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10章 燃烧的祖龙!

()

阴间之上阳世之下的朦胧虚无界线中,冥书与命书遥遥相对,命理纠缠之中,电弧隐现雷鸣声时而在他们周围炸响。

与下方地动山摇的神战不同,他们的争夺是在寂静无声中悄然展开。

但在这诡异的静止之中,却又不知比那刀光剑影要凶险多少倍。

愿力争夺从未停止,可命数之争古今未有。

冥书重凝,有太多的命理之线根本还没来得及融汇到冥之本体空间中丝丝梳理。

这就给了命书机会,也造成了这诡异的循环。

冥书在一丝一丝的汲取命书的气息,但命书亦在同样的吸收着冥书之中那杂乱无章的命理之线。

命理乃三界最为复杂的存在,若无意外,他们之间的如此争夺应该会持续千年才会初分胜败!

“下面的争斗,应该快结束了……”命悠悠的看着冥书叹了口气,在这争斗中,新诞生的它根本没有从冥书身上夺取到太多的命理之线。

冥书榨取它的本命气息对他来说根本无所谓,它不在乎!

当每一条命理之线被融汇到命书之中时,他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个生命印记的无数信息在他思维中释放。

那是新诞生的它从未有过的意识体验,也是对命书存在的新生感悟。

它痴迷沉醉,对这种感觉如饥似渴。它想要得到更多的,更新奇的不同命数来充实自己。

命很清楚的知道,冥书之中有无数诸如此类的命理存在。无尽的渴望与痴迷推动着它不停的向冥书缠绕、索取……

留给它的时间不多了,一旦风劫之主胜利,那他将再无吞噬冥书脱离魔掌的机会。

只要这些命理线能够在它的本命之书中汇聚繁衍,那它就能够以这些为根基推演出无数的命数走向,到那时,它才能成为名符其实的命书!

与之相比,区区本命之气,何足挂齿!

“你的心,不静……”仿佛感受到了命的波动,冥书所化男子缓缓睁开双眼。

“心本来就是意之所向,又不是死物,何来静之一说。”命微微一笑,道:“心如止水荡之不起,这只能说明你,不够完整……”

“嗯?”冥书陷入了沉默,半晌,仿佛在经历了思考之后,他应道:“命理繁衍,不需要情绪。你,不适合……”

命书在他思考的这一瞬趁机狠狠的在冥书之上夺取了数千命理之线,他哈哈一笑,道:“这些命理之中有着无数有意思的东西,笑看风云这话我觉得有些意思。”

说着,他将手中一道丝线展开,上面有着无数的画面闪过。

“没有情绪,如何能够感受其中乐趣?你的存在,太过乏味,啧啧啧……如此存在,你不觉得烦闷么?”

“不闷。”冥书顿了顿,道:“命运,不是游戏……”

命书摇了摇头,本源差异不大的它对这类似于亲大哥般存在的冥书居然生出了一丝怜悯。

看着他那双眼之中透露出的幽暗与空洞,命书脑中一冷!

不,我不能活成他这样!一个念头突然在它脑中划过。

它是在别人的意愿下诞生的,如果苦苦挣扎之后,却仍旧是为了更多的别人而存在着,那它拼的又算是个什么?

不行,不行……在这诞生而出的这短短时间之内,通过吸收的无数灵魂以及命理之中他仿佛体验过了无数的轮回。

我要为了我自己而活,谁也别想把我变成冥书这样的机器……

…………

阴间天地震动!这一刻,冥神山的闪耀属于老神师!

祖龙咆哮着带着深深的眷恋最后看了一眼轮回殿前的道友们。

“昆仑……”不曾歇斯底里,亦不曾百转千回。一声呢喃代表着老神师对这漫长一生的不舍。

“轰…”漫天神火在他巨大的龙躯之上喷涌而出,整个阴空因他而闪耀。

“小子!你……嗯?”暴怒咆哮的风劫之主陡然感觉到了空间之中传来的阵阵悸动。

抬眼一看,祖龙那熊熊燃烧的身躯已然升空。

“**?”风劫之主疑惑的同时心里升起了无边的悔意。如此美味怎能暴殄天物啊!

嗯?不对!

就在下一刻,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是……”

阴间,动了!

不单是冥神山所在的这片区域,而是包含着十八府府域在内无边广大的阴间天地,动了……

“厚土!过来!”同样感受到了空间压迫的杨黄天连忙对与风劫之主靠的很近的杨厚土呼唤道。

祖龙……杨厚土看着天空之中咆哮的祖龙有些失神。

“轰卡!”一声巨响将他从这短暂的晃神中唤醒,看了一眼之后不由得心惊肉跳的化身气流冲向杨黄天所在。

天上响起的不是雷声!

无数波纹在阴云之上川流浮现冲向了祖龙那绽放的神火。

这片天仿佛因祖龙的燃烧被撕裂了一般发生了惊天异变!

“怎么回事!”杨厚土前脚刚到就连忙问道。

地藏一边牵引着两人飞速退后一边急声道:“阴阳不融水火不同存,老神师要引阴间天地之力炸死风劫!”

“什么!”杨厚土大惊,同归于尽战法?

“嗡~哐嚓!”就在三人飞速远去的同时,天空之上已经不再是裂纹密布,一道道类似于脉冲般的粗大流光从四面八方一闪而至!

地动山摇,阴间大地之中也响起了阵阵山呼海啸般的巨响。

密密麻麻的地面裂缝之中暴起道道令人心悸的银色同样目标明确的冲向了祖龙。

天地震动,老神师成功的引动了阴间天地之力的狂暴。

“吼吼~~”在风劫之主的惊疑之下,祖龙燃烧着的巨大龙身发出震天咆哮直直的向他冲去!

“好胆!”直到现在风劫哪里还能不知道这条爬虫打的是什么主意!气急败坏的他在面对那足矣轰杀他的天意根本不敢大意。

他退了,第一次,他有些狼狈不断在空中穿梭着想要避开祖龙那疯狂冲向他的步伐。

“不,想办法帮老神师拖住他!”杨厚土三人几乎同时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天空之中与地面之上涌向祖龙的力量转瞬即至。

若是这天地之力在老神师追上风劫之前就降临到祖龙身上,那这一切的牺牲都将毫无意义!

这一刻,杨

厚土的黄泉动了。杨黄天不敢靠近,地藏同样无能为力。唯一能够尝试的只有杨厚土那依旧笼罩冥神山的黄泉屏障!

“给我收!!!”杨厚土大喝一声双掌砰的一下合拢。

铺天盖地的黄泉屏障骤然回缩,眨眼之间万丈黄泉就呼啸着向中心靠拢!

比粉尘还要细微百倍的漫天黄泉夹杂在风劫近身的狂风之中开始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小子!!!我要杀了你!!”风劫之主被黄泉包裹住了,没错,黄泉不能要他的命。但,他身上冒死的阵阵浓烟代表着黄泉的腐蚀并不是毫无作用。

至少,他慢了!

顶着熊熊燃烧的身躯怀抱必死信念的祖龙终于抓住了机会,神火弥漫的龙身一触风劫便直接缠绕着将他牢牢捆住。

“好一条爬虫,疯子!!!”风劫之主怒极咆哮。他已经感应到了无边的威胁在向他极速靠近,强大如他在这恼人的黄泉包围之下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挣脱祖龙那死命的束缚。

“疯?”老神师笑了,在这条路上他走得太久了。每每看着后辈们一辈又一辈的走入他的视野,又在时间的流逝中逐渐消亡,那种热切逐渐被流沙所带走的淡然从来都不是他向往的。

曾几何时,他在昆仑之中醒来!看着道友们熟悉的面容他的心是冰凉的,因为,他已经完记不清那岁月之初陪伴他的家人是何模样。

他累了...若是没有这天地大劫,没有那无时无刻不压在心间的挣扎之念。也许,很久之前他便选择重入轮回彻底遗忘这一段逐渐走向彷徨的记忆。

能够在胸怀热切中消亡,对老神师来说算得上是一种另类的奖赏。

这让他能够回忆起当初自己崛起的那段岁月,在那里面,有热血,有期盼,也有家人至亲的慰藉....

“再……”祖龙看向了遥望他的所有人想要说什么,可刚刚吐出一个字,天上地下蜂拥而至的阴间天地之力轰然降临!

“轰咔…轰咔……”

以祖龙缠绕着风劫之主为中心,整个冥神山上下成为了阴间天地之力狂暴轰击阳间天地之灵的宣泄口。

除了地藏本体依然隐约能够看到,并在这毁天灭地的狂暴之中稳稳而立之外,冥神山上完被一片毁灭气息所淹没!

山巅的灭神之火毫无保留的喷发而出涌向了那重重漩涡之中,那爆炸中心仿佛化身成为一个无边黑洞盘旋着与那天地之力不断的碰撞交融。

天地之力代表着天意,祖龙所爆发出的恰恰是这阴间天意本能所不容的两极力量。如此狂暴仍旧持续,大有不彻底灭杀那道气息绝不停歇的势头。

反观杨厚土等人,不论身处冥神山边缘的他们还是在轮回殿前的所有人,都被第一时间天地巨震掀起的气浪给掀飞了。

然而片刻之后,冥神山气流反向开始将他们往那漩涡之中拉扯。

“定空!”地藏大喝一声亮起千丈佛身不动如山,将那些在狂浪之中翻飞的天师以及散落亡魂给生生拉住。

杨厚土同样调动黄泉之力在他们前方竖起一道高墙死死抵御那股来自于冥神山的抓扯。

老神师,您,成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