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81章 剁了喂狗!

挂掉电话,在一处山涧中盘膝而坐的杨黄天有些沉默。身后寻迹而来的三眼神君连大气都不敢喘,因为这事儿好像最先戳爆气球的就是他这刀山府君。

“主上,这地藏明显就是在胡来啊!”黑无常一直守候在杨黄天身侧,那电话中与杨厚土的对话他听的真切。

“嗯,封两府其余十六府尽出阴间...”杨黄天已然知晓地藏这是在准备最后的清洗了。

阴间是轮回之基,要重整阴阳创极乐世界必先对阴间实现绝对的控制。

眼下,地藏明显是丝毫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整个阴神系完全逐出了阴间。这便是绝对实力的好处,十八府域在他面前简直就如惊弓之鸟一般。

杨黄天抬手看着掌心漂浮着的冥书轻轻叹息,还差一页...终究是慢了地藏那家伙一步啊!

这些日子,他凭借着冥书的感应在阳间搜寻残页很是顺利,一页一页散落在各地的残页被他毫不费劲的一一收拢归于冥书。

然而,这最后一页,也是承载亿万生灵对来世向往的一页。虽然通过冥书指引,他已然知晓它的位置所在,但无奈的是他却无法如之前的这么轻易获得。

因为这一页,在地藏手中....或是巧合又或是地藏同样需要这一页。整整半册冥书他都能弃之于泰山之下,唯独这一页,恰巧将它压在了轮回总殿之下。

也许,整本冥书之中,也就这承载来世向往的一页才对他的极乐世界有所帮助吧。

也就是说现在,若要聚齐冥书唤醒冥书之灵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回到阴司....

在地藏手中抢东西?杨黄天想到自己如今的实力暗自苦笑,好像有点太难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走,去昆仑。”

...........

阴间,佛皇山!

命书的闪耀照亮了整片阴空,来自于石磨府域的命书已然圆满,此刻正穿破阴空化作一股庞大的能量汇入地藏身前的命书本体之中。

玄天明王静静的站在地藏巨大的身躯前看着这壮丽的一幕双目之中那股狂热让人心悸。

待得光芒散去,地藏缓缓睁开双目看着那已经与自己神魂紧密相连的命书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

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着,什么十六府君退出阴间,什么昆仑疑似出现神王级战力的神龙,哪怕是济世明王与百余神佛化为灰烬都没能让他心中产生半丝的涟漪。

他在,命书在,一切的挡路存在都只不过是跳梁小丑,思之无意。

“清理阴间,先将十八府域之中散居的无刑之善魂好生安置,那些有过刑罚但已经受过了的府外之魂与善魂分开安置。”命书即将出世,而那些为数不多的善魂便是地藏心中极乐世界最佳往生对象,培育一个世界,需要种子...

顿了顿,他又道:“毁去十八府府城建筑,极乐世界的构建应该是全新的一界...”

谁也不知道地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个憧憬,又是从什么时候下定决心要去打造这么一个梦幻中的世界。冥王曾说他偏执固执,但那颗种子已经深深的种在了他的心中并生根芽,谁都无法逆转。

在他眼中,为了打造极乐世界,过程中的牺牲并不重要。留下的不用太多,大善即可。

“尊法旨!”玄天明王心潮激荡领命而去。

然而地藏看着玄天明王消失的方向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异色,极乐世界...代表的,是我的极乐...

同时,他抬起左手深深的看了一眼掌中那一个有些奇异的图案低声呢喃:“厄难灾主,这阴阳是我的....”

.........

昆仑墟,现在鸠占鹊巢已经全然变成了鬼神的世界。

近十万鬼神聚集在昆仑结界之中默默等待着,冥王现世的消息早已插上翅膀传遍了整个鬼神阵营。听到消息,不管是新神还是老神无一不是激动万分。毕竟彷徨不安的他们太需要一位王了....

“参见冥王!”

“参见接阴主宰!

杨黄天与黑无常二人来到这昆仑殿终究是召见了这帮子心中忐忑还丢了老窝的府君。

看着这些曾经熟悉的面孔杨黄天恍若隔世,自己坚守了不知多少个岁月的阴间居然到了这个地步....冥王召见十八府域之府君地点居然好笑的需要借用人家阳间道传圣地。

“你们...”

“属下罪孽深重,还请冥王降罪!”

不待冥王开口,一群府君伏地而跪异口同声的请罪,那架势仿佛谁跟他们抢估计都得冲上去拼命一样,愣是把一旁看戏的杨厚土给唬的一愣一愣的。

这场面好熟悉,杨厚土暗自嘀咕着。那电视剧里群臣有个啥事儿不都这德行么....一群老奸巨猾的老牲口...

“你们一个个别搁哪儿装孙子,主上没打算弄死你们!还罪孽深重,怎么着?跟那群秃驴待久了说话都沾上了佛气了?”黑无常怒道。

“是是是,接阴主宰说的是,我们...我们该罚。”黄父鬼君在一众府君中是个老面油条与黑无常旧交颇深,此刻也只有他敢冲黑无常赔笑说话了。

杨厚土暗自竖了个大拇指,社会我老黑头,动不动就弄死你们...

“冥王在上,您看这十万鬼神都集结在山下了。您是不是先出去讲两句?”黄父鬼君轻声道,目前最好就是拖,拖着拖着没准这冥王就把他们给忘了呢。

果然,杨黄天连看都没多看他们一眼,径直朝着殿外走了出去。

说实话,这群府君原来是什么德行他这冥王还能不清楚么?打又不能打死,骂又不知道他们到底能不能听进去。

掌管阴阳从来就很是头疼,以前酆都掌刑罚善恶在的时候,他哪里有闲心去理会这群老光棍。

凡事酆都往前面一杵,比他这冥王还管用。一个个吓得跟土狗感冒了似的颤颤巍巍的老实的不得了。

真的是应了那电视剧里的台词,江湖就是人情世故啊....

眼下乱世,暂且饶了你们。

不过别担心,若是有幸赢了这场信念之争,你们这群老油子给我等着!本王不把你们统统变成母畜生轮回百年我就不叫冥王!!!

.........

仙山之下,十万神鬼排成的个个方阵寂静无声,在他们左右方向同样站立着两支在人数上与他们有些不对等的队伍。

但这两支队伍所拥有的气息却是十八府域的鬼神们无法轻视的存在,左边的自然是昆仑部众,虽然他们不过百人,但领头的却是昆仑双神这两位大主宰。

而右边那一队千余鬼神的队伍却是清一色的黑白长袍,那是由观鱼与善恶判官所率领的裁决司所属众神。

不管是鬼神还是昆仑部众,他们都在等待冥王这一世的正式亮相。精神信仰在这一刻无比的重要,虽然冥王之神力并没有恢复到巅峰,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对于这位王者的信仰。

只要冥王在,他们就不至于变成那种没有斗志任人宰割的躯壳。在他们心中,冥王,是与地藏相等甚至更高的存在。

“吾,回来了…”

只言片语,山巅之上,杨黄天在无数期待的目光之下暴起身后百丈冥王法相昭示着他的归来。

“参见冥王!”山下鬼神见到那早已隐藏在记忆深处但此刻却傲立云霄的冥王法相无一不激动地热泪盈眶。

他们之中过半的人都还依稀记得,当年地藏掀翻冥神山上那座代表着阴阳至高主宰的冥王金身时心中的那层迷茫与哀伤。

除了妖神与老神师是弯腰行李之外,整个昆仑之中的存在都虔诚的向这位归来的王者献上了自己最为虔诚的叩拜。

而那些远远站在他们身后的无数小妖与后辈道传们同样都是激动的跪伏在地。

在他们的世界中无非就是捉捉恶鬼什么的,若非是恰逢浩劫来临,终其一生都不可能有资格见得到如此多的大神齐聚的场面。更别说有幸得观冥王真身了。

此刻的昆仑,不属于任何一方,而是阴阳所有对抗地藏一脉神佛的凝聚体。

“府域鬼神听令。”杨黄天的声音虽不大,但却响彻了整个昆仑。

“在!”千载岁月悠悠而过,能够再次听到冥王令所有鬼神无一不是心潮澎湃。

就连那些油到极端的府君们也被此情此景所感染莫名的心中一颤,一股热流直冲神魂脑海。

“持我阴阳剑,封锁所有阴阳通道,上至神佛下至灵僧,一个都不准放入阳间!”杨黄天的声音不容质疑。

“诺!”

杨黄天抬手放出阴阳剑,阴阳剑之上爆出万千银丝化为无数剑之分身缓缓落到了那些鬼神之中。

阴阳路为空间通道堵不住,但是凭借着阴阳剑的神异却可以暂时关上连接之门。

杨黄天的命令不是大话,以如今昆仑之中所拥有的力量,封锁整个阳间通道绰绰有余。如果没有地藏这一尊压在他们头顶的阴云,以这股力量足以横扫神佛。

既然地藏已经掌握了阴司,以自己对他的了解,现在应该不会消停,决计也在做着与自己类似的事情。有可能,已经先自己一步开始清洗阴司那广袤的世界了。

在地藏本尊未亲自动手之前,还是得防范他命令神佛对阳间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这场席卷阴阳的战斗从始至终决定胜负的都不是众神,而是取决于他与地藏之间谁终将彻底倒下….

而保住阳间便是保住了此战之后阴阳基础的一半,马虎不得!

现在双方在决定胜败的顶端战力上有着明显的倾斜,强如地藏一心要在破灭中迎来新生,而弱势的一方却还肩负着维护和重建的重任真的很是伤神。

“黑子,我的战场从来都不在这里….”眼见着鬼神们开始在各自府君的调派之下有所动作,杨黄天对身旁的黑无常笑了笑道。

黑无常没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支持主上回到阴间很明显是极其不智的附议。

“厚土。”

杨厚土同样在遥望着那像是古时候大军出征时的壮观场面有些呆,突闻杨黄天唤他,他偏过脸看了过来。

“这阳间是活人赖以生存的空间,眼下鬼神遍布,为了不影响阳人。你属下的人得动起来啊!”杨黄天笑道。

“我属下?”杨厚土一愣,我属下能够啥人。他低头看了一眼脚边那挤眉弄眼一脸汉奸相的猴四,它?它能干什么….

随即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看向了远处那上千裁决司所属众神。

果然,冥王令已下,他们仍旧是纹丝未动的站在原地。

杨黄天一笑,道:“从古至今,裁决司为求绝对公正从来都不属我的管辖,他们乃是信仰酆都公正裁决的独立存在。你现在继承了酆都的一切,裁决司众神自然就属你之属神。”

观鱼总判此刻带着善恶二神飞身来到了山巅朝冥王行了个礼之后便像是护卫一样落后半步站在了杨厚土的身后。

原来如此….杨厚土了然。有权不用王八蛋!他老早就看不顺眼那种老封建式的阴间制度了。

当下就冲观鱼等人吩咐道:“诺,那些鬼神在阳间的行为给我盯紧了。要是拽什么神架子无端影响阳人生活的,都给抓起来。”

观鱼总判点了点头道:“抓起来,之后呢?现在裁决司没了根基,囚罚好像不是很方便。而且据神等级不同是否有什么差异?”

“唔…”杨厚土摸了摸下巴沉思片刻,道:“这个好办!”

殊不知远远的正在调动大军的那些府君们同样竖着耳朵在听这新任裁决之主会说出什么话来。

这白白嫩嫩的看起来完全不像酆都大帝那般威严,新官上任,想来不至于太过严苛吧。

谁知杨厚土嘴里说出的几个字把他们的期望无情破灭,一张张老脸瞬间黑得跟锅底似的。

“剁了喂狗!”

“神将?还是三级神,亦或者…二级正神?”观鱼很认真的在记录。

杨厚土想着那群抱团取油的老油条们的嘴脸下意识的撇了撇嘴,道:“管他是谁,坏了规矩,统统剁了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