?如果不能同化不能达到契合凝聚神魂的事又从何谈起?

怎么办,怎么办!真心是日了狗了!杨厚土心里越想越是烦躁,难道要看着那堆积如山的力量就这么从自己的眼前生生流走么?下一次再有这样的机会又是什么时候?下辈子么?

紧握双拳的他脑中不停的在想着各种可行的办法,可一个个念头刚从他脑中升起下一秒就又被他一条条的否决了。

成就天师可不是小事,换做道传世家,这可是需要无数代的努力与拼搏才能沉淀出一个能够突破天师的契机。这一点杨厚土是知道的,虽然他是个不走寻常路机缘多到爆的好运仔,但他可不是个傻子。

自己这是要更上一层楼而不是急着去自杀...慎而又慎那是必须的。

突然,他的目光停在了自己的双手之上。

看着那黄泉暗流一刻不停的从他的手掌之中穿流而过,突然,他想到了一个貌似有些靠谱的法子。的确,阴间天地很难,不!应该是绝对不可能与杨厚土契合。

但黄泉呢?这神佛皆惧的黄泉不同样是一个其他神佛哪怕是冥王与地藏都无法掌控的独立存在么!

而我!我杨厚土能深入黄泉而不死,这本就是个阴阳界除了那诞生于黄泉之内的冥蛇之外的奇迹。既然有此奇迹存在,我为何不好好的利用一把?

一念生,万念避!

黄泉!黄泉就是我杨厚土成就天师的绝佳之地。阴间天地?我不需要得到你的认可!

打定主意的杨厚土再也无法按捺住心中的激动,他朝傲立在黄泉中的水龙送去一道意念,道:“那什么,阿龙啊!反正我不管你能不能听得懂,接下来我要干一件大事儿。这冥蛇,你可给我整足了。千万别掉链子,你...明白?”

水龙瞪着两只灵动的眼珠似懂非懂的顿了顿,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

听得懂!杨厚土大喜,看着源源不断涌来的冥蛇他像个饥渴到了极点的莽汉一样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

开始了....

散去魂体?我怕是疯了....杨厚土第一个否决了杨黄天当初的举动。杨黄天之所以这么干,估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轮回身之魂沾有阳世的气息这才选择如此极端的凝聚前奏。

那葛念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么?也没见他把自己那老胳膊老腿儿的卸下来乱扔来着。

既然自己这魂现在无惧黄泉,甚至还非常的亲近。那还搞这么复杂凶险的事儿干嘛,直接来!

想干就干!杨厚土闭上眼将神魂法相放出敞开了自己的灵觉,他需要最大程度的去感受这黄泉。凝聚神魂,必须在魂与天地引起共振的条件下方可达成。

黄泉下层的激流对于盘膝而坐的杨厚土完全没有一丝的影响,二者之间就像是不存在半分隔阂一般对穿而过只余下淡淡的盘旋水

痕。

初入道传之时,阳间的水与灵曾经给过杨厚土很深的感触。它们从大地之中孕育诞生滋养万物,在无私的给予中存在,又在时间的流逝里归于沉寂,如此周而复始循环不息。

如果说灵妖是一片大地的守卫者,那水灵力在其中就是充当着像是母亲一般温柔的角色。当灵妖大开大合不知疲倦的调动着灵力维护大地安稳的时候,水灵力就在这基础上对这大地之中的所有存在进行着无微不至的润养。

而这黄泉水给杨厚土的感觉确是完完全全的另一种极端。严格说来,这黄泉真的跟水这个包含万物代表生命的字压根有些不沾边。

在他看来,也许黄泉水这名字也仅仅是因为它只是在形态上与水类似而得来的。因为它所给予杨厚土的第一感觉很深刻,那便是恐惧与死亡。若是更深层次的感受,在杨厚土心中唯有破灭一词能够形容黄泉。

阴阳万物存在便是道理,任何存在都有着它的使命。

以此为根,难道这黄泉的存在真的就只是让神鬼惧怕顺带再孕育些冥蛇来给神鬼们添添堵么?这显然是说不通的,但具体是什么杨厚土也没个方向。

但是他现在很清楚,黄泉对于此刻的他来说就是道理!

与阳间水所蕴含的朝气与恬静不同,在杨厚土的深切感知下,黄泉带给他的感受却是死亡的昏暗和那可以席卷一切的暴虐。但在这之中,还有一种感觉让杨厚土心中一动。那便是对于所有混乱的那种蔑视和然。

为何此黄泉之水会给人如此多的情绪.....

杨厚土在诸多感触之下心中对这浩瀚无边的黄泉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敬畏之心。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错觉才会生起这种感觉,但他猜测,若是这阴阳真的完全到了混乱即将崩塌之时,黄泉水会不会就像是西方神话中那净世狂潮一般突然暴起阴阳。

也许,这便是那份然幻觉体悟的由来吧。黄泉水生于阴阳之中却不溶于阴阳之内,当它真正挥出自己存在于世间的作用时。不管是什么,它一定很恐怖,以毁灭为目的净化万物的恐怖。

杨厚土深深的将自己融入到这滚滚黄泉之中,此刻的他没有一丝的本我,无我便不分彼。渐渐的,他的魂身就像那变色龙一般缓缓的变得与黄泉相近,整个人逐渐在黄泉之中变得近乎透明。

静!完全的灵魂寂静。那看似暗到极致的黄泉深处在杨厚土的意识之中一点一点的变成了另一幅画面。

一个个游离于黄泉深处的细微光点在他的感应中一颗颗变得闪亮,仿佛破晓时分那最后的黑暗天空之上闪耀的繁星般深深的刻入杨厚土的脑海。

黄泉,并不是一片死寂....

这些代表着黄泉意志的繁星足以说明,它们身上所展现出的气息与那被杨厚土视作力量补给的冥蛇很是相似,一身能量精纯淡然,都是黄泉之中的精灵般存在。

杨厚土徜徉其中仿佛被无数的同类所包围无比的自在,它们没有主观意识的困扰,有的只是对杨厚土这位新加入的同类的欢迎与喜悦。在他思维完全敞开的时候,甚至有不少的光点在缓缓靠近他之后主动的汇入他的灵魂毫无阻碍的与之合二为一。

无私无求只为更好的存在,这是杨厚土对这亿万黄泉精灵的理解。谁说黄泉无情,只是你不懂黄泉...

无私无求但又铁血然,杨厚土此刻有一瞬间的迷茫与感悟。这难道不是与裁决之力的道有着莫名的共

同点么?唯一不同的便是,裁决之力所针对的是更为具体的存在,而黄泉意志却涵盖了阴阳万物。

道之千万殊途同归。杨厚土懂了,也许,这才是他能够存在于黄泉之中并被黄泉接纳的最大道理!

“老汉奸,等着!你杨爷稍后便来寻你!”杨厚土的嘴角扬起一丝弧度。

黄泉既如此亲切,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神魂!给我凝!”

随着杨厚土的主动力,以他魂体为中心一个漩涡骤然浮现。附近那本来漂浮着的星光点点犹如突然间找到了归处般开始朝着他汇聚。

神魂凝聚需要得到一方天地的玄妙契合,那是一种灵魂诞生时那种丝毫没有排斥的亲切。

这一点包容,浩瀚黄泉毫无保留的给了杨厚土。

无尽黄泉从未有过类似于杨厚土这般外来者得到过认可,所以,在黄泉之下凝聚神魂的他所能得到的馈赠无疑是最恐怖的。

古来任何天地精华都是神佛们争夺的目标,但黄泉河?连想都无人敢想。

水龙的冥蛇大军依旧在有序的输送着,而那些黄泉精华也同样没有停下蜂拥而来的脚步。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水龙现自己能够控制的冥蛇开始变少了。正当它想要再次寻找其他冥蛇之时,黄泉之中巨浪滚滚,远远的乌压压一片蛇影出现了。

无数的冥蛇出现,其中更是有这一条数十丈的巨大冥蟒头顶之上一个鼓包很是显眼,那是即将化蛟的征兆。

它们并非是在水龙的影响之下集结,从它们双目之中闪动着的恐惧能够看出,它们不是主动来的。

所有冥蛇身上都布满了光点,那是与它们同源的黄泉之精。那些平日间与它们相辅相成成就它们从无到有化身冥蛇的精华这一刻成了它们的催命符!

黄泉精华没有意识,但它们有啊!那些黄泉之精包裹着它们或大或小的身躯朝着杨厚土而来,任它们再怎么挣扎恐惧也无济于事。黄泉之精的意思很简单,它们想要和杨厚土亲近,那与它们同样亲近的冥蛇自然也应当如此。

正如儿子想要去到母亲的怀抱,哥哥一起不是理所应当么?所以,无数冥蛇的末日来临!

水下暗流汹涌,黄泉之上同样不平静。原本高高澎湃的黄泉巨浪突然毫无征兆的归于虚无,整个黄泉水面就像是刹那之间被关掉水龙头的水池表面死寂得有些渗人。

下一刻,水面开始颤抖,无数被激起的黄泉水珠像是被一张大电网刺激着不断的乱跳。

“呲...呲...”

像是在呼应着黄泉的异动,阴空之上漫天黑云缓缓凝聚成了一片厚重的劫云。

“轰隆隆...”

整个石磨府域沸腾了,一道身影从府主居所一飞冲天,正是那刚刚归来的石磨府君。

“阴雷?不...这是..”石磨府君双瞳骤缩,看着那远方高空闪耀了半边阴空的电流他的脑中突然闪过了一段久远的记忆惊呼道:“这是劫雷!!!”

在阴间,阴雷不常见但也并不是没有。但如此恐怖的雷只出现过一次!

那便是当年冥蛟化龙之计出现的...劫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