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87章 史上最惨绝杀

“如此说来,你们便是那秩序主宰牛头与安魂主宰马面了吧?”在经过了一系列类似于对暗号的交流之后,再加上杨厚土又扯了一会儿黑白无常的恩怨纠葛。

两位明显脑子有些不够用的大汉终于是暂时相信了杨厚土的道传份。当然,那什么冥王胞弟还有待确认。

“我说我们不是...你信么?”牛头瓮声瓮气的道。

杨厚土摇了摇头,都长这德行了还有啥好隐瞒的?

“那什么..”马面有些言又止,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阳之中有什么对于我们两兄弟的传说么?”

“嗯?”杨厚土一愣,想了想,道:“你们指的是什么?如果是指二位主宰的威名那自然是有的。”

“不是,我是说那什么...”马面一咬牙道:“那什么双王之战后对于我们兄弟二人的传闻。”

“喔。”杨厚土恍然,随即摇了摇头道:“这倒没啥,只是传说两位主宰失踪了。”

“没有?”

本来杨厚土还以为他们会失望啥的,结果牛头马面几乎同时长长的出了口气异口同声道:“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嘿?有!杨厚土中那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烧。

神对道传自然比那群秃子要亲近许多,虽无茶水,但三人就这么坐在黄泉滚滚的山洞前聊开了。

至于他们俩为啥会那么在意双王之战后对于自己的传闻,杨厚土自然是不会放过深挖的。

反正他们要是不说,杨厚土就不告诉他们现在阳的形势和他们所关心的冥王和黑白无常的动向。

最终,两位大主宰妥协了...

这不说还好,一说,杨厚土扑哧一声没忍住直接让这两位主宰的奇葩遭遇给逗笑了。

无怪他这举动有些不厚道,而是听他们俩那羞于启口吞吞吐吐了半天最终吐露出的遭遇真的是太那啥了...

原来,这两位跟黑白无常一样,算是冥王座下忠臣之中的忠臣了。

为啥这么说?那是因为双王之战只有他们两位主宰有那胆子和机会对地藏动过手。结局自然不用说,惨得一bī)。

这兄弟二人战机选得那叫一个犀利!当时冥王与地藏已经战到最紧要的关头,牛头马面找准时机悄然摸到了地藏后,准备给这个造反的秃子来个狠的。

结果,很不巧的....那一招,冥王败在了地藏隐藏极深的冥龙换命一击之下。

主宰的度那是肯定比神王要慢很大一个半拍的。冥王霎那间的败亡牛头马面始料未及,就在他们由下而上奋起爆蹿朝着地藏那硕大的部冲去誓要破了他命门的时候。

对手消散后的地藏...没事儿了...这特么就尴尬了!!!

随着他皱眉低头

,两位主宰那完全收势不住的史上最霸道的绝杀已经到了地藏下。

可能是他们的招数太过损,恼羞成怒的地藏根本就没有丝毫留手的狠劲一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哈哈哈!!”杨厚土很没有同心的在地上笑得直打滚,重重云笼罩之下,他已经很久没有笑得这么畅快了。

这两个大主宰,太特么有才了!哈哈哈。

命门!你们特么明明就是要去捅人家地藏的门...地藏就算是再怎么好脾气那一分钟不被气炸才怪了。

“哈哈哈...然,哈哈哈...然后呢...”杨厚土揉着肚子完全无视了牛头马面那铁青的脸继续问道。

牛头两只牛眼一瞪,没好气的道:“还有什么然后,当时地藏好像受伤不轻的样子。一巴掌没能拍死我们,当然是提着裤子溜了。不然等死啊!”

“你瞪着我干嘛!是他在笑又不是我在笑。”马面见牛头两只眼睛瞪向自己不由得怼了一句。

“我不瞪你瞪谁!当初是不是你说的,修佛的命门就在那儿,一戳就死的!你说,是不是你说的!”牛头怒道。

马面闻言貌似有些理亏的样子,张了张嘴怼人的话有些说不出来了,最后才道:“是我说的咋了。”

“那当时我的狼牙棒明明就已经捅到地藏了,绝对错不了!玛德,这么粗!他为啥没死!”说着牛头抬手唤出自己的伴生神器,那一根足有两米长的硕大狼牙棒在地上震得嗡嗡作响。

怒道:“在场这么多神神佛。玛德,老子英勇一世万神畏惧的英名,就这么被你的主意给毁了。瞪你一眼咋了!”

杨厚土实在是扛不住了,见这两个好兄弟一副要干起来的样子,他再也顾不上笑连忙起把他们拉住。

“你们是怎么躲到这儿来的?我看这怕是早就出了十八府域范围了吧。”杨厚土憋着那股未完的笑意有意岔开话题。

“冥王消逝之后,地藏执掌阳….”马面叹息着道:“最开始的那段时间还好,那些秃子不懂治理十八府,一通瞎搞之下我两兄弟也能轻易隐藏。可到了后面又换上老的府君之后,腾出手来,那些和尚们就开始放手彻查我们这两个敢于对地藏动手的主宰了。”

牛头瓮声瓮气的接话道:“可不是嘛!也不知道是地藏真的恨我们入骨还是他手下那群神佛太可恨。居然一夜之间把我们兄弟二人阳之中收集愿力的无数金尽数毁去。本来我们还想伺机报复,可地藏初掌阳,巡视不断,我俩这神力又渐衰退…没办法,我们只好远逃府域之外的荒天之中。”

杨厚土了然,看着两个原本纵横阳的大神落得跟个丧家之犬一般的结局不由得有

些同的点了点头。

如此多年下来,愿力不济的他们能够熬到现在也真是苦了他们了。

人说天才都是bī)出来的这话还真不假,你看这俩现在不就是已经疯魔了么?没了愿力源泉,那脑经都打到黄泉上了都…连浓硫酸都敢喝的人,不是搞圣战的就是牛头马面!

也许是孤单太久了,两位曾经的大神对杨厚土那是非常欢迎的。就是欢迎词变成了对神佛的吐槽,有些太长了….

接下来杨厚土又给他们讲起了阳间的事儿,包括什么黑白无常的恨仇什么的都跟他们说了。

讲完这一切,他问道:“我这次下间主要是想在这黄泉之中寻找强大的机会,所以暂时回不去。你们若是想要回去,我可以把钥匙给你们。”说完,他抬手将杨黄天给予他的阳剑分化而出的剑影递给了他们。

“回去?回哪儿去…”牛头双眼一瞪,道:“我们现在这德行回去貌似也帮不上什么大忙,要不,我们跟着你算了。现在阳之中已经没有了我们的道场,神力只会不断的变弱。你要是把你怎么获得黄泉之力的秘法传给我们兄弟,我们就跟着你混饭吃了。”

嘿?杨厚土心中暗自一笑,看着这牛头两只眼睛盯着自己贼兮兮的样子也不是很傻嘛!不过想吃这碗黄泉饭可是不容易,因为最初能够与黄泉建立关系,杨厚土自己都不知道是咋搞的。

到时候万一实验失败,稀里糊涂的把这两个曾经的大主宰给整死了就尴尬了。

可就在杨厚土刚想要拒绝的时候,突然,牛头皱眉抬眼看向远方的昏暗。

“有个秃子!”马面一惊,虽然他们神力退步到了已经只能算作半步主宰的地步,但那神魂感知能力可是还在的。

从那远方传来的神魂威压来判断,这来的可不是个普通的神佛。

当即他俩转就朝山洞之中走去,杨厚土见他们那样就知道真有事,自己啥也还没感应到铁定不是个小和尚。想罢他也不犹豫,跟着他们俩就进了山洞。

就在他们抬手凝聚气将洞口隐藏起来之后的不久,远远的一道金色光华极飞来。

那由牛头马面凝聚起的隐匿之墙在里面是能够看清楚外面况的。杨厚土眯着眼睛一看,一个神佛从空中降下恰巧就落在了他们先前坐着聊天的石台之上。

“哐啷!”只见那神佛一挥袈裟将手中神光熠熠的禅杖插在地上,伸手在自己光亮的脑袋上摸了摸有些疑惑的自语道:“怪了,这佛皇赐我神杖啥也不说就让我沿着黄泉往西行。这都出了十八府域多久了,啥也没有啊?”

杨厚土没有见过这个陌生但又强大得有些可怕的神佛,牛头马面同样对这张脸很陌生。可如果换做妖神与老

神师在场绝对能够一眼认出,此神佛正是那从祖龙一击中遁走的玄天明王!

虽然不认识,但三人同时对这神佛的实力在心里有了判定。这秃子绝对是个主宰级的明王!

主宰….干不过,还是躲着点儿稳当…

听他那番自语,地藏让他往西行….难道是来找我们的?牛头马面下意识的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怒意。

真特么小气,不就是捅了一下命门嘛!用得着这么记仇,千年了都不放过我们!

杨厚土也同样疑惑,这一路上他可是深切见识到了黄泉的诡秘,看似有形实则难觅其踪。要是让他重新走一遍,有可能绝对不会再到这里。

能够遇到牛头马面算是缘分,可这个秃子能够沿着黄泉一路行来走到此,难道就是凭借这他手里那根禅杖?碰上我们难道也是缘分?

“嘿!想那么多干嘛。这秃子看起来傻里傻气的,估摸着一会儿就走了。”杨厚土见牛头马面一脸的不忿不由出声安抚了一句。

可话音一落,他突然愣住了。因为牛头马面瞬间都瞪大着眼珠子看着他一脸的震惊。

“你们看着我干嘛?我脸上又不长花…”杨厚土撇了撇嘴,心说这两个基佬真是,毛病!

“你…你怎么能说话!”牛头声音都有些不对头了。

杨厚土奇怪了,道:“为啥不能说话?这不是有你们这隐形屏障在,那秃驴还能现我们不成?”

马面都快哭了,道:“隐形是没毛病,可,可特么不隔音啊!”

“啊?”杨厚土闻声一下子觉得小腿肚子有些转筋。

转过脸一看,完犊子!

只见外面那原本还有些迷茫的大神佛正怒火中烧的盯着杨厚土他们所隐藏的这山体位置。

“秃子?秃驴?好,好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