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98章 走走走,吃鱼去

()

杨大湿努力的不让自己爆粗口,果然,自打踏入这行开始就应该适应一个道理,童话…都是骗人的。

可随即他又想起什么,连忙道:“前辈,外面有一群恶僧。我跟您说,您留在阳间的金身可都被他们糟蹋了啊!他们…”

这黄泉老人一看就是个厉害得恐怖的角色,此时不拉仇恨更待何时?

可当杨厚土滔滔不绝的把他留在凡尘的传闻形容得跟被那群贼秃那啥的少女一般的时候,黄泉老人看向他的眼神却让他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都不好意思说了。

那是个什么眼神?就跟小时候自己偷了东西强行诬赖刘坨子是罪魁祸首的时候被杨铁柱一眼看穿的眼神….

“不是..我说的是实话啊!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杨厚土瞪着眼道。

黄泉老人一笑,道:“我乃灵源之灵,阴阳万物从这里伊始。与我而言,不管是善是恶,你们都像是我的孩子一般,早晚都会再回到我这里。”

说着,他指向了一个泡沫中的画面道:“你看,这人沉醉于那叫网络游戏的东西,那游戏里也有善恶。我就跟那电源一般,也没有打不过就拔电源的说法吧?”

“那,那不打死,你教训一下也行啊!”杨厚土不甘心的嚷嚷道。

“没必要的。”黄泉老人仍旧不为所动,他抬手指着面前的泡沫道:“这泡沫的轨迹本是朝上,就算我出手将它按住,但当我放手之时,它仍旧会按照它的既定路线前行。相反,还会影响到其他泡沫,既然如此,我为何又要去干涉?”

“我….”杨厚土语塞,这话怎么跟电视剧里那些老学究忽悠人的套路一样一样的。

关键是,我特么还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此刻他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就记住那电视里男主驳斥那些老学究的台词了….

“不说了,来来来,打那冥龙之后,这两条源鱼可是千年未动了。真心肥美得紧。”

杨厚土一个激灵,他看着黄泉老人那乐呵呵的模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真…真吃鱼?这不万物之始么!能吃?”

“那你以为呢?”黄泉老人一瞪眼道:“万物之始是灵源,又不是这两条鱼。你是有缘人,今天算是老夫占你的光了。”

说罢,就在杨厚土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黄泉老人双手一探而出那一对阴阳鱼居然缓缓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开始缩小。

最后,当巨大的鱼身缩小到只有一米有余的时候。黄泉老人笑着一跃而上一脚一条踏在鱼脊之上对杨厚土道:“走走走,烤鱼去。”

“这!这阴阳…”杨厚土瞠目结舌,他指着灵源本来有些结巴的想说这阴阳运转不要了啊!结果一看,愣住了。

只见那灵源之上不知何时居然又出现了一黑一白两条大鱼,虽然这两条明显比之前的要小上很多,仅仅只有丈许。可模样气息那绝对是一般无二。

“只要阴阳运转不断,这阴阳鱼就永远都不会消逝。愣着干嘛,走啊!”黄泉老人催促完自己独自踩着脚下阴阳鱼朝上浮去。

吃鱼…还吃阴阳鱼….杨厚土腹诽着。那被推崇为阳间天下第一图中的阴阳鱼,话说,考古工作者们知道那鱼是拿来吃的么….

“哗啦!”杨厚土紧跟着黄泉老人冲出水面。

“阳善阴循,能明始源方论公正。”黄泉老人踏着阴阳鱼似笑非笑的盯着杨厚土道:“我观你身上有那阴间裁决气息,应该是来自于酆都那小子身上吧?断人之善恶不过小道尔,老夫这阴阳鱼能分天地之善恶万物之轮转。记得应承老夫之事!这鱼阴鱼阳之能,今日送你了!”

说罢,黄泉老人大笑着双手缓缓在身前虚画一圆,脚下黑白阴阳鱼之中暴起阴阳之气凝聚于他双手之间。

一道阴阳鱼图案骤然出现缓缓在他胸前徐徐运转。

“去!”待那阴阳鱼在他身前恍若实质的时候,黄泉老人轻喝一声双掌一推。黑白阴阳鱼一左一右的朝着还没缓过神的杨厚土就冲了过来。

“前辈,会不会痛….啊!!!”杨厚土愣神中两道鱼影已然近身。前面半句是疑问未完,后面那声却是他的惨呼。

痛!真心痛!痛彻灵魂!!!

一黑一白两道影子直接隐没于杨厚土的神魂之中。他的神魂与道传单一凝聚而出的有别,这具身躯是以黄泉为基石凝聚而成,也可以称之为黄泉之体。

按道理说,这阴阳鱼与黄泉是不冲突的。而现在让杨厚土苦不堪言经受着彻骨之痛的原因来自于他的法相神魂。

“嗡”的一声,杨厚土身后的裁决法相毫无征兆轰然而出。

那法相居然也如杨厚土本体神魂一般不断扭曲着,两条鱼影盘旋而上在法相神魂之中缓缓游弋。

按黄泉老人的说法,裁决法相属狭隘之公正所在,而这阴阳鱼却是代表着万物善恶之轮转,属大公正。

玛德,这两条鱼该不会要吃了他的裁决法相吧!杨厚土咬牙暗道,虽然他渴望力量,但酆都传他裁决之力伴他走这阴阳路时日不短了,这是一份恩赐,也是一分寄语!若是为了得到更强的东西而摒弃酆都之恩,这对杨厚土来说是不愿意的。

所以,他本能的运起法相之力想要抗拒。

“诶?小子你干嘛?”黄泉老人一愣,道:“这是法相新生之痛,忍忍就过去了。为什么要抵触阴阳鱼?”他有些奇怪,明明是这小子主动要求强大,可事到临头吞进去的肉又往外吐是几个意思?

“不…不能吞噬掉我的裁决法相!”杨厚土咬牙道。

黄泉老人还是不明白这小子在搞什么鬼,道:“开弓没有回头箭,这鱼反正已经到你那儿了。我是收不回来了。”

诚然,正如他所言,阴阳鱼现在已经与杨厚土神魂法相不分彼此的纠缠着,出手可以,不过难免的会伤到他的神魂,到时候阴阳鱼没了,神魂也因此受创,那还叫个球的机缘…得不偿失嘛!

“你那不是有阴阳鱼的鱼身嘛!收回去啊!”杨厚土整个脸都因那神魂撕扯痛得有些扭曲了吼道。

“鱼?鱼已经死了呀。这鱼身是拿来吃的,有啥用?”黄泉老人无辜的应道。

杨厚土眯缝着眼一看,真心是日了狗了!那鱼可不是死了嘛。此刻两条硕大肥厚的鱼身正被黄泉老人一左一右夹在身上,软趴趴的…

那黄泉老人明显是在等着杨厚土完事儿了就去河边BBQ了。

“凝

聚第二法相?”杨厚土的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可这念头刚一升起就被黄泉老人的话给无情的浇灭了。

“你可想都别这么想,第二法相?老夫虽然没试过,但是从法相原理上来讲,行不通的….当然,你要是想要试试看能不能把自己弄成人格分裂,啧啧。那倒是可以试试看。”

玛德,那现在咋整!杨厚土心急如焚。因为他能够感觉得到,那两条大鱼嘴巴一张一合之间已经开始吞噬他的裁决法相了。

那一团团的裁决气息在被吞噬的感觉就像是在杨厚土身上剜肉,心在流血魂在颤抖。

“必须吞噬么!”杨厚土喊着:“能不能融合!”

“嗯。我又没试过,你自己看着办呗。”黄泉老人干脆抱着死鱼一屁股坐在黄泉水面上饶有兴致的看着杨厚土挣扎。

这黄泉之源几乎无人能至,像是被判处生生世世监禁的他一天干的最多的就是把别人的美好回忆当电影看。

现在有杨厚土这如此活生生的情景剧,他怎么能放过!

不行,不能让它们再吞噬裁决法相!杨厚土强行按捺主心慌狠劲的运起本体神魂的力量想要把那阴阳鱼从裁决法相上引回来。

再这么让它们无休止的吞噬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裁决法相就会崩溃。

怎么办,怎么办….杨厚土都快急哭了。晃神间他看见黄泉老人那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差点就爆了粗口!

难以想象,什么上善若水这些名句居然就是这个鬼佬说得出来的。这特么难道不是隔岸观火么!

“嗯?上善若水?”杨厚土脑中闪过一丝灵光,“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水!黄泉水!

“黄泉之精汇聚吾身!”一个主意霎时间在脑中成形。当下,杨厚土用尽身力量去召唤这茫茫黄泉之中的精气。

黄泉翻涌,双脚踏立的水面一股股的黄泉之力汇聚而来顺着他的脚底直窜而上。透过神魂之后,又如那连接之线一般通过神魂直冲法相之中。

“转,转起来!!!”

黄泉精气眨眼间便越过阴阳鱼流向了神魂法相之上,在杨厚土意念的奋力指挥下,那些黄泉精气在法相神魂脑后迅速勾勒出一个硕大的圆环,并像个圆盘一样开始由慢到快疾速转动起来。

“鱼就应该待在你该待的地方!给我进去!!!”一抹土黄色的火焰在他神魂之上缓缓燃起,燃烧神魂来使黄泉之力的拉扯达到最强,杨厚土为了保住裁决法相已经拼命了。

“玩儿这么大?”杨厚土的这番动作对于黄泉老人来说貌似没啥影响,反而脸上的兴致更浓了。

“嗡嗡嗡~~~”那黄泉圆环越转越快越转越急,相近空间在这高速运转之下居然泛起了丝丝火花。

终于,阴阳鱼在这牵引之下开始有了反应。黑白双鱼的鱼尾均是逐渐上扬,但它们的嘴依旧一张一合的仿佛那裁决法相是什么美味的鱼食一般令它们流连不愿松口。

“滚犊子!”杨厚土大喝一声身上魂火骤然拔高一丈,神力灌注之下猛地一扯,两条阴阳鱼“咻”的一下就被扯到了那圆环之中。

“轰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