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23章 终燃魂火

()

锦城,城隍庙。

“多谢三将军这段时间的照顾!”杨厚土朝张翼德深深的施了一礼。

“呃,别客气...”原本张翼德受这一礼理所应当,可当看着杨厚土身后,那跟打手般杵在那儿的观鱼总判与善恶二神他又有些心虚。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这才多久,裁决主宰?这小子的成长速度简直闻所未闻,难道是如今阴阳太疯狂已经不适合我老张了?

窝在这锦城之中消息是略微闭塞了些,可就这打个盹儿的时间。

神佛之压就成了过去,转而即将面对的是更加恐怖的什么劳什子厄难灾界!

太平?唉!看样子没什么盼头了。张翼德转头看了看身后金身像手中那杆丈八长矛久久不语。

“三将军。”

“张城隍。”

...........

不过略微感叹了片刻,这锦城城隍庙便热闹了起来。

率先来到的是杨黄天与黑白无常牛头马面等人,紧接着三戒带着玄天明王与四大尊者也来了。

来的无一不是曾经跺一跺脚就能让阴阳震颤的大人物,身为庙主的张翼德忙的是不可开交。

到最后,堂堂一城之主二级正神只能沦为站在最下方的存在。还好这城隍庙不提供茶水,要不然他真的怀疑自己会沦落到跑堂参茶的地步。

不过张翼德看了一眼门外心里还是就平衡了。

那平时与自己不大对付的府君们,这会儿正一个个跟打手小厮似的杵在门外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呢!

城隍庙后堂之中大神齐聚,他们的目光均都集中在摆在堂屋正中的两张长桌之上。因为那上面静静的躺着杨厚土的两位亲人。

大战在即需要筹划的事情颇多,但今天他们仍旧齐聚在此。

为的便是想要在这重燃魂火的过程中出上一份力,这两位老人可是裁决主宰与冥王共同的血亲,大意不得!

“有把握么?”不管杨厚土经历了多少,此时此刻的他仍旧像是待在重症监护室外苦等消息的普通人一般,紧张到手心冒汗。

抛开阴阳之战的大势不谈,重燃魂火才是推动杨厚土不断向前的根本动力。

如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他如何能够不紧张。

杨黄天与地藏同时蹙眉以神识探查了良久,所有人大气不敢喘的生怕打扰到了他们。

在玄天明王等人看来,静静躺着的杨铁柱夫妇魂身之上透出的是那魂气流逝殆尽的冰凉,如若不是人形尚存谁都不会认为这会是两具魂体。

“魂火熄灭时间过久,而且魂身很是脆弱,得万分小心!”杨黄天没有正面回应,只是皱着眉道。

眼前的杨铁柱夫妇原本早该化作尘埃,是在杨厚土强行凝聚之下才重新聚拢。

魂与血肉之躯其实差异不大,当初正在争斗,重聚魂身难免没有这么细致。

所以,若是以脉络之说来形容眼前的杨铁柱夫妇只能用一个字来概括,那便是乱!

虽然是一具完整的魂身,但其内在很是纷乱很是脆弱,比一般的亡魂之体不知脆弱了多少倍。

若是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会像玻璃一般直接碎裂。

“你以前做过这重燃魂火的事没有?”杨厚土脑门儿上冷汗吧嗒吧嗒的往外冒,到了如今的境界他自然知道二老魂身脆弱到了什么地步。

他没有经验不敢乱来,只能把希望寄予这杨黄天身上。毕竟当初他曾言,若是再次登顶他有能力让二老重现世间。

杨黄天点了点头,道:“在很久以前,我曾帮助过一个山神重燃神魂之火。但他的魂体乃神魂之体所留,所以颇为顺利。”

“你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现在紧张得很!你就跟我说,有没有把握!”杨厚土急了。

“所以我说要万分小心!”杨黄天转而对一旁的三戒道:“以你佛力加持,一定稳住魂体不散。其他的交给我!”

三戒点了点头,要毁灭一个魂太简单了。但生生死死之中,魂灭为终结,重燃魂火无疑是逆天之举!何

为逆天?千难万难之上方为逆天。

重燃魂火,不止是让这具原本泯灭在时间之中的魂体重新活过来,更为复杂的是要让活过来之后的他,仍旧是他....

所以,这不光是要点燃那主魂之火,更是要激活那数不清的魂灰,就像是细胞再生一般。

“把火唤出来吧!”杨黄天唤出冥书在自己眉心处盘旋,他仍旧不是神王,做这事必须要冥书协助。

杨厚土双手合拢心中默默召唤黄泉,在众人注目间,一个碗口大的空间洞口浮现,从其间缓缓飘出一团层层包裹不断升腾着褐色气流的东西。

“这会不会太过炙热了?”杨厚土一挥手,上层黄泉之力散去,从中现出了那仅有拳头大小的灭神火种。

不用他说,主宰存在还好。那张翼德与四大尊佛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只因那灭神火中散发的炙热太过灼人。

如此恐怖的火种如何能用在这两道脆弱的凡魂之上?怕不是还没靠近就直接把他们烤成劫灰了吧!

“无妨,交由我来!”冥书之力加持之下,杨黄天完无视了那灼魂的炙热,直接一伸手就这么从杨厚土的身前一把将那火种抓在掌心。

“滋滋滋...”层层青烟从他手掌中升起,黑无常不由惊呼:“主上!”

杨黄天摆了摆手示意无碍,他轻轻的走到杨铁柱夫妇魂身之前冲三戒点了点头。

三戒心神领会,身上缓缓绽放出金色佛光柔和的裹向了二老魂身。

潺潺佛音响起,三戒开始小心翼翼的为这两具冰冷的魂身加持佛力守护。

身为神王的他是巨人,而杨铁柱夫妇无疑是蚂蚁一般的存在,强弱两极之下就更要小心细微的控制好力道。

如若不然画虎不成反类犬,守护不成只会适得其反!

“厚土,我负责点燃魂火,而唤醒他们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杨黄天双手变幻间火种在他掌心疾速移动,冥书的万千命理之线唰的参杂其中,将那火种直接分割成了无数的星光点点。

唤醒?杨厚土心里焦急连忙问道:“如何唤醒!”

“你与二老一直生活在一起,灵魂相引,也只有你能唤起他们本魂的记忆从而苏醒,这一点旁人无法插手只能靠你!”杨黄天双手不停应道。

此言一出,那站在一旁的杨山林与马玲珑夫妇脸上升起层层愧色。特别是杨山林,身为儿子的他简直无地自容。

“咄!”杨厚土正愣神间,只见杨黄天双掌一推,那原本在掌心之中的炙热火种在他与冥书联手之下,居然被生生附着在了冥书那无数的命理之线上。

强烈的炙热被命理之线分而化之变得柔和万倍!随着他的一声低喝,命理之线急速延伸如万千触手探向两具魂身。

“地藏,守住魂身!”

“放心!”佛光瞬息震颤,三戒闭眼沉心,眉心卍字印亮起代表着他的神贯注。

火红的命理之线一根根精准的刺入了冰凉魂体之上各处,道道细微波纹从刺入之处环形扩散。

杨厚土胆战心惊的看着这一切,因为那波纹每一次荡起,二老的浑身都会出现霎那的溃散。

好在有着神王境的三戒佛力加持,溃散中的魂体之尘又在金色的包裹之下缓缓退回重新汇入。

两道略微粗上一倍的命理之线从他们的眉心刺入,如同植入了两颗微型火种般,在他们的脑中一闪一闪的说不出的诡异。

这一幕在杨厚土看来很像是阳间手术室里的场景,唯一不同的是操刀手是阴阳之中的两大王者。

震颤间两道魂体就像是呼吸间的膨胀与收缩,数不清的黑色粉尘从他们的魂体之中被排出。

杨厚土知道,那是当初实力不够强,凝魂之时无意间参杂其中的寻常阴尘。

他激动得浑身颤抖,这一幕的出现代表着他们的魂体在朝着好的方向凝实。

“厚土!将你神魂之中对于二老的记忆投影到他们魂身之内!”杨黄天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两道魂身之上的变化,当魂身不再溃散之后他将命理之线收回。

无数的火星就

这么被稳稳的点在他们的魂体之中,仍旧在散发着柔和的炙热。

“呼。”杨黄天沉沉的出了一口气,到现在,他那颗心才真的方了下来。

虽然看起来并不复杂,但一切都没有眼睛里看到的这么轻松。

刚刚的一切都犹如在走钢丝一般,命理之线上的灭神火稍有偏差或是强度大了一丝,二老的这具浑身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爷爷奶奶,回来吧!”杨厚土收敛心神,二指在眉心之上狠狠一点,记忆之中那温情的片段一幕幕犹如幻灯片般在脑中闪过。

感谢你们在我这走得并不算远的人生中充当了那完美指路者的角色,育我成长教我做人。

这阴阳路远,时光如沙,不管前路如何,希望....你们能再伴我一程....

曾经那被生生斩断的温暖这一刻在杨厚土的心中复苏,往昔种种随着他的神魂波动被缓缓引出。

两滴热泪从他的眼角滑落,而这两滴泪中包含的却并非只有咸咸的温度,更多的,却是无数攒动的画面。

“去!”杨厚土睁开双目,两颗深藏呼唤的泪滴飘向二老静静平躺的魂身处,悄然隐没于他们的眉心之内。

一分钟,两分钟....

所有人都在神贯注的盯着魂身上的变化,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心里均是升起一股沉重....

因为那两道魂身除了不再那么冰冷之外,并无其他变化出现。

“失败了?”杨厚土如遭雷击般喃喃着跌坐在地。

眼前的两道魂身现在的状态像能量体多过像魂,莫不是灭神火太过霸道,将他们的魂完同化了不成!

屋子里的沉重有些压神,所有人看着杨厚土那失魂落魄的样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能表达安慰。

杨黄天面色复杂,他不知道哪个环节有问题,但结果摆在眼前他也无话可说,二老没醒!

“不,一定还有办法的!你们不是天天吵着想看孙媳妇么?就在这儿,你们看看啊!”杨厚土不甘心的走到他们身前缓缓跪下,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

“厚土...”葛无忧缓缓走到身后,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同样心中哀伤。

“对不起。我食言了...”杨黄天轻声道。

“是你杀了他们...”杨厚土低着头字里行间流露出冰寒的恨意,缓缓抬头,他的双目中逐渐现出了一丝疯狂一字一顿的盯着杨黄天道:“你说过,他们会恢复!现在,如何!”

“咔擦,咔擦!”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空间破裂的声音此起彼伏。

后堂的空气中不断涌现出一股股黄泉之气,翻滚交错中将这空间的温度霎那降到了冰点。

“厚土住手!”杨山林与马玲珑连忙上前想要劝阻,但杨厚土此刻早已红了双眼哪里能听得进去任何话语,抬手之间黄泉之气便直接将他们迫开。

“能否过了阴阳这关,再对我动手...到那时,我不会还手...”杨黄天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状若疯狂的杨厚土道。

杨厚土笑了,但那笑容看起来却无比凄凉,道:“曾经,因为你的路,放弃了他们的魂,这是你的选择,冥王的选择!而我...本就一小民,心里装不下那么大的阴阳...这仇,我现在就要讨回来!”说着,黄泉随着他的神念开始流转凝聚。

“无忧!赶紧劝劝他啊!”张翼德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吓得够呛,这要是打起来那怎么得了。

葛无忧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杨厚土身后没有说话,她没有阻止想要疯狂释放的杨厚土。

因为她能够感觉得到,万念俱灰的他身上那支撑他走到现在的闪光点正在逐渐瓦解....疯?那便疯吧!反正陪着他就好。

正当这堂中争斗一触即发之时,一道声音响起霎那之间瓦解了一切的冰寒。

“孙...孙媳妇?在哪....”

杨厚土闻言一震呆立当场,这是....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