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20章 爆发,厄难来袭!

()

“你留下做什么?”三戒看着杨厚土问道。

“那你呢?不跑路留下等死么?”杨厚土反问了一句。

三戒一笑,道:“我要将这本魂带走,不然我永远都无法拥有神王之力,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身为轮回身的他深深知道,主宰与神王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此次能杀风劫之主赖杨厚土命泉奇功。

而下一次呢?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坐视地藏本魂白白消亡于此。

“那,祝你成功!”感受到了地底之下传来的暴动,杨厚土不做停留,直接飞身向前冲向了那被命书自爆崩断了大半的冥神山。

他目光灼灼,那山上,有灭神火!他要取火!

眼看着杨厚土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三戒大喊一声:“你动作快,我尽量帮你拖住封印爆发的时间!”

“谢了!”杨厚土头也没回的应了一声。

冥神山经此大战早已面目非,四处的山峦断裂崩塌之下,原本处于山上的灭神火此刻却然不见踪影。

“难道跟地藏本魂一样,被埋住了?”杨厚土有些着急,那封印也不知何时就会彻底爆发。

此刻正是争分夺秒之际,灭神火却消失不见这如何能让他不心慌。

在哪!在哪!!!

杨厚土急切中挥手之间山岳震动阴石炸裂,一路踏空狂奔的他,在这冥神山的残骸之中将深埋之上的无数乱石掀起数十丈。

时间在流逝,那些飞起的石块中每一块都带着阴间冥神山特有的冰冷,哪里有半丝灭神火的气息。

“二娃师弟!你好了没有!封印快顶不住了我先下去,你尽量快些!”山的下层传来了三戒的呼声。

说完也不等杨厚土回应,只见三戒嗖的一下直接冲入地下,看样子是下去想办法融合地藏本魂去了。

扫了一眼完看不到边际的残垣断壁,杨厚土心里一苦,这可如何是好!

苦苦蹦到现在,不就是为了这灭神火么。

嗯?情急之下杨厚土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瞧我这脑子!

一拍脑袋在空中骤然停住脚步双手啪的一合,既然是灭神火肯定不可能被那风劫直接弄消失,应该只是被深深埋在这下面而已。

水漫冥神山,再来一次!我还就不信了,这黄泉见缝插针的渗透之下你这灭神火还能不出来!

“呼啦啦~~~”神魂牵引之下,黄泉改道!残山乱石被逆势而上的黄泉逐渐沁透。

丝丝缕缕的黄泉顺着石缝深深透下不知多深,杨厚土心中一定!但凡这灭神火还在那绝对能够被自己的黄泉找出来。

“哎呀要命了!”灭神火还没找见,突然从地底传来一声惨叫:“二娃师弟,我还在下面啊!”

“哦哦哦!抱歉抱歉!”杨厚土一个激灵,连忙将惨叫之声发出方向的黄泉抽出一片空白,那儿是封印所在距离原先那灭神火老门子远来着。

“呲呲呲...”

果然,不过片刻!距离他约莫十余里的一处地方一股黄泉之气骤然冲天而起。

杨厚土连忙闪身而至,一触之下一股炙热从那黄泉之气中传出。

灭神火!

.........

“你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乱石深处,地藏那千丈法身仍如磐石一般被深深掩盖。不过此时他身上亮起的点点金光代表着他神魂已然苏醒。

“还能撑多久?”三戒问道。

“结界那边有神王在冲击,不过...片刻...”地藏说话有些断续,神力力输送之下有些虚弱。

此结界维系已不知多少岁月,自从千年前风劫之主率座下主宰冲破结界之后,厄难灾界中的三大至尊便一直守在结界的另一头从未离去!

他们在等,等风劫的回应。

然而千年过去,了无消息....

但就算如此他们也仍未散去,这厄难灾界已经被他们破坏成了一片虚无,哪里还有什么地方能够值得回转。

所以,这一刻因风劫消逝造成的结界松动被他们敏锐的捕捉到了。

冲!必须冲出这片破败的世界。按这三界轮转之惯例,外面,应该有一片净土在等着他们的降临!

渴望与那如饥似渴的吞噬记忆,让他们疯魔般的冲撞着那脆弱的结界。

一次,两次...十次,百次....

地藏本体不过下位神王,但他仍旧凭借着这千年下来对这结界的了解,用自己庞大的神力苦苦的支撑着破损封印之线的维系。

结局他自然是知晓的,此封印的爆发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这些年,你快乐么?”神力喷涌之下,地藏居然问了这么一个有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三戒愣了一下,笑了,道:“人世间,挺好!”

两人此刻无比贴近,又是本尊与轮回身的天然通晓。不过区区数字,却将阳间七情六欲在他的眼神之中诠释得淋漓尽致。

“极乐世界,是我一时冲动....”地藏的话语之中有着深深的悔意,若是当初自己能够多在阳间走走感悟时代变化人性之深,也许便不会铸成如此弥天大错....

光凭区区几次轮回便以为自己已经悟透了这阴阳善恶,地藏枯坐千年也自嘲了千年。

归根结底,当初是他的贪念深种这才演变成了执念。连他自己都有此贪念深藏神魂深处,何况常人....

“我知。”三戒能够感受得到本尊心中的悔恨,沉默半晌,道:“佛传遭劫近乎死伤殆尽,这佛之一道....”

现在存世的佛修很少,除了逃亡阳间的几位大佛之外,怕是只有那昆仑之中所囚的极小部分神佛得以存世。

可笑啊!被抓的他们反而免于一劫....

“不!”让三戒有些意外的是,地藏这一个字的回应很是坚决。

只闻他有些欣慰的声音传来:“小极乐世界中,还有一群不认同这激进的极乐而被遗忘在角落中的真佛!”

“什么?他们还在?”三戒有些吃惊,在他轮回之前那风劫之主在压制地藏之魂时,就曾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座下神佛边缘化那些真佛。

在他轮回之前,甚至已经演变成了排挤和攻伐。

他还以为这些一心悟佛的存在,已经被风劫之主下令清除了。

“在的,此次你同化吾之本魂一定记得将小极乐世界带走!吾虽大错已成悔之晚矣,但他们心中的佛道乃极善之道,无错加身。”地藏那双石眼之中像是在恳求,恳求他的轮回身...

“此言何意?”三戒一惊,道:“我们融合本就是合二为一重归本我,你这话....”

“不!”同样一个不字却透露出了地藏那不可逆转的坚决。

“吾虽悔,但执念尚存于神魂深处从未真正消亡,若吾之本念存在一天,那这一丝的心魔不知何时将会再次蒙蔽双眼。”地藏说罢顿了顿。

道:“你,很好!纯善之念轮回已然有了本我,现今你之神力远逊于本尊,若是直接融合那并不是合而为一...只是,我,原原本本的我....”

三戒沉默了,这一点他并非不知,只是不愿去想而已。

“一旦封印爆发,我将带着那一丝心魔永远消散在阴阳之中,而你,将成为一个新的地藏,一个怀着初善之心向佛的地藏...”说着,地藏的语气有些怅然,道:“不管能否斗得过厄难中的存在,你,代我为这阴阳亿万生灵减轻一些罪孽吧。我地藏,对他们不起!”

“我...”三戒正待说话只闻地藏一声将其打断,道:“我快压制不住了,开始吧!记住,融合之后第一时间离开这里。冲撞封印的几道力量很强大,单枪匹马你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切记!”

不带三戒多言,嗡的一声,地藏本体金光大盛!

融魂开启!

.......

“好烫!”杨厚土手握着一团炙热的火种心情有些激动,黄泉深深包裹之下,那火种居然不断的将黄泉灼烧成一股股气流。

好在杨厚土啥都缺就不缺黄泉,在他的神魂同化之下黄泉可以无视距离与空间瞬息出现。

一股灼烧升腾另一股又浮现在掌心之中,如此反复方才紧紧地将这从滚滚岩浆之中取出的这一丝火种牢牢掌控。

“我好了!三戒你搞定了没!”杨厚土高声呼喊,对于三戒,他还是觉得直呼其名略显亲近。

因为只有这个名字,才能将杨厚土与他之间的关系无限拉近,若是称其为地藏,杨厚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扇他耳巴子。

阴风滚滚四周一片寂静,远处乱石之中没有一丝应答。

难不成出事了?杨厚土心里一紧,融合那如此强大的本尊之魂可不是什么小事!自己还等不等?

“轰隆!”

正当杨厚土惊疑之间,一声巨响传来。远处三戒潜入之地金光大盛破石而出!

“快走!”三戒身形一现甩开袖袍卷起杨厚土直接破空而去。

疾行之中只见他单手一抓,冥神山半空之中一道金光隐现嗖的一下被他抓在掌心。

那是隐于阴空之中微如粉尘却又可纳万物的小极乐世界。

好强大!

杨厚土感应到了此时三戒身上鼓

荡的佛力心中震惊不已,这家伙应该成功融合恢复神王之境了。

两人身化洪流直接奔向刀锯府域最近的阴阳路,那里,可通酆都!

“阿弥陀佛!贫僧地藏,恭候多时了....”

在遁入阴阳路的前一秒,杨厚土听见了身后冥神山方向远远的传来了一声朗朗的唱佛之声。

“轰隆隆!!!”

阴阳路之中的空间轨迹都被震得发颤,这是自爆?杨厚土一阵的心惊,怕这阴阳路会不会同样被崩坏!

阳间,酆都城!

光华一现杨厚土与三戒飞身而出。

“回来了!”

杨黄天站在众神之前一直在等候,见杨厚土回转不由得惊喜的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看着他身后严阵以待的众神杨厚土知道,他这大哥应该是准备再次拼死一战了。

此战,必败!杨厚土的心情很是沉重,厄难灾界,可还有三个神王!

“黄泉,将命泉带过来!”杨厚土神念一动,噗噗的声音在他身旁响起。

那一股股的黄泉居然直接破开了阴阳界限,像是凭空在空气之中破开了一个洞一般直接出现在他身旁。

暗黄色的光圈之中一条条的白色命泉赫然在内。

“遍寻阴阳路,用命泉化作护罩都给我堵上!”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才能略微的赢得缓冲时间。

想那命泉神异,足以杀死风劫般存在的中位神王,对其他厄难存在应当也能起到震慑以及克制的奇效。

只是这阴阳路何止千万,不知这些命泉够不够用了。

黄泉与他心念相通,心念传递之下直冲天际化作无数分流涌向四面八方。

看着黄泉携命泉远去,杨厚土真的很想再去黄泉老人那里取些命泉来,却又怕那个老怪物翻脸把手中能够掌控的这些都给取走。

走一步看一步吧!先争取些时间再说。

.......

“这层空间...还是老样子啊!”一道带着深深追忆的声音响起。

经地藏残神一爆,整个冥神山彻底崩塌,那阴间的最高峰在滚滚阴风之中被夷为平地....

滚滚黑色煞气冲天而起,将整个阴空原本的昏暗直接弥漫成了一片漆黑,那声音便是从那无尽的黑气之中传来。

“灾主!我感应不到风劫的气息。”另一道声音响起。

“呵呵,我知道,他与他座下那些灾神们应该是都消散了。”之前那道声音略显玩味的道:“不过,无所谓了....”

黑烟渐渐升高,阴空之中劫雷隐现似乎要与那无边的黑气一争这阴间天空的主导。

黑气之中缓缓飘出十余道影子,只见当首一人缓缓抬头看向天空轻喝一声:“你这颜色不好看,还是黑色比较符合我厄难。散了吧!”

不过一声轻语,那天空之上滚滚劫雷竟然真的就此消散在了阴云之中。

一语破劫!

“嗯?火劫,受伤了?”那被称作灾主的存在偏过头问了句。

身后一道浑身赤红的神魂闻言道:“无碍,不过被那镇守封印的人自爆略微波及。”

“哦,如此便好!”灾主耸了耸肩看似无意的道了句之后,便转过头不在看那火劫。

火劫表现得淡然可心中确是一阵的后怕,还好自己闪得快,如若不然被炸个正着,神魂起码重创。

灾神之中被重伤那可随时会丢掉性命的,当然,这危险不是来自于敌人。

而是来自于....想着,火劫转过头一撇身后自己座下两位主宰,整好看见他们那腥红的目光。

“怎么?有想法?”火劫冷哼一声语气冰寒。

“不敢!”两位主宰同时拜倒连连道。

“好了好了,消停下吧!”灾主轻笑一声看着这逐渐变得漆黑的阴间道:“我们现在出来了,亿万灵物唾手可得,这相互吞噬的事儿还是停停吧。毕竟,这灾神的味道始终难以下咽。。。”

说完,也不理身后那些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的灾神缓缓张开双臂。

在那枯寂无灵的岁月中,万千灾神被他吞下的不知凡几。

风劫?四大灾主之中仅次于他的存在,若非千年前他冲破封印先一步离开厄难灾界,也许....早就吃了吧。

封印?何苦来哉!

生死轮转,厄难破界,万古如此。

我厄难....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