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97章 好一个大忽悠!

()

“不对,那阴阳鱼是活的么?怎么还带动的!”杨厚土被下方的奇景惊呆了。

只见下方千丈,一个明晃晃的光源在这幽暗的黄泉深处格外的刺眼。从杨厚土这个角度看去,在那光源之上,一黑一白两条类似于大鱼一样的东西正在缓缓规律环形游动着。

从上往下看,那不正是活脱脱像极了一副阳间太极阴阳鱼的图案么?

走道传路子的他知道,这图貌似出自老子第四十二章中。难不成老子这位圣人竟不知啥时候来过这黄泉之源?

杨厚土有些犹豫不敢再往下了,从这儿看那一黑一白两条大鱼都这么清晰了。这要是贴近了指不定得有多大呢。

这要是普通鱼也就罢了,可这黄泉之中能有普通的东西么?万一那鱼长牙要吃人咋整!

“为什么不下去?”黄泉老人一直如影随形般跟在杨厚土身后。

杨厚土有些尴尬的冲他笑了笑,道:“那什么,下面那…”

“呵呵…”黄泉老人一笑巨脸朝着下方直接沉去,身边激起的暗涌直接把杨厚土拉着垂直往下。

日勒!又拉我!

不管他情不情愿,片刻之后,他终究是来到了那几乎能够贴近两道鱼影上方。

“还,还真是鱼诶!”杨厚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黄泉能养活鱼?还特么看起来有点儿像阳间的大金鱼….

不过这两条这个头也忒大了些,缓缓游动间像是两栋十多层高的牌楼在随波逐流一般。

它们俩游动的轨迹倒很是规律,一直在那刺目的光源之上头尾相接不断循环,看久了,杨厚土真的以为这就是个旋转着的阴阳图。

“啵~~啵~~~”

那一个个带有画面的水泡正是从那散发着乳白色光芒的那条鱼嘴中吐出的,一吐就是数十上百个,密密麻麻的漂浮上升。

而那纯黑大鱼吐出的就是一个个与之颜色相近的黑色泡沫,同样上升,只不过杨厚土能够猜到,这应该就是黄泉中那些足以侵蚀神魂的最初原料了。

“这里就是黄泉之源?”不用说,一切都来自这里,那黄泉之源所在自然就是这里了。不过话说,这机缘在哪儿?杨厚土转着一双贼眼四处打量着。

可看来看去,四周是完没有声音的阴暗黄泉水。这里好像除了下方那不知道因何而亮得有些刺目的光源之外,真没什么东西是值得注意的。

喔,还有这两条大的跟什么一样的鱼摆摆。嘶!杨厚土心里一抽抽,这黄泉老人煞有其事的带我下来,难道是要请我吃鱼?

这,这金鱼这么大…..一锅炖不下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底的小心思被那巨大黑鱼看穿,只见它突然停下了游动,两只比磨盘还大上十倍的黑鱼眼一翻直勾勾的盯着漂在它上方的杨厚土。

“呃,耶?”杨厚土被这一瞪吓得心里一突突求助的看向了黄泉老人那张大脸道:“我…我没想真吃…闹着玩儿,闹着玩儿呢。”

“这里,才是阴阳的根….”黄泉老人没有理会杨厚土求助的眼神有些出神的看着那光源喃喃道。

“无尽黄泉中的阴暗流向的虚无在经过岁月的冲刷后会再次回到这里。淡去暗念能够净化的,汇入命泉化作阳世浮萍。残存阴暗会继续从这里流出,周而复始万古不断….”

杨厚土闻言愣住了,黄泉的源头居然在这黄泉老人的诉说之下变成了所有生命的根源伊始。

还…还能再灵异一点么?

“前辈,您说您是这黄泉源灵,难道您也是在这黄泉之中诞生的?”杨厚土有些疑惑。

黄泉老人那大脸嘴角扯出一丝弧度,道:“是,也不是…”

“呃,能不能直白点儿?我脑子不是很好使….”

“喏,下面那个灵源,便是我的本体。”黄泉老人很是形象的努了努嘴,道:“所以,我是诞生于黄泉之中,但却并非这黄泉之物。”

原来如此,杨厚土恍

然。原来,他嘴里所说的阴阳之本,嗯?他是在说自己就是阴阳之本么?这,这怕是稍微自恋了点儿吧!

“前辈,那什么…机…机缘呢?”杨厚土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原本他不想这么直白的问,因为这样显得吃相有些难看。可此时此地,他实在是找不出什么话来说啊!

黄泉老人一顿,唰的一下又变换成了杨铁柱的模样一脸怒意的道:“你这小子为何如此俗不可耐,难道到了这里,这里的生生不息没有给你带来半丝感触么?你难道就没有心理产生点共鸣什么的么?”

“你给我变回去!你要再这么干,我翻脸了啊!”杨厚土也怒了,变谁不好变他爷爷。关键是神态语气还这么像,下意识的勾起了杨厚土的畏惧也刹那间挑动了他的心伤。

“喔。”仿佛觉察到杨厚土是真怒了,‘杨铁柱’摇身一变又换成了葛念的模样,只见他意味深长的道:“留下,感悟这灵源。我敢保证,不出两千年,你绝对能够继承此灵源真正的与天地长存永垂不朽!”

杨厚土闻言下意识的心里就提起一丝警觉,这老东西该不会是起了什么坏心思吧。

为什么一直想要我留下?说话跟那考试不过关的传销人员一样,一点没诱惑之力不说,还跟个狼外婆似的。

“两千年….”杨厚土喃喃道:“前辈既然能够看破我心中所念,自然是知道我年方几何吧?你让我在这里待两千年?我还是个处男难道您不知道么?”

“肤浅!难道如此凡俗世界你还看不破么?处男,老夫还….”说到这他生生咽下了后面的话,顿了顿,又道:“你看,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凡尘亿万生灵心中最为纯净美丽的故事。只要你想,你还能开辟一片空间,有如此生生不息的命泉在,创造生命不过是时间问题。在这里,你就是最高神!”

“打住打住!”杨厚土连忙摆了摆手,真是不想不偏,这老头怎么越来越像个卖大力丸的了。

“这么好的事儿不是有前辈在么?我没那夺人所好的坏习惯。”说完,他看着那葛念模样的黄泉老人偏着脑袋道:“我说前辈,您这人不实在啊!咱好好说话,不坑蒙拐骗啥的,我们还能做朋友。”

“有这么明显么?”黄泉老人有些失落。

杨厚土点了点头,就您这演技,杨家村里的村妇都骗不了几个。要么您就道貌岸然到底,这一下来就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换谁谁都得防着你。

“唉….”黄泉老人叹了口气,道:“这日子也太难过了,我只是想培养一个能够继承灵源的传人,让自己能够再出去走走看看。就这么难么?千万年了啊….就来过两个,一个说要回来,结果死了…另一个居然这么难骗….”

“呃….”看着黄泉老人一副落寞的样子杨厚土心里怪不好意思的,听这话,好像他真的没什么大的恶意。

随即他问道:“前辈的神力我完看不透,应该是高深莫测那种。以您的能力,难道出去走走看看不是很正常的么?我看这里又没有什么能够束缚您双脚的东西。”

“怎么没有!”黄泉老人一瞪眼,他指着下方那个光芒四射的灵源气急败坏的说道:“我那本体就是一个枷锁,一个牢笼....”

“呃...”杨厚土一下子回忆起石敢当的经历,难道这灵源与黄泉老人就如那泰山与老石头之间的对应关系差不多?想罢,他道:“实在不行,您...”说完,他做出一个斩的动作。

黄泉老人差点没被这个为他着想的小子给气笑了,我这可是阴阳之本世界之源。你这手势什么鬼?斩它还是斩我?还是一刀把这阴阳循环给断了!

“不成?”杨厚土撇了撇嘴,道:“那我就没办法了。不过您这得勇敢尝试嘛。不试试怎么可能知道自己不能出去。”这黄泉老人也是搞笑,估摸着是天天看这凡人的美好回忆被勾得魂儿都没了,就想出去浪吧。还特么不敢....

“谁说我没试过...”黄泉老人怒视杨厚土的双目

之中居然爆出炙烈的神采,那脸上满是追忆的道:“我可出去过两次,阳间....太美了....”

“那你既然去过,还两次。干嘛把自己整得这么悲催的样子,再去第三次不就完了嘛!”杨厚土有点那啥了,好一副凄惨落寞的模样愣是被白白的骗了不少同情心。切!

黄泉老人仿佛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半晌,他才又有些黯然的道:“唉!出不去咯。这灵源与我不可分离太久,前面两次出去我还留了分神在此,第一次灵源失控差点阴阳大乱,后面一次更是差点直接崩碎。再也经不起再这么折腾了,一次都不敢呐!”

“那您这的确是够惨了。”杨厚土很是同情的看着他,可这事儿自己是真的帮不上忙,也不敢乱插嘴,生怕这老头子讹上他。

“唉...命啊...”黄泉老人长叹一声,随即他又看向杨厚土,道:“想要实力,可以!不过...”

“我做不到!”还没等他说完,杨厚土的脑袋立马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我还有好多好多事儿要做,真的爱莫能助啊大爷。”

“我的意思是...”黄泉老人又道。

杨厚土又摆着手打断:“我真做不到啊!”

“你闭嘴!!!”黄泉老人怒了,这狗日的到底有没有一点尊老爱幼的崇高觉悟!他指着杨厚土的鼻子喝道:“你倒是等老子说完你在张嘴,懂不懂!”

杨厚土蔫儿了。无他,这老头子发起怒来实在太过吓人,那嘴巴张得都能吞下十个他这么大的汉子.....

“我意思是说,如果,我说如果!!!”见杨厚土嘴巴蠕动又想说啥,黄泉老人双目一瞪,道:“如果,你这趟出去,能回来。我只有一个要求,我也不强求你替代我,就是帮我用你的黄泉气息助我疏导灵源一甲子,如何?”

“一甲子?”杨厚土想了想,随后又问道:“啥时候来兑现承诺的时间,随我定?”

黄泉老人点了点头。

这倒是可以考虑。杨厚土有些意动,大不了等自己老死了,葛无忧也老死了,咱举家搬到这儿住个几十年又有啥大不了的。

想罢,他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黄泉老人大喜,一把牵着杨厚土的手那叫一个亲热。大笑着道:“来来来,这次我这鱼整好点儿,整足点儿,别向上次那头龙一样出去让别人把人再给你弄死了那可就悔死老子我了!”

那感情好,嘿嘿!杨厚土笑嘻嘻的任他拉着。不过他听这黄泉老人口中那句老子发音有些奇怪,随八卦的问道:“前辈,您去阳间的那两次有啥英雄事迹没?我帮您看看您有没有青史留名啥的。”

黄泉老人不以为意的道:“那时间可久了,以前的名字可没有现在这么复杂。”

“嘿。您说说看呗,反正无聊。”

“有啥好说的,第一次出去,想吃点儿熟食弄点儿火出来就让那群阳间人敬若神明。搞得我很不好意思来着。”虽然他嘴里说的不以为意,但嘴角的弧度还是出卖了他的心声。

“呃...您不会是什么火神传说啥的吧?”杨厚土笑道。

“好像差不多,他们管我叫燧,也管我叫火神,燧皇啥的...”

“咳咳咳...”杨厚土差点没被一口黄泉给呛死...卧槽!燧人氏???几十万年前的燧皇!“那你最近一次出去又叫啥?”

黄泉老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一个名字而已,至于么。

不过有人能够知道自己的名字那当然是值得开心的事儿,随即他很是缅怀的答道:“说来也好笑。最近这次出去的时候,随手救了几个孩子。他们总是拉着我问我叫啥,不让我走。气急之下不小心就爆了句粗口。结果,他们就以为那就是我的名字....”

“啥粗口?”杨厚土问道。

“老子....”

杨厚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