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06章 骚炸的牛头

()

“阿弥陀佛…”

就在风劫之主仰天长啸发泄着这千年困闷之时,脚下地藏的巨大本体佛魂在一声唱佛中缓缓陷入死寂。

身上佛光逐渐暗淡,整个佛身宛如失去了生机一般,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化作那阴间随处可见的阴石。

三戒知道,这是地藏本体的心神之念遭受重创。未免大坝决堤似的引起神魂崩溃,地藏本体选择了将本魂力量部注入封印之中。

“昆仑诸君。”杨黄天看向了轮回殿所在,那像是受惊的羊群般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的无数普通亡魂道:“麻烦了。”

“分内之事!”妙法天师一点头,带着一众天师朝着轮回殿的方向落下。

“啧啧啧…”风劫之主在高空之上低眼看着摇了摇头,道:“不不不,太冷清了。这不是我的风格。”

说完,他很是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左手看似无意的轻轻挥了一下。

就这一挥,道传的麻烦来了!

只见风劫那随着阴风乱颤的巨大身体之中,“嗖嗖嗖”的窜出了十余道影子。那些影子悄然出现之后便如那暗夜中的恶客一般,朝着落地之后便开始组织那些亡魂撤离的天师缓缓围拢。

“这可恶的和尚,吾本来是怀着兴致冲破封印而来。他可好,生生困了我千年….”风劫之主看着脚下那已然化作凡石的地藏本体恨恨道:“千年啊!今日脱困,我不得好好玩玩儿怎么成?”

说着,他大手一抓,山下正在调息神魂的一个称号佛直接被他抓在掌中就像是糖豆一般塞到了嘴里。

“嗯…美味啊!”风劫之主一脸的迷醉,而那称号佛就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从此消失在这阴阳之中。

杨黄天刚刚抬脚准备往轮回殿方向去,谁知被那风劫之主抬手甩出的一道风电生生阻拦。

“不不不,你们可是得陪我玩儿的。那些,还是让他们自己玩玩吧。”风劫之主嘿然一笑冲十余道影子道:“风鬼!好好玩儿,最好动静大点儿。惨叫与哀嚎,才是我厄难的主旋律….”

那些影子没有回应,犹如影魅一般荡身而起扑向了天师与亡魂。

“敌袭!”妙法天师一声厉喝,众天师中战斗意识强劲者纷纷转身暴起神魂开始防御,而其他的天师却有条不紊的继续撤离亡魂。

“电来!”身处防御外圈的马如龙须发皆张,来了阴间这么久,终于到了能动手的时候了。

身边与他相伴的天师神色与他一般无二,这千年的压迫需要释放!

“轰咔!”

风鬼与天师的碰撞开始,各色神魂在轮回殿前与那席卷而来的灰色悍然对上。

属于昆仑人的战斗已经开启。

………..

黄泉河中。

“不行不行!你们俩是不是传给我的穿梭之法哪儿不对头?”杨厚土都要抓狂了,坐在水龙首上一次又一次的试验着。

这黄泉简直看不到头,走了如此久两边的阴暗简直一模一样,再这么下去真的要把他给逼疯了。

我特么不是黄泉主宰么!怎么在这黄泉里赶路比阳间挤公交心还累!

见杨厚土抓狂,牛头马面也一脸的苦大仇深。就在这赶路的功夫,在杨厚土的

帮助下,他们已然跟充电一般恢复了主宰之身。

可问题来了,以往跟睡觉吃饭一样简单的空间穿梭之术居然完不灵了,主宰可是除了不能横跨阴阳那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高端存在,可以说突然在你面前冒出来就是主宰的招牌!

可现在,牛头马面相视无言,这就尴尬了….

“引念为媒,熔炼灵力,神念破空….”杨厚土龇牙咧嘴的晃荡着双掌在空中跟个智障一样不断地挥舞着。

“滋滋…”随着他的双手变幻,面前火花溅起一个圆环由小到大裂空而现。

这,这尼玛没毛病啊!这一人多高的圆环不正是代表着能够穿越空间的通道成形了么?

可,可这特么什么鬼….杨厚土伸出手掌在圆环的另一侧晃了晃,他不是瞎子,他能看到自己的手掌在那头扑腾。

我的杨家老祖….我特么要破开空间,不是在原地打洞啊!

“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杨厚土郁闷的抓着脑袋又一屁股坐在了龙头上。

黄泉水面水龙龙脸沉浮,很是人性化的瞪着眼睛龙脸茫然…..诸如此类的彷徨一坐这已经记不清是第多少次了。

“哎呀!”马面一拍大腿。

愣神的杨厚土乍一喝被吓得一哆嗦,有些恼火的道:“你干嘛,抽马疯么!”

“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马面嘿嘿一笑。

“啥?”杨厚土一听来了精神。“赶紧的!”

“引念为媒,熔炼灵力…”马面抬手间丝丝灵力在他掌中汇聚,他看着掌中的灵动道:“这是我们正常时候穿越空间所凝聚的媒介,可,可那时候我们是正常的。现在我们不是了呀!”

牛头这时扑棱着脑袋钻来过来有些关心的看了看马面:“哪儿?你哪儿不正常?”

“去去去!”马面很是嫌弃牛头那跟脑袋严重不成比例的智商,道:“你才不正常,我说的是我们的神魂。以前是亲近天地灵力,可我们现在更亲近黄泉了呀!”

诶?这句话有道理。杨厚土一下子知道马面想说的是什么了。

“来来来,你赶紧试试!”心急火燎的杨厚土立马催促马面赶紧实际操作。

马面也不嘚瑟挥手将掌中灵力散去随即抬起双掌引动黄泉,黄泉之精感受到了他的召唤开始汇聚。

转眼之间一团黄泉之力出现在他的手中,马面单掌一拍黄泉之力喷溅而出。

“炼!神念破空!”一声轻喝,以黄泉之力为引一个圆环开始浮现。

对了!就是这个!杨厚土欣喜的看着那圆环之中雾蒙蒙一片。玛德,起码不透明了啊!

“走走走!赶紧的,不然赶不上了!嗯?不不不,老牛你走前面试试水!”杨厚土收起黄泉水龙一把将吃瓜群众牛头推了进去自己也跟着迈进。

十八府啊十八府,我找你找的好苦…..

………..

冥神山上,风劫之主傲立当空。

“来吧!让我试试看你们有何能耐能够支撑你们前来自寻死路!”

三道身影缓缓升到了与他齐平的位置。

杨黄天,地藏,祖龙!这阴阳中的最强战力组合齐齐迎上,这一

战,输不起!

“吼~~~”祖龙一声咆哮准备做那先锋。

而就是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居然盖过了祖龙之吟!

“哞!!!”

冥神山下,风劫之主与三位阴阳神王相隔的黄泉之中骤然响起一声牛吼!

“哇哈哈哈!十八府域,你牛大爷回来了!!!”光华闪动中,牛头狂笑着一步踏出。站在滚滚黄泉之上的他意气风发,老子又是主宰了!而且力量来自黄泉。

地藏!有本事来咬我!

“呃…”牛头叉着腰环视一圈霎时之间像是一只,哦不,一群绿头苍蝇被他的大嘴吞下。

他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

随即他转身冲身后的通道中喊道:“老马,你赶紧出来!我好像没睡醒有点儿懵。”

“咋了?”马面同样一摇二晃拽嘻嘻的从通道中走了出来。他并不想嘚瑟,无奈身体不听使唤,控制不住。

黄泉呐,黄泉主宰啊!听过没?没听过吧!你马爷就是!

“你帮我瞅瞅,你感受一下,那边三个,一个和尚,一条龙,一个不认识的。他们都是神王?”牛头自然不认识杨黄天,只是觉得他那一身气息有些熟悉。

“哪?咋可能?这是破空,又不是穿越。”马面撇了撇嘴,抬眼一看。呃….傻眼儿了!

我的亲马妈妈!他做出了与牛头一般的揉眼动作。一偏脑袋,他看到了冥神山上的另一位。

玛德!心肌梗塞心肌梗塞了!那谁,更恐怖!

“你猪脑子啊!你没事儿跑冥神山来干嘛!”马面心里抽搐得慌,一巴掌拍在了牛头的大脑袋上。

因为他发现自己等人的出现好像打断了什么。此刻四个硬得不能再硬的牛人无一不是转过眼睛盯向了自己。

“我,我不知道啊!”牛头无辜的捂着脸,嗯?不对,尼玛!这通道是你开的,不是你想去哪就去哪么?关我卵事!

“打扰打扰,各位大佬你们慢慢玩儿。小弟走错路了,这就走,这就走哈!”马面低眉顺眼的陪着笑扯了扯牛头的衣服示意他风紧扯呼。

“嗯?堵着门儿干嘛。起开!”杨厚土饶有兴致的再看了看里面复杂玄妙的通道内部缓步迈出。

啧啧啧,除了没啥风景看。这速度体验,没的说,杠杠的!

“咦?杨黄天?”杨厚土一出来就看见了自己那位冥王大哥。

“厚土?”这回轮到杨黄天愣神了,他不清楚,杨厚土怎么会在此时此刻出现。

“冥王?”牛头马面一哆嗦看向了那三人居中的那个身影。虽然没见过,但是很好认。不是龙,更不可能是和尚,那不就剩那个人形的了么?

“那什么,主上!”马面很是干脆的一跪,本以为他要说出什么肝肠寸断的思主之言,谁知这货很是没骨气的道:“千年不见很是想念,无奈老马今日肚子不舒服,待我去那刀锯府域公厕中方便之后再来见礼!”

牛头呆愣愣的跟着猛点头:“对对对,肚子不舒服。”

两个没出息的货说完就准备溜。

“滚去轮回殿帮忙!”杨黄天冷哼一声。

“啊?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