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09章 此战无解

()

“去死!!!”杨厚土跑了半天为的就是吸引风劫之主的注意力从而悄然凝结身后这一击。

他知道,若非如此,那速度快到难以琢磨程度的风劫根本不可能被他锁定。

黄泉如刀!数十道如那天外而来的黄泉巨刃直取风劫之主后心。双手翻飞间,风劫之主将那来势汹汹的黄泉水龙拍成了水雾。

杨厚土单掌一抓将水雾重凝龙枪返身便走。

“噗噗噗~”声声闷响在他耳后响起,他知道,中了!

急速退去的身子不停,他转过脸看向了身后的风劫之主。

风劫之主仿佛有些难以置信,站在空中的身躯一动不动。他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被破出的数十个巨大窟窿。

那些窟窿的边缘之上每一处都散发着阵阵青烟,而且看那样子还有扩散的趋势。

杨厚土心中狂喜,但却丝毫没有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时机。就在风劫之主这一愣神的瞬间,无数的黄泉巨刃不断地从天空之上和四面八方地环形屏障之中激射而来。

“来来来,喝完这杯还有三杯!”在那些黄泉巨刃之后紧紧跟着浪潮般的黄泉水,捅!捅不死你我淹死你!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

可诡异的是,风劫之主就跟真的傻了一般站在空中一动不动,任由那些黄泉刃在他身上暴起一个又一个的劫风之花带起阵阵风潮。

哪怕是被黄泉之水厚厚包裹住,一身浓烟爆裂也仍旧一动不动。

嘶!事出反常必有妖。杨厚土脸上的笑还来不及绽放便被深深的难以置信所替代!

“桀桀桀....”风劫之主的暗风之躯千疮百孔看起来跟那破布袋似的,可他脸上却扬起了邪邪的笑:“惊喜么?开心么?哈哈哈哈....”

杨厚土震惊了!这,这怪物居然不怕黄泉!

不,不对!他的身上明明就遍布着黄泉腐蚀神魂时那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特征,为何....为何他会没事!

任由黄泉侵蚀,风劫之主拔高百丈,劫风缓缓而升,他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杨厚土缓缓开口:“黄泉,诡秘莫测。的确也是我厄难存在的克星,但....这可不包括我风劫....”

“你看....”说着,他轻轻吹出一口气,那气打着旋儿勾起了一股黄泉的追逐。道:“我的劫风可是来自于万物灰烬,代表着无边的破灭与死亡.....”

不用他再说,杨厚土已经发现了黄泉与劫风之间产生的微妙变化。

在暗黄色的黄泉与灰黑色的劫风相互撕扯侵蚀的时候,杨厚土感应到了一个绝对不该出现在黄泉之中的变化。

那便是在那纷乱的排斥中居然有丝丝的融合。当然,不是劫风在融合黄泉,而是黄泉在一点一点的吸纳着劫风中的死亡意志。

这对风劫之主来说绝对算不上是好事,相反,黄泉仍旧在发挥着它能够腐蚀万灵的作用。可对于杨厚土来说,这太慢,慢到能够让强大的风劫之主忽略掉这微不可察的伤害。

劫风中包含着与黄泉有些类似的万物死气,在这层意志的影响下,黄泉的腐蚀作用被无限度的缩小。就像是被稀释了的

硫酸一样,能伤人,但却不致命!

“你的底牌若是仅限于此,我说了,你...会死!”风劫之主收起了讥讽有些认真的看着杨厚土说道。

杨厚土颓然,连黄泉都没用。那,这一仗还有的打么?

看着远空那被三道风柱困住的三位神王级战力,他的心中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原来自己,真的改变不了什么。

“吼~~~”龙啸传出,祖龙第一个挣脱了劫风枷锁破风而出。三人之中唯有它的神力是最为强大的,当然,杨厚土所作的努力也被它一丝不漏的看在了眼中。

老神师知道,自从这风劫之主爆发出中位神王实力的时候,这一仗根本就没什么胜算了。

不管是阴神一系也好,昆仑一脉也罢,为了这一战,几乎付出了所有.....

巨大的龙目之中一丝悲意闪过。

“呼~~~”一阵龙炎扫过,杨黄天与地藏也在祖龙的辅助之下挣脱而出。

地藏身上的金色在一系列的消耗中变得黯然了许多,这不是神魂本体,神力有出无进,待到体内万神神力不济之时,便是他这具转轮法身溃散之刻。

“还有办法么?”祖龙巨大的嘴中发出老神师的询问。

杨黄天手中紧握阴阳剑双眉紧锁,他尝试着召唤冥书,可那云层之上只是不时地响起雷鸣般地声响,却不见冥书给与他丝毫地回应。

半晌,他沉沉的叹了口气将目光投向了地藏。

到了现在,纵然地藏胸有万千佛理又能有什么办法?风劫之主可不像能够被感化的样子。

“我有一个法子,不知道是否有用。”见两位阴阳巅峰存在的脸色老神师自然知晓了答案。

“讲!”杨黄天与地藏同时将目光看向了祖龙那双巨大的眸子。

“我这身躯乃阳间天地之力极致而成,若是在阴间点燃....”

“不可!”

老神师话刚出口就被杨黄天与地藏同时出言打断。

“你们先听我说完!”老神师道:“这阴间天地与阳间天地本就有两极不相容的特点,若是在阴间将我这阳间天地精华所成的祖龙之身点燃,绝对会引起阴间天地之力的狂暴反噬!到时.....”

“不妥不妥!”杨黄天仍旧反对,诚然,老神师所说的话并非不无道理。如果引动阴间天地之力的反扑的确有很大几率能够对付那风劫之主。

可这也存在一个赌博的成分在内,若是不行呢?若是天地之力反噬太猛,老神师还来不及做什么就死在那天意之下呢!

纵然他的心是有那么一丝波动,但他不想为了这渺茫的几率直接付出老神师之魂这么沉重的代价。

况且,老神师是昆仑之首,同样代表着一方意志!这决定可不是他能同意就同意的。

见杨黄天与地藏的反应如此坚决,祖龙的脸上荡起一丝微笑,道:“为调动这龙躯,我这神魂在祖龙之身中无时无刻不在消耗,也许,我根本就熬不到这一战结束,你们无需有心理负担。”

说完,他看向了远出轮回殿前依旧战斗着的昆仑众天师又道:“更何况,你看那风劫看我的眼神了么?在沦

为食物和奋力一搏中,我们没得选.....”

是啊!杨黄天同样看了一眼那些与风鬼战斗不休的天师们,那些风鬼就跟风劫之主一般无二,简直就跟打不死一般。

哪怕是牛头马面这样的主宰加入,居然也一时之间无法将那些打散之后不知又会从什么地方再次凝聚而出的风鬼彻底磨灭。

杨黄天知道,那些风鬼的力量源头应该是来自于风劫之主。风劫不除,他们就算是再打死一百次也无济于事。

但他们放弃了么?没有,他们依旧战斗着!因为他们相信只有冥神山上的胜利才能够带给他们存活的曙光。

这便是不能主宰战局成败的人所能够付出的最大努力。即便如此,他们至少付出过。

“好滑的小子,我看你能逃得了多久!”远处,风劫之主被杨厚土那诡异的身法给惹出了一丝火气。

这小子真的是让他有些恼火了,从来没想过自己那赖以自傲的身法会带给对手如此烦躁的心理创伤。

而这小子就是!只见杨厚土那水身随着他的劫风有意识飘荡,那随时都能从指缝中、手背上一划而过的如幻似雾彻底激怒了风劫。

失望中的杨厚土心如止水之下居然无意中变成了风劫眼中的泥鳅。打又打不过,伤又不能让他流血致死....无心再战的杨厚土恍惚之间整个身体化成了一团微步可察的薄雾。

而就是这无意的举动让风劫抓狂了,风,要抓雾.....

“怎么样?如果给风劫摸透了,那小子估计撑不了多久。”老神师看着杨厚土有些感慨,这小子。居然将那自己三人合力之下都毫无办法的风劫给激怒了,真是.....

沉默片刻,杨黄天目光黯然,他抬头想说什么。当对上老神师那双龙目之时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再见....”良久,他的嘴里蹦出了两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字眼。

“对不起!”这是地藏说的,到现在他知道说什么都无法表达当初一念之差对这阴阳造成的迫害,也是对老神师造成的迫害的愧意。

老神师笑了,他看着地藏的眼睛轻声道:“我恨过你,真的....”

地藏深深的埋下双目,他应该可恨。

“但若是抛开那想要断人凡欲斩灵七情的执念,你的佛道,还不错....”老神师怅然叹道:“修行修行,修道最后,还是个人呐....”

说完,他整个龙身开始缓缓飘起。

“吾,姬昌!修行数千载,到如今仍旧看不清什么是道.....”

仿佛感应到了什么,轮回殿前不管是在战斗中的还是负伤调息的天师们均是将目光投向了冥神山。

那山上被杨厚土的黄泉层层笼罩,他们看不清楚内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们每一个都有种预感,很不好的预感....

“冥王...地藏....”

两人抬头看向已经接近阴云的祖龙。

“若是有朝一日,你们悟了....告诉我一声,什么,是道....”

老神师的话隐没于重重阴云之中,随之而来的,是映照诸天的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