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74章 黄泉天师杨厚土

杨厚土的神魂凝聚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不管是冥蛇也好精华也罢,无边无际的黄泉之中所有任他汲取。

但好钢需百炼方能成才,现在的他整个魂体暴起十余丈都快赶上身后法相神魂的高度了。过于恐怖的黄泉之力在他的魂体之中急速膨胀,他在等!等待那锤炼他神魂最为重要的那一刻。

“轰咔!”

来了!杨厚土抬起头,双目神光熠熠穿过层层黄泉看向了高空。

阴空之上随着一道划破一切黑暗的光束亮起,那闪电光束穿破阴云目标直指杨厚土所在的黄泉,轰然炸起的雷声让这片天地为之颤抖。

对这道狂雷自凝聚之时杨厚土便已早有感应,他对自己身上的变化知根知底。所以对于这看起来足以破灭一切的劫雷杨厚土丝毫不惧,甚至还有些期待!

“来吧!”杨厚土长身而起脚下一顿直接窜起。

“哗啦。”一声,就在劫雷带着寂灭之力朝他狠狠劈来的那一瞬,杨厚土破水而出同样脚下踏着龙卷风一般的黄泉浪潮直奔空中,躲?不!爷要正面刚!

他太胖了!哦不,太壮了。这雷纵然有着能够让他神魂俱灭的危险,但却同样有着为他去除杂质锤炼神魂的奇效。

啥?为什么他能够知道这个道理?那玄幻不都是这么写的么?传闻,雷劈人的前一秒人是能够知道自己会被劈的。杨厚土神魂强大当然知晓这雷就是为他来的,跑又跑不掉,那就必须得学会享受。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轰咔~~~”第一道雷与他在黄泉之上百丈之处发生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啊!!!”杨厚土毫无高手风范的哇哇大叫着,扛过了迎面之下的冲击,他魂体之上瞬间爬满了无数的电蛇。

“啊~~~~啊?怎么...这么舒服?”杨厚土叫着叫着居然呻吟出声。

杨厚土原本已经准备好面对那撕裂神魂的痛楚,可现在他在经历的是啥?那感觉简直比马杀土鸡还爽爆十倍啊!

童话故事,哦不,玄幻故事都是骗人的。这哪里是劫雷,这根本就是来自于上天的安抚....

其实他哪里知道,劫雷的恐怖神佛尽皆知晓。那绝对是对神魂存在的无上考验,当年冥蛟化龙之时身边被波及而神魂俱灭的神佛不在少数。所以劫雷一词代表的绝对是死亡与虚无。

至于杨厚土为啥为如此舒服,原因无他,因为他现在代表的是黄泉....

冥蛇在阳间化蛟所承受的劫雷何其恐怖,那边是因为它与阳间之劫不容!能够渡过阳劫,说百里存一都不算是夸大,各中凶险可见一斑。

然而为什么冥蛟却能够在无数次消散之中在劫雷之下轻而易举的就化身冥龙原因也与杨厚土现在所经历的差不多。

黄泉之上阴云何来?为何在阴云之中诞生的劫雷能够横扫神佛?因为...它们本就是无边的黄泉之气的另一层化身。

老表会打舅舅么?不会!眼下劫雷降下不为其他,只是与黄泉的爆发相互呼应。黄泉诞生所在需要,劫雷自然应念而出!

密密麻麻的电蛇在杨厚土的魂身之上不断的极速穿梭,魂体表面一层层怪异的细小水泡不断浮现,那情形看起来有些恶心。

“这是啥?烤五花么。”杨厚土低头一看魂身之上的反应也有些无语,这场面像极了自己平时用电炉烤五花肉的那画面。

随着这怪异的情景持续,他的魂体缓缓的收缩。杨厚土知道,这是被劫雷祛除杂质之后开始沉淀。所以他丝毫不慌。来吧!电开到最大,让这五花更为香脆吧!

............

“黄泉现劫雷,速速报与佛者知晓!”石磨府君低声喝道,身后尾随而出的两位三极神闻言领命而去。

石磨府君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决定前去一探。身为府君,不管能不能抱的上地藏这条大腿,司职所在由不得他不走一趟。

可那个方向他刚才返还,一路之上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征兆。反正属下已经禀报了,那两位大佛应该还走的不远吧。想罢,他不再犹豫化为一道流光离开府城直奔劫雷所在。

“轰咔~~~轰咔~~~”黄泉之上劫雷依旧,杨厚土感受着浑身发自灵魂的酥麻,爽的不要不要的。

千锤百炼不过如此!劫雷在不断锤炼着他的魂体,脚下与黄泉相连的浪潮又不断的朝他补充着黄泉之灵。一个字,爽爆!

整个灵魂在充盈、锤炼、再充盈、再锤炼的过程中力量开始暴涨,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天上集聚的劫雷能量消耗完了。

阴空之上的雷云开始散去,电光隐没重新变成了黑雾。不过相较之前的浓郁漫天,现在看起来居然亮堂了不少。

完了?杨厚土下意识拧了拧脖子整个魂体外层无数的粉尘随着他的动作不断散落。眨眼之间,一道与黄泉水那另类的浑浊有些相似的魂体彻底显露。

“这就是神魂么?”杨厚土喃喃道。不过他的神魂此刻看起来有些怪异,他所见过的道传神魂无一不是飘逸灵动呈淡青色光华。

而他…怎么感觉跟自己的名字一样,土里土气的。

可有一点变化他很清楚,那就是自己现在神魂之中所蕴含那让他心潮澎湃的爆炸性力量。

黄泉天师!听过没?你杨爷就是。吾乃黄泉天师杨厚土!卧槽,听起来就霸气到炸啊。

“啊~~~”缓缓伸开双臂,杨厚土仰天长啸。一步登天!多少积压在胸中的烦闷在这一刻一扫而空。战火燃起前夕,自己终于是凭借机缘和狠劲到了这一步!

脚下黄泉似乎在附和着他的激动,无数滚滚巨浪无风自起以杨厚土为中心不断的翻滚。

浪中,活下来的冥蛇为逃脱一劫而欢呼雀跃。无数的黄泉之精同样也在水浪中绞起旋涡,黄泉雷动,那场面无比的壮观!

“嗯?”杨厚土收起双掌目光看向了远处一道疾速而来的流光。双眉一皱一道冷芒浮现:“石磨府君?哈哈,我还想去找你呢。你这倒好自动送上门来了!”

远远奔袭而来的自然是去而复返的石磨府君,只见他身形不停眉头一皱,劫雷散了?

不对,那是谁!下一秒他便看见了那漂浮在半空的身影。

不怪他没有认出被他逼入黄泉杨厚土,而是二者之间差距有些明显,前者明显是道传魂体,而现在那存在虽然不清楚但却是强大了不止一个层次。

“道友何人,为何在我石磨府域兴风作浪!”基于对黄泉的本能畏惧,石磨府君远远的在黄泉之畔停下身形喝问道。

杨厚土咧了咧嘴,他现在仍旧包裹在一层薄薄的黄泉精华之内,石磨府君无法看清他的面容。

“嘿嘿!老汉奸…我是你杨大爷啊!怎么?这就不认识了?”

石磨府君闻言心中一

震,他指着杨厚土惊道:“什么!你!你你居然还没死!”这不可能,堕入黄泉的存在不可能还能活着出来!

“呸!你死我都不会死!”杨厚土大手一挥将身前的黄泉之精散去凌空踏出两步道:“先前我俩打那一场你欺负我没有趁手兵器,现在!再来一场!”

说罢,他单掌向着下方黄泉狠狠一抓,“轰!”的一个浪花在黄泉之中炸开。

“吼~~~”黄泉水龙破浪而出化作一道闪电直奔杨厚土。只见他翻手之间将水龙擒在手中哗啦一甩,“嗡嗡”声大起,一把银光熠熠长近两米的龙枪出现在他手中。

“来!老鬼,看看你杨爷今儿个能在你身上捅几个窟窿!”杨厚土冷然看着石磨府君手中神枪的森然全然代表着他的愤怒。从此之后,我杨厚土不记仇,有仇必须当天报!

石磨府君冷哼一声现出手中长刀,虽然不知道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跳入黄泉没死不说居然还成了神魂。

纵然这神魂略显古怪,但先前他早已试探出这小子真实战力,就算他吃了什么仙丹,估计也不会是自己对手。他在两位尊佛面前丢了人也是正愁气没地儿出呢!

等拿下这小子,本府君不把你拆魂炼魄誓不为神!

可正当他准备冲上去收拾这古怪小子的时候,让他有些惊恐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杨厚土脸上浮现一丝邪笑,脚下澎湃的黄泉居然陡然冲出数道水柱朝着石磨府君漫天蜂拥而来。

这小子能驱动黄泉!石磨府君心里一颤不及多想赶忙带起一丝残影不断闪身躲避。

然而杨厚土根本就没指望那先发后至的黄泉水能够扑死石磨府君,他想要的只是断掉他去路而已。

果然,当石磨府君慌忙闪避那铺天盖地的黄泉水时,道道细小黄泉已经在不经意间川流交汇,一张百丈巨网霎那之间编制完成由四周围拢起封天之势将他牢牢的罩了个严实。

杨厚土嘴角微微扬起,至于这个一心想要傍上那帮秃子大腿的老狗还是他亲自捅两下比较舒坦。

“来了喔!”杨厚土大笑一声双脚踏空神魂之上暴起一阵音爆犹如一颗炮弹一般冲向石磨府君。

“小子你找死!!!”石磨府君凭借着神力掀起的阵阵刀气终于将那如跗骨之蛆一般的黄泉迫退,还未从被黄泉困住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乍见杨厚土一穿而现冲破黄泉巨网居高临下的杀来不由得怒意上涌,大喝一声撩起长刀朝天一砍。

身为老牌二级正神的他这饱含恨意的一刀霸道异常也是狠辣绝顶,半月刀芒对空而出势要把那可恨的小子身首两段。

“砰!”刀与枪的碰撞在数十丈高空发出震天的炸裂声,劲浪横扫掀起无数阴风。

“不好!那是什么神兵!”石磨府君仅此一招便感觉到势头不对!一招之下心神俱震!伴生长刀与他相伴多年,那与他心意相通的连接此刻仿佛霎那之间被斩断。

愣神之际,上方杨厚土嗖的一下从炸裂光团中破空而出,手中如龙长枪丝毫没有停滞的照着石磨府君的胸膛袭来。

“噗!”电光火石之间银龙长枪已然当胸透过“锵”的一声直接将石磨府君那依旧站立挥刀的身子牢牢的钉在了地面之上。

杨厚土身影此刻才出现在他身后半步,一枪!一气呵成,一枪制敌! 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