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25章 你別过来,啊~~~

()

“杨黄天与三戒已经准备动手镇封阳间。去昆仑,帮我好好照顾二老。”矮山上,杨厚土拥着葛无忧放肆的在她额头上深情一吻。

良久而分,他轻轻的握着葛无忧的双肩看着她的双眸柔声道:“此战结束,嫁我!”

葛无忧清丽又不失英气的俏脸上不自觉升起两团绯红,不言不语将头埋在他宽阔的胸膛中轻轻点了点头。

此时酆都城外鬼气冲天,无数阴神与亡魂开始有组织的向昆仑撤离。

二人就这么静静相拥,仿佛身边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杨厚土很享受此刻难得的温情,一个个阴神与亡魂路过矮山之下时,都会朝着他们投来祝福的目光。

他们都知道,那位看着年轻的男子是裁决之神。也是此战的主战力之一,所有人都真心希望他能得胜而归。

这样,他们也就不用这么彷徨无助....

“走吧!他们该等急了。”良久,杨厚土轻柔的拍了拍葛无忧后心道。

远处杨铁柱夫妇早已等待多时,当然,这种时候他们自然是不会打搅的。

反而不时的冲一旁满脸不舒服的葛念老爷子笑着说着什么,不用问都知道,葛老爷子此刻心中的盆栽正在凋残,能爽才怪了!

“你小心些,我在昆仑等你!”葛无忧不会扭捏做出小女儿般的姿态,她知道,他能回来,那便是胜。若恶客登昆仑,那便是天人永隔之局。

“嗯,记得我的话。等我回来娶你。”杨厚土故作轻松的笑道。

看着他们一步步远去,杨厚土的心里一片清明。

如今目的已成心中已无遗憾,只要能为他们博得一片青天,一家人共存于天空之下,此生足矣!

“厚土。”

“嗯。”杨厚土没转身仍旧定定的看着二老与葛无忧离去的方向。他早就感知到了杨山林在远处那有些犹豫的身影。

“我有东西给你。”对于杨厚土面对自己的冷淡他无法改变什么,对于妻子能够还阳,他对这个小儿子只有深深的感激。

一道淡青色的光影骤然出现,杨厚土神色一动,这才缓缓转身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杨山林。

无声盘旋在二人之间的正是杨厚土无比熟悉的极灵水龙,不过这一道明显不是杨厚土的。

“极灵...”杨厚土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轻轻探出手轻柔的抚向那灵动的龙首。

自己那黄泉水龙早已走偏了老门子远了,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极灵的模样倒还有些怀念。

面对杨厚土的手,这道极灵并不排斥,甚至很是亲昵抬起龙首在他掌心摩挲着。

杨山林双目之中同样露出深深的留恋,这道极灵曾伴着他走过初入道途那段青涩,更是与他一起踏遍了这阳间无数河山。

年少轻狂时,它伴自己纵情高歌快意情仇。妻子遭劫后的暗无天日中,也是它常常在黑夜之中给自己带来冰寒的暖意。

“成就天师之时,此极灵灵智已开。然而我这身与魂早已融为一体不可再分,这极灵留在我身边...”杨山林眼神复杂,半晌才道:“有些太过埋没了它应有的光彩。”

杨家水龙术一直缺失,只有修到天师之时方能真正明白,这水龙只能与神魂之身相辅相成,方能展现出它应有的风姿。

就像杨厚土与黄泉水龙之间的无间配合,如今他的肉身不光困住了自己的神魂,更是困住了这极灵的发展。

要知道,这阳间,这杨家,除杨厚土之外这已是唯一一条水龙极灵了!

“什么意思?”杨厚土不明白。

他知道,杨山林之所以变成如今这副模样,都是当年帮助自己补足三魂七魄所致,对此,杨厚土是感激的。

杨山林微微一笑,道:“这一战你所身处的位置很关键。”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上升起一股自豪,两个儿子,一个是冥王转世,一个是自修走到裁决主宰之位。

身为他们的父亲,何等荣耀!到现在,不管是阴神也好,神佛也罢,哪一个碰到他不得发自内心的恭敬叫上一声杨先生。

“这道极灵,赠与你吧!”说罢也不等杨厚土回应,双手飞速变幻间不过一瞬便大喝一声:“断!”

嗡!的一声闷响,只见杨山林“噗”的喷出了一大口血整个人直接向后栽倒。

“吼!!!”水龙反应过来嗖的一下蹿到他身后,将它倒下的身躯接住。

杨厚土被这一幕给惊到了,连忙上前两步一

把抓住他的手,神力溢出迅速检查他的情况。

还好,只是神魂受损,修养些时日便可复原,没有伤及根本。

长长松了一口气之下他有些恼,道:“你这是干什么!这极灵是一步步修成的,与那大神的伴生神器一般同样是神魂所依,不是能随便斩去联系送人的物品!伤了神魂根本怎么办!”

“无,无妨...”杨山林喘息着逐渐缓过劲来,水龙拖着他的身子轻轻直立。

轻咳两声后,他道:“我看你那伴生极灵的气息已然与黄泉密不可分,而这阳间水龙却是真的玄妙无比。我想,有它在,些许能给你一些帮助...”

杨厚土无言沉默。

一直以来,他都有些害怕杨山林的那双眼睛,那里面无时无刻不透着莫名的热切。

可杨厚土对于他的感觉真的无法做到像是对待父亲一般,他无法强迫自己融入儿子这个角色。

当然,马玲珑除外。因为母亲的天生亲近,再加上自己在知道她的遭遇之后,对于她,杨厚土从最开始就是接受的。

“其实,不用这样...”沉默半晌,杨厚土终于正视了那双眼睛缓缓开口。

现在的杨厚土拥有在黄泉之源升华后的裁决之力加身,一身黄泉意志同样已经到了巅峰。再加上有命泉辅助,战力已经稳稳立在了巅峰主宰的地步。

对于这本不属于他的极灵水龙,观其强度不过下位天师的层次,真的不用如此。

要知道,水龙杨家的手段最强的不外乎就是这水龙。

水龙诞生灵智又必须与自己同心同德,最佳的时机就是那凝聚神魂之后神魂反哺而来的一刻。

杨山林生生将与极灵的联系从神魂之中斩断,那无非是自废武功般的断了自己这么多年来对于杨家清水术修行的根本。

从此以后,他的清水术永远无法再次凝结出有灵之龙。

“收下吧!这一战凶险万分,多一丝力量就多一层的保命机会。”杨山林目光灼灼的看着杨厚土,单手轻轻抚摸龙首之后缓缓一推,那水龙逐渐向杨厚土靠拢。

正如那身在城市衣食无忧的年轻人,面对着老父从山中带来朴实的果蔬,杨厚土实在不忍推辞。

“好吧。那你之后去哪里,跟着他们去昆仑么?”杨厚土不忍推辞,抬手间将那水龙收入神魂之内随后问道。

“哈哈,虽然没了极灵,但我也是堂堂天师!怎能与那凡魂后辈一般安居于昆仑之内?”杨山林见儿子终究是收了自己的水龙,心情霎时间舒畅了不少说话中也精神了许多。

“那你?”

“现在我的道术已非我之最强手段,在来见你之前我已与那僵尸冉闵说好了。我跟着他们一起。”杨山林笑着指了指远处那立于巨大犼祖身后的数十有魂僵尸道。

原来如此,杨厚土点了点头。在这阴阳存亡之际,所有人都需要发挥自己的能量,就算他是裁决主宰,也无法做到让杨山林这样的天师真的退居后线。

如此,对更多的人不公平。

杨山林神魂与肉身融合,本就与僵尸无异,甚至更多了一层玄妙。与僵尸队伍一起行动,的确是他最好的选择。

话语说完,两人都沉默了,空气里浮现出了一层尴尬的气氛。

“注意安,战后...昆仑见!”杨山林最后说了一句,说完转身离去。

杨厚土看着他逐渐远离的背影,良久才轻轻的道了一句:“你也一样。”

眼下各方大军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杨厚土自然也一样,他需要带领裁决司座下判官先与阳间之军碰头,把那命泉之兵做出来以防不时之需。

深深吸了口气,杨厚土敞开双臂静静的享受着这最后的宁静。

突然,异变陡生。

只见他舒缓的眉头一皱,单手捂胸噗通一下半跪而下。

“什么东西!”他大口喘息着,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冒出,身后法相“嗡”的一下现出!

百丈裁决法相突然出现在空中吸引了不少的目光,杨厚土强忍着肉身之上的胸中绞痛反身一看,水,水龙?

不错,此刻那法相神魂之中,一道青蓝色的光影正在上下如电光般飞速窜动。

就连那与杨厚土神魂相融的黄泉水龙也加入其中,一蓝一褐两道光影上下翻飞间,裁决神魂之中就跟炸雷了一般乱成一团。

“你们给我停下!!!”杨厚土都快疯了,神魂牵引之下他这肉身之中的痛楚简直是难以形容

,那犹如凌迟一般的痛正不断从胸口开始朝着四肢扩散。

“轰咔!”

在杨厚土的怒吼刚刚落下,这天空之上竟然真的响起了一声雷鸣。

不,不会吧!杨厚土被吓到了。

这难道双龙聚首之下,还能产生什么化学反应不溶于这阳间天意不成?我那便宜老爹,你莫不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害死我?

阴间劫雷杨厚土尝过,那是与黄泉同源的存在,属于娘家人,压根儿没有伤到他。

而这阳雷可不是他亲戚,这与他半毛钱关系没有,劈下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这小心点儿是劫雷,若是处理不好真的引来天意的绞杀那可就完犊子了。他可没那自信像那风劫一样,能够在天意灭杀之下保住狗命。

“轰!”雷云交错电光直冲而下,杨厚土心里一沉,来了!

“吼~~~”一声高亢的龙吟响起,那水龙极灵居然一窜而出,直接从那巨大的裁决法相眉心之处探出了龙头。

“轰咔!”一声炸响,狂雷落下直接劈在它高高扬起的龙首之上。

“噗!”杨厚土心神剧震哇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玛德还来!杨厚土还没缓过劲,天上的光柱又再落下。杨厚土的倔性子上来了,老子可是神,大神那种!随便劈的么?

神念转动之下神法相仰天咆哮着就要冲上天去,劈我!你杨大湿非把你这雷云给搅碎了不可!

就在这时,神魂法相脑后的巨大阴阳鱼圆盘突然开始徐徐转动。就在杨厚土愣神间,已然黑白变幻升腾而起直突突的扑向狂雷。

“吼!”

“靠!你凑什么热闹!”怒骂间那黄泉水龙也发出震天龙吟冲天而起,杨厚土除了怒骂还能如何!

这黄泉水龙可不是阳间的,闹大了就扑街了。

然而,来不及应对,双方力量已然碰撞。

阴阳圆盘不愧来自于黄泉之源,那威力莫测的狂雷狠狠的劈在其上只是重重的沉落三分,竟然被它生生的扛了下来。

此时水龙已经飞出法相眉心,盘旋在阴阳圆盘之下,黄泉水龙紧随其后也到了那里。

道道奔雷依旧闪耀,但无论阳雷如何狂暴,阴阳圆盘都会玄而又玄的将它们一道道的部接下。

“吼吼~~~”双龙飞舞,圆盘之下无数残余的电弧在它们身上激起了层层的白色。

“这是!”杨厚土双瞳一缩看出了不对劲。

被那电弧包裹之下的水龙气息竟然开始变强,原本只是下位天师境界存在的它,就这么一会儿竟然直接崩到了能够力压三极神的中位天师境界。

恍惚之间,只见那双龙原本飞速旋转游动的速度居然慢慢减弱,最后,在那闪亮的阴阳鱼之下缓缓的,鱼龙节奏竟然开始契合。

无论是阴阳圆盘中的阴阳鱼还是在其下层的双龙,在这无边电网的衬托之下此刻正绽放着璀璨的祥和。

又强了!杨厚土瞠目结舌。

转眼之间,那水龙释放出的威压已经暴增到了二级正神的程度。仿佛这一切,都是为了成就它而出现。

难道这法相又或是那阴阳圆环有强迫症不成?突然出现这么个实力低微的存在让它们看不过眼了,非得整成他们那级别才算舒坦。

果然,当天上的黑云散去之后,与黄泉水龙一齐遨游天际的极灵,已经稳稳的停留在了主宰之境....

不过片刻,成就主宰!

所有还未离去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存在沸腾了!他们看向那一脸懵逼的裁决主宰双目之中迸射出了无边的狂热。

什么叫造神?这才叫造神啊!

“裁决主宰威武!!!”山呼海啸的呼喊声震得杨厚土双耳生疼。

什么鬼?我怎么的就威武了?

“不不不,等等,你别过来!”杨厚土抬眼一看,那浑身依旧窜动着电流的水龙,两只大眼爆射出很人性化的欣喜正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杨厚土连忙倒退喊道:“你别过来,有电,有电!!啊~~~~”

一声惨叫响起,无数存在崇拜的裁决主宰傲立当空!

止不住的浑身颤抖,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