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99章 黑白郎君

()

随着阴阳鱼的遁入,一道炸响轰然爆出。阴阳鱼在黄泉之环中居然首尾相接开始游动,“嗡嗡”声不绝于耳。

这幕一副略显诡异的阴阳图居然就这么缓缓在裁决法相脑后旋转起来。虽然有些怪异,但这一幕却怪异得让人感觉很是和谐。

然而还没等杨厚土反应过来,这黄泉之源的水面又开始莫名沸腾了。

什么鬼!杨厚土大惊。

“昂!”一声轻啸从脚下传出,杨厚土连忙低头一看。这一看之下不由得下意识的菊花一紧,无他,只为脚下不知为何涌出了两道黑白之水直接朝他灌了过来。

夭寿啦!摸不清状况的杨厚土想跑,但那两股莫名的水柱直接缠绕上他的双脚把他牢牢钳住。后脑勺一绷,他只感觉一股莫名的力量从下往上疯狂的注入他的神魂。

好事?杨厚土不蹦跶了。经历那么多次的奇遇他熟悉这种感觉,难道,机缘来了?

他不知道这是个啥,但不代表别人不知道。

“还有这种操作?”黄泉老人坐在黄泉水上抱着大鱼嘴巴张的老大。那黑的自然是那真正意义上的黄泉之源,而那白的,玛德,那不是他灵源的力量么?

卧槽,我一个活生生的灵源之灵在此,连我都不知道这力量怎么会突兀的往那小子身上冲,这几个意思?闹鬼了?

眼见着那代表着阴阳之本的白色灵源之力像是不要钱似的往杨厚土身上涌,黄泉老人心里有些焦急的骂了声土匪!

不是他舍不得,而是这股力量可不是循环再生的。而是作为一个类似于核心一样的东西一直存在着,至少在他这灵识诞生之后就一直是这程度,不增不减。

眼下无端端的跑杨厚土身上这么多,天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黑白翻涌中杨厚土与身后法相都被深深包裹住。黄泉老人再怎么着急上火也无济于事,他有想过截停灵源的输出,可怪事在这里从来没有,今儿个确是特别多。作为灵源之灵存在的他,居然,居然无法让本体力量停下来。

好在,片刻之后灵源力量便停止了流向杨厚土并缓缓回归黄泉之下。黄泉老人心急火燎的沉了下去仔细检查了一下灵源状态,没事?他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果真,玩儿的就是心跳啊!想他黄泉老人在此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貌似还没这么紧张过。

回忆了一下刚刚这感觉...嘶!好刺激!

“啊!!!”这边心跳还没停下来呢,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高亢的狼嚎。黄泉老人抱着鱼的身子又是一突突,哎哟!好爽!这被吓到的感觉实在是不要太舒服啊!

回头一看,那狼嚎的人正是刚才还被包裹着的杨厚土。只是在他下去探查的这一小会儿那力量已经散去了。

“你...这是,中毒了?”黄泉老人很是惊奇的围着杨厚土转了两圈道。

杨厚土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身前那被他用黄泉水凝聚出的镜子整个人都要崩了。他指着镜子里那副面容叫道:“这算个啥!黑白郎君吗!!!”

当初他嫌弃酆都那半黑半白的法相不好看,愣生生的把自己的裁决法相整得威风凛凛。

可这一波操作下来,何止是法

相,现在连他自己神魂都变成了一黑一白看起来煞是怪异的存在。这,这特么比毁容还惨啊!以后还怎么威风得起来。

“嘿,年轻人就是太过在意表象。你不是要力量么?感受下,你现在凶不凶残?”黄泉老人撇了撇嘴。

杨厚土是真慌了,满脑子都是神魂这德行回归肉身之后会不会传染…要真变这模样,那怕是真的考验葛无忧对他是不是真爱了…

力量?他现在是感觉到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举手投足之间都能带起阵阵灵潮。可这有什么用!!!老子毁容了…..

“够了!”见杨厚土那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黄泉老人怒了,在他这个从未有过老伴儿也从没想过找老伴儿的人眼中,好看的皮囊本就可有可无。

那什么,有趣的灵魂,呸呸呸,有用的灵魂才是正道!

他指着杨厚土怒骂:“神魂是什么,本我意识与天地之力凝聚的形态而已,你想变猪都没问题,变个色你就没辙了?赶紧的,这鱼还吃不吃了!都快硬了都!”

“呃?”杨厚土一愣,接着恍然大悟一拍大腿。站起身就引动黄泉在他身上呼啦啦的一阵扑腾,眨眼间,他的本来模样就重现出来。

原来如此,哈哈哈!他冲着那镜子又是捏脸又是扭屁股的止不住狂喜。冲镜子中的自己他自恋的道:“帅哥啊帅哥,本大师差点就失去你了。哇咔咔!”

到了这会儿,他才转过头看向了身后的神魂法相。

“得!白给…”他有些无语,好不容易整个帅气的造型,弯弯绕绕的又成了这半黑半白的鬼样子了。

不过…他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番神魂法相脑后那缓缓转动的阴阳图。

这造型也有点儿逼格啊!冥王脑后有往生神轮,自己脑后这个看起来比他那个还拉风。**了**了!

力量!杨厚土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先不说自己神魂力量的提升,就单这法相神魂上传来的感觉都与之前然不同。

具体的,貌似没个什么概念。对了!他脑中突然想起了外面河岸上的牛头马面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一丝坏笑。

他们不是半步主宰么?拿他们试试不久知道了。

“走走走,前辈。外面烤鱼去!”想罢,他乐呵呵的冲黄泉老人说了声两步上前从他怀里接过一条鱼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

“老马,那里面黄泉之雾厚成那样,你说这杨家小子这么久没动静,刚刚那里面又跟炸雷似的,是不是挂在里面了?”牛头扑棱着大脑袋远远的在黄泉边有些无聊的道。

马面靠在石头上嘴里叼着根不知道哪儿抓来的黑草白了他一眼,道:“能不能想点儿好的?现在这地方诡异得紧,这黄泉呐,神秘得跟啥似的,时有时无的。要是他出了事儿,你跟我怎么回去?就凭你那牛蹄和我的马掌?”

牛头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嘴里嘟囔着:“大吉大利,杨家小子身体健康…”

两人就这么继续枯坐,黄泉边上又没啥好的风景看,被这沉闷的场景一衬托,两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大主宰如今惶惶如丧家之犬实在是悲哀的紧。

“嗯~~~嗯~~~~”想到伤心处,马面不由得悲凉的哼

起了阳间一首很是符合他们现在处境的二泉映月。

哼着哼着,有时候情绪就是这样,不小心崩了把自己整个人都哼不好了。看着那滚滚黄泉真心想眼睛一闭蹦下去了却这悲哀的一生。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头顶之上杨厚土已经悄然出现。

“震!”

“噗嗤!”牛头那硕大的脑袋被突兀威压袭来一个倒栽葱扎在地上。

马面也好不到哪儿去,本来半躺着忧愁的他同样被这莫名的威压给整得有些狼狈。

“呸!”的一下子吐掉嘴里那根已经凋残的黑草怒喝:“何方妖孽敢在你马爷爷头上动土!”

神识放出之后,马面的心凉了半截,妈耶!啥也探不到。

看不清深浅的往往就是最危险的,这句话对神对人通用。马面挥手间掌中大叉子骤然出现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抡起叉子就是一通的乱舞。

“嗡~咔~嗡~轰!”随着每一叉的挥舞,半步主宰的无上神力无不是在它挥舞的方向掀起阵阵风云。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快走!”狂舞中,马面一个蹿身来到刚刚拔出牛角站起来的牛头身前,抓起它的衣服也不管牛头的懵逼,拔腿就跑。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阴间么!”马面在心中呐喊,以前除了冥王之外,整个阴阳他要横着走谁敢走寻常路?

是,现在是地藏话事。但是这特么也太夸张了吧,随便蹦个不认识的和尚,自己打不过。这也就算了,这儿居然又来一个连自己都探不到踪迹的东西。还让不让马活了?

“回来!”一个声音如炸雷般响起,马面突然见左前方黄泉之中轰然冒出一个高约百丈的巨大影子。

那巨影身上黄泉洒落,整个身子半黑半白,牛头惊叫道:“老马!快看!酆都那孙子诈尸了!!!”

“酆你个大头鬼,你仔细看看那是酆都么!”马面没好气的横了一眼自己这猪队友怒道。

“那不是酆,咦?好像还真不是,酆都脑后面没有那个神环来着。”牛头仔细打量之后挠了挠头,随即就跟抽风变脸似的突然变得怒不可遏的样子,怒道:“日勒!除了冥王谁还敢凝聚那花里胡哨的神环!老子要干他!”

“别,你发什么疯!喂….”马面一看牛头那表情就知道要出事儿,忠臣长啥模样?不就是这幅牛德行么。

“哇呀呀呀~~~~”马面见牛头跟个疯子一样嚷嚷着举着自己的大棒槌冲向那诡异存在有些无语,他也懒得阻拦了。

果然,牛头摇头晃脑的快冲到河边的时候愣生生刹住脚。

玛德!他有些后怕的看了看差点儿就扑进去的黄泉赶忙后退了两步,差点儿…差点老牛我就自杀了….

“哈哈哈!”杨厚土大笑着在那巨影身前缓缓显出身形,那巨影自然就是杨厚土的裁决法相。不用说,能把这两位玩儿成这德行,自己现在妥妥的主宰。

只是,听说修为到了主宰能够领悟主宰之道,那自己的主宰之道是个啥?黄泉?黄泉主宰?不不不,不好听,还是那裁决主宰拉风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