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75章 您的泡面,我吃的!

“你...到底是谁...”石磨府君大口喘息着艰难的转过头想要看清楚杨厚土的脸,但任由他如何的分辨,那张脸依旧是那张年轻的过分的脸庞,搜遍记忆也寻不到与之相对的强者存在。

他根本无法想象,一个能够弑神,而且是二级正神的存在,其实...只是个半路出家的退伍兵...

一切都晚了,当年双王之战后他也曾有着与神佛一决生死的斗魂,可时间是最无情的毒药。一切都在那漫长的岁月中泯灭,剩下的只不过是随波逐流的仓惶。

轻轻低下头,胸前那水龙银枪散发着幽幽银芒不断的吸收着他伤口处那徐徐逸散而出的神魂之血。可笑他自作聪明的将自己的神基置于胸口处,为的便是有朝一日以命相搏之时对手会惯性的朝着脑袋使出杀招自己能够争得一线之机。

而杨厚土的一枪直接穿透了他的神魂根基...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枪若是全然由杨厚土主导,还真有可能让石磨府君再挣扎片刻。但他手中的黄泉水龙敏锐的嗅到了石磨府君的核心所在,在杨厚土最后突刺之时枪口被水龙有意识的压低了半寸。

“我不会杀你的....”杨厚土轻轻在石磨府君耷拉着的耳边轻声道:“墙头草之所以不容易活,大都是错误的判断了墙的坍塌方向。你...有人会杀的...”说罢手腕一抽,水龙银枪应声拔出石磨府君那浓郁如血般的神力喷溅而出。

主宰一域无数年的二级正神颓然瘫倒。只见他无力的抬起手想要抓住什么,颤抖的指尖却什么也留不住。

神基碎裂,他已无力挣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曾为之奋斗无数年,现在却留不住丝毫的神力源源不断离自己而去。

待得他一身神力即将干涸的时候,杨厚土挥了挥手将他那虚弱到了极致的灵魂收在掌心。这时候,他的手掌在颤抖,那是兴奋的颤抖!

自己能战二级正神而胜之,还有什么能够比得过在如此环境之下实力的暴增带来的亢奋么?

抬手间那没有派上用场的黄泉巨网随着他的意念散去,他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幽暗。那是石磨府城的方向...

石磨府君已经被自己废了,那石磨府域的灵牢...他的嘴角带着一抹笑意,既然有了实力,那破坏秃子的好事儿就是自己最大的目标。

想罢他身形一窜化作一缕浑浊气流悄然融于暗黑的夜空之中。

..........

阳间,入夜,杨家村清潭山涧之中。

波纹重叠的水潭中,一道近乎透明的水龙在水潭中心时隐时现徘徊游弋。这里是杨家村早已被村民们遗忘掉的凼潭,周围密密麻麻的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茅草深深掩盖了本就难走的小路。藏身于此,人鬼难觅。

良久,水龙隐没。潭底缓缓冒出淡青色光华。

一道人影如水鬼一般从潭底缓缓飘起,满脸胡须和一头乱发上水珠乱淌,可就这么一个看起来萧瑟狼狈的人却被肉身之上青色光芒衬托得超然出尘。

杨山林缓缓睁开双眼,身旁围绕他盘旋的水龙此刻也受到了他神魂凝聚的好处清澈近乎透明的龙身也开始泛起丝丝青色。

轻轻伸出手抚摸着温顺的水龙,杨山林的目光中没有一丝的喜色,反而是越显萧瑟。

返回祖地孕养至今,神体终成!但,身魂一体无限接近于僵尸修行体系的他到了这一步,神魂仍旧与肉身完全融合根本没办法神魂出窍。

他修行的目的就是要下到阴间救回妻子之魂

可现在他已然达到了天师层次,可这又如何?下不了地府他要这一身修为何用!

没有晋升天师的激动与兴奋,有的只是无限的迷茫...接下来他该做什么?去找大儿子杨黄天帮他找寻冥书残页,还是去找小儿子努力的陪伴他走过道途。

他狠狠的抓扯着自己湿漉漉的杂乱发丝,实力突进!然而,他最想的救出妻子和点燃二老魂火两件事却一件都办不成。

“林哥!”正当他心中郁结之时,突然这空旷的山涧之中响起了一个他魂牵梦绕的声音。

玲珑?杨山林低声呢喃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他知道,自己这是久思成疾怕是快要魔怔了。

可随即而来的另一道声音让他不得不心中一震连忙抬头。

只听一声有些怒意的喝声道:“杨山林你个孽障!老夫好不容易将我乖孙女带出来,叫你你居然装作没听见?是不是活够了你!”

马如龙?

杨山林闻言抬头望去,一眼之下刚成的神魂之体如遭雷击。

不远处,那密不透风的茅草丛边,一道倩魂正激动的盯着自己浑身不停颤抖着。

“玲...玲珑?”杨山林不可置信的站起身揉了揉自己的双眼。“真是玲珑!!!”他踏着水面两步就窜到了马玲珑那悠冷的魂身前一把将她揽在怀中眼角热泪早已布满了沧桑的脸颊。

“林哥...你老了。”马玲珑抬手心疼的轻抚着杨山林那过早密布的皱纹抽泣道。

杨山林颤抖着双唇激动的说不出半个字来,双目死死的盯着那魂牵梦绕二十余年的人双手死死的扣着她的身躯,仿佛一松手就会像是一场梦般消失不见。这些年,他做过无数次类似于此的梦,但从未有一次有今日这般真实。

如果这是梦,那他愿意永远不再醒来。

半晌,杨山林才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将情绪稍稍平复,他转过目光看向了静静的站在不远处一言不发的马如龙深深的施了一礼,恭敬的道:“爷爷。”

自打自己孙女出事之后,怒极的马如龙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杨家传人,只不过是偶尔从道友嘴中听到一丝半点他的消息和所作所为。对于杨山林这么多年对于孙女的事情毫无建树马如龙是心中积怨颇深的。

可当现在看到这个当年的少年翘楚变成了如今这副萧瑟模样心中那股火却怎么也发不出来。

也许...他活得并不比自己轻松。

顿了顿,马如龙这才叹了口气,道:“你生了个好儿子啊!可惜...”说着他双拳紧握一股颓然从他心中升起,那小子,自己很喜欢,可现在...怕是凶多吉少....

杨山林一愣,随即面露焦急连忙问道:“厚土?难道是厚土与您一起救出的玲珑?他现在在哪!!!”杨黄天游走阳间寻找冥书残页他自然知晓,所以说杨黄天应该与此无关。那剩下的便只有那前往昆仑的小儿子杨厚土了。

一问出,两魂默然。马如龙是叹息,而马玲珑却早已哭成了一个泪人。

...........

阴间,石磨地狱!

杨厚土以神魂化无形阴风悄然潜入了石磨府城。天空之上那命书垂下的汲取之线很是显眼,因神魂强大,游走在这鬼神密集的城中杨厚土没有一丝阻碍的很快便找到了关押有灵之魂的灵牢所在。

“哈,没了石磨府君这坨石头,这城中简直就没一个能打的。”杨厚土不无得意的摇了摇头。

诚然,一个二级正神站在了无数的三级阴

神之上,所需愿力不知凡几极难诞生。而这石磨府域没刀山府域那么家底厚有的起两位二级正神,所以石磨府君一倒,这城中神佛与阴神对于杨厚土来说简直就不值一提。

“但愿灵牢之中还能剩下数量足够我满意的前辈,否则...哼!”有了这层肆无忌惮,杨厚土心中便有了定计,说不得!得杀两个恶僧出一出恶气了。

为摸清情况,杨厚土顺手将一个把守在外的灵僧擒下探查了他的记忆。

嘿!守卫还算严密,三个称号佛看守一座小小灵牢,这组合在之前的他看来还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不过现在嘛...

一步步行来,杨厚土摇身一变神魂扭曲霎那间变化成了那石磨府君的模样,没有那阴神标志性的七彩神芒杨厚土散出法相神魂的威压同样的气势迫人官威十足。

“嗯?石磨府君?”毫无阻碍的步入灵牢外层,一个浑身金芒闪闪的佛者见杨厚土行来起身道:“府君去而复返不知有何贵干?”

天子近臣见官大三级,这几位称号佛谁都知道石磨府君想要靠拢佛皇的意图,说话间自然没有这么客气。

“贵干谈不上。”杨厚土所化石磨府君扫了一眼灵牢之中的一众灵魂森然一笑,道:“干翻你们我倒是蛮有兴趣的...”

“石磨,你这是何意?”仿佛感觉到了石磨府君的不对头,另外两位称号佛也收起手中念珠站起身目露戒备之色。

“就是,这个意思!”杨厚土话音一落,三位称号佛身后同时突兀的出现了三道大网直接在他们毫无防备之下当头罩下。

“啊!!!”三声惨叫煞时响彻灵牢,那三道网可是黄泉之气所化,一沾神魂当即像是高强度硫酸一般快速腐蚀。霎那间三位堂堂称号佛便倒地不起不断地在地上翻滚着哀嚎,神魂之上青烟不断冒起,一眼看去怎的一个惨字了得。

不过几个呼吸之后,杨厚土抬手收掉黄泉网并一个弹指帮三位已经奄奄一息的佛者散去了神魂上残留的黄泉气息。

他不是个暴君,从前不是,现在也不是。没来由的乱杀他做不出来,万一其中有一个善僧那便造了孽了。所以,他选择放过他们,至少他们受到黄泉之刑,很长时间无法复原了。

不再看向已然无力反抗的三大称号佛,杨厚土抬手间恢复了本来面目单手一挥掌中银芒划过,灵牢枷锁应声破去。

“诸位前辈,杨家杨厚土前来相救,还请前辈们随我还转阳间。”杨厚土一抱拳冲灵牢中的一众灵魂道。

这话犹如投入滚油中的一粒坚冰,灵牢之内霎那间便炸开了锅。

片刻后,灵牢之中那道最为强大的神魂越过众魂沉声道:“这位小友,看你这一身修为如此恐怖面相却如此年轻,我怎么不记得昆仑道传之中有你这么一号强者。”语气之中的怀疑溢于言表。

杨厚土微微一笑,眼下乱局已起这些犹如惊弓之鸟的前辈们谨慎些也属正常,当下问道:“不知前辈尊号?小子在昆仑之中也有不少熟人,前辈一试便知。”

“道传之中达者为先,一声前辈不敢当。老夫之名胡老方,道号藏风天师!”

此话一出,杨厚土脸上的微笑出现了霎那的僵硬。这变化自然是瞒不过胡老方这行走江湖多年的老油条,他道:“喔?莫不是老夫这微末名号曾入过小友之耳?”

“当然,当然...”杨厚土讪笑道:“您藏在屋里的泡面和薯条...小子怕过期..就帮您吃了。”

“呃....” 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