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9章 寻尸找魄

将近四十分钟,杨厚土才断断续续提心吊胆的好歹是把这事儿给说完了。

他观察着两个人的反应,当然,杨队长自然是目瞪口呆跟听天书一样。这杨老太爷也许是年岁大了,什么都看得开些,脸上自然没什么太多的震惊与恐惧。

不过,当听到阴差说杨四爷的下场时脸色还是有些发青,这自然也是想到自己头上了,毕竟也是八十多快入土的人了,突然得知秋后还得算账,这并不是跟原先自己想的一样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心中自然还是不免有些忐忑。

看着老村长的表情变化杨厚土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这世上有人信佛,有人信上帝,可为什么相信有鬼的人却这么少?

既然有鬼是事实,那为什么没有被广大的普通民众所接受?信上帝做好事,信佛积德行善....大部分人都相信积德行善会对自己的下辈子有好处,这对社会是个好现象,起码这有信仰的人基本上不会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

这两种信仰都是告诉你做了善事你下辈子会有多好,可要是信鬼道,知地府。那就会直接的明白你要是做了坏事你死之后有多惨!这样的话,这世上会不会平白无故的冒出来一大批的好人?

“唉!原来杨老四下葬传得那么玄乎居然会是真的....”老队长沉默了半晌才叹了口气有些黯然的说道:“这事儿,让我做了大半辈子的噩梦,当年为了那口吃的...唉!”

杨孝泉难以置信的转过头看着自己的老父,从小父亲就是他数十年如一日的榜样,在他眼中,老父非常的了不起,在那饿死人的年代硬是带着村民熬了过来,老人在村子里的声望很高,也是杨孝泉长久以来模仿的对象。

所以,他能在老父之后接任了队长也不是真的像是开玩笑那样世袭的。如此老人居然也能跟这个悲剧扯上关系?

老村长让自己的儿子这么看着自己脸上有些抽搐,他原本就是个本分的老实人,但是当年太年轻了,越是年轻越是容易脑子一热做错事。

天天听着村头广播里一直播放着的那些洗脑的东西,一直觉得村里那个小地主人很不错的他不知不觉的心里就有了疙瘩,广播里说的没错呀?这土地本身就是属于人民的,应该拿出来大家分配。

你一个人的地比我们多了那么多,这不是剥削是什么?用那点儿小恩小惠来哄骗我们长久做你的长工这不是剥削又是什么?所以,有了这种思想在作祟,再加上那台子上实打实的粮食摆在那儿,这老实巴交的老村长就像是被鬼遮了眼一样鬼使神差的捡起了石头。

其实,不光是他,当年那么多的村民又何尝不是跟他一样被那热火朝天的大运动气氛所蛊惑其中做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来。现在大家年纪都大了,当年那些人也没剩下两个了,闲暇之余几个大爷坐在一起依旧会为这事儿悔恨不已。

“老太爷!现在事已至此,这事儿我也暂时想不到什么有用的法子,所以我想问问您。当年这刘成的妻子既然没有跟他们埋在一起,那埋在哪儿了您知道么?我想看看能不能从他媳妇儿那儿找到突破口。”杨厚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杨老队长端着水烟筒咕噜咕噜的抽了两口沉默不语,像是在回忆着当年的事情,良久后才说道:“当年十里八乡的地主和他们的子女很多都在隔壁村儿的砖厂干活儿,那天村里开完批斗大会之后,杨老四几个小伙子就把刘成两爷子拉走了。唉!没曾想他们居然能给丢到那山包上的青石林给埋了。”

杨厚土脸上一抽抽,郁闷道:“太爷,这些我知道.....”

“喔!这刘家婶子,我记得当时散场的时候没人管,我还说准备带回来葬,可后来好像听他们说是砖厂那些被批斗完的地主家属见没人管就给带去砖厂埋了。唉!应该是觉着大家都是地主家属,有些兔死狐悲同病相怜吧...”

隔壁村儿砖厂?杨厚土心里有些印象,那砖厂不光是当年那些地主们劳改的地方,后面也有不少人到里面做工,自己爷爷那时候也在里面做过一段时间。

砖厂不是很大,就在隔壁村儿靠着河湾的河边儿上,不过现在已经荒废了好多年了。那地方他小时候还经常去玩儿,可因为那年暑假他们班有个男孩儿跟他们一起下河洗澡被淹死了以后他们就再也没去过了。

那地儿他不喜欢,哪怕是以前根本没鬼怪这方面的想法,都会不自觉的感觉到阴冷。

河道流经此处拐弯,以前的砖厂为了方便取水就建在了这里,上游数里便是青山镇的集市。镇上的一所包含了初、高中的学校每年都会有学生悄悄的溜到这儿来玩儿水,这里的水流非常湍急,看似平静的水面下由于河道的拐弯经常都是一股一股的旋流,所以几乎每年都能听到这儿淹死学生什么的。

想不到,这刘家媳妇居然会被带到那儿埋了。杨厚土以前见过那废弃的砖厂附近杂草丛里面有很多没人打理的乱坟土包,想来应该就是那些年遭灾被劳改累死的批斗家属吧。想到这儿,他有点坐不住了,他这人就是这德行,本来就有点儿强迫症,这现在又带上了部队的雷厉风行。想着想着他连饭都不想蹭了,起身就跟两代杨队长告辞离去了。

看着杨厚土离去的身影,杨老队长叹了口气对儿子说道:“去把你李二叔和陈大伯请过来,我有事儿说。”本来硬朗的杨太爷接连叹的这几口气仿佛带走了他身体里的生机一般,整个人显得佝偻无神了许多....

天全村,就跟杨家村背贴背,杨厚土就这么晃晃悠悠的一个小时不到也就走到了那河湾边儿上的废弃砖厂。感受着河边儿上的丝丝凉意杨厚土抬步走向了那些荒坟堆。

唉!都是些可怜人呐,生错了时代对很多人来说真的是个悲剧,他们这些所谓的地主家庭,大部分估摸着连现在的小康标准都达不到吧!看着这些被杂草完全覆盖的荒凉土堆他心中叹道。

缓缓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这是他闲暇时候做的灵眼液储备,他现在想要看看这里在灵眼之下的情况。

不知道怎么的,他感觉现在他感受到的这种凉意跟小时候的感觉有点不一样,好像..好像就真的就是普通的寒风带来的冷意而已,没有那种阴气的侵蚀感,这换其他地方倒没啥,可这是在一个乱坟堆里,这感觉有点儿不对头了。

开了灵眼,杨厚土愣住了。

干干净净!只能用这几个字来形容了,整片荒坟地里依旧只有半人多高的各种杂草随风摇摆,连个死狗都没有.....他拿着自己手里装灵眼液的小瓶子晃了晃,又眯着眼睛往瓶口里瞧了瞧,这...不会是这玩意儿用瓶子装了就没效果了吧?不可能啊?这么多荒坟堆连个鬼都没有,这不科学嘛!

怀着心里的疑惑,他晃晃悠悠的四处转了转,又跑到废弃的砖窑里溜达了一圈儿,依旧是干净得可怕,这地儿没那么大造化吧?一个留守等待的孤魂都没有,难道全都投胎了?这么叼?

一脑门子的问号难以解答,杨厚土点燃了一根烟索性走到河边上的石头上一屁股坐下来,他需要安静,安静的想想这两天以来自己身上发生的神奇事件和理理关于这事儿的思路。

被草草埋葬在这里的人多多少少身上都有点儿官司,应该没谁是含笑九泉的,哪怕那种怨念不足以让他们化身怨鬼,但是也不至于说是都往生了吧。

这不正常,肯定不正常!

没有亲属更没有生辰八字,所以就没办法招魂,那怎么开展工作?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用术法先把这刘成老婆的尸骸找到再说。

还好,当初阴差给他看的小电影里他看到了摆在批斗台上的台历,虽无刘成媳妇儿的生辰八字,但是他知道她死时候的大概时间,这叫鬼诞,也叫鬼八字!凭借这个招魂肯定不靠谱,可寻个尸什么的还是给力的。

“阴阳流离荒鬼失所,哀声无处诉呐~~身葬无踪寻!清水寻尸鬼辰指路!疾!”烧了刘氏的鬼八字后杨厚土将八字灰捧在手里,将手并拢在河水中快速的过了一遍然后“唰”的提起手就开始结手印,疾声后他一下子将手中带水的八字灰呼一下甩了出去,在他想来,这八字灰应该会像血泪招魂术一般,至少得呈现出那真实般的五毛钱特效。

可现实让他有点儿懵逼,这带水的纸灰被他这么一甩,啥也没发生,就这么毫无规则的洒落在地。

他眉心跳了跳静静的等着、看着....五分钟,十分钟....

河边儿的风呼呼的吹着他的脸颊,他四处看了看,接着长出了一口气,“呼~~~妈个蛋!还好附近没人呐!不然别人还肯定以为我是个莽子!”要知道他本来就是个初学者,那动作什么的肯定不会像那些大师一样潇洒有神韵。

刚刚这一下子毛的作用都没有,就跟拍仙侠剧没特效一样,动作要多傻有多傻。

“难道是我这手印没对头?”他从兜里摸出那本清水注解翻看起来,这玩意儿他现在是随身带着,这既然没师傅教,那就理论与实践结合嘛!翻到招魂寻尸的那一篇他仔细的确认了手印,没问题呀?这手印没问题,鬼八字也没问题,那问题出在哪儿?他抓了抓脑袋有点儿不知道该干嘛了。

这头要是也抓瞎,那边阴差又不管,唉!好人难做啊!

“耶?”他正低头翻看着清水注解抓着脑袋郁闷着的时候,突然一阵凉意直击心头,他心里一跳!有阴气!!!他猛地一抬头四处查看着,有鬼他并不怕,这时候更方便他查问刘氏的骸骨所在。

不过这阴气让他稍微有点不安,因为他感觉到这股阴气好像,来的有点儿猛!不是一般的鬼!

四周寂静一片,没有丝毫动静,也没有看到任何鬼的踪迹。嘿!奇了怪了哈!之前两次的成功经历让他自我定位稍微高了点儿,心头想着自己这怎么着也算有点儿“特异功能”了,可今天这哪儿哪儿不顺,看来!还得加强学习啊!

他暗自叹了口气,一转身!卧槽!他心里突然抽抽了一下,原来还真有鬼!

只见这距离岸边十来米的河面上,在那看起平静的水面突兀的冒了半个人头出来,长长的头发湿漉漉的耷拉在脑袋上,瞳孔中的一双眼球呈乳白色看着有些恶心,虽然那眼球没瞳孔,但是杨厚土知道,这水鬼现在就是在盯着他。

在灵眼之下,水鬼一身的阴气在水中像个八爪鱼一样四散着,突然这么冒出来还真的吓了杨大湿一大跳。

这那么多荒坟都没见到鬼,这水里咋还冒出来一只?嘿!东边不亮西边亮啊!整好逮着问点儿事儿。

“诶!那个鬼!来我问你点儿事儿!”既然想明白了鬼那些事儿,杨厚土既然打定主意要吃这阴阳饭那首先就得把这心态摆正!

鬼嘛!气场为先,虽然我学得半桶水,额,小半桶。可咱这可是来自古书传承嘛!有来头的不是?那什么九阳神功不也是这么练成的么?所以他大大咧咧的从水中盯着他的那个水鬼招了招手道。

“嘿嘿!对嘛!过来好好谈谈,我给你烧纸!嘿嘿!”见水鬼像是听了他的话开始缓缓的朝岸边浮了过来,杨厚土有点儿自得的笑道,突然!他双瞳一缩,脸上自得的表情霎那间消失的无隐无踪,一张脸突然煞白。

只见那缓缓飘过来的水鬼渐渐的从水中露出了半张脸,那张嘴邪魅的扯出了一个僵硬的弧度。

是个女鬼!这张脸!那不正是杨厚土费尽心思想要找的刘氏的脸么!能让杨厚土突然间脸上出现惊慌的当然不会是因为这张脸是刘氏。

而是....这水鬼眼眶中的那乳白色的眼珠在她缓缓靠近岸边的同时,开始慢慢的变得血红,条条如血泪般的液体开始从她眼中流出,配上那浮肿苍白的脸颊和僵硬邪魅的笑容,杨厚土内心那股子自信哗啦一下碎了一地。

“煞....水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