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96章 黄泉老人

“杨家小子,杨家小子?”

“无忧!”一阵急促的呼唤将杨厚土从深深的梦魇中唤醒。

他做了一个梦,一个真实到让他心神崩溃的梦....

梦中,神佛之战在阴间全面展开。杨厚土身在战场中央看到了许多的熟悉面孔纷纷战斗到神魂燃尽的惨烈情景。

冥王悲吼,地藏泣血...这一战很是诡异的把冥王和地藏归到了同一阵营。

这梦似幻似真让杨厚土深陷其间,那与杨黄天并肩作战的地藏居然长得一副三戒的模样,然而他们的对手,好像...也是地藏!

而这不是重点,当他看到那战场之中一个身披金色不断冲杀犹如一个女战神般激斗数位罗汉,最终不敌被打的魂体爆裂的葛无忧时,杨厚土在悲呼中醒了过来。

“嘿?醒了醒了!”

“我…这是在哪?别,别摇了,晕。”杨厚土缓缓坐起身脑中阵阵的眩晕传来,睁眼看去,只见牛头马面两个人正杵在他面前不停的摇晃着他的身躯。

牛头转着脑袋四下看了看耸肩道:“鬼知道这是哪儿,哦不,鬼都不知道这是哪儿…”

“对呀!我们俩被你的黄泉包裹着一直晕乎乎的逆着黄泉河飘啊飘的,也不知道飘了多久。后来就在这儿让那块大石头给卡住了,跟你那水龙磨叽了好长时间它才带着我们上了岸。”说着,马面朝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杨厚土缓缓转过脑袋。的确,在不远处的黄泉河之中有一道巨石横斩在黄泉河面之上。

“呼...还好是梦...”他沉沉的吐了一口气。

“前面是什么?”杨厚土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指着前面明显黄泉水雾层层笼罩的地方问道。

牛头马面均是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那是黄泉,躲都躲不及没事儿谁往那儿瞎凑什么热闹。

站定的杨厚土有些心怀忐忑的缓缓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还好!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没有伤到根本,不过魂体受创,有黄泉在此只要稍微花点时间就能修复。

“水龙。”杨厚土轻声呼唤,“哗啦”一声!黄泉水龙从不远处的黄泉之中探出龙冲他轻啸一声缓缓游了过来。

一脚踏在龙之上,杨厚土示意它向着那黄泉水雾腾起百丈的地方游去。不知为何,神魂有些虚弱的现在,就那边传来的气息让他本能的生出向往想要靠近。

“呼呼~~~”临近之时,杨厚土早已被黄泉水雾所笼罩视线稍稍受到些许影响,不过前方传来的声响却让他心里有些疑惑。

瀑布?他低头看向脚下,水龙明明就在逆流游走。之前在远处明明看着前方除了水雾尽是阴郁没有瀑布啊!

待到他踏着水龙破雾而出的时候,眼前一亮之下双目之中所观之景却把他震撼到了。

前方,已经没有天地了。虽然能够感觉到,那应该还是一片类似于空间的存在。但那足以吞噬一切的黑暗压抑却让杨厚土下意识的不想要去探索。

这里,难道就是阴间的天之涯了么?

只见他的脚下是一道完全看不到底黑到极致的万丈深渊,身下黄泉到了这里居然很是诡异的朝着这幽暗的深渊之下流去!

巨流澎湃势若奔马,在杨厚土的视线中这黄泉就如一道巨大的土色丝带垂直向下,越来越小越来越细,直至消失像是流入了那虚无之中。

这…这不科学!杨厚土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身后的黄泉,这不是他的幻觉!身后的黄泉明明是朝着这瀑布的反方向涌动的,那这特么瀑布又是个什么鬼?

不不不,这里面肯定有古怪!杨厚土蹙眉深思。

难道这里就是他要找的黄泉之源?

这与他想象中的存在实在是偏差太远了。环顾四周,除了黑暗之外就只有脚下诡异的黄泉瀑布,难道这里真的没有什么好的机缘能够助自己实力再度突破么?想到这杨厚土大失所望之下有些颓然。

那个似幻似真的梦境就像是一块大石一样沉沉的压在他的胸口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时间不等人,真的不知道这场大战会在什么时候开启,又会在什么情况下结束...

“我该怎么办...就这么回去么...”他俯下身轻轻抚摸着脚下的龙头低声自语。

可这一摸,他察觉到了异样。

这怎么,热的?这怕不是自己产生幻觉了吧。想着,他又朝着身后龙身的方向踏出几步蹲下一摸,彻骨凉意传来。

怪了,这...冰火两重天?为什么这怪异的黄泉瀑布会是温热的存在!

“吼~~~”正当他蹙眉想着,突然脚下水龙好像现了什么一样昂着龙冲着不远处出一声龙啸。

杨厚土一愣随即将目光投向了那里,只见哗啦一下,黄泉水中居然翻滚着托起了一道人影。这一看差点没把他惊得一个屁股墩坐龙头上。

“无..无忧?”杨厚土指着那黄泉之中突然冒出的人颤抖着手指惊呼道:“你!你怎么可能在这儿!”

‘葛无忧’面对杨厚土微微一笑抬着手看了看自己,一道与她身形样貌很是不符的男声传来:“无忧?原来你脑子里想的是个女人呐。”

杨厚土闻言立马反应过来,喝道:“你不可能是葛无忧,你到底是谁!”其实不用这人暴露,在杨厚土震惊过后自然就反应过来了,葛无忧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只不过这不知道是什么存在的东西居然能够幻化成他心中所想之人的模样的确诡异得紧。

“我?呵呵,有缘的小子。”‘葛无忧’笑道:“我便是这黄泉尽头之灵,你可以唤我...黄泉老人。”

黄泉老人?没听过。不过杨厚土这一刻在意的不是这个,见来人并不像有恶意的样子他连忙一拱手,道:“小子杨厚土,见过前辈。那什么,您能不能先换个模样?这,这是我媳妇儿。您以她的模样跟我说话,我渗得慌。”

“哦?好吧。”说着,‘葛无忧’哗啦一下化作水滴重归黄泉,随后....波纹涌动,一个目测两米左右的巨大纯水头颅从黄泉之中再次升起,那张大口一张一合,道:“这样,会不会好点?”

杨厚土无语....

“前辈,晚辈到此是为寻那黄泉之源想要借它获得一丝机缘以求突破。前辈既然自称黄泉老人,想必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吧?”杨厚土深深一拱手有些期待的看着那张诡异的大脸。

黄泉老人那双空荡的眼眶朝着杨厚土,仿佛实在注视着他。半晌,他才道:“千万年了,好不容易又碰上个能够得到黄泉认可的小子,原来也是个俗世纷扰的人呐。这黄泉多好?既然入得黄泉为何又要费尽苦心去图那黄泉之外呢?”

杨厚土心里一动,又?难道在他之前还有?

仿佛看穿了杨厚土心中所想,黄泉老人道:“千年前有一条冥蛟,机缘巧合之下也来到了此处。它就放佛你现在这般,渴望力量….”

“冥蛟?莫不成是龙那条?”杨厚土惊呼,这阴阳之中唯一青史留名的冥龙只有一条,而且名声不怎么好,以地藏帮凶之名陨落于双王大战的最后一刻。

“千载苦修一朝化龙,黄泉不易,在这之中诞生如此存在实属机缘。可它呢?非要跳出黄泉去争阴阳,结果落得个魂死道消的凄凉。”黄泉老人那巨大脸庞

之上没有表情,但从这个语气中还是能够听出深深的惋惜。

说完,他看着杨厚土,道:“你呢?能够得到黄泉认可的唯一人魂存在,难道放不下心中的执念也一心想要力量么?”

杨厚土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点头,道:“我有我必须要做的事,和必须要守护的人。”

沉默半晌,黄泉老人叹道:“唉!也罢,可能是你对黄泉还不够了解。我先带你一观这黄泉之源,待你知晓根源后,若你仍执意要走你的路。老夫绝不阻拦…”

有门儿!杨厚土的心中升起浓浓的期待。

“我,晚辈…诶!”杨厚土还待说点什么感谢的话,脚下水龙突然沉入黄泉,连带着他也跟着像是被往下拉一样直接被扯了下去。

“我…嗯?这是什么?”虽然黄泉与他密不可分,但突然被这么拽下来他还是应激性的想要爆点儿三字经。但抓扯着,他突然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住了。

只见脚下不断升腾起的无数巨大泡沫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闪动,他好奇的贴到一个正在缓缓飘起的泡沫前探视。

“咦?好神奇!”杨厚土不由惊叹,那一个个泡沫中居然是一幕幕的画面在不断闪过。而他现在盯着的这个泡沫中现在正在播放的正是一个男子抱着一个小婴孩笑得很是灿烂的片段。

伸手触碰,泡沫之上传来一阵暖热。

“此乃命泉之引,它来自于阳间无数个体生灵逝去之后停留在他们身体内幸福的羁绊和回忆的眷恋。”黄泉老人的巨脸在杨厚土身侧缓缓凝聚轻声说道。

杨厚土看着这些带有画面的大水泡飘过他的头顶渐渐化作无数细小气泡升腾而起,最后朝着瀑布的一方垂直而下化作那彩带中的一部分流向万丈虚无。

“它们这是流向哪儿?”他忍不住问道。

黄泉老人笑了笑,道:“天地阴阳从来都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这命泉流向的自然是阳间。”

“什么?”杨厚土大惊,不是说只有阴阳路能够连接阳间么?难道从这里跳下去,就直接能够回到阳间某处!

“命泉代表着生、善、爱、眷….阴阳轮转中,这股意念主导着万物生机的良性绽放。它的流向就像是空间的吸引,在消逝中重生又在无意间去到阳间。”

黄泉老人指了指前方透明瀑布继续道:“它出现在阳间的形式形态千变万化,可能是一股灵气,也可能是一股足以改变人决定的微风,更可能是一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泉眼。但不管为何形式,它代表的无一不是对生的希望。”

“灵力是这么来的???”杨厚土瞠目结舌。

“万物之所以存在并得以升华是天地的馈赠,当他们故去,那自然就会反哺而归,这便是阴阳轮转之道。”

“那那边冰冷的那些呢?”杨厚土指着身后那足以腐蚀神魂的黄泉又问。

“那些?”黄泉老人转过脸看了一眼黄泉,道:“那些同样来自万灵,不过与命泉相反。它们是无尽的贪恋、挣扎、**和对自认不公等等负面魂根的怨恨。”

好复杂!杨厚土暗道。这么多足以毁灭一个人灵魂的东西相互交融沉淀,难怪会成为那连神魂都足以腐蚀的绝世毒药!

想着,杨厚土意念一动,水龙主动的深深下潜,他想要看看这黄泉之源到底有什么更惊奇之处。

坐在龙之上也不知垂直向下行了多久,就在杨厚土都快被那无数忽闪忽闪的气泡迷了眼的时候,他停住了。

“那是...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