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04章 看到了,悔么?

“这,这怕是在跟我老头子讲鬼故事…”天师阵型中站在后方的葛念胡子一颤一颤难以置信的看着前方叩的三戒喃喃道。

站在他身旁同样已经位列天师的葛常笑与他老父的表情没啥区别,一张嘴张得老大。

这三戒基本上算是他们看着出生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地藏转世身!

“哇!三戒师兄是地藏?那我不就是地藏的师妹了?”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老葛大葛两位天师有些不满的斜了一眼那没素质的人后又转过头看向前方。

“嘶!!!”片刻之后,两位葛天师仿佛才反应过来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连忙回头。

“我的个小祖宗,你什么时候到的阴间!!!”葛念气得吹胡子瞪眼的,那正一脸惊奇的看着前面不时咋咋呼呼的人不正是葛无忧葛大小姐么?

“阳间没事做嘛。我就悄悄跟着大部队的尾巴进来了呀。嘿嘿。”葛无忧嘿嘿一笑冲自己爷爷俏皮的眨巴了一下眼睛。

我!!!要不是她娘是自己的儿媳妇他真的想爆粗口了。你当这神佛之战是过家家么!你怕是想那杨家孽障想疯了!

殊不知,此刻葛无忧心念着的杨大湿正在黄圈中啷哩咯啷。

“老牛,我们这是到哪儿了!”杨厚土脚踏黄泉在波涛汹涌的黄泉中疾行。

“不,不知道,反正没有到十八府。”牛头跟个沙和尚似的左右摇晃着身子打量着远方。

日了,杨厚土郁闷,这黄泉也忒诡异了。自己跟着那牛头马面学的洞穿空间之术居然在这片空间无效。穿来穿去跟个傻子似的就在原地打转,哪怕是跑到黄泉之外都不行,简直是邪了门了。

要是赶回去跟迟来大师似的晚了一步那就真的悔恨终生了。

………….

“佛皇…”玄天明王第一次在地藏的命令之下犹豫了。身为神佛中的主宰,心中的那层佛道的高台不允许他对非佛之存在下跪。

三戒的目光逐渐变得清冷,他看了一眼同样没有动的四大尊佛道:“时至今日,你们已经看到了我的执念带给了这阴阳什么后果。然则,你们还是不愿意承认我们早已步入歧途了么?”

“可是…”玄天明王又待辩解,却被三戒抬手制止,道:“佛道之所以能够繁衍至今,凭的就是能够包容一切和度化众生的道理,你们,现在连承认错道的勇气都失去了,凭什么称佛!”

“吾,有罪….”在佛主的声声质问下,五位大佛终究是在煎熬中低下了那佛高贵的头颅缓缓拜倒。

佛,跪了?

纵然这阴阳之中最后的几尊大佛就这么实实在在的跪在前方,但无数阴神却总觉得这一刻有些不真实。

那种积攒了千年的怨气却找不到地方泄的憋闷之感充斥着每一个阴神与道传的心间。

“没必要的….”杨黄天有些复杂的看着地藏轻声道。

三戒摇了摇头,道:“我这跪叩,跪的是那因我之执念偏离所遭受劫难的万千亡灵,也跪的是你们这些尚在劫中的十方阴神与亿万生灵。有必要….”

“如此看来,你所说的那风劫之主已然醒来,此战,难!”杨黄天双目遥望天边语气颇为沉重。

地藏缓缓站起看着杨黄天道:“我需要你的帮助。”虽然在有的人看来,明明坏了阴阳却还恬不知耻的向受害的冥王一方请求帮助的行为有些无耻。

但以如今地藏所要面对的形式,已经由不得他有其他选择了。就算杨黄天拒绝,他也只能再次跪下。况且

,他知道,杨黄天不会拒绝。

“好。”杨黄天果然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说到底,这阴阳还是需要这逆风一博的。因为,一旦封印破除,整个阴阳,退无可退。

他转身看向了依旧没有回过神来的阴神大军与昆仑道传,道:“这一战,我们的对手不是神佛,而是来自那阴阳之外的厄难灾神!”

数万阴神鸦雀无声,他们知道,以他们的实力而言对于凡人自然是处在高高在上的神祇之位。

而对上那传说的灾神之主,恐怕比之凡人还逊色不知多少。

双目所及之处,面对那神王存在的灾神可堪一战总共只有三人。冥王与冥书结合算是一人,昆仑祖龙算是一人,地藏及五位大佛再加上无数阴神与所有昆仑天师,勉强算是一人….

“我记得当初你我一战,你将那些和尚融为一体给我来了两下算是不轻的老拳,那阵法叫什么来着?”杨黄天偏过头向三戒问道。也只有他能对这种层次的仇恨轻描淡写到如此程度了。

三戒一愣,随即微微一笑:“转轮翻天阵。”

“翻天?唔,名字不错….”杨黄天一顿,随即他指了指寂静的十方阴神道:“如果将他们暂时交由你启用此阵,能与神王一战么?”

三戒闻言明显呆了一下,他讲目光投向了那万千阴神,随即摇了摇头,道:“恐怕不行,我与他们无法做到同心同念。如此转轮翻天恐怕难堪大用。”

“阴神所属听令!”杨黄天没有回答地藏,转身朗声道。

“在!”

“此战,原本你们只能是那等待本座凯旋亦或是等待本座死讯传来的存在,做那连挣扎都没有权利的蝼蚁!”

所有阴神闻言尽皆默然,冥王之语的确是真得不能再真的大实话,但这话听在他们耳中此刻却无比的灼心。

但接下来杨黄天的话却又像是专门为这黑暗憋屈的心打开了一扇窗,只见他沉默片刻之后又道:“然而如今,有一个能够让你们加入战局,给你们自己为自己生死做主的机会。你们,愿意么?”

“愿!”根本没有片刻的考虑,阴神们从胸膛之中出的吼声便震彻寰宇。就像是赌博一样,谁都想有机会下场而不是把自己的全副身家交到另一个赌徒身上。纵然那另一个赌徒是他们的神!

可紧接着杨黄天的又一句话却又像是直接卡住了他们的喉咙,他道:“既然你们愿意,那便自己到地藏佛主身前报道吧。这机会,是他给你们的,我,给不了….”

十方阴神犹如那y火焚身的大汉突然被人泼了一盆冰水,一浪接着一浪震彻天地般高亢的怒吼霎时间蔫儿了。

整个空间寂静无声阴风掠过落针可闻。

杨黄天不慌,他现在站在这里,那便是已然下注并且是下了全副身家的大注。可那跟随他到此的阴神们,哪一个又不是呢?统统都是站在生死边缘的赌徒。

神性不过人性,他相信,只要是赌徒就不会放弃这生命之中的最后一局,也是唯一的一局。

果然,沉默良久,第一个阴神有些犹豫的踏出一步,他看了看四周很多同僚都在看着他。随即一咬牙干脆直接飞身朝着地藏所站方位飘了过去。

“地藏!”这看起来只有小小神将修为的阴神落到地藏身前对这位高高在上的佛主半点尊敬都欠奉,只见他一挺胸膛道:“吾乃孽镜府域巡山神将,我这点神力,就交给你了!虽然我实力低微,不过,我会看着你的….”

说完,他一声不吭的直接退到地藏

身后不再言语。

地藏心中那敏感的弦明显被触动了,这位突然到来的神将让他看到人性中的另一面。时至今日,阴神对于他这位佛主那是真的恨不能剥皮拆股,这一点,从这神将努力克制的模样便能看出。

可就是恨到如此地步,他还是愿意暂时放下,为了阴阳也是为了自己,选择了相信自己这个仇人!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沉默而立的神将,半晌,他嘴唇微微一颤轻轻的说了声:“多谢…”

人性如此,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一个个阴神踏空而出。虽然他们看向地藏的目光无一不是带着浓浓的恨意,但他们都选择了沉默。一个个仅仅是落到地藏身后简单的对视一眼便陷入沉默。

很快,地藏身后所站立的阴神便已过半,选择一搏的阴神居然达到了四五万之多。而且看样子还有继续前来的,其中竟然还有七八个油到不能再油的府君。

待到最后,剩余的十余位府君居然近乎全部都站到了地藏身后,唯独剩下那油锅府域的牛魔府君和区区千余阴神。

“老牛,怎么?不上来搏一搏?”三眼神君将三尖两刃枪往肩膀上一扛有些调侃的冲牛魔府君喊道。

“我…”牛魔府君语塞,他身后的千余阴神同样低头不语。

人性本就是如此,也不是所有人在面对这种局面的时候都会选择以命相搏。既然有选择,那自然就有人会选择不同的答案。

也许,加入他们就算胜了我也会死在里面呢?又也许,就算败了,阴阳天地如此之大或许我能够找到一地苟活于世呢?

当然,也不排除其中有着亲近之神毁于神佛之手的切肤深仇。他们实在难以说服自己站到地藏身后沐浴在那金光之下。

“人各有志,不强求!”杨黄天摆了摆手制止了三眼神君那想要继续调侃的话语。

转头看向地藏,道:“如何,足够么?”

“足矣!”地藏双目之中神光熠熠,如此多的阴神再加上其中更是有为数不少的三级神以及二级正神。比之千年前那实力低微除了他一枝独秀之外佛里最高不过称号佛的基础实在好了不止一个层次。

“如此便好!”杨黄天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地藏身后的无数阴神道:“不要心怀怨愤,这一战是为了你们自己也是为了你想要保护的存在而战。此战之后,我相信地藏会给对之前的事给你们一个交代!”

说完,他看向地藏道:“对么?”

地藏点了点头脸上露出虔诚之色冲阴神们深施一礼,道:“还望诸位施主暂时放下对贫僧的怨恨,为求成功施展此阵,贫僧厚颜愿诸君暂且信我一回。若是此战能够夺天,贫僧任凭众施主落!”

“地藏你说的,老夫记住了,到时候可别不认账!”一个阴神高呼。

“对对对!到时候我要你给我,不,对我油锅府域刑罚司道歉,一百遍!不,两百遍!”

“就是就是,还有我孽镜府域巡山堂,上次那和尚骂过我,你要道歉,也是两百遍….”

………

无数类似的话传到地藏耳中,他没有恼怒,反而更是愧意升腾。他看向了身后同样面带愧色的五位大佛,轻声道:“看到了,悔么?我悔….”

玄天明王等人无声的低下了头,那些曾经被他们以极乐为由无底线欺压了近千年的神。

就算现在一人上前给他们两巴掌啃他们两口,都比此刻心中的煎熬要好得多,他们要的,居然大部分都只是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