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91章 地藏临门

昆仑入口,作为阳间鬼神中心,此刻三步一岗八步一哨阴神护卫严密。

这里现在作为冥王的办公场所,护卫以及巡视等职责自然是交由阴神一脉全力承担。

而此时,昆仑界的入口迎来了一个怪异的客人。也不能说怪异,只能说是最不该出现的不之客….一个和尚!

“什么人!昆仑圣地不得擅入!”两位神将在山脚现出身形手持长枪将这突然出现的僧人拦下。

若非眼前这个和尚一眼就能看出是个活人,说不得这些神将连问都不会问一声直接就动手了。虽然他们对阳间上至神佛下至灵僧统统都广为擒拿,但对于还活着的佛修却是没有动手的。

这是冥王之令,也是昆仑道传的意思。他们知道,阳间有很多佛者善心不伪,有阳世理念支撑,并不崇尚极乐世界那一套狂热的做法。

而这个突然出现在昆仑入口的僧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微微有些显胖的身材在那一身佛衣之下居然显得很是协调。

特别是那张脸,虽然不算俊俏但却笑起来如沐春风让人不自觉的便升起一丝亲近。

“贫僧三戒,前来昆仑拜访好友,还望通报一声。”若杨厚土在定能认出,来者正是锦城大悲寺住持三戒和尚。

“喔?好友?”那神将一皱眉,这昆仑之中那些后辈们也太没眼色了吧!如此敏感时期居然还能有佛修来访?

不过面前这和尚也不知有什么魅力,这神将的心里就是生不起斥责之心,哪怕是一丝都没有。客气问道:“这位小师傅,还请明示你友人姓甚名谁,我这便返山代为传达。”

三戒微微一笑,道:“冥王。”

“什么!!!”两位神将一惊,这和尚看起来很正常怎么说话疯言疯语的,居然想拜见冥王!冥王是谁,那可是连他们都没资格见的存在。

“呵呵,二位不必如此表情,尽管通传。就说当年那位论道痴僧来访,他,会来见我的。”也不知三戒脸上的笑有什么魔力,那神将居然喔了一声之后就真的转身飞走前去通报了。

神将离去之后,三戒轻拂僧袍缓缓伸了个懒腰看着这昆仑山色不由感叹道:“最美不过阳间山水,好一个昆仑,好一条天龙呐!”

剩下的那位神将闻言不由得心中升起了一丝警惕,昆仑祖龙隐藏至深,这小和尚怎么能一言道破!

“哈哈,别紧张。这大好时光无边山色当前,心思如此紧绷不免太过浪费光景。”说罢,他一挥衣袖整个人直接盘膝在草地之上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带着迷醉,居然就这么入定了。

……..

“他真这么说?”杨黄天坐在昆仑殿中正在与双神讨论着什么,突然听闻下神禀报不由得一下子从主座上站起身子惊疑道。

那收到消息进殿通传的三级正神连忙应道:“前来通传的神将是这么汇报的。”

杨黄天有些震惊,缓缓坐下身喃喃着:“不可能…他怎么会来?”

“来的是谁?”黑无常疑惑了,这

天地之间难道还有谁能让主上如此失态?莫不是…

果然,杨黄天沉声吐出两个让在座所有人尽皆色变的两个字:“地藏!”

“什么!!!”

片刻之后,杨黄天与昆仑双神连带着手下一众府君乌压压一片如临大敌般赶到了界口。

似是有所感应,入定中的三戒缓缓睁开了双眼。

杨黄天摆了摆手示意手下众神稍安勿躁自己独身上前轻轻的飘落在三戒身旁。

“好久不见。”三戒看着有些沉默的杨黄天像是老友重聚一般微微一笑,眉心那若隐若现的卐字印记被杨黄天看了个真切。

“果然是你…”同样简单四字,杨黄天说得很是怅然。的确,很久不见了….这声很久,足足千年。

“你,恨我么?”三戒远远看见那依旧漂浮在昆仑界口的一众府君笑道:“他们应该很恨我。”

杨黄天道:“无所谓恨与不恨,唯道不同尔。”

“那就是恨了。”三戒一笑,说罢他深深的看了杨黄天一眼,道:“这盘棋,从开始之后谁都不会料到过程与结局中的种种,神佛亦然。我这次来,只是想单纯的见见你,顺便跟你提一声,这盘棋,执子的已经不是我了….”

“嗯?”杨黄天闻言一顿,这话是他始料未及的。方才的这片刻他已经在心中猜测了无数个地藏只身前来的理由,但唯独没有想到他会说出如此惊天之语。

难道…..

见杨黄天的脸色有异,三戒轻叹一声缓缓道:“当年一战,我承认是我的执念迷失了心智冲动所致。其实大战还未结束之时,当你如此决绝不惜融魂以护阴阳的时候,我便后悔了….但你,已经收不住手了。”

“现在说这些,好像也没什么意义。”杨黄天耸了耸肩,这地藏越说越让他无法辨明他的真正来意。

顿了顿,然后他看向地藏那仿佛从未被岁月侵蚀也从未受大战影响,更是没有被命书之下万千灵魂悲鸣所浑浊的清澈双眸道:“我真很难想象,当年的你虽然佛道执拗,但却未失本心只为那纯净世界的存在而前行。可为何….这些完全不同于佛道的事情,真的是你主导的么?”

这个疑惑一直都在杨黄天心中盘旋从未散去,当年的地藏一如今日这般,青年得道朝气蓬勃双目之中无不迸射出对佛道的希翼。

但不论他如何偏执于自己心中所向,杨黄天从来都没有真正鄙夷以及厌恶过这个纯净的向佛之人。身为冥王,能够容得下阴阳之中万千之道自然也能够容得下地藏心中的佛道。

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地藏心中的佛道能够真的极端到需要毁灭阴阳来全了自己的道。如此指到罔顾万灵的行径,这怎么可能是他记忆中的地藏所能做得出来的!

“我知你心中所想…”被杨黄天的沉重所影响,地藏点了点头情绪同样有些低沉,道:“但,当初有你执掌阴阳。在你治下阴阳的基础上,那些对于极乐的臆想方能无限的延伸膨胀。然而,当你消逝之后,我才真正的体会到了向往与现实的

差距。”

杨黄天没有接话,阳间有句话虽然很粗鄙,但却适用于各种存在,包括神。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地藏执掌阴阳之初的那种混乱想必也给他带去了不小的心灵冲击吧。

地藏继续道:“当你拼命想要阻我的时候,我才明白了。原来,我之极乐原来是原本就是建立在深深的贪欲之上,强迫别人达到自己的标准本来就是最为极端的贪欲。”

说着,他看了一眼杨黄天脸上露出了一抹深深的自嘲,道:“希望,正如那阳间人拼命想要躲避但却在沾染上之后深深迷醉其中的毒品。我之极乐便是如此….”

杨黄天一皱眉,这地藏怎么会这样?身为佛主,面前这个曾经浑身每个毛孔都绽放着信念的存在,怎么感觉像是道被击碎了一般言行如此怪异。

“既然如此,那命书你又如何会如此孕养。这不是与你之心更是想悖么?”

“命书?呵呵...”地藏一笑,道:“曾经我也认为缔造命书即可奠定坚实的极乐基础,可当我真正站在你的位置上看阴阳的时候,很多痴念慢慢变得现实,所以,命书之事的确为我所想,但却并非我所行。”

“什么意思?”杨黄天疑惑道。

“一步错步步错....”地藏叹息一声看着不远处的瀑布有些许的失神,半晌后才道:“当年,冥神山封印被我及时接手。但很不幸的是,其实,在我接手之时已经晚了一步。”

杨黄天默然点头,道:“此事我曾听白鬼讲起,不过数名主宰级灾神破境而已,对你来说应该不算难事。可这也正是让我疑惑的一点,其中一个主宰...为什么能够脱身?”别人不知晓主宰与神王的差距,但杨黄天本身就曾经站在那个高度,他还能不清楚么?

一个主宰在神王面前居然能够跑掉?那就好比一个三岁孩童与一个世界冠军的差别。这,有可能么?

“正常情况之下,翻手镇压主宰的确不是难事...”地藏摇了摇头,继续道:“但白鬼不知道的是,那破开封印的几道身影中,有一个...是神王!”

“什么?”杨黄天终于色变。

“这个破封而出的灾神之王,自号风劫之主。也就是因为他,往后千年,一切都变得失去了控制....”

杨黄天神色一动听出了地藏话语之中的重点,连忙问道:“居然连你都无法灭杀他么?”虽然当年地藏胜了自己有些许的投机之嫌,但杨黄天知道,那是因为拥有冥书在手的他相当于获得了无限的实力增幅。

地藏佛之一道变幻莫测极其厉害,抛开冥书的话,自己与这佛主的胜负不过五五之数,地藏神力之强可见一斑。难道,强如地藏都无法压住那个风劫之主?

果然,地藏有些黯然的摇了摇头道出之言让杨黄天心里一沉到底。

只闻地藏叹息一声看着杨黄天的双眼道:“时至今日你能看到我这斩出的纯念佛魂,已经说明...我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