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15章 今天要你命,我说的!

()

“黄泉!上!”双掌引动之下黄泉咆哮而至,这命泉并未与杨厚土有过融合只是不排斥而已,运用起来没有黄泉这么得心应手。

蜂拥而至的黄泉在他的控制之下,深深的将命泉裹挟其中冲向风劫之主。

风劫在之前一战,身上因天地之力灼烧出的束缚被自己近乎剥离。灵动恢复大半,劫风之身飘荡而起开始躲避。

那深藏在黄泉内的白色液体带给他的灼痛之感还未彻底从手上散去,他知道,那东西碰不得!

“哈哈,你跑的不够快喔!”杨厚土笑得很是畅快。

风劫之主纵然近乎恢复了劫风的诡秘速度,但他身上残存的点点猩红仍旧是他这一刻的累赘。

身影变幻闪动之间,仍旧是给杨厚土的黄泉留下了可乘之机。

相较于黄泉的心随意动,风劫有些狼狈,无论他再怎么闪动隐匿,那如附骨之蛆般的黄泉总会如影随形的追上来。

“小子你别得意的太早!”风劫恼怒的声音在乱风中传出,一个小小主宰,居然能够让他狼狈如斯!

“怎么的?你都要我命三千了,还不让我得瑟一下?”杨厚土看似得意其实心中已然焦急万分。

还是不行!

纵然风劫无法完藏于风中,但他高高在上的神位依旧是难以跨越的天堑。杨厚土的黄泉很难撵得上他。

看着那虽然有些狼狈的风劫对命泉畏之如虎的四处闪避,杨厚土的心里沉甸甸的。

这么拖下去可不是办法!水,如何才能够追的上万风之主!

难道,就算找到了能够克制他的命泉,也没办法要了他的命么?

“嗯?风?”苦思冥想之下,杨厚土突然脑中闪过一个画面。

空调?哦不,电风扇!

哈哈,你家杨大湿简直就是个天才!

想罢,他双手一合神念开,黄泉命泉,是生是死这一波靠你们了!

“黄泉!给我转起来!”双掌上下一分,杨厚土大喝着在自己胸前划出一个圆弧。

“呼哧!”黄泉命泉骤然回流,在杨厚土的神念调动之下,一滴不剩的反涌盘旋在他身前的天空。

“嗯?”风劫之主身形一滞双目怨毒的看着杨厚土,等自己擒下他,一定要把他炼成风鬼!我要在他眼前把他在意的人一个个部吃掉!!!

“黄泉在外,命泉在内…”原本集中的黄泉与命泉在杨厚土的勾勒下,不过片刻就在空中变幻为数个纵横交错的巨大圆环。

杨黄天在下方帮助地藏稳固神魂,不过他的目光却一丝也没有离开过空中的变化。

一见杨厚土捣鼓出这东西他也是一愣。纵然他电视看的少,但是电风扇他还是认识的……

只见空中那直径千丈的巨大黄泉圆盘中,白色的命泉变成了三张巨大的扇页。

“黄泉牌,水能扇……”杨厚土很是满意自己的作品,人,一旦连死都不怕了,那还有啥能阻挡他千奇百怪的思想?

“你,值得拥有!”

风劫之主都快疯了,他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但他能从杨厚土的目光里读出调侃的讥讽,这可恶的主宰,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吼!!!”什么鬼泉水,不管了!杀了他,现在就要杀了他!风劫咆哮一声就要冲过来。

“等一下!”杨厚土大喝。

风劫之主心中本就存疑,当真还被他这一声断喝给喊停了。

“我试试看转速度……”

“小子你去死!!!”这世上怎

么会有如此可恶的人,简直比他还要可恶。

我风劫吞噬万灵没错,但是,我不调戏人啊。。。

见风劫不故一切的咆哮俯冲而来,杨厚土吓得一激灵,连忙闪身躲到了黄泉磨盘之后。

别看他蹦哒得欢实,他可只是主宰,要是不小心被这中位神王拍结实了,估计黄泉老人都救不了他。

“转转转!!”双掌急舞之下,巨大的命泉扇页开始转动。

“呜呜…”命泉转动之中,外围的黄泉自然也没闲着,为怕风力不够,杨厚土干脆把作为框架的黄泉也转起来了。

赶紧的,那老货扑过来了,不管咋滴!转起来再说!!!

“什么东西!”风劫之主乘风而来,居然被那迎面而来的狂风给吹得一顿,甚至,身形停滞之下还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

“风?他跟我玩儿风?”风劫那颗心都快被杨厚土给刺出血了,什么叫侮辱?这便是最极端不过的侮辱!

用风,攻击万风之主……就算那风中裹挟着不少的命泉之气,吹在他的身上带起不少灼痛的白烟。

风劫之主颤抖了,那是气的!

“居然,居然敢如此侮辱本尊!”

一步,两步,风劫逆风而行,完无视了劫风之身上白烟大起的痛楚走得无比坚定,他,要上去把那小子撕碎!

“耶?”

就在风劫之主将要狂暴之时,杨厚土的声音从那巨大圆盘之后传来,只听那被风劫恨得牙痒痒的欠揍声音道:“哎呀,转反了…你抖什么?中风了?”

中风?风劫之主干脆充耳不闻,虽然他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反正不可能是夸他的。

也不知道杨厚土是不是疯了,就在风劫一步一步逆风靠近的时候,他面前的圆盘居然停止了转动。命泉之风也随之消散。

“哼!知道事不可为,怎么?准备好求饶了?”风劫森然一笑,近了,他已经能够看清楚隐藏在圆盘之后那可恶的小子。

“切,你怕是真中风了,都给你说转反了。来来来,咬我!”杨厚土嗤笑一声也不废话,命泉再次转动!

“嗯?这!”风劫正待出手,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头。

因为已然不远的圆盘再次疯狂转动之下,他居然没有感受到一丝的阻力。

风,变了……

眨眼间,他身后的本体劫风开始出现异动。一股巨大的吸引力量转瞬即至。

糟糕!风劫心中咯噔一下,中计了!这小子是要吸他进去!

后知后觉的这一瞬间,巨大的吸力已经成型,风劫之主身上的劫风开始被牵引。

一股状若龙啸的风束袭来,不过一眨眼的时间,风劫身形开始扭曲变形。

“小子狡诈!”风劫怒喝一声转身便走。

狡诈?杨厚土在黄泉圆盘之后撇了撇嘴,你大湿早就跟你说转反了,你还骂我……

风劫终于吃了读书少的亏,喔不,应该是没有常识的亏……

但凡有点儿现代常识,他都不会这么咬牙逆风走得这么近!

无奈,他吞噬的神佛都是些老僧,虽然能够同化他们的记忆。可这些和尚,却没一个在意过电风扇……

距离太近,再加上风劫最初的愣神,黄泉磨盘掀起的无边吸力已然越过了最初的温柔达到了巅峰的撕扯!

艰难,太艰难了…这是风劫此刻心中的呐喊。

从来没有想过,他堂堂万风之主会有这么一天举步维艰的想要脱离这狂风中心。

低头看了一眼

那早已因速度而化成了一个白色深渊的命泉,风劫风心慌了!不,绝对不能被吸进去!

依照自己身上那强烈的消融感来看,若是被卷入,那诡异的泉水绝对会把他的劫风之身瞬间搅成飞灰!

“老妖怪!不管你祸乱过几次阴阳,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说的!”杨厚土双手疾舞得只能看到残影,神识更是完绽放而出力搅动眼前黄泉转动。

这一波,不成功便成仁!

风劫之主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去理会杨厚土的挑衅,身上的腥红光点成为了他脱离这暴风中心最大的绊脚石。

在这漫天风暴之中,深深嵌在他劫风之身中的腥红每一粒这一刻都重若千钧,并且被那狂风拉扯之下变为了撕扯他身体的无数触手。

这腥红可控神,先前风劫还曾想过将这来自天地之力灼烧所留下的腥红炼制一下成为自己的新手段,可眼下看来是不行了,它们的存在已经危机到了他的本身。

“走!走出去再杀你!”风劫之主当即一咬牙做出了壮士断腕的决定。只见他巨大的双目之中露出一股狠色大喝一声:“斩!”

风浪中,劫风滚滚瞬间现出无数的风刃直接在风劫身体之中疯狂乱刺。

“啊!!!”万箭穿心般的痛楚致使风劫发出震天的咆哮,数不清的风刃在他身体之中疾速穿梭。

火花四溅中,每一道风刃都狠狠的扎在那些嵌在劫风之中的腥红所在。

一刀不行两刀,那些风刃有的甚至直接撕下很大一片劫风为代价剔除那些腥红物质。

犹如关公刮骨疗伤一般,风劫也在万般痛楚之中斩除自己劫风之身的羁绊。

声声咆哮震彻天地,越是痛他便越是恨!黄泉小子,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杨黄天!快帮手!”眼见着风劫的举动与他那已经逐渐要然恢复劫风之身灵动的法身,杨厚土有些慌了。

他已经火力开了!可风劫依旧能够顶得住这股撕扯,若是让他挣脱本身的枷锁,怕是能够瞬间破开这股风暴。

“怎么帮!”杨厚土话音一落杨黄天便出现在了他的身侧,此刻那暴风中心杨黄天也不敢轻易涉足,要是不小心被卷进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想办法让这个转速更快,快点!那怪物要跑出来了!”因力运转神识,杨厚土感觉自己整个脑子都快糊了。

果然,风劫之主在斩除自身束缚的同时已经一步步的快要出了风暴的中心地带。

“明白!”杨黄天一点头,抬手放出阴阳剑整个神魂霎那间附着在剑身之上。

“咻!”阴阳剑破风而去,加快?杨黄天没有一丝停留,阴阳剑所化银光直接在黄泉圆盘的外围开始顺着它们转动的方向疾飞。

“呼呼!!!”三色圆盘运转霎那成型,有了杨黄天的力帮助,这一刻杨厚土捣鼓出的黄泉电风扇吸力霎时间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阿弥陀佛,我也来!”稳住了神魂暴动的地藏,此刻也飞身而上散出一身金色加入旋转之列,纵然他现在只得主宰之身,但他可曾是地藏!

“不!不可能的!”风劫之主割肉求生眼看就要逃出升天,身后的抓扯之力骤然拔升将他接连往后狠狠的拖拽了数十丈。

一转头,四色圆盘此刻就像是一个狰狞的巨口正朝着他靠近!

不,是他正在靠近!

惊恐的神色第一次爬满了他的脸颊,不,他是风劫之主,怎么可能因风而死!不肯能!

“风劫,今天要你命,我们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