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80章 众神聚昆仑

昆仑墟外,杨厚土带着一众从阴司得救归来的灵族之魂缓缓行至结界口。

踏足此地的第一时间他便现脚下有异,轻轻一扫杨厚土便诧异的现,祖龙脉那庞大的力量居然从地下消失了!

这,祖龙出门儿了?杨厚土惊疑自语。

虽然记挂母亲安危,但眼下乱成这样,杨厚土还是放心不下这一群战力不高的前辈灵魂独自前往昆仑。无奈之下他只能强行按捺住心中那一抹焦急先行护送他们到这安全之所再行返家。

“何人拜山!”结界处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杨厚土注目一看顿时愣住了,怎么这看护结界的还是自己那曾外公马如龙?他不是护着自己母亲的么!

“厚土?”马如龙原本身怀戒备现身可一看清杨厚土的模样顿时惊喜万分的飞了过来有些激动的道:“真是你!”

可随即他又疑惑,这小子怎么身上的气息如此怪异,跟之前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而且…其内散的气息居然隐隐盖过了他这个堂堂中位天师!

“这是…?”马如龙兴奋过后这才惊讶的看到了他身后缓缓飘来的一众灵魂。

藏风天师胡老方走出魂群看着马如龙笑道:“嘿!马天师,我胡老方又回来了。”

“这!你没死?这怎么从灵牢里跑出来了?”马如龙瞠目结舌,胡老方是昆仑中唯一一个倒霉被擒的天师谁不知道。这怎么突然又活蹦乱跳的跑回来了?

胡老方双目一瞪没好气的道:“你怎么说话呢!别以为你中位天师就能胡言乱语,小心我去神师面前告你咒我…”

杨厚土哪里顾得上与他们说这些有的没的,连忙焦急的问道:“曾外公,你怎么会在这儿?我母亲呢!”

马如龙微微一笑冲着结界的方向指了指,道:“放心吧!在昆仑墟内。”现在孙女成功救出牢笼他是老怀大慰,现在看这个曾外孙是越看越顺眼,瞧瞧!多孝顺的好孩子啊!

杨厚土闻言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悬起的心终于放下,没事就好!

将众魂引入昆仑后,马如龙将他们如何出了阴间又为何到这昆仑的事儿给杨厚土详细的讲了讲。

听完之后杨厚土的心里满满的尽是感动,想到母亲常年受罪,脱身第一件事就是跑来昆仑替自己求援,对于二老不在的他没有什么比这更暖心了。

然而在现在的局势下,什么平凡的向往都是奢侈的。

到了昆仑殿外,杨厚土回归肉身如愿的再次见到了母亲马玲珑和时刻牵挂他安危的葛无忧。

可还没等他好好的享受这一份成就感的时候,老神师驾驭祖龙带回了妖修们近乎伤亡殆尽的噩耗。

这还没完,正当昆仑之中陷入一片阴霾之际,值守外结界的马如龙又领入了十余位七彩神进入昆仑。

而他们带来的消息更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再次震得昆仑所有人都脑中陷入了迷茫!

神佛动手,阴神退逃阳间!来的这十多个神力磅礴的阴神正是那退守人间的十五个府君….

还有什么消息能够坏过这个?老神师整个身躯都在颤抖….他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昆仑殿中,众神齐聚。

这种层次的聚会阳间古今未有,居于主座的自然是老神师和伤情较重却不得不参加的妖神,阴司各府府君纷纷在堂中两侧落座。

这是阴阳界从未有过的高层会议,就连府君们在阴间也是进行了长达千年的类似于府域自治般的管理,谁都

记不清上一次齐聚一堂是什么时候。

唯独杨厚土是这其中略显得突兀的一位,他这个阴阳界唯一的后起之秀此刻同样端坐于堂中。而观鱼总判这位半步主宰居然就这么自然而然的站在他身后,无论杨厚土如何坚持他都不愿与他同坐。

按他的意思,现在杨厚土的实力突进,已经有资格接管裁决司,而他,永远都只是裁决司的管理者。但杨厚土,确是裁决司信仰的继承者,裁决司作为阴阳善恶的执行者便是如此,规矩不能乱!

要知道此刻的昆仑殿商议的乃阴阳存亡大事,非二级正神是没资格参与的。但谁也没有对他的出现表示异议,因为他资格…够了!

杨厚土的脑中有些乱有些痴,他从府君们的议论声中知道了石磨府域与刀锯府域生如此惊天惨案的诱因,自己为了救出那些被关押的灵魂居然害了数以亿万记的无辜亡魂…..

他的心犹如被针扎了一般狠狠的抽搐着。虽然不认识那些鬼神和亡魂,但那种深入灵魂的自责让他无法自拔。

疯子…那群极乐世界的狂热神佛简直就是疯子!!!这是杨厚土内心深处出的呐喊。

“别想这么多,您的所为仅仅只是一个理由。在缺少有灵之魂后,神佛就已经对鬼神下手了。那刀山府域您不是也亲眼见到了么?”观鱼总判对杨厚土的失态自然是察觉到了,他轻声安慰道:“该来的总会来,您只不过是将那时间略微提前了半刻,不用过于自责…”

杨厚土嗯了一声没说话,心中依然堵得很难受….上亿啊!

“妖神、神师,吾等各府府君所遭遇的事情想必二位主宰已经知晓,此行我们有一事相求,还望两位主宰能够帮扶一二。”孽镜府君黄父神君率先起身向昆仑双神行了一礼道。

老神师点了点头,道:“道神本一家,如今局面正当相互扶持。不管何事,只要我昆仑力所能及只管明言便是。”现在的局面根本没办法让老神师抬什么主宰的架子,

虽然这些府君现在看起来有些仓皇,但不可否认,他们是昆仑眼下唯一的盟友。

“唉…那我就厚颜相求了。”黄父神君扫视了众府君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道:“我们此次出阴间走的匆忙,除了手下正神与神将之外,其余所有府城亡魂都被收拢在了各府君的伴生神器所开出的临时空间之中。但此绝非长久之计,吾等听闻昆仑…”

老神师不等黄父鬼君说完便是摆手一笑,道:“此等有助苍生之事我昆仑自然不会拒绝,就是你不说,我也正有此意。”

伴生神器与他们的神魂亲近,到了二级正神这等层次,能够借助它开辟出一片临时空间。

但因二级正神并非主宰,无法开辟出一片稳定的空间,随时有着崩塌的危险,灵魂居于其中实在太过凶险。

就像西方那位主宰开辟出来的那片叫做天堂的空间一样,到了主宰级别神力比他们又上升了不止一个层次,所以开辟出的空间较为稳定,能够长期存在。

迄今为止,开辟空间并使其存在阶段胜于外部空间的,仅仅只有地藏在阴间开辟而出的小极乐世界。

现在局势如此紧张混乱,哪怕他们身为高高在上的府君也不知道会不会在下一刻便魂死道消。所以,他们不能将这无数的阴魂随时安置在那个本就极不稳定的空间之中。

否则,若是碰上搏命之时,就像杨厚土直接崩碎石磨府君伴生神器的那种状况生,那空间中的亡魂将无一幸免。

而他们知道,昆仑双神曾

经开辟过一片主宰空间。所以他们想要将这亿万亡魂安置在其中,这也是避免亡魂们无端遭劫的万全之策。

“这第二件事…”不知怎么的,那黄父鬼君居然将目光投向了依旧有些失神的杨厚土。“就需要求到裁决主宰....”

见杨厚土托着下巴没反应,黄父鬼君冲观鱼总判使了个眼色。

观鱼了然,他轻轻的碰了碰杨厚土。

“嗯?怎么?”杨厚土这才稍微回过神来看向了观鱼总判有些疑惑的问道。

“还望裁决主宰帮吾等联系一下冥神!”黄父鬼君那狰狞的脸努力的冲杨厚土挤出一丝算得上亲近的笑容继续道:“当下各府虽然选择暂时退到阳间,但我们仍有二级正神数十位及鬼神十万!眼下群龙无,急需冥王现身主持大局啊!”

要说这些老牌府君哪一个不是鬼精鬼精的,此次遭逢突变谁的心里都有一把小算盘。可观鱼总判仅仅一句话就将他们那颗略微有些举棋不定的心给牢牢定住。

那便是….冥王尚存!

正因为这一句话,他们才能够下得了这么大的决心举府撤离。

杨厚土听了当没听仍旧有些愣神,只是缓缓的跟着点了点头。

整个高神满座的昆仑殿在黄父鬼君的话落下之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众神都将目光看向了杨厚土。

半晌,杨厚土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几十双神眼都看着他默不作声。

“额…他刚刚是在跟我说话?”杨厚土有些纳闷儿。

黄父鬼君那獠牙森然的脸差点没气得抽搐,我这张吞鬼吃魂的脸都快笑成雏菊了你以为我抽风呢?

裁决主宰?我啥时候有这名号了?

观鱼总判微微一笑轻声道:“主上,当年酆都大帝在时,这裁决主宰便是他的名号。”

杨厚土恍然,原来如此。突然被冠以如此霸气的名号杨厚土是有点猝不及防的,但心里那股被认可的虚荣还是满满得得到了填充。

“阳间虽没有阴间浩瀚,但要找一个人还是有难度。还望裁决主宰帮助吾等联系一下冥王大人,老神拜谢了。”由黄父鬼君牵头深深一拜,其他府君也是连忙的起身朝杨厚土深施一礼。

其实他们都是二级正神,高高在上的存在,广散鬼神要在这阳间寻出杨黄天应该不是太难。

可关键是他们不敢,谁知道这一世冥王再现有没有什么性格大变什么的问题参杂其中。

冥王在他们印象中是严酷的,双王之战前的阴间那可都是一本正经的做事,谁要是犯了神律,哪怕是府君照样也是酷刑加身绝无幸免。

这千余年,他们对各府的这个操作要是换以前根本就算是乱来的程度。主动去找冥王,找什么,找死么?

也就三眼怪那个智障会硬着脖子就跑去找,他们?还是牢牢的抱在一起等冥王现身吧。可笑的是这群常年掌刑的上神居然心里都有一个念头….法不责众…

“平…咳咳,起来吧!”杨厚土见状有些手足无措,脑子里快闪过电视剧里的几个台词,平身?呸…快快请起?也不合适…算了,还是白话吧。

说完,他在众神万分期待的目光之中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又拍又敲的…无敌山寨机!

咦?还有电!

“嘟….”

“喂,杨黄天吗?”

“厚土?”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淡然却又让众府君不由自主一哆嗦的声音。

冥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