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08章 恐怖风劫

()

“那臭小子……”葛常笑震撼之后便是一脸的茫然。

能够来到这里的昆仑人虽然辈分高低无算,可哪一个不是道中翘楚。

如此恐怖诡异的黄泉变化他们稍微凝神一探,自然便发现了那傲立黄泉之中的那道身影。

这小子不久之前来到昆仑之时不过地师而已,就这,还着实让他们眼前一亮觉得道传昌盛呢。

可这才多久,这,这怕是至少得有主宰修为了吧!而且能够自信到想要插足他们根本无法触碰的神王战场,明显不是一般的主宰。

至少,至少一般的主宰不会像他这样引动黄泉跟玩儿似的。

“什么臭小子,那是你女婿!”身为一众天师之中唯一一个女地师的葛无忧见杨厚土现身自然又惊又喜,一听父亲这么说不干了。

“嘶!女孩子家家的,矜持,矜持点啊!”葛长笑见自己女儿那一脸骄傲半分得意,还有一丝花痴的模样连忙呵斥了一声。

谁知,话音刚落,身边便响起了很多天师带着酸意的恭喜。

“小葛天师生了个好女儿啊!”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主宰的岳父,罕见,罕见呐!”

葛常笑一脸的尴尬,他能怎么说?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自己女儿已然中毒已深他还能如何。

虽然是恭喜,可他实在是笑不出来…明明是一头猪翻墙拱了自己珍惜的好白菜,可没人说白菜好,都在夸那头猪……

我这可是上好的白菜,本身就是我葛家珍宝,不是因为那头猪才变得珍贵!

然而,他的想法压根儿就没人搭理,因为他旁边的葛老爷子那张脸早已经笑出褶子了:“我孙女婿,哈哈,我孙女婿!”

“这气氛好和谐的样子……”牛头马面端着主宰的架子缓缓而来,很久没有露面的他们自然高高在上,道:“怎么?打完了还是怎么样?”

“见过秩序主宰与安魂主宰!”众天师一见他俩这造型连忙行礼,这阴阳中,长这德行的除了他俩也没别人了。

“嗯!”牛头大鼻孔里傲慢的吐出两道阴气。

“嘿?我还道死了呢,原来都还阴魂不散呐!”马面阴森森的笑道。

那些被黄泉惊退的风鬼在牛头马面看来不过堪堪二级水准,可那诡异的存在方式确实有些奇特之处。

此刻黄泉掠过,那些风鬼居然隐藏在那丝丝的阴风之中安然无恙。待黄泉大潮涌向冥神山之后,他们又开始在风中现形。

“这东西诡异得紧,还望两位主宰帮小老头稍微关照一下孙女,拜谢!”葛念朝着牛头马面一躬身请求道。

这些风鬼来无影去无踪,刚刚这短暂的小战便有数位天师遭到突袭神魂受创。如此战斗中,葛念父子护着葛无忧是真的心惊胆战。

“笑话,我堂堂牛头,哪有功夫……”牛头像是受到了侮辱一般张嘴就要骂,可旁边的马面突然一把拉住了他。

没有理会牛头的疑惑,马面见葛无忧整个眼睛都快挂在那边杨厚土身上了不由问道:“那,是你什么人?”

“那是我男人。”葛无忧本来就不是个大家闺秀,张嘴一句话出口差点没把身边葛常笑气的魂体抽搐而死!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呐!

可牛头马

面听了这话立马跟中邪了一样。

只见牛头感激的冲马面投去了一个眼神。杨厚土?虽然接触不久,但那货绝对属于睚眦必报的,惹不起!

就在众天师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牛头胸脯拍得震天响,连带着看向葛念的目光居然都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

“原来是大嫂!老爷子放心,大嫂在哪儿我在哪儿,打死我都不走!”

葛念:“……我才几十岁……”

…………

前不久杨厚土得闲看了一部新出的电影,啧啧啧!虽然是特效,可那海神手握三叉戟的威风简直让他神往。

“吼!”随着他神魂拔空而起,黄泉水龙化成龙枪激射到他手中。

“哐!”杨厚土在半空将龙枪狠狠的在阴风中一跺。呼啸而起的气浪八方翻飞!

“给我涨!!!”

漫天黄泉随着杨厚土的意念旋转着发出阵阵呼啸,四面八方层层叠叠爬升的黄泉水不出片刻便与阴云相接化为屏障。无数年,冥神山第一次被黄泉包围。

“这小子,有点儿意思!”风劫之主便是那冥书最初封印的老怪中的一个,阴间他来过,自然也知晓这黄泉河的神异。想不到无数年之后,居然会出现这种可以操控黄泉的存在。

不过,尽管黄泉漫天在神祇眼中乃奇迹中的奇迹。但他可不是凡神,如此情景也仅仅只是让他眉头一挑觉得有意思罢了。

“嘭!”

“锵!”

“吼~~~”

不管是地藏亦或是杨黄天与祖龙,他们的攻击不可谓不霸道犀利,每每一道突刺都能在冥神山这片空间之中击出震颤。

“可恶!从来没有真切感受过一个位阶的悬殊居然能够如此巨大!”杨黄天双眉紧锁出手不停但却越打越是心惊。

在风劫手中,他们的每一次力出击都能被看似轻而易举般被他挡下。仿佛他们不是在拼命,仅仅是在陪风劫玩耍一般毫无威胁!

当初自己在地藏突袭之下遭受挫败的主要原因来自于这脚下封印,可这却不能成为风劫的束缚,真是恼人!

说不得,他还巴不得自己等人打乱那枯坐的地藏本体的封印节奏将其释放呢。

“哈哈,这龙闻起来真是诱惑无限啊!”风劫之主在面对祖龙那霸绝无双的爪影之时云淡风轻,甚至不时双眼放光的露出垂涎三尺的神色。

他们厄难灾界之神最喜欢的便是天地精灵,那是他们的无上美味。

而祖龙本无魂,其身上散发而出的每一道气息都代表着绝对纯净到了极致的天地精华,如此诱惑在前如何能够不让风劫不惊喜心动。

“风,给本尊乱起来!”随着他的一声呼喝,空中无边劫风瞬间化成三道,阵阵呼啸劫风变成了连接天地的风柱将他们包裹在内。

乱空之下三位堪比神王的战力就这么突兀的被困住,而风劫之主嘴角掀起一丝阴笑开始缓缓朝着最右边的祖龙靠了过去。

“嘿?你敢无视你二大爷?”杨厚土怒了!从始至终,这个怪物压根就没正眼看过他,哪怕黄泉滔天!

想靠近祖龙?

杨厚土冷哼一声挥舞着水龙长枪一个闪身便来到了祖龙的下方。

“黄泉!浪起来!”呼啦啦的一道黄泉伴随着杨厚土暴

起的身形喷涌而起照着祖龙就冲了上去。

风劫之主没想到那黄泉小子居然真的敢不要命的参与进来,一个不留神被下方激起的黄泉溅了一身。

“嗤~~~”劫风之中黄泉所到之处暴起阵阵青烟,风劫之主面对三神那从始至终淡然如山的步子,这一刻,后退了。

虽然只是两步,但足见黄泉带给他的惊讶多过三神合力之下的攻击。

“呼啦~~~噗!”眼见黄泉建功,同时也为防风劫对暂时被困的三位突下死手,杨厚土双手疾舞之下黄泉水在困扰三人的劫风外层直接覆了上去。

“你...会死...”风劫斜着眼睛看向杨厚土话语冰凉。

“呸,乌鸦嘴!你才会死,你二大爷我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儿孙满堂...”杨厚土撇了撇嘴不置可否,阳间什么恶毒的诅咒没有?随便打开一个灌水论坛都能把你咒出花来,你这算哪门子的威胁。

“死吧!”风劫之主脸上不自觉的抽了抽,为了堵住这张明显有些刺耳的嘴,他抬手唤出了劫风。

在他看来,区区一个主宰,一风挥出应该渣都不剩了。

然而,事实证明了,杨厚土与他那无处不在的风同样诡秘莫测。

眼见着比刀锋还要冰寒的劫风袭来,杨厚土巍然不动直接在风劫的眼皮底下哗啦一下消失不见。

“咦?”风劫轻咦一声双目随着一阵无形的黄泉水气不断转动着。那小子不管隐匿之术再怎么高明,也注定无法逃过他这个中位神王的神识。

可让他惊奇的是,这小子的速度快到让他都有些惊疑的地步。

灰色劫风像是嗅到血腥味便不知疲倦狂追的疯子,一直紧紧的咬在杨厚土所化的水气后面。

看似只是简单的追赶没什么可值得惊奇的,但一个中位神王一击居然追不上一个区区主宰?这难道不就是最惊奇诡异的地方么?

细看之下,风劫明白了。

原来这小子在亡命狂奔的同时不断的释放出一阵又一阵的黄泉气潮,尾随而至的劫风每每被气潮所染便会受阻万分之一瞬,也正因如此,杨厚土才能奇迹的甩开劫风。

“跟我玩儿身法?”风劫轻蔑的笑了,哪怕四大灾主厄难灾主在身法上都难以与他比肩,这小主宰居然敢在他面前班门弄斧!

中位神王风劫之主身子开始动了,杨厚土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兴趣。至于祖龙?嘿,美味而已,跑不掉的,玩儿完再吃!

杨厚土虽然看似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仓惶,但他隐藏在黄泉屏障之中的无数双眼睛却无时无刻的不在注视着风劫的一举一动。终于见到风劫动了,杨厚土没有慌乱,反而是骤然提速跑起了直线。

“哼!没意思,还以为有点儿脑子呢。”风劫撇了撇嘴。

可就在他那千丈劫风之身就要撵上杨厚土的时候,异变突起!

“狗日的!吃你二大爷一枪!”

只见杨厚土骤然急停返身就是一枪,水龙咆哮着冲向同样极速冲来的风劫之主。

风劫下意识的一顿,前方黄泉之龙呼啸而来。而在他那千丈巨身之后,不知何时,天空黄泉屏障已经悄然分化出了数十根百丈水刺,在层层音爆中突袭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