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00章 吃面瘫的牛头马面

黄泉之畔,树枝所引燃的阴火不时爆出啪啪的声响。

两条大鱼在慢火的灼烤中散出阵阵勾人口水的幽香,黄泉老人时不时抬手聚气压了压过旺的火苗,双眼中的灼热丝毫没有离开过那已经有些金黄的鱼身,看那德行貌似不是第一次烤阴阳鱼了。

“不是,我说你俩不看鱼老盯着我干嘛。怪渗人的!”杨厚土有些无语的对身旁的牛头马面道。

这俩大主宰,自打现那个戏弄他们的居然是分开不久的杨厚土之后,立马就炸了!这特么不是神技是什么?这小子如此年轻便站在如此高度,你说要是冥王的亲弟弟,行,坐火箭都没问题。

可特么这小子之前还跟自己们一起被那劳什子玄天明王打得跟狗一样啊!这一转眼,嗖嗖的!

这度,不是变态就是妖怪!哦不,妖怪算个球。这小子肯定是个变态!

黄泉,肯定是黄泉给他带来的好处。不用杨厚土说,他们心里已经认定了。这一想法一诞生,那他们看向杨厚土的目光霎那就不同了。

两双眼睛四道绿光再加上那阴火衬托的淡青色闪耀,杨厚土只感觉菊花不自主的一阵收缩。

“杨家...杨小哥,嘿嘿嘿...”马面愣生生把小子那两个字吞了回去一脸赔笑的道:“那什么,黄泉之法....”

杨厚土一愣,随即恍然。弄了半天还是在打黄泉的主意,犹豫了片刻,道:“这个嘛,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黄泉的凶险我想你们应该清楚,我怕一不小心把你们给弄死了。”

一提到死,牛头马面那满脸的期待一下子黯然了几分。的确,黄泉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实力与神魂,到底该怎么选他们心里还是有些那啥。

是在憋屈中死去,还是在尝试中消亡这在电视剧里应该肯定都是选后者。但这可不是拍戏,可以咔了重来。神魂一出事那连喊那句“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机会都没有了。

英勇就义啥的是高尚,但,好死不如赖活着才是真心。

如果说这里有个深坑,只要跳下去,一半一半的机会能够成功他们都会毫不犹豫。但看杨厚土这表情,估计九死一生都算是高估了。

“嘿,吃鱼吃鱼咯!”正当气氛有些沉默的时候,黄泉老人乐呵呵的“歘”一下撕下了一大片烤的外焦里嫩金黄金黄的鱼肉一口咬下。

那陶醉的表情和嘴里的脆响直接把杨厚土的口水哗啦引出来了一大串。

他也不客气,嘿嘿笑着也是上前扯下一大块深深一闻,啧啧啧,那叫一个香啊!也不知道这黄泉老人施了什么法,明明也没看见他放啥调料,这味道真是绝了。

“嗯?”一口咬下去,杨厚土嚼着嚼着觉着有些不对劲。他看了看手里金黄的鱼肉又疑惑着咬了一口,这是烤羊肉的味道?

“咦?”还没等他问出口呢,一旁放下心思同样动手开吃的牛头马面也是纷纷惊疑出声。

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吃出了这肉的奇怪,只见他们对视了一眼,也不吭声,低着脑袋可劲儿的啃着吃的那叫一个香啊!

“唉,可惜了这好东西,少了酒。简直是人间憾事啊。”黄泉老人吃了几口之后轻叹了一声,双目之中露出一丝缅怀。杨厚土不用猜都知道他在缅怀当年在阳间的日子。

也懒得安慰,这事儿他管不上。至少,暂时帮不上忙。

吃了好一会儿,之前杨厚土觉得这烤羊肉味实在是绝美无比。可吃多了也受不了啊!于是,他嘴里嚼着脑中不由想起了之前跟葛无忧在一家网红店吃的那叫啥爪子的鸡爪,啧

啧啧!那味道....

耶?这脑子里还在想呢。嘴里那还在咀嚼的鱼肉突然就变了味道。这...这啥情况?杨厚土砸了砸嘴,嘴里还真就是他上一秒在记忆中回味的那股味道。连辣味都突然出现而且与记忆一般无二。

“这肉这么神奇?”杨厚土终于忍不住冲黄泉老人问道。

黄泉老人神秘一笑,道:“这阴阳鱼可是灵源催生的,历经世间万象自然带得千滋百味。好好珍惜喔,下次可不白请你吃了。”

“那你们呢?吃出啥味儿了?”杨厚土颇为好奇的冲牛头马面问道。

这俩货也不吭声,只是嘿嘿一笑埋头继续啃。

“哈,也是好笑。这牛头居然喜欢吃马肉,而那马面居然对牛肉情有独钟,哈哈,好一对绝配。哈哈哈....”黄泉老人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呃...”牛头抬起头看着马面解释道:“你可别听他瞎说,我怎么可能喜欢吃马肉...”

马面先是瞪着牛头,可瞪着瞪着,他的双眼之中渐渐浮现震惊之色。

“你,你干嘛!”牛头让他瞪得有些怕了。结结巴巴的道:“你别这样,我下次不吃马肉了还不成嘛!”

可当他眼睛余光瞄到杨厚土也用同样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时候,他是真的怕了。这...这小子也是爱马之人?我,我可打不过他啊!

“老牛你别动。”马面一把将手里剩余的肉塞到嘴里跑到牛头面前,也不等牛头反应过来呼的就是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扇完之后一脸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有感觉么?”

握尼玛!牛头一回神,怒了。“过分了啊!”

一句话没说完,杨厚土那蒲扇大的巴掌也跟着上来了,扇完了同样一副关心的口吻:“你怎么样?”

我!牛头一双牛眼瞪的老大,可是看着杨厚土那表情又不似作伪。

关键是,打不过啊!一口气憋了半天这才瓮声瓮气的应了声:“能有什么感觉!没感觉!”

“完了,老牛你面瘫了...”马面的话彻底把牛头给惹毛了,只见他一蹦老高指着马面的鼻子骂道:“你这马日的,想打我明说。老子可是神,就算不是主宰了也是堂堂半步主宰,你特么听哪个神会面..瘫?诶?卧槽!”

话刚说完,杨厚土抬手之间凝聚了一面黄泉水镜立在牛头面前。

牛头一看之下差点没晕过去,能确定,那镜子里顶着一双硕大牛角的是他本人没错。可,可特么那垮下来老长半吊着的半边脸是几个意思!

老子,老子真面瘫了?牛头震惊!半步主宰面瘫?千古奇闻....

“老,老马!你也...”看完自己一抬头,牛头惊惧的现马面的那张脸也开始出现了异样。

完犊子,这鱼有毒!!!牛头马面不是傻子,霎那的回转他俩同时将怒意熊熊的目光投向了优哉游哉抱着鱼吃的黄泉老人。

“这...”杨厚土也有些奇怪的看向黄泉老人。要说有毒什么的那肯定是扯淡的,他吃了这么多也不见有事儿,只是好奇罢了。

“看着我作甚?”黄泉老人眼睛一瞪:“老子我弄死你们还需要下毒?滚滚滚....”

说着不爽的一挥衣袖,牛头马面就跟那小鸡崽儿似的直接被掀飞。

“杀!杀牛啦!!!”牛头惊恐的惨叫。堂堂半步主宰居然毫无节操的在半空张牙舞爪的疯狂扑腾,不怪他慌,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居然连一丝神力都使不出来。而这老头轻描淡写的一挥,直接把他俩朝着黄泉河抛了过去。

杨厚土面色一紧就要出

手拉他们一把,谁知黄泉老人翻手一压,他便也动弹不了了。

“慌什么,死不了的。放心吧!”黄泉老人呵呵一笑示意杨厚土无需担心。

“噗通!噗通!”两声水响,牛头马面一先一后的掉入黄泉之中。

完犊子...杨厚土也没心情吃了,连忙两步蹿到河边,这怕是真要闹出人命了。

可惊奇的一幕就在这时候出现了。只见片刻之后牛头马面呼啦的纷纷在黄泉中探出脑袋大声叫喊:“黄泉!黄泉啊!杨小哥救命!!!”

卧槽!杨厚土震惊了,这俩货居然能入得黄泉而不死?而且看那模样扑腾得老有精神了。哪里有半分被黄泉侵蚀的样子。

见杨厚土不动,牛头那暴脾气就上来了,什么不讲义气谋财害命啥的都是轻的,到最后干脆就连杨厚土那亲大哥冥王都骂进去了。

当他们开始口吐三字经的时候,杨厚土恼了,骂道:“你们特么不会站起来的么?扑腾个鸡毛!再鬼吼鬼叫的,黄泉弄不死你们我也放水龙把你们淹死在里面信不信?”

“呃...”马面最先反应过来,双脚一停扑腾,呀。还真的直接就踩到底了。站起身,这黄泉边缘之水仅仅到其胸前....

翻手一拍牛头,两人有些尴尬的直愣愣站在黄泉里看着杨厚土,“嘿嘿...开玩笑,开玩笑来着。”不过随即他们很是惊奇的翻看自己双手,只见双手之上层层神魂力量居然在与黄泉水的纠缠中不停的剥落。

就跟蜕皮似的,一层脱落一层补上,很快,他们的神魂颜色就变得很杨厚土那有些泥色的神魂很是类似。

在尝试着沟通黄泉得到回应之后,星星点点黄泉之精开始朝着他们汇聚。

“我们...能吸纳黄泉之力了?”牛头马面难以置信的狂喜高呼。那种力量入体的感觉已经不知道在他们的记忆之中消散了多久了,这数百年来,愿力不济神力衰退那种癌症般的折磨一直如影随形。

今天!他们终于看到了希望!

狂喜之下的他们跳着,笑着,全然把之前对黄泉的恐惧和渴望化作了亢奋。就跟俩孩子一样不停的扑腾着水欢呼着。

“哼!也不知在得瑟个什么劲,你让他们冷静一下。吵着我吃鱼了。”黄泉老人瞥了一眼他们有些不满道。

杨厚土一愣,冷静?你让我去让一头疯牛和野马冷静?吃错药了吧。

“你吸收一下黄泉之力,他们就冷静了。”见杨厚土不动,黄泉老人捋了捋胡子道。

这倒是可以。虽然不知道为啥,但杨厚土还是下意识的沟通黄泉。这神念一动,牛头马面还真一下子安静了,更形象点儿那就是懵逼了。

只见那令他们心潮澎湃缓缓朝着他们汇聚的黄泉之精居然一下子调转了目标朝着杨厚土去了,刚刚还密密麻麻环绕的星光现在居然连根毛都没剩下。

“别啊!”两人看向杨厚土不住的哀嚎。

“为啥?”杨厚土有些奇怪的问道。

黄泉老人哈哈一笑,道:“你才是那个得到黄泉承认的存在,他俩?不过是沾了阴阳鱼肉身精华的光罢了。你若不在,黄泉能基本任何他们就算不错了。你若在,没门儿。”

原来如此,杨厚土有些调侃的看着跟被凌辱的怨妇一般神情的牛头马面道:“叫大哥,叫大哥我就让你们修炼吸纳黄泉之力。嘿嘿嘿。”

“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