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89章 来啊!互相伤害啊!

“噗!”

“耶?握尼玛….”

“啊!!!”

杨厚土在空中被玄天甩得乱摆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中…中了?

“哈哈哈!老马!成了成了,哈哈哈!”只见半空之上牛头高举着手中狼牙棒一阵狂笑。而狼牙棒的另一头,正中避之不及的玄天明王后臀….

“你们!你们都要死!!!”玄天明王仰天狂吼!两只脚凌空爆踢将吊在他身下狂笑的牛头愣生生踹飞直接“轰”的一下深深的撞到山腹之中。

也不知道是痛的还是气的,但见他整个佛魂颤抖得厉害。

马面见势不妙溜得快直接闪身奔向牛头,轰开层层大石将一身狼狈的牛头给拉了出来。

牛头虽然看起来状态不佳,但那脸上的得意可一点也没隐藏。他大笑着道:“这次,终于爆了命门了!”可当他抬眼一看不由得愣住了,只见那玄天明王一点也没有要死的征兆,反而是佛气滚滚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他…他怎么没事?”牛头疑惑。随即他转头看向马面道:“你这个破命门的法子是谁告诉你的?靠谱不?”

“呃…”马面语塞,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不…不清楚,我也是听人说的….”

“尼玛!!!”牛头大怒,你特么听人说的完全不知道靠不靠谱千年前你就敢怂恿我去捅地藏!!!

“别着急别着急!”马面见牛头要炸毛连忙道:“先看看,没准…没准等一下这秃子突然就死了呢。”

杨厚土都快疯了!他一松手从空中降下稳稳落地开始调用黄泉水防御,这特么两个傻逼真的就抱着手开始瞪着暴怒的玄天明王,准备瞪死他。

这杨黄天手下怎么养出来的这么两个极品!你看看那光的跟电灯泡一样闪耀的大光头和冒着火花的双眼,哪里像是要死了!

玄天明王的怒意已然被牛头马面那看似痴傻的行为挑燃到了极点,身后那火辣辣的痛感深深的刺激到了他的羞耻之心。

做神,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境界!

“哗啦!”伸手一抓,那静立的禅杖飞入手中。

“阿弥陀佛,双主宰!给贫僧死来!!!”一声怒喝,玄天明王抬手将那禅杖高高抛起,双拳挥舞,流光四溢的金杖随着他拳影变幻而爆出一阵令人心悸的气息。

“这棍子有古怪!”杨厚土与马面同时惊道。

那金杖之上爆出的压迫明显已经盖过了暴怒之中的玄天明王。

杨厚土当下不敢怠慢连忙意念连接黄泉双掌同样没敢有半丝停歇,滚滚黄泉随意而动在杨厚土的授意之下骤然扑向玄天。

意识不妙当得先下手为强!

“呔!”黄泉的诡异从来无解!脚下的灼烧痛楚犹未散去,眼见着黄泉袭来玄天明王暴起身形不断闪避,但双手不停,那旋转着的禅杖随着他的一声大喝陡然冲向了牛头马面。

至于那诡异的黄泉小子,等收拾了他们自己有的是时间对付他!

“快闪开!”杨厚土疾呼。

这一杖所裹挟的威力杨厚土从未感受到过,那力道绝对不是眼前那玄天明王能够出的。

因为玄天明王带给他的只有深深的压迫,而这金杖席卷而来的却是那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一棍子挨结实了,会出人命的!

牛头马面是什么人,那可是老怪中的老怪,自然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等着被打。当下左右分开化作一记流

光窜天而起。

然而那金杖却像是有灵神器一般连落空的间隔都没有直接杖影一分,一左一右化作两道光影如影随形一般对着牛头马面紧追不舍。

“狗日的!我想起来了,这根禅杖好像是地藏手里那根定神杖!”马面眼见着金杖追来不停的在空中翻滚闪避大声叫道。

牛头也是疲于奔命怒道:“你现在知道有个屁用!”他是真的气啊!这冥王座下两大组合,一个黑白无常,另一个就是他们俩。人家黑白无常,老黑子虽然暴躁点儿可白鬼那个阴货脑子好使啊!

人家组合在一起多大事儿摆不平,再看看自己这边….是!牛头脑子转不快,可特么这匹马也是贼不靠谱。

命门那奇葩事儿就算了,这鸟棍子都快敲到脑门儿上了这才后知后觉还整得跟特么料事如神一样….

神魂与金杖在空中错身纠缠眼见着距离越来越近,杨厚土在下方看着也是心急如焚。可玄天明王的度实在太快,纵然杨厚土的黄泉之力有多么的诡异犀利也奈何无法真正触碰到那灵动的佛身。

“追追追,老子也会!”杨厚土焦急之下大喝道:“黄泉水龙,给我缠死他!!!”

“吼!”黄泉水龙从无边昏暗中破河而出出震天龙吟,龙身之上层层黄泉精华密集覆盖卷起黄泉聚成百丈巨龙之身朝着玄天咆哮袭去。

“这小子什么来头!”玄天明王纵然不惧杨厚土那在他眼中慢的出奇的黄泉攻势,可突然有冒出这么一头黄泉龙可着实的再次惊了他一把。

能够对黄泉应用到如此程度的存在整个阴阳谁能比肩!感受到了那足以重创他的黄泉水龙袭来玄天明王同样不敢怠慢。

“贫僧自成主宰之后还未真正用过主宰神技。既然小施主诡异致斯,说不得贫僧今日就只能拿小施主练练手了!”玄天明王本就是新晋主宰,感悟的那一丝主宰意志从未真正得以施展。

原因无他,没对手尔!

而面前这个来历不明的青年掌握着那足以伤害他主宰之身的黄泉之力,已然足够他拿出真正的实力来应对!

“玄天之技!天崩!”玄天身后爆映出一道高耸入云状似本尊的百丈本我法相。法相双目半眯巨大的嘴中吐出一字:“崩!”

霎那之间杨厚土只觉身前天地一片冰寒,“嘎吱嘎吱”的声音从天而降。

“什么东西!”脑中一股死亡悸动顿时袭来。

随着那本我法相的一字落下,他身前的空气之中居然出现了丝丝裂缝“咔擦咔擦”的像一道裂空闪电一般极度朝着杨厚土蔓延而来。

空气,裂了!这是什么招!

“吼!!!”龙啸震耳,杨厚土一看之下不由得大叫不好,连忙吼道:“水龙!快回来!”

只见那围着玄天明王本体缠绕而上准备突袭的水龙第一个受到了这招名叫天崩的主宰神技的侵袭。

整个龙身居然像是被冻结了一般停滞半空动弹不得,而那龟裂而来的空间裂缝瞬间临近,水龙出一声惨呼!

因为此刻就连他那粗壮龙身之上的那些黄泉都被冻结,然后随着裂缝袭来龟裂,破碎,归于虚无….那些空间在破碎之后连带着所有黄泉碎片一起消失,只剩下空悠悠的阴暗空洞。

“水主阴阳,给我回来!”杨厚土的意念呼唤完全不能将被困的水龙召回,只见他身形爆退双手起印开始用水龙决强行唤回。

此黄泉水龙已经诞生灵智,已然成为杨

厚土的伙伴一般的存在。它不能死在这里,若是死去,那下次他召唤出来的水龙就只是单纯的能量了。

“回回回!!!”杨厚土神魂全开手印死死的定在眉心之间,身侧狂涌而来的黄泉呼啸着朝着依旧寻迹而来的裂缝扑去尽力的抵挡与减缓追击的度。

“吼!!”终于,就在水龙身躯已经快要被蔓延至龙之时。水龙咆哮着突然身分离,一个硕大的龙头终于挣脱了束缚朝着杨厚土飞射而来!

杨厚土二话不说双掌往上一托将龙撑住一个转身回旋,龙散去水龙之灵在他反手之间化作银色龙枪被他稳稳的抓在掌中。

回来就好!杨厚土暗叫一声侥幸。只要水龙灵智核心尚在,那被生生破碎的黄泉龙躯根本就不算个事儿。

“好厉害!这招真是诡异恐怖啊!”杨厚土目的达到不断的飞退。牛头马面已经被那金杖碾得早已飞出去不知多远了,只能看见远空两道神光与那金色还在纠缠着。

以玄天明王为中心,这名为天崩的主宰神技就这么无边扩散了足有千丈仍旧丝毫没有减。

“小施主,莫跑,好好感受一下身在天崩之中的绝望才能真正的算是圆满。”玄天明王身后法相口中再吐一字:“定!”

要遭!

杨厚土还来不及反应,他的身子霎时间失去了自由被牢牢当空定住!

眼见着自己就要被那无边裂缝所包围,杨厚土也狠了!

“玛德!阴间的天可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你以为就你知道开大?来啊,互相伤害啊!黄泉劫雷!”杨厚土身不能动但意志照样足以左右黄泉。

早在他经历了劫雷之后他便对那阴空暴雷有所感悟,此番身处黄泉之畔有此杀招此刻不用更待何时!

天空中的无边阴郁随着杨厚土的暴怒而开始翻滚。

“咔擦~~~咔擦擦!”云影翻动雷光随着黄泉阴云开始闪耀。

“轰咔!”一道暴雷霎时成形随着杨厚土的意念直接轰在了他身前已经不远的前端裂缝之上。

“砰!”的一声爆响,裂缝被这一道狂雷直接劈成了渣滓。空间一震,杨厚土感觉身上的束缚霎时间消散于无形整个人在空中一个顿足一拔倒飞数百丈。

“天崩?且看你杨大湿让你试试雷崩!”杨厚土狂笑着大手一挥,百道劫雷从天而降目标直指玄天明王和其身后法相。

玄天明王双目瞪得滚圆不可置信的看着那身处劫雷中心的青年心中惊呼:“你到底是个什么人!能调动黄泉便罢,居然还能玩弄那可怖的劫雷于鼓掌之间。”

他第一次使出的主宰神技居然在那劫雷之下生生的被劈停了!

这黄泉劫雷的恐怖他可是知道的,遇强则强,不把那云中过剩的力量消耗一空那是绝不罢休。

好小子!简直就是我的克星!玄天明王牙关紧咬,明明神力就不如自己,可这要命的手段却层出不穷。

如此诡异之人,留他不得!

“佛魂护体!”劫雷避无可避,玄天赶忙收起法相。堂堂明王居然被逼得只能燃起一身佛魂在身外撑起一道金色光幕抵御劫雷的狂轰滥炸。

“劈!劈死他!”杨厚土整个人都处于完全亢奋状态,初次召唤劫雷便成功的他心里很是期待。

地藏座下现在知道的可就这么一个主宰了,干掉他!那这阴阳之间除地藏那块搬不动的大石头之外就没有什么能掀起大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