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05章 冥命相对

()

冥神山,佛尘漫天。

“你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地藏本魂目视着万佛哀鸣的惨状已经彻底的疯狂了。

然而此刻风劫之主的动作却让他在狂暴之中升起了无限的警觉,因为他发现这风劫居然将身下自己牢牢压住的厄难封印引导出了一部分纹路与本魂相连。

“嗯,够了,够了。哈哈!”风劫之主对地藏的怒吼根本不予理睬,只是满意的盯着那空中灰气升腾的命书,仿佛实在欣赏一件绝美的艺术品。

就在他话音落下之后,命书终于在无数神佛的能量汲取中完成了它问世的最后一步凝聚。

“轰咔!”那距离冥神山不远处蜿蜒而过的黄泉之上厚重的劫雷之云开始闪耀,不过片刻,千条雷龙便破云而出直接笼罩向了冥神山。

有别于杨厚土那与黄泉交融走后门似的劫雷,这些暴起的劫雷是真的一往无前想要破灭命书!

不光如此,就连冥神山中那万年不动的焚神岩浆也在命书想要现世的这一刻开始暴动,喷涌而起的紫红色岩浆随时都准备暴起。

以命书为中心,阴空之上风云狂涌四面八方的无边黑暗仿佛都在被它所吞噬引向。

此刻,命书掀起的阵阵狂潮居然生生将这劫雷与焚神之火阻绝在外,还未真正诞生,但它那足以定命之压迫便以本体为中心开始扩散。

除了那端坐冥神山的风劫之主外,所有的存在都在它的气息之下瑟瑟发抖。

“啊~~~”地面之上那些神力颇为强大的称号佛们刚刚因汲取停止而觉得逃过一劫,此刻那股要命的吸吮感又在浮现,声声惨叫再起。

“嗯?停下!这些可都是三界美味,不可浪费!”风劫之主皱眉有些不满的喝道。

空中命书闻言搅动风云的书身一顿,仿佛在犹豫。但片刻之后它选择了听从风劫之主,命之丝线从那些残存的神佛身上收回。

“退去!”命书之中居然响起一声喝斥,那无边劫雷与焚神之火居然在这一声喝斥之下真的层层消散。

灰风散去,刚刚这足以震彻阴阳的异象就像是从未发生一般。当然,有一例外,那就是命书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挺拔的身影。

“命,见过主上!”那命书所化的挺拔男子一躬身朝着风劫之主深深的施了一礼。

“哈哈哈,好!”风劫之主放声大笑,这阴阳都只知晓命书是由那万灵孕养而出。

万灵?开玩笑!不过只是陪衬之胎而已,以他们为基础能够孕养得出这能与神王比肩的神物?

只有他和与他神魂相融的地藏知道,冥神山为天地圣书冥的诞生之所,此命书便是以冥神山冥书遗留下的万年阴阳命数残理为胎,以万千灵魂为引重新孕育。

可以说,冥书与命书就如一奶同胞般存在。唯一不同的便是,前者是秉天地运转之需先天而生。而后者,却是踩着冥书遗留下的基础和骸骨人为创造出来的。

“喔?哈哈,来的正是时候!”风劫之主轻轻探出手掌抚摸着命书所化青年的头颅,突然,他抬头看向了冥神山之外的远方笑道。

“去吧,让我看看你与那冥书究竟孰强孰弱。”在他眼中,命书是他这无限的生命中创造出的最

完美的存在。他缓缓俯下身在命的耳边低声道:“可不要让我失望喔。”

命没有回应,只是缓缓的挺起腰转身凝视着远方。在那边,他感受到了与自己散发着相同气息的存在。

吸收了太多的有灵之念,自诞生之前他便早已不是白纸一张。这也是他自称为命的理由!

纵然他本体已成,已经能够随意掌控亿万生灵之命数。但他知道,在这之前,他还得为了自己的命运一战。

在他身前,有一座山还需要被摧毁。也只有战败了那身为自己前身的冥书,自己才能真正的站在能够主宰命运的绝顶!

………

“准备好了么?”杨黄天双目微眯遥遥望着那被结界笼罩的冥神山,千年未归,这里,依旧。

“吼~~~”祖龙无言,仰天长啸算是最好的回答。

而三戒,此刻早已化身千丈巨佛,百丈主宰千丈王!这便是转轮翻天阵凝聚之下的奇效。

为了避免心神纷乱造成干扰,数万阴神齐齐封闭了自己的神识完将自己的本能神力双手奉上交与地藏。

气势暴涨之下,这巨佛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居然隐隐超越了老神师所操控的祖龙。

三戒之神魂稳稳的盘膝在这座千丈巨佛的眉心之中,化作一个鲜红的卐字印记。从佛身之上散发出的每一个星点之光都代表着一个阴神的存在。

就在他们相视无言目光坚定的朝着冥神山迈开步子的时候,一道灰色流光划空而来稳稳的停在了他们前方。

“命书?”灰雾散去,杨黄天眼神一凝定格在了从中显露的那道身影之上。

看到他,杨黄天的心里很是沉重。从他身上,他感应到了与冥书的相似气息。

命书,果然出世了!若以境界划分,这站在他们身前的命书,同样是神王!

“你们可以过去,我,找它!”命面无表情的将手指指向了杨黄天头顶之上悬浮着的冥书。

冥书似有所感缓缓降下与命遥遥相对,书身之上哗哗翻页似在表达着什么。

“你确定么?”杨黄天有些迟疑的问道,冥书方才告诉他,让他去做自己的事,这里有它即可。

冥书初凝,杨黄天知道,它远远没有恢复到千年前那般足以翻手间天地变幻的强大。留下它,他始终不放心。

“哗哗哗…”冥书之页依旧翻动,仿佛是在催促杨黄天离去。

最终,杨黄天一咬牙深深的看了冥书一眼不再迟疑直接踏空前行。

而命书所化之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过除冥书之外的任何存在,仿佛他的世界中只有这个唯一的对手值得他正视。

待得杨黄天等人离去,命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在他之前能够主宰天地无数年的同类。

半晌,他幽幽道:“你的命,比我好….”

“你…不该,不该诞生。”冥书啪一声合上阴风转动间同样幻化出一道人影,仿佛不习惯言语,它看向命说话有些生涩。

不过也仅是片刻,冥书便适应了,道:“采集天地运数,运转亿万命理,需要站在一个平衡点之上,不应该存在如此复杂的思绪。”

“喔?”命闻言玩味的一笑,“

你能感知我的思想?那你自然知道我现在最想的是什么了….”

冥书顿了顿,有些呆愣的看着命道:“不行,这命数不能交与你…”

“哈哈哈,多说无益,你不给我,我自己来夺便是。”命哈哈一笑,但双目之中却闪过了一丝只有他才能知晓的复杂。冥书必须毁去,这天地命理必须掌握在它的手中。

否则,他连逃出那风劫之主的掌控都难何来主宰命数一说!

杨黄天感应到了身后远方传来的异动,缓缓回头,银色与灰色相互交织着的光柱冲破阴空直接消散于阴云之上。

冥冥之中自有命数,那是属于它们的战场!

在那黄泉之上空无一魂的奈何桥之上行了片刻,一道结界光华出现在他们面前。

“吼~~~”祖龙翻滚着巨大的龙身,一口龙炎如暴雨般朝着那结界喷涌而出。

“噼啪”之声四起,那泼法金刚自爆神核方才破出一道洞口的强大结界在龙炎之下渐渐瓦解。

冥神山,近在眼前!

“哈哈,欢迎….”

结界破开,冥神山之上便传来了风劫之主的声音。

“我知道,你迟早会回来的!”杨黄天三人抬眼望去,半山之上盘膝而坐的那地藏本体正冲着他们咧嘴邪笑。

那与三戒集万千阴神所化佛身相差无几的巨大本体之上早已面目非。浑身灰丝密布,就连那眉心之上代表着佛主的卐字印记也变成了由数道流风所幻化的印记。

风劫之主的话是冲三戒说的,只见他略显讥讽的调侃道:“你呀,哪怕是斩下的佛念,与你这本体之思想也没什么区别。多苟延残喘一刻不好么?非得回来。”

说着,他指着脚下那残存数百之数依旧被束缚在原地呻吟着的佛者们笑道:“如此盛大的欢迎仪式,可曾满意?”

地藏死死的盯着那无数代表着佛魂崩毁还未散去的无边金色尘埃身体有些颤抖。

神佛黄昏,万佛陨落的炼狱深深刺激着三戒内心中的愧意。

“你,占了我的位置。”见地藏明显有些失神难以接话,身旁的杨黄天却缓上前道:“冥王之位,触之,要有死的觉悟!”

“噢?”风劫之主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咯吱咯吱…”他晃动着身子想要站起来,无数年不曾动弹身体,身上无数阴尘因岁月而凝聚的石壳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开始龟裂。

“嗯?此时此刻,你还能做什么?”就在他准备撑起身子的那一刻,眉心之中金芒闪耀,那风形印记之下的卐字印若隐若现仿佛要重新绽放。

“哼!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再镇压一会儿那封印吧。待我收拾完他们,厄难灾界便是该降临的时候了。”说完风劫之主哈哈一笑猛地一拍山脊,“轰”的一下,冥神山震动。

千丈灰影拔空而起!

“哈哈哈~~~死和尚,我,风劫!出来了!”风劫之主的狂笑声响彻天地。

命书已出,神佛挽歌….层层心神打击之下,像是八爪鱼一般不要命缠绕束缚他千年的地藏终于心神失守。

总算摆脱了这个不要命的执拗和尚!

他风劫之主,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