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84章 虎尊皈依

“还是决定要走么?”葛无忧窝在杨厚土的怀中轻声呢喃,那俊俏的脸颊努力的贴近杨厚土胸膛温顺得像只小猫一般。

当然,场景没有在床上...也没有在哪个小树林....

虽然不排除杨厚土心里肯定在某一刻升起过这等邪念,但现下昆仑会飞会穿墙的一抓一把,一个不小心就成了现场直播了。所以,想想还是算了。

“嗯。”杨厚土被葛无忧的发丝弄得鼻子有些痒干脆双手将她温柔的拥入怀中弯下身子整个脸也埋到了葛无忧的发梢。

葛无忧俏脸通红的并没有阻止杨厚土这个有些大胆的举动,虽然两人现在是恋人,但是这场景有些不合适。

因为,旁边葛念葛大爷两只眼睛瞪的溜圆都快瞪出血了。

当然,也有人蛮欣慰的。那便是同样站在一侧的杨山林与马玲珑夫妇,喔,还有那个今日没有当值的马如龙。

身为占便宜端人家花盆一方的家属,此刻他们满脸欣慰的看着那正在大占便宜的杨厚土心中无一不在感叹,孩子大了....

“那...我就在昆仑等你...”葛无忧的态度让杨厚土有些惊奇。

“你不留我?也不缠着要跟我走?”杨厚土下意识的问道,他早已准备了不少说辞来安抚葛无忧,这怎么了?转性了?不对,想罢他急忙问道:“卧槽!该不是这山脚下住的哪个不开眼的同道想挖老子墙角吧!”

极灵葛家长孙女葛无忧的美在道传里面是出了名的,那一瞥一笑加上那一身的英气无不带着足以掀翻任何男人的独特魅力。

更何况那一身寻常道传只能仰望的地师修为,那要是谁搞定了绝对妥妥的道传丝逆袭传啊。

“你想什么呢!”葛无忧柳眉一竖没好气的拍了他一下,道:“我只是想好好在这里修行,不想拖累你而已。”

杨厚土闻言不由得心中一叹,还是她那要强的性子在作祟....不过葛无忧的下一句话就有点儿让他飘飘然了。

只听葛无忧低着头嘟囔着:“而且,你没发觉这次回来你变帅了不少么?有你在,谁还懒得去看那群只会修道不会健身没长相没实力还没身材的怂包...”

嘿!这话说的杨厚土那颗心简直都快酥了。

其实他老早就发现了,这次回归肉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黄泉神魂对身体也带来了一些好处。反正,他是觉得自己要好看了不少。

当然,也不是说他之前就丑。

一米八出头的个子身材壮硕本来就是个阳光型的男子,再加上样貌很是好运的遗传了他娘马玲珑的好基因也算是俊朗加一了。

如此外在现在又有那玄奥无比外带一些侵略性的黄泉气息加身,甭说,丢马路上绝对不止一个女孩儿会捡.....

哎呀嘛!这辈子就没这么满足过。长得帅,有人爱,还一不小心成了个神。

他温柔的揉了揉葛无忧的脑袋道:“你等着!等着我撸翻那个大秃子,把我爷爷奶奶迎回来。到时候,我给你一个大神满座的超级婚礼。什么二郎神牛魔王的谁敢不来我就揍他们!”

远在阳世高空指挥作战的三眼神君和牛魔府君不由自主的打

了个喷嚏,玛德...谁在骂我!

..........

阴间,十八府域那些聚居于广袤府域中的无数亡魂在惊恐与不安中被突然降临的神佛们聚集到了一起。

在他们无比震惊的注视下,神佛们面带狂热的将那屹立不知多少年的一座座巍峨庄严的府城生生摧毁。

那代表着阴间秩序与意志的巨大建筑在无数神佛的一次次出手中轰然倒塌被深深掩埋在了无边的阴风尘埃之中。

少数大善之魂在经过层层核实之后被佛者们面带慈和的送往佛皇山之上的小极乐世界之中妥善安置。

然而那些经过挑选后被留下本就慌了神的亿万亡魂们却是越加彷徨与不安。

因为他们发现,这些神佛偶尔扫过他们的眼神变得很是怪异,仿佛……他们看着的并不是人魂,而是某种可有可无即将被抛弃的物品……

“吼!”一声震天虎啸裂空而来,神佛闻声齐齐朝着阴空之上一道踏云而至的巨大虎影躬身道:“恭迎皈尊!”

此皈尊虽不在八大尊佛之列,但其实力并不逊于那八尊中的任何一位。而论地位更是远超那八位,因为,论亲近,谁都没有他与佛皇之间那么贴近。

“佛皇有令,将未至极乐之魂收押于刀锯府域之中再行发落不得有误!”巨大黑虎扫视了一圈下方黑压压看不到边际的亡魂大军道。

“尊法旨!”神佛叩首领命而去,那些受惊过度的亡魂们只能与熟识的人们手牵手寻求着些许的慰籍,在一众佛者的呵斥下缓缓而动开始漫长的跨域之行。

黑虎默然,这里是他此次传话的最后一站,在这之前,同样的场景他已经看了不少...

那被众佛者恭敬称之为皈尊的黑虎看着眼前这与佛之道极度相悖的画面双目之中闪过一丝复杂。

“极乐的向往真的必须建立在亿万孤魂的尘埃之上么…也许……”

突然,驻足于空的黑虎双目亮起绿光双耳之外一阵阵的音浪震颤。他将目光投向了遥远的黑暗后发出一声嘶吼消失在了阴云之上。

......

“呸!这特么什么鬼地方。”杨厚土郁闷的挥手呼扇着眼前那有些昏暗的阴尘暗骂。

他通过就近的阴阳路到了阴司已经有一会儿了,但入目所见让他在震惊的同时觉得无比的陌生。

还未散去的阴尘和纷乱四散的残垣断壁代表着他所站立的地方在不久之前应该还是一个亡魂聚集地。但现在呢?飞了那么长时间整个阴间大地诸如此类的现状随处可见。可就是连鬼影子都见不到一个!

那些鬼呢?那些已经刑期结束或是无刑之魂为何不见了踪影!难道...难道他们都被灭杀了不成?

杨厚土越飞心中越是震惊,他放开了神识仔细的探索。这阴沉的天地之间没有半丝的回应,仿佛是置身于一片死地,连死魂都没有的地方...

自己这才离开阴间多久,那些狂佛们到底对阴间做了什么?

然而,这一切,他在一个不速之客身上得到了答案。

“你就是那个在石磨府域引出黄泉劫雷的道传?”一道声音在杨厚土头上的阴云中传出。

杨厚土闻言一惊连忙抬头,只见一只巨大的黑虎正在阴云之中探出硕大的头颅两只眼睛中冒出的绿光幽幽的锁定在了杨厚土身上。

“老虎?”杨厚土神念一动黄泉水龙在他的身前浮现顺着他的身子盘旋而饶,这看着像是老虎的东西能够在杨厚土毫无感应之下出现已经代表了他的不凡。

这阴间简直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冒出惊喜,突然出现明王大佛是这样,而这突然冒出来的黑虎同样如此,从未听过八大尊佛中有谁与虎有关。这特么,天知道地藏手下还有多少没有露头的存在。

“我...没有敌意。”那巨虎在打量了杨厚土片刻之后缓缓从云中降下化作一道身披黑袍的僧人模样。

“吼~~”杨厚土身边的水龙高高昂着头颅略微敌意的发出了警告的轻吟。

杨厚土轻轻抚摸着水龙龙首目光幽幽同样打量了一下这位怪异的佛者,道:“你是何人?隐匿功夫不错,跟了我多久?”

那黑袍僧人颇为惊异的看了一眼环绕着杨厚土的那条水龙道:“黄泉之精?不对,这是龙?好玄妙的黄泉水龙!”说罢他单手立掌冲杨厚土一躬身道:“吾地藏座下虎尊,号皈依三!”话是冲杨厚土说了,但他那双眼睛却丝毫没有从黄泉水龙身上移开。

“皈依三?”走到现在,杨厚土自认对那些高级神佛已经有了不少的认识,可这皈依三又是哪儿冒出来的?看那一身雄浑的气息最起码都是尊佛中靠前的存在才能拥有的,不至于是无名之辈才对。

不过,地藏座下黑虎?他脑子里冒出了阳间传闻的那个地藏坐骑,叫什么来着?喔,谛听!对,那个眼耳通天的东西传说不就是龙首虎身么?难道眼前这大脑斧就是那个东西?

“你怎么知道那石磨府域之中的劫雷是因我而起?”杨厚土疑惑,在那里的事只有一个石磨府君知晓,而那个老贼现在正在昆仑深处被恶判那个恶神中的头子好好招待呢。这大脑斧是咋知道的?

那黑袍僧人笑了笑道:“黄泉劫雷很少出现,每每出现都与黄泉之中所诞生的东西有关。看你和你的那条龙身上的气息,如此惊天之才这阴阳怎么可能还有第二个,十有**跑不了。”

切!猜的。杨厚土撇了撇嘴。

“说吧,找我什么事儿。要打的话这会儿我有空,不打的话我就先行一步了。”现在的杨厚土,说实话,不是主宰他压根儿不带心虚的。

“呵,小施主果然快言快语。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皈依尊者哈哈一笑,道:“本尊此次原本只是下山巡视神佛对于亡魂安置的进展,既然有缘一见,我想...借你之口,传一句我本不该传的话。”

“喔?”杨厚土来了兴致,问道:“说说看?”

“如果有一日,当然,我只是说如果....”那皈依尊者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道:“如果有朝一日,你们胜了。能否放佛皇一马,虽然我知道我说出来有些惊世骇俗,但我有感应,现在的佛皇不是以前那位佛皇!”

“啥?” 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