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85章 你怕是被劫雷劈过

“那什么,皈依尊者是吧?”突然听到这有些上头的话杨厚土直接跟被雷劈了一样愣了半晌,顿了顿,杨厚土突然问了个完全不着边的问题:“你看我长得帅不帅?”

皈依尊者被杨厚土这没头没脑的一问也是问得一愣,半晌才憋出俩字儿:“还…还行。”

“咦?”杨厚土惊疑道:“眼光完全没毛病,不是个傻子啊!”

诡异尊者闻言差点暴走!因为这小子看向自己的目光满是看待一个智障的关怀。

可没等他飙,杨厚土又说话了。

“你先别着急,虽然我不懂你跑我面前说这话的意思是个啥,但我就想问一个问题。”杨厚土撇了撇嘴道:“您说这地藏不是原来那个地藏了,这我没法判定。可就一点,就现在这形势,不是我们要怎么样,而是他能放过我们么?”

诡异尊者听完一时语塞。

“喏,看你表我也能看得出来。不能吧!”杨厚土一笑,道:“也就是说,现在有个又高又壮的神经病拿着砍刀追着一个瘸子,你跑来跟这个手无寸铁没啥还击之力的瘸子说。您可悠着点儿,千万小心别伤到这神经病了….是这意思吧?”

“这怎么能….”皈依尊者想要反驳,可又说不出恰当的话。这…这好像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

杨厚土无语,他知道很多佛者才修行之时大都有点一根筋,可面前这个大脑斧也太那啥了吧!

这什么跟什么..怎么看怎么有点像那电视剧里不论对错一味袒护自己孩子的老母亲….

“不过话说回来,你有什么依据么?凭什么这么笃定你这个神奇的想法。”杨厚土很是好奇,这番惊天言论为什么会从一个与地藏如此亲近的人嘴里说出来。

“唉…”皈依尊者叹息一声陷入了良久的沉默。半晌后才幽幽叹道:“我是真的很希望是我自己多心了...”

“不知道为什么佛皇会变得如现在这般淡漠…当初,在孕养命书这有失佛念的问题上,我曾亲眼见到佛皇苦苦在抉择中挣扎了数十年。”皈依尊者双目之中尽是追忆,仿佛是在那遥远的记忆中找寻他想要的答案。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原本他秉持的道也渐渐悖离。到了如今,就连决定亿万凡魂的生死都淡漠的让人心寒….”

杨厚土同样心中沉重,但单凭这个就得出如此推断显然有些过于唯心了。他看着那有些怅然的皈依尊者道:“就凭这个?佛也是人,人是最善变的生物你难道不知道么。”

“不!”仿佛是杨厚土的话触碰到了皈依尊者心中的柔软他断然道:“我相信真正的佛皇不会如此冷血,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左右他的思维,否则以佛皇之心,哪怕是为了极乐世界也断然不

可能乱造那无边杀劫!”

杨厚土扶额无语,这特么不还是那个老母亲德行么…喔,自己孩子乖的时候就是自己的。不听话变熊了那错绝对不在孩子本人上,难道还能强行把这口锅扣在隔壁老王基因不好上?

果然,光头都是固执的….不固执的脑袋是能长头的….

可就在这时,皈依尊者的话让杨厚土一下子愣住了。

只听皈依尊者皱着眉道:“我这么说不是没有原因的,有了这层疑虑在心中盘旋。最近这百余年,每当佛皇做出逾越佛道之决策时我都会仔细的观察。然而观察久了,我终于觉了一点不对劲。”

“哪儿不对劲?”杨厚土问道。

“每每当佛皇在命书之策上做出有伤天和的决定时,他的脸上都会有一丝细微到很难察觉的挣扎。”

杨厚土闻言气得差点没跳起来在皈依那大光头上来一巴掌,你大爷的!玩儿老子很好玩儿是吧?

说话吞吞吐吐就算了,人家要杀人脸上有一丝纠结怎么了?这特么算什么惊天奇闻!

“你先别激动!”见杨厚土那要暴走的表皈依尊者摆了摆手道:“除了那一丝表怪异之外,我还现了一个更重要的!”

说罢,他将目光看向了杨厚土,那意思很明显。你问呀!

杨厚土没吭声,这次他不问了,谁问谁智障….

见他不说话,皈依尊者闷了两分钟还是自己张口说道:“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会在那个时候时隐时现,他们那些尊佛感觉不到那怪异的气息。但是我的鼻子可是能够彻闻天地,经过再三的确认。我敢保证,那气息绝对来自厄难灾界!错不了!”

“厄难灾界?”

“对!就是当年那股灾界气息,我敢确定!”当年冥书崩溃结界松动,从那之中暴起的那几道要逃出的东西就是那个气息。皈依尊者当时就在地藏侧闻得真切绝对忘不了。

再次听到这个代表毁灭的界名杨厚土下意识的一激灵,他这次没有再用看白痴的眼光看这个尊者,而是第一次开始思考它说出来这些东西的真实。

按理讲,知道厄难灾界的存在应该极少才对。而这个秃子,怎么知道的!

“你的意思是….”杨厚土把信息在自己脑中简单的过了一遍,道:“你难不成怀疑地藏被夺舍了不成?开什么玩笑!”

皈依尊者好像自己也觉得这假设有些扯淡,不过他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那做出这些伤天害理决策的绝对不是地藏本念。

“好!咱的交谈就此愉快的打住。你别说了。”杨厚土摆了摆手制止了皈依尊者那又想念经的嘴道:“你有这个怀疑是好事儿,啊。这个值得表扬….不过,现在阳界就他这么一个神王级的

巅峰强者,你的担心根本就是不成立的。既然话说到这儿了,我也就不矫了。”

说着,杨厚土指着自己的脸很认真的道:“记住我这张脸,我姓杨,家住黄泉河。以后地藏要把我打死的时候麻烦你拉住他,不然我死都不会放过你。明白?”

皈依尊者那表跟吃了个苍蝇一样,道:“那我哪儿拉的住….”

“那说个锤子!你那脑子是不是也被劫雷劈过!”杨厚土直接回了他一个白眼儿。

你家杨大湿下次再也不和没有头的人聊天了,玛德真的完全无解!他说的道理你得听,辩不过他你就得承认人家说的有道理。

要是你厉害,把那光头说得哑口无言。那你可千万高兴的太早,那些一根筋会拉着你说个没完直到你认输为止…..

就这样,杨厚土再三确认了这看着有些神秘却脑子缺根弦儿的皈依尊者的确是没有干架的心之后。

又经历了三四次拜别,终究后再也看不到那跟痴汉一样尾随的黑袍僧人了。

在皈依尊者的上,杨厚土再次见识到了佛者执拗个的冰山一角。

我没说清楚…你怎么能走….太恐怖….

不过他所透露的信息,杨厚土却没有像他表现的这么敷衍。那皈依尊者诉说时双目之中的忧色不似作伪,更有那一锤定音的厄难之说更是让杨厚土心中骤起云。

那原本不该在此时此刻出现的问题,难道真的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掺和进了这本就已经乱成一锅粥的阳之中了么。

奔着黄泉而去的途中,眼见着那一望无际的残败域杨厚土的心简直就如那无边昏暗同样的沉重。

鬼域….千里无鬼….无何来阳,如此死寂代表着阳即将走向不稳定的边缘,这是何其恐怖的景象。

“命书…地藏…厄难灾界…何解…”杨厚土隐于云之中喃喃自语,一重一重的大山仿佛直接压在他的心上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实力,只有实力能够破开这重重霾!

看着那已经遥遥在望的黄泉杨厚土心中嘶吼,仿佛感受到了与自己同源存在的到来,远处原本平静的黄泉河面轻轻掀起层层涟漪。

待得杨厚土临近,那黄泉已经打起无数的水旋开始无风轻啸朝着他降临的地方汇聚。

杨厚土微微一笑,他已经感受到了那些隐藏在水浪之下的细小黄泉之力与自己神魂所产生的丝丝联系。

缓缓降下,那黄泉水扑腾着轻轻涌起轻柔的托住了他的双脚。与之相触,明明清冷彻骨的黄泉居然带给了他心中浓浓的暖意。

虽然有些诡异,但杨厚土对这明明与自己交集并不多久的黄泉却实实在在的升起了亲切。

这里,带给了他除了杨家村那青砖小楼

之外从未有过的归属感。

到了这里,仿佛刚刚那压抑在心中的无力感也渐渐离他而去。

就这样,在黄泉的簇拥下,他渐渐消失在了无边的水雾之中。

“好神异的道传小子!”就在杨厚土隐没于黄泉以后的不久,空黑雾现出,正是先前那像牛皮糖一样挥之不去让杨厚土几抓狂的大黑虎。

明明就是道传,上带着黄泉气息也就罢了,居然还能直接潜入黄泉。而且,看那神还蛮享受的样子。。。

“这种奇葩都能出,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想罢,皈依尊者更是坚定了佛皇有异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