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19章 风劫死,封印破!

“死,死了?”看着匍匐在地缓缓化作飞灰的马元尊之躯,牛头马面打了个寒颤,看向那依旧直立而坐的犼祖不由得心生敬畏。

自己三人打生打死那么久,在人家眼中算个啥....

“轰!”

也就在这时,一个疯佛毫无征兆的突然自爆,距离稍近的一群阴神猝不及防之下被纷纷掀飞。

不过好在刚刚犼祖出现之时,双方已经拉开了不短的距离,众神虽然重创,但却不致命。

“轰轰轰....”

就在所有人都心有余悸下意识再次后撤的时候,轰隆声震天!

一个个疯佛居然接连炸起,消散在那犹如烟火般最后的璀璨中。

“怎么回事?”妖神心惊,难不成这些疯佛的癫狂都是靠着这马元尊维系的么?一旦他消亡他们便会紧随其后步他后尘?

“不,不对...”牛头马面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狂喜,难不成,难不成那冥神山之战冥王胜了?

正当各方揣测之时,酆都城正中突然亮起一道光圈。

穿梭通道?又是谁来了?

光华闪过,黑无常与牛头马面同时惊喜的喊道:“白鬼!”

来者正是消失了很久的白无常,不过此刻的他浑身神火缭绕,一副大战刚毕的模样看起来状态很是低迷。

“白鬼,赶快熄了神火!”牛头马面与黑无常同时飞到白无常身边,抬手朝他有些颤抖的神魂之中输入神力。

黑无常一边输出一边关切的问道:“你这段时间跑哪里去了,怎么搞成这副模样?”

白无常苦笑一声,道:“大意了,被困在海上连翻激斗,到方才这才干掉那灾神赶过来。”

虽然他说得轻描淡写,但白鬼是何人?这神魂之火都燃成这样了其中凶险不言而喻。

这一战,旷日持久。白无常在那辽阔无边的海面之上,先斩了那被控制的倭国天照与座下神兽八歧,再灭杀了西方主神吉斯。

最后与那劫风灾神在海上更是打得昏天暗地浪潮滔天,危机之中白无常不得不燃起神火拼尽全力。

好在技高一筹,终将那流风灾神彻底灭杀在华夏之外。

“什么?你干掉了那隐匿阳间的灾神?”黑无常听完大喜,狠狠的擂了白无常一拳笑道:“可以啊老白,你这不声不响的还立了大功了。”

“别说了,主上呢?我有要事禀报!”白无常缓过气来,扫了一眼四周的残垣断壁不由得有些焦急的问道。

“哈,你来得不巧。这儿呢大战已经算是完了,至于主上嘛,冥神山那里打得天地变色,不过看这里的反应,估计这会儿也赢了吧!”牛头有些显摆故作轻松的道。

“什么?”白无常听完没有半点放松,脸上居然更是焦急连忙道:“冥神山上那位地藏只是傀儡而是厄难上尊风劫之主你们知道么!”

“知道啊!”牛头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打了个响鼻继续道:“我们还打过照面呢,嘿,我跟你说,那怪物可厉害着呢....”

大战已毕,牛头自然又起了吹牛逼的心思,一脸的得意正准备好好的跟这个完美错过这惊世之战的白鬼好好吹嘘吹嘘。

当然,顺便露两手黄泉之力好好得瑟一番。

谁知还没开始呢就被黑无常打断了,他有些狐疑的看着白无常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生吞了那流风灾神,他与那风劫之主为属神关系,记忆联通之下自然便知。”白无常着急忙慌的继续道:“别说这些了,我神魂不稳,快!你们赶紧送我去冥神山!”

“去那儿干嘛?那儿可不是我们能够参与的,放心吧!你看这些操控的疯佛一个个都自爆了,估计那风劫之主这会儿都凉了。”马面对冥王的敬仰在这一战之后那是又上升了无数个档次,中位神王啊!这都能弄死,厉害了我的王!

“滚!凉不得,不能凉啊!快送我过去!”白无常听完整个人都怒了喝道。

“嘿?我说你个白鬼恼个啥?怎么说话呢!”马面被突然吼了一嗓子倔脾气也上来了,老子们打生打死的你这冒出来,怎么个意思?不能凉?他不凉那我们就凉透了!

“哎呀!”白无常急得跳脚,真的想一巴掌把这两个夯货给呼到酆都城墙上。

他真怒了,吼道:“快点!那风劫之主把封印结界融到了自己神魂之中,他要是彻底神魂消散,那厄难灾界封印立马就会崩溃!”

“什么!!!”白无常的这一声怒吼不光把面前三人惊呆了,就是整个酆都城中的所有存在都被这个消息给震住了。

“愣着干嘛!快走!”黑无常最先反应过来,朝着仍旧呆若木鸡的牛头马面大喝一声。

他实力不过二

级巅峰,不足以开启如此远的跨越通道。

“啊?哦哦哦!这就走这就走!”牛头马面回过神来,连忙拉着黑白无常一个闪身消失在了阴阳路之中。

冥神山!

暴虐的席卷之后,整个空间都雾蒙蒙的,漫天烟尘弥漫让这里显得越发的阴冷。

巍峨傲立的冥神山被生生的炸崩了半截,山下的轮回殿也在深深覆盖之下消失不见。

放眼望去,此地犹如那十八府之外的荒蛮一般枯寂破败。

“咳咳咳...”一声轻咳打破了这硝烟中的死寂。

在尘烟深深包裹之中,一道银色光幕若隐若现。

“噢....好痛...”杨厚土缓缓在一片焦土之上坐了起来,一身神魂仍旧颤动。

他有些凄凉的环视了一眼四周自嘲道:“从来没发现这神魂之身还会咳...咳咳咳,杨黄天!还在不?死了没有...”

命书的自爆来得太突然,还好有冥书的守护,要不然估计就他这主宰级神魂,面对堪比神王的命书自爆早就被炸成劫灰了。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杨厚土的声音在回荡。

半晌,杨黄天的声音才从远处传了过来:“没死,还好。”

杨厚土抬眼望去,只见光幕的那头,冥书稳稳的挡在杨黄天身前,他那神魂看起来比自己这状态好了不止一倍。

切,这冥书厚此薄彼也太明显了吧!杨厚土暗骂一声。

“多,多谢...”距离杨黄天不远的地方,地藏缓缓起身朝着冥书深深的施了一礼。

若非冥书的及时出手,想必他此刻也怕是早已与这漫天尘埃为伍了。

冥书木讷没有太多的情绪,只闻他的一声直白应答把地藏揶得有些尴尬。

“本不想救你....”

看来,这冥书也并非全无感情,对于当年地藏因一时执念对他所造成的伤害仍旧记在心间。

对此既定事实,地藏只能报以苦笑。

“嗯?还没死绝?”杨厚土正待牵引黄泉帮助自己神魂恢复,可丝丝黄泉传来的感应中他敏锐的感知到了那属于风劫的独有气息。

若非黄泉特殊,他根本发现不了,那气息虽然很是微弱,但它确是的的确确存在!

“什么?”杨黄天与地藏同时震惊的摆出防御姿态,此刻他们已经虚弱到了冰点,若是风劫再起怕是凶多吉少....

“命泉,给我围起来!”黄泉入体之下杨厚土恢复得最快。

他不像杨黄天与地藏需要天地之力来徐徐补充,有黄泉的地方他黄泉主宰就能快速恢复损耗。

天地之间的命泉本被炸成了雾气,但却并未消散!在杨厚土的调动集中之下,很快!命泉便重现在三人视线之中。

“呼~~呼~~~”一道道气流被命泉所迫,打着轻旋儿四处飘荡想要遁去。

杨厚土哪里能够如他所愿,趁你病要你命此乃阳间绝学。

双手挥动间,不管是黄泉还是命泉直接升腾而起,万丈空间瞬息封闭。

“可恶的小子,你想赶尽杀绝么!”既然被发现并已经被围起来了,风劫之主也没打算再躲直接再轻风之中现出身形,那声音中对杨厚土的恨意足以噬魂!

虽然风劫如今现出的身子仅有两三丈,但地藏与杨黄天心里仍旧同时一沉。

果然还在!厄难尊主如此顽强,连命泉都杀他不死么?

不过杨厚土却是知道,这东西现在绝对是外强中干,因为他连先前并不惧怕的黄泉之气都畏之如虎避得飞快。

“哈哈哈,老家伙你别龇牙咧嘴的跟我这儿装大神,此刻我杀你如屠猪狗你信么?”杨厚土双目如电紧紧的锁定了风劫站立之处,随时准备暴起一击。

“杀我?哼哼哼!”的确,不得不承认!现在这场中诡异的局面正是如此。

原本实力最为低微的杨厚土,现在却是所有人之中实力最强的一位,若是他真要下杀手,风劫之主在劫难逃!

不过,风劫有着自己的底牌,有这张牌在,他敢保证!无人敢杀他!

“我风劫...”正当风劫想要说出保命底牌的时候,四周原本静止的命泉突起奔雷之势窜风袭来。

“啊!!!小子你先住手!”风劫之主防无可防之下瞬息之间被万箭穿心,他惊恐的高呼着:“你不能杀我!!!”

“耶?都这德行了还如此嚣张!”杨厚土冷笑着。

电视剧和电影他看的不少,跟对手话多的都是作死的。你大湿要杀你就不会跟你废话,如此恶魔本大湿杀你三千次都不嫌多!

也不理会风劫的哀嚎,杨厚土怒吼一声:“杀!”

本就被无数命泉利刃穿透的风劫,惊恐之中眼睁

睁看着那些命泉反弯而起,如同那蝎子的毒针一般密密麻麻的朝他刺来。

“噗,噗噗噗....”沉闷的穿透之声响起,风劫被命泉利刃再次穿透分割之下瞬间被搅碎。

“灰也别留下!”为防死灰复燃,杨厚土将命泉凝聚成了千百个小型泉团,密布在风劫碎片的各处冷然一喝:“爆!!!”

“轰隆隆!轰隆隆!”

“刀下留人!!!”

层层叠叠的爆炸声与一声疾呼同时响起,杨厚土一愣转头一看,嗯?他们怎么来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匆匆赶来的黑白无常与牛头马面!

“吾不甘,吾不甘呐!!!”一声凄厉的咆哮响起,风劫再现!

他的神魂仿佛再次恢复到了巅峰般直冲云霄何止数千丈,可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般的异象。

那数千丈的神魂看起来吓人,但却没有丝毫的神力压迫。

果然,只是一声不甘的怒吼之后,风劫那擎天巨身轰然碎裂!如同毫无重量的玻璃渣子般纷纷剥落消散在阴风之中。

“完了....”白无常双目无神喃喃道。

“几个意思?”杨厚土有些怪异这白无常的表情居然如此失落。

这是杀风劫又不是杀自己人你哭丧着个脸干啥。难不成你还指着这东西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何意?”杨黄天偏过头同样看出了白无常反常的神色出声问道。

“是这样,这风劫....”黑无常见白鬼没有回过神,连忙噼里啪啦的把事情的原委道了一遍。

“什么!!!”杨厚土三人闻言皆是呆住了。

风劫之主原来根本就没打算让这封印洞开?当然,最初冲出结界的时候不排除他是有破坏结界的想法,但那也仅仅是最初!

当他与地藏深深纠缠明了这阴阳情况之后,他便想仗着自己中位神王足以碾压阴阳的神力独霸阴阳。

能自己吃为什么要分给别人?在灵物近乎灭绝的厄难灾界呆久了也被饿怕了,有如此机会,风劫自然不会傻到与人分食。

所以,这千年,他在地藏神魂被压制之时,有意无意的将封印之线不断的转移到了自己的神魂之上,并与之相融。

此等瞒天过海的行为就连地藏都无法察觉更何况他人,但这阴阳之中唯一一个例外的存在便是逃出阳间的属神流风主宰。

在感知相连之下,他自然能够知晓尊主的全盘计划。

“我...”杨厚土看了一眼自己那有些颤抖的右手,这一刻他悔恨万分!

为何要杀他,为何不等他把话说完!!!

“命泉!黄泉!查,快给我查!也许还没死!”杨厚土都快疯了,慌忙中他极速调动黄泉命泉,找,把他找出来!无论如何要救活他!

可,黄泉命泉在这一方空气之中无处不在,尽管怎么探查....这天地之间也再无一丝的风劫之气存在....风劫,死了!

“没了,为什么没了!风劫,你是中位神王!肯定没死,你给我出来!”探查无果之下杨厚土怒吼一声。

杨黄天沉默着缓缓走了过来,将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头道:“不用自责,你没做错什么....”

本来,杨厚土也没有做错。错就错在谁也不知道风劫的私心居然如此之重!

“阿弥陀佛....走,快走!”正当众人心中五味杂陈之时,残垣断壁的冥神山下乱石深埋之中骤然亮起金光。

“地藏本体!”三戒身为地藏分魂,自然霎时间感应出了金光出自何处。

神魂一探之下他的脸瞬间变色忙道:“遭了,封印之线破碎,本体要压制不住了!速走!”

“走!”杨黄天不是拖泥带水的人,现在谁都不是全盛状态,到了这一刻呆在这里就是送死。

“你们先走!”杨厚土与地藏同时道。

“你要做什么!都说了,不是你的错!”杨黄天急了,地藏要如何他管不了,可这弟弟可不能放任他胡来。

杨厚土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先走!我还有一件事要做,做完随后就来追你!”

看他的目光之中那深深的坚决,杨黄天知道自己再怎么劝也没用。

不论这里如何,阳间万千阴神还需要他的出现才能稳住军心。

随即他咬牙对牛头马面等人道:“走!”说完,在他们的簇拥之下抬脚消失在了传送通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