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21章 欲封凡尘

()

“能稳得住么?”杨黄天先行使用阴阳剑暂封阴阳路之后,看着那薄薄一层命泉化作的薄膜覆盖其上仍旧有些不放心。

杨厚土沉默片刻,道:“如今,只能期望命泉有用....”

说完他皱眉看向了漂浮在杨黄天身侧的冥书道:“冥书,在你的记忆之中曾有记录,这阴阳路本就是那厄难灾界中的存在破开空间所留下的通道?”

“不错...”冥书应了一声。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就算不走这阴阳路,假以时日仍旧能够再次洞穿阴阳?”妖神接过话,言语之中的忧虑溢于言表,这可不是个好消息啊!

“不错!”不管消息有多坏,冥书永远不会修饰自己的话。

“这可如何是好...”

阴阳之中的高端神祇此刻尽皆聚集在此,这消息就像是一层厚重的阴云深深的笼罩着他们的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一浪还比一浪高!他们那颗心真的是快焦炸了。

在这酆都城中,唯一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从始至终一言未发的便是站在三戒身后面带黯然显得有些心灰意冷的大佛们。

不管是阴神与道传都与他们刻意的保持了距离,如此衬托之下只得寥寥数人的佛者被凸显得更加的萧瑟。

玄天明王转过头看了看自己身后仅剩的四大尊佛心中一片惨然。

千年来,神佛一系的声势力压阴神与阳间诸灵已然达到了巅峰。

而且,在催生命书的狂热目标之下,他们都坚信只有极乐方能代表永善....

高坐冥神山上的那位伪佛皇将狂热带给他们,而他们又将这份疯狂传递给了下佛。

如此千载的努力与坚持,到头来,居然是假的!极乐世界是假,那是风劫之主想要在消亡一个世界的同时圈养一片属于自己的极乐。

就连,那他们疯狂崇拜敬之如父的地藏....都是假的...

曾经的双主八尊,济世明王惨死在祖龙之下,乌巢禅师死于刀山府城之中,马元尊灭于僵尸之祖嘴下,永住金刚与泼法金刚死在了佛皇山那记忆中的圣地.....

命书之劫中,这么多年狂热崇尚命书的万佛更是一个不剩的军覆没。

如今,只剩下他们了....他们的追求然泯灭在这一场惊天骗局之中。

“唉!阿弥陀佛....”玄天信念崩塌之下,居然轻唱了一声佛抬手奋力拍向了自己的额头,拍散自己的神基,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明王不可!”身后四大尊佛惊呼。

三戒虽然在注视着阴阳路,但他感应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几个心灰意冷的佛者,察觉之后翻手间直接将玄天手掌擒住。

“佛皇...为何拦我!您就让我走吧....”玄天明王堂堂主宰居然像个小孩一般直接哭出了声,那是狂热冷却之后信念崩塌之下的哀嚎。

四大尊者虽然没动,但从他们眼中依旧能够看得出浓浓的死意。

这些年自己等人因力信仰那伪地藏,反馈之下的狂热让他们基本失去了自我,对这阴阳万灵做出了何等疯狂之事。

在这之中尤其以灵珠尊者为最,石磨府域与刀锯府域两大

府城数以亿计的亡魂直接死于他的疯狂决定之下。

数以亿计啊!那是何等阴阳惨案....

这些罪孽若要将它然推到那已经死掉的风劫之上是不现实的,就算能够勉强堵住悠悠众口,但能够堵住他们自己的心窍么?

真相爆出之后犹如一桶来自黄泉的冷水把他们浇了个透,风劫消亡之后他们那颗曾经狂热的心更是瞬间清醒....

这些年,他们身为佛者,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走?魂死道消便能一了百了了么?”三戒的声音罕见的有些冷漠。

玄天身子一颤随即颓然瘫倒,是啊...能一了百了么?

他轻轻的抬头看了一眼四周无数与他们刻意保持距离的阴神与道传天师,在他们时而看向自己等人的目光之中,无一不是带着深深的敌意与恨意。

“看清楚了么?”三戒问道。

“看清楚了。”这不是玄天答的,而是四大尊者同时应声。

三戒的冷对的是他们,但同样是对自己的提醒。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仅存的五尊大佛道:“有多深的孽,就用多高的善来填!你们既然是佛修,自然知道我佛之一脉从未有用自杀来消除自己业债的做法。”

说着他看着玄天明王道:“哪怕是死,我们也要轻轻松松的带着满足归于虚无!决不是如现在一般背负着亿万恨意逃避般死在众目睽睽之下。”

“赎罪...”玄天颤抖着双唇喃喃道:“还有可能么...”

“有!替他们尽力挡住厄难之劫亦或是...死在他们原谅的注视之下!”三戒看着阴阳路前杨厚土等一众正在商议对策的人低声道:“我们带给了他们灾难,你看,他们逃避了么?”

五尊大佛缓缓的将目光投向了他们,的确,那边在商议中所有人都在积极的提出建议争得很是热闹。

他们,在面对!

“不要浪费你们微不足道,但却在此刻还能派上用场的神魂。况且,佛道并未真正泯灭。我们还有小极乐世界,还有阳世间的信佛僧侣,你们从中走出的罪将是指引他们最好的戒尺!”

三戒顿了顿,继续道:“极乐二字不可强求,往后便莫要提起了。我们的这小世界,便称之为西界吧。西方是阳间太阳落下的方向,日落月升阴阳轮转是为自然!希望能够通过此名让所有佛修记住,拴住太阳留下的不是风景,而是,灼心的炙热...”

“对!佛道还没有彻底毁掉!”提起小极乐世界,哦不,现在应该称之为西界!

他们五人黯淡的双目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之火。那里面,被自己等人囚禁了不少他们疯狂之时认为是悖佛之人,他们还在!

想到此处玄天不由得阵阵后怕,曾几何时他真的想要一掌将这些悖佛之人都毙了。现在想起来真的是佛心冰凉,还好还好....

“诶!我说三戒,你们那边唧唧歪歪的说半天了,心理辅导工作做通了么?”杨厚土一抬头有些不满的看着三戒道。

“通了通了,请问裁决主宰哦不,黄泉主宰有何吩咐!”三戒正待答话,身边玄天明王像是触电了一般一蹦而起直接窜了过去语气急切的问道。

杨厚土好歹没被这魔怔的和尚吓出一身的黄泉来,他皱着眉看了这玄天一眼又看向三戒,道:“你这莫不是给他吃了什么药不成?要我说,你们这佛传动不动就洗脑这行为不好,真的不好!”

“并没有。”三戒微笑着上前道:“只不过跟他们说了一下因果罢了。”

“你能不能正常点儿?”杨厚土皱眉,道:“收起你这一套,我不是很习惯。你还是多释放你三戒的个性吧!地藏那套少来。”

“好。怎么样?有什么对策了么,需要我们佛者做些什么尽管讲。”三戒看着杨厚土的眼神很是认真,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们现今迫切需要能够分担的事来冲淡那颗愧罪的心。

稳住了玄天他们那颗即将崩塌的佛心,三戒需要用事情来稳住自己那道摇摇欲坠的信念。

“没有!”杨厚土很干脆,此事无解!只能一战,但是这一战不能是现在,现在打不起,也打不过!

“现在阴间没了,轮回之道虽然被我带了出来,但重新建立尚需时间。而这阳间生死秩序仍在运转,如此下去怕是厄难未至这阳间自己就乱成了一团。”杨黄天也走了过来语气有些沉重的道。

“那如今?”三戒问道。

“只有一计,冻结阳间!”杨黄天沉声应道。

“你的意思是,凡魂?”三戒融合地藏之后已然站在神王之境,一听之下自然明白了杨黄天的意图。

“不错!”杨黄天点了点头,道:“不光是魂,就连凡魂所属空间一并冻结,将生老病死完停滞!如此,这阳间才能成为迎战之地。”说着他看着三戒道:“此事,需要你帮手方能成。”

整个阳间凡魂之数何其多,要冻结如此数量庞大的凡魂不是杨黄天一人就能做到的。

更何况,此战又不光在华夏之地展开,冥书不光要连接华夏凡魂,就连那西方世界的无数凡魂同样需要被冻结。

若胜,空间复苏后他们一如往常,对于他们来讲不过只是过去了一瞬。

若是败了....在没有丝毫恐惧之下死去,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明白。”三戒点了点头眉宇之间愧色更甚,悔不该当初啊!

“嗡嗡嗡....”正当大家在商谈进一步的计划之时,天空之中传来一阵轰鸣声。

直升机?杨厚土有些惊奇,不是封锁了这里么?

飞机落下,吴道当先一步跳下来。

“他?他来做什么。”随即,吴道从飞机之上搀扶下了一位白发苍苍但却神采奕奕的老者。

“元首?”杨厚土愣了,虽然他现在没时间看电视,可当初在部队的时候每天的新闻可是必看的。

这松开吴道的手大踏步走来的老者,不是阳间华夏一把手又是谁!

“如何!”老者走到众人身前双目闪烁之下只问出了两个字。

“开了阴阳眼。”见杨厚土投来那有些疑惑的目光吴道轻轻道了一句,随即深深的朝着冥王以及天师一众行了一礼。

“没胜!”杨黄天自然知晓这位老者的身份,以同样简单的两个字回应。

老者闻言如遭雷击,没胜!

“神,也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