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24章 神佛醉酒

()

“咚!咚!咚!”

沉闷的声响在酆都阴阳路随风扩散,往来的无数鬼神故意别过脸,不让自己去看那阴阳路。

但这一声声如同战鼓般敲在心头的响动,却让他们的心无时无刻不随之震动。

这声音来自阴阳路之内,已经持续了两日。

“他们这是完不计代价的在试图冲破这阴阳路啊!”三眼神君仰头看着那命泉包裹之下阴阳路内里的情景喃喃道。

无数看不清的存在正在不停的撞击着,哪怕是被命泉一触之下便遭受重创也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那如同被炸裂的脆响和类似于哀嚎的吼声,一波一波一层一层永不停歇的势头,让堂堂刀山府君看着都不由得心头发寒。

“唉!这提心吊胆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牛魔神君坐在一旁的石凳上长叹一口气,神情有些郁结。

“你啊,就跟我们一起做好分内之职就行了。现在接阴送阳与秩序安魂四位主宰都在,再不行还有冥王大人在,哪儿轮得到你操心。”三眼神君嘿嘿一笑,提着一个酒葫芦一屁股坐在地上咕嘟咕嘟的灌了一大口。

“来来来,给我们来点儿。”周围几个府君闻到酒香纷纷凑了过来,这十八府域之中,三眼府君的黄泉草佳酿可是出了名的。

酒散了无数,神心仍旧彷徨。

人醉伤神,神醉神伤...

那千年前的阴阳盛世在他们醉意汹涌之下,被一点点的挖出追忆,这也是长久以来他们第一次能够畅言回忆那曾经的美好。

“人性越陈越美,佛不沾酒,错过良多....”三戒远离众神盘膝而坐,看着那与常人无异大口倒着苦水的府君们有些怅然。

当然,这其中夹杂着很多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几乎都是针对神佛的。但这却不影响三戒对话语中可勘入耳的东西有所领悟。

“吾等之罪...”在其身后的众佛齐声叩首。

现在他身后除了几位大佛之外又多了不少身着黄袍的神佛,这是从西界之中走出和从昆仑中被释放的。

虽然经过此劫,他们对极乐世界的狂热已然。

但一个个的均是一板一眼的模样看起来跟器械似的,用阳间的话来说该这么形容?

三戒想了半天,生无可恋这四个字再合适不过了...

“哈,你们呐,就是少了他们阴神的灵动。”三戒摇头苦笑,这一世他凡气未褪,在这开明之世中知晓了成佛之前很多绝不可能领悟到的东西。

这也是奠定了他思维转变的关键基础。

时代在变,大世之道理也在随之变幻...看来最初定下的佛之戒律也得跟着这洪流做出变革才行呐!

古时一佛成道能够见识多远,领悟多远,一城之所?一方之地?

而现代社会,足不出户便能通晓天下之事。

三戒有时在想,若是古时便通了互联网。这凡尘种种姿态万千,怕是这佛家戒律早就被破成渣了,哪儿还能有如此多的神佛能够筑神基成金身。

这些老佛,思维早已固定,看来,得想办法让他们释放自己了。

不然依旧与阴神,不,是与有人之常性的存在永远都无法真正的靠近。

想罢,三戒说出了一句让所有神佛都脑子有点当机的话。

“你们...喝酒么?”

“佛皇怎的会有如此一问!”一众神佛大惊之下连连摇头道:“贫僧等谨遵佛皇定下之戒律,自然不敢饮酒。”

“哈。”三戒摇头失笑,果然这条道开辟之时便封得太死,非死板之人入不得此门呐!

自己本尊在那佛皇山之上深受风劫之扰,整整千年从未曾与他们真正言语过什么,就这戒律倒是被他们一尘不变的传承至今。

看着群佛眼中的认真,三戒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这群佛修执念一起会变得如此恐怖了。

“众佛听令。”

“在!”

“今晚,一醉方休!”

“?”

.........

酆都城外,新城之中的一个大型农家乐内,数十席丰盛的席面前座无虚席。

当服务员们将一桌桌菜品上齐之后便被三戒打发走了。这席面在常人眼里不过只坐满了几桌人,其他的空空如也。

农家乐的负责人几次欲言又止,但又怕惹怒这么一个大客户,只好无奈的也跟着退了出来。

那几十桌的东西,就几桌是熟的,其余的可都是按他的要求之做了三成熟。

也不知这光头老板哪儿来的,难道想自己的亲友集体窜稀不成?

三戒自然没去理会那负责人的一脸哀怨,此刻的他正一脸笑呵呵的看着这高朋满座的酒席。

昆仑道传与妖修坐在一起,杨黄天率十八府君与一些三级神代表也来了。当然,还有几桌身着僧袍与袈裟的神佛,也在惴惴不安中被三戒眼神威逼着强行落座。

阿弥陀佛!着桌上鸡鸭鱼可是齐活了,还有一个硕大的猪脑袋摆在那儿...

坐在这里,这让他们这群活着的时候就吃素的佛情何以堪。

整个厅内鸦雀无声,都不知道为什么那地藏佛皇会摆下这么一个气氛诡异的盛宴。

“你想,做什么?”杨黄天冷不丁的接到三戒的传讯,还以为他让自己召集这么些人有什么大事,这到了才发现原来如此。

三戒一笑,道:“没什么,吃酒而已。”

“吃酒?”杨黄天愣了。随即下意识将怪异的目光投向了那几桌面色踌躇的神佛身上。

“你确定?”杨厚土领着一众判官独坐一桌,听到三戒这话也面露怪异之色。

“确定!我说了,今晚不醉不归。”三戒很是认真的应道。

哈!这倒是有些意思。杨黄天与杨厚土对视了一眼,也不做声只是缓缓坐下静等三戒表演。

“咳咳,诸位道友听贫僧一言。”待得所有人坐定,三戒在所有人有些惊讶的注视中端起了酒杯。

这里面的人,除了杨厚土之外是没人见过和尚喝酒的自然是非常意外,更何况那端着杯子的是地藏佛皇了。

“佛皇!佛皇不可啊!”玄天明王一见三戒如此,立马跟中风了一样窜起想要夺他手中酒杯。

“坐下!”三戒一声低喝直接让他僵立当场。

他环视一眼那些同样面色激动的神佛,道:“我说了,今晚谁都不准违抗....”

看那一众神佛看着自己杯中物像是无解之毒一般的神色,三戒哈哈一笑直接一饮而尽。

“今日,贫僧摆下酒宴不为别的,只是想在大战之前与诸位道友敞开一叙。”三戒转身给自己倒了第二杯酒,道:“道歉的话贫僧就不说了,说多了伤耳朵,这酒太轻承不了如此重的悔。我们现在还在世的神佛,不多了....”

说着,他看着那些目光有些游离的众神双目之中闪过一丝悲意,道:“他们来不及悔,也来不及向你们致歉...也许错过了这一次,我们中的这些也将失去这次机会。所以,这顿酒,得喝!”

咕嘟咕嘟,第二杯酒下肚。

酒从来都是醉魂之物,无关神祇与凡人之别。

一股辛辣之掺杂在愧疚与悔恨中直冲三戒心神,他反身给自己满上了第三杯。这一次,他将目光看向了神佛,道:“端起来!”

“这...”

神佛一个个的都看着自己面前早就不知被谁满上的杯中物有些出神,佛皇让他们喝酒?

莫不是冥神山一战将堂堂佛主打疯了不成?

“你们,悔么?”地藏的目光复杂更甚。

“自然。”众佛应道。

“那便端起来吧,这酒不是敬谁,而是敬那因你们而遭受劫难的万灵!”

沉默半晌,灵珠尊者一咬牙第一个抬手端起了酒杯。当然,他端起的自然是那酒中精气。

“佛皇曾言,道歉是无用的。但,我灵珠,对不起了!”说完眼睛一闭心一横像是吞毒一般大口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众佛之中唯他造的杀孽最盛,狂热散去之后也唯有他的心中苦涩最深。这酒,他喝得沉重。

“你们呢?”三戒扫了一眼其他神佛。

“尊法旨!”

有人开了头,其他等佛者自然也是咬牙举起了杯子。

“黄父鬼君,你说这群和尚打的什么歪主意?”三眼神君轻轻的扯了扯坐在他身旁的黄父鬼君问道。

黄父鬼君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应了一句:“我哪儿知道。不过,这神佛喝酒,倒是蛮有意思的。”

千年阳奉阴违的对峙,哪里是简单一个杯中之物便能划去的。

就算他们知晓了原委,但那神佛所做之事却是实实在在的伤惨了阴神坑痛了万灵。

杯酒泯恩仇?看看也就算了....

在场的哪个不是鬼中老油条,那眼睫毛都是空心的,谁不是心中冷然两眼旁观。

“每座三十杯,去吧。”三戒提着酒瓶子一甩一甩的走向了杨厚土那桌,只给一众神佛留下了轻飘飘的一句话。

三,三十杯!

玄天明王急了,这酒他出家之前尝过,可那是千年前的酒哪里有如此辛辣!这一杯下去自己神魂里就跟中毒了一般翻天覆地,一人三十杯!

主宰之魂都怕是扛不住啊!

“二娃师弟,来,走一个?”三戒笑嘻嘻的坐到杨厚土身边,那完完的三戒模样哪儿还有半分的佛皇风采。

“说那么多干嘛,你我之间又没仇。喝!”杨厚土洒然一笑端起了杯子。

......

“这,这位道友...”玄天明王一心修行没有半分的酒桌文化熏陶,在看到佛皇丝毫没有再理会他们的意思,径自与裁决主宰喝开了之后。只能硬着头皮抓了两瓶酒走了出来。

找谁?若按阳间酒文化,一桌子人当然先找地位最高的喝。

可玄天何人?他端着杯子找了个最近的。

一个三级神,孽境府域黄父鬼君麾下今天来的级别最低的一个,府城十三街街道办主任....

“我?”那三级神原本正在看笑呢,看着这高高在上的明王居然直接找上自己瞬间傻眼了。

他瞄了一眼自己对面的黄父鬼君,黄父撇了撇嘴,意思是你自己看着办....

无奈之下这三级神只能硬着头皮站了起来,道:“明,明王...”

“明王不敢当,来,喝酒。”玄天明王也不管他那有些发颤的双腿直接一饮而尽。

“诺,诺!”三级神赶忙一扬脖子给吞了。

一低头,见那玄天明王两只眼睛绯红的瞪着他,给他吓得一哆嗦。怎,怎么?我喝错了?

“还有二十九杯....”

.......

“此物,真是参不透,言不明呐。”杨黄天把玩着手中杯子,打量着里面晶莹的东西有些感叹。

“谁说不是呢!”三戒缓缓坐在了他身边笑了笑,道:“相识无数载,今日第一次与你同饮,走一个?”

“你的主意不错,此时的他们虽然不真,但却在假意中放下了不少。”杨黄天点了点头扬起下巴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

正如他所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管是神佛也好鬼神也罢。

就连那昆仑天师与妖修也在酒精的作用之下开始放开了,很多压抑心间的仇恨之语也随之肆意传入杨黄天等人的耳中。

但认清现实的神佛们已然摆正了自己的态度,不论对他们而来的话语之中如何难听,一个个都是红着脸与脖子低声致歉只顾敬酒。

甚至于喝道后面,一个小小的三极神都敢拍着桌子,脸红脖子粗的指着玄天明王的鼻子喝骂。

玄天明显喝多了,也不恼,骂一句喝一杯,直到把那三极神骂到词穷方又转向另一位。

玄天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能喝...

勾肩搭背罚酒喝令之声随着气氛的火热彻底激发,整个厅中已然乱成了一团。

这仇,无法真正化开!

但当深入骨子的仇恨得到了些许的释放,就会进入一个微妙的阶段。那便是恨你依旧,但却能够稍微克制隐藏在假意之下。

如此,三戒的目的便达到了。

至少,在谁人魂死道消之时,那股恨意与懊悔不会深到随着他的神魂化作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