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77章 阴间乱,轮回崩!

“什么?你确定!!!”裁决司大殿内观鱼总判一脸震惊的呆立当场,听闻属下判官来报石磨府域被封之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千真万确!属下亲眼所见。”下方躬身应答者正是来自于石磨府域的那位通报判官。

“总判大人,形势不明。依我看还是再探一探方能做出判断!”在他右位的白袍善判皱眉思索之后道。

“正该如此!”观鱼总判点了点头,当即传令吩咐属下一队大判前往石磨府域一探究竟,那灵珠尊者与胜至今刚两位尊者前脚才从自己这裁决司离去,全然没有撕破脸的预兆。

可为何这一转身就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封城举动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着实匪夷所思。

难道真的如属下大判所言,就因为灵牢的事刺激到了他们?观鱼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可这沉默并未维持多久,一道令整个裁决司震动的消息再次传回。

“报!!!”殿外响起一阵急促的嘶吼,殿内众神听闻此声均是心中一沉。这通报之人明显已经失了心神,能够让一个神色变如斯,可想而知绝对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果然,殿外冲进一神将,此神将身披火红战甲神魂虚浮。只见他一脸慌乱一入裁决大殿见到观鱼总判倒头便拜。

观鱼双眉紧皱,从此神将装扮上一眼便看出他来自于与石磨府域相邻的火山府域,只有火山府域之神将才会穿此火红色的战甲。

“总...总判大人...”也不知所传消息为何,那堂堂神将竟然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给我定下心!何事如此惊慌!”观鱼总判沉声喝道,抬手一股神力渡入那神将身上。

神将惊魂稍定,这才缓过神来不过面色依旧慌乱急声道:“总判大人!石磨府域完了!全城被灵珠尊者封死,城中上下均被充作那命书养料,上神通道也被毁去,牵连我火山府域之通道同样崩溃!”

“什么!!!”消息坐实,整个裁决司主殿之中百位判官全都被这惊天消息给惊呆了。

那灵珠尊者难道疯了不成?活祭满城鬼神,此绝对是从古至今绝无仅有的滔天屠杀!

观鱼总判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整个神魂都有些颤抖,但他仍旧是抱着一丝希望问道:“消息准确么?既然上神通道被毁,你是如何如此快的知晓石磨府城之事!”

那神将还未来得及回话,殿外又响起了一阵通报之声。

来人正是之前观鱼吩咐前往石磨府域查探的带头大判,只见他面色阴沉的走到观鱼身前躬身道:“回总判,上神通道...失效了。”

“嗡”一声,观鱼脑中只觉天旋地转。整个裁决司大殿也是怒声骤起,纷纷大骂灵珠尊者的逆天狠辣之举。

上神通道是冥王所构建,以神王之力创造出连通的十八府域桥梁,整条通道仅有一条神力贯穿。

所以每使用一次都会消耗其中冥王所留神力,非重大之事不用。而此通道唯一的弊端便是毁之一处其余通道也会受到波及。如此看来,这神将所言多半属实。

“都给我住口!”观鱼怒喝一声,他看向堂下依旧半跪着的红甲神将道:“你们陈府君现在何处!”

“回总判,府君...”那神将有些犹豫。观鱼大怒喝道:“都死到临头了还支支吾吾作甚!快讲!”

半步主宰一怒这小小神将那里还敢有半丝的隐瞒,他整个身子趴在地上颤颤巍巍的道:“府君以本命神器收下亿万亡魂并率火山府域所有鬼神,

退...退往阳间!”

从来没有府君举全府之力前往阳间的先例,怪不得这神将支支吾吾的没敢告诉观鱼总判。

观鱼闻言先是一愣随即缓缓起身,突然他仰天大笑:“哈哈哈,好!好一个陈府君。果然是轮回过武将的上神,好一个走为上计!传我令!”

“在!”大殿之中众神皆是躬身听令。

“派神将广散消息于其余府域,并调回各府域中的驻守判官。若是他们府君问起,就说,我裁决司上下众判官与火山府域同样,撤往阳间!”

“诺!”众判官领命之后纷纷出了裁决殿开始着手安排撤离之事。

观鱼总判紧握双拳双目早已瞪圆,他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只是没想到会以整个石磨府域的亿万阴魂为丧钟!看来,他们那极乐世界没有阴间众神的神位啊!

等着瞧吧地藏!如此乱来迟早你会作茧自缚!要知道,这神头顶上依旧有一片天....

除已然封锁的石磨府域之外,其余十六府域在事情生后不久后均是收到了来自裁决司传来的惊天消息。

各府府君都是经历过双王大战下来的老牌上神,处事老道。稍经思量几乎在第一时间他们就做出了与观鱼总判同样的选择。

撤离,必须撤离,而且要快!在神佛全面动手之前必须离开阴间!

......

刀锯府域!

断魂府君端坐在府君殿中,那扶着王座的两只手在绣袍之下微微颤抖着。他,也收到消息了!

然而,就在报信的判官前脚刚刚离去,那造成刀锯惨案的始作俑者灵珠尊者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府堂之上。

“你的选择?”灵珠尊者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语,一针见血的问出了他所想要知道的问题。

石磨府城之外排队等候的亡魂与鬼神何其多,他根本没有指望这个消息能够隐瞒多久。这刀锯府域距离石磨府域最近,也是命书的最后一道关卡,处理完这里,佛皇那边他自然会去领罪。

不过以他的判断,应该罪不至死。身为佛皇座下大尊者,他能够隐约的感受得到来自于佛皇的急迫。他的狂热来自于佛皇,所以,他才敢如此疯狂!

能够以不死为代价将自己崇尚的极乐世界推进一大步,他认为是值得的!

断魂府君在犹豫,虽然冥王陨落。但他同样没有失去自己的信仰,双王之战后,他的信仰便转嫁到了自己的这刀锯府域之中。

唯刑立命!这不是什么大信仰,但是却能平他那颗无处安放的神心。

所以他在犹豫,犹豫是否要再次违心的苟且偷生暂时寻得一丝喘息之机。

但他错了!错在他与很多人一样,在生了石磨府城惨案之后仍旧相信那是佛者们不得已而为之的举动。所以,他在犹豫的那一刻,天秤已然倾斜,他没得选了...

面带微笑的灵珠尊者就在断魂府君沉思的那一刹那动手了,半步主宰对一个神力衰退的二级府君施以雷霆偷袭,结果毫无悬念!

断魂府君毫无准备之下只来得及惨呼一声,神基便被灵珠尊者一招得手直接破裂。

“以后,选择这么难的问题,你不用再面对了...”灵珠尊者轻声在脸上那一抹不可置信还未消散的断魂府君耳畔说道。

“够了!!!”胜至金刚一直站在灵珠尊者身后,此刻乍见断魂府君毫无征兆之下再遭雷霆手段实在是忍无可忍不由得怒道:“刀锯地狱不能再施以如此狠辣手

段,你先与我面见佛皇再做定夺!”

灵珠尊者微微一笑轻轻推开了断魂府君有些颤抖抽搐的神魂,拍了拍手转身看向胜至金刚,道:“恩。我也正想去佛皇面前领罪,走吧!”

........

佛皇山!

“佛皇,如此便是整件事的经过...”胜至金刚在地藏那宏伟的金身旁面无表情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报与佛皇后便默默的退立一侧不再言语。

胜至金刚的心是怒的,如此杀孽绝对与他坚持的佛道相悖。不过这一切轮不到他做主,只能听佛皇裁决!

灵珠尊者缓缓前行两步在地藏金身前行了个跪礼低着头同样一言不,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他也同样只能等待佛皇的决断。

半晌后,地藏终于缓缓的睁开双眼。他凝视着深深埋下头颅的灵珠尊者缓缓道:“石磨命书进展如何...”

什么?胜至金刚不可置信的看着高高在上的佛皇。

灵珠尊者心中一动,随即嘴角露出浅笑,他知道,赌对了!

“不日可成!”

地藏闻言点了点头看向了脚下那轮回殿那密密麻麻面带期待的无数亡魂,道:“既如此...这轮回殿便关闭了吧。灵珠...”

“在!”灵珠尊者缓缓起身应道。

“那刀锯府域命书,随你之缘法吧。”说完,地藏闭上双目再次归于沉寂。

“遵法旨!”灵珠尊者再次行礼,转身之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脸上露出惊骇之色的胜至金刚淡笑道:“胜至师弟,佛皇的意思你还不懂么?依我看,这关闭轮回殿之事变交由你完成吧。这可是渡你佛心的好事,可莫要坏了佛皇的期许。”

胜至金刚没有回答,只是面露不忍的看向了那远处轮回殿前无数面露憧憬的亡魂们。

“他们,何罪之有...”胜至金刚脾气火爆,有仇报仇随心所欲,但这是他成神之前修金刚僧所留下的本我。虽然对很多存在来说,他不算真佛,但平心而论,他不是坏人...

一个耿直的佛者,如何能够心安理得的做出如此灭人往生的事,这算是渡哪门子的佛心?

但佛皇有命,谁能不从?自己就算不愿又有何用?哪怕他身为金刚尊者,佛中翘楚。又有何用?他阻止不了这种没有他同样也能在其他尊者上翻手之间便注定的结局。

入佛千年,他的那颗向往极乐之心第一次有了些许裂痕。可神佛同样也是人,都不是无私的...

犹豫再三,胜至金刚仍旧带着无奈与怅然朝着轮回殿所在缓缓降下佛身。

在万千恭敬的虔诚叩拜中,胜至金刚在所有亡魂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关掉了轮回殿那象征着希望的大门....

就在府君们着急撤离之时,十六府中出现了一个异类,那便是血池府域的白夜神君。

他接到消息后并未做出与其他上神一样的选择,而是在第一时间紧闭城门并放出消息,从此之后皈依佛门,自号血池尊者!

自此,众府君终于知晓了那潜藏在他们身边不知多少年的毒瘤必是这白夜无疑。

十八府域名存实亡,轮回殿关闭。从这一刻起,佛是佛,神是神!

什么平衡与安宁全部将被抛出九霄,这场足以破灭轮回燃尽阴阳的信仰之战,千年后,如同电影回放般再次开启。

如果非要说不同,只有一点。阴神一脉完全被波及,自此,轮回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