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27章 镇封,来袭!

()

“果果快点!错过车去学校可要迟到了喔。”一个女子正呼唤着身后正背着书包东张西望的小女孩儿行快些。

天刚蒙蒙亮,城市在各种忙碌之声中已然转醒。

津城是为主城,从沉寂到喧嚣更是格外的短暂。各大交通干道之上,缓缓排行的车灯正如这座城市脉络中的血液开始流转。

父母略显唠叨的叮嘱,孩子有些敷衍的应承,上班族匆匆而过的身影与那环卫工人对时间过得太快的抱怨.....

这一声声的话语汇聚成河盘旋而上,均是传入了屹立云层下方空中的杨黄天耳内。

“但愿,这时间不会永远停在这一刻...”杨黄天低下头望着脚下那星星点点的微弱光亮沉声叹道。

“开始吧!也许,不久的将来这世界便会恢复正常。你看,那女孩儿手中的油条到时候估计还是热的。”三戒笑了笑道。

“嗯,但愿如此。冥书!开始吧。”杨黄天轻轻唤了一声,眉心之中冥书缓缓浮现。

天地异变在即,此刻,镇天封地!

冥书一出随风而长,书身之上磅礴之能四处喷涌,眨眼间便将高空之上的云层驱散。

“嗡~~~”空气中震荡的轰鸣声徐徐扩散,刺目的亮银色霎时间照亮了整个清晨,与天边那初日同辉!

“妈妈你看,天上有两个太阳!”牵着妈妈一蹦一跳的小姑娘指着天空之上那耀目的冥书之光惊呼着。

“瞎说什么呢。”妈妈笑着抬头,然后,她呆住了。

不光是她们,随着冥书越升越高暴起的银色光华越发闪耀,渐渐地,它的光华居然盖过了天上骄阳!

大地上的无数人都被这奇迹般的画面给惊呆了。

当冥书之能已然迸发到极致时,三戒双手合十之下一身金色透体而升直扑冥书。

阴阳之中两道曾经对立的力量在这一刻相互支撑,极致升华。

“哗!”

正如那最为壮观的焰火,闪耀的银色中夹杂着丝丝的金光迸射而出,在天空之上呈现出了美到令人窒息的璀璨。

无数的丝线交缠在天上徐徐展开,那是命理之线在随风扩散。它将以此为中心,与每一个命数相连。

“好美...”所有看见此景的人喃喃着都有些痴了。

“在最美好的一刻,镇封吧!”杨黄天复杂的双目中倒映着金银交织的光华。

原本这一切都可以在悄然之中进行,但他没有。

这道美丽无比的焰火,是他这位曾经阴阳王者送给这群凡魂的礼物,这当中,同样也饱含了自己对于他们的愧疚。

正如地藏所说,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若当初不是自己内心空悠,渴望一个交心之人。也不会放任地藏的心魔成长...这阴阳之中的种种乱象也不至于爆发到如此程度。

说到底,就是他身为冥王的一己之私才深深的种下了如今这乱局的种子。

如果今日之后,你们不再醒来...那就让这绚丽的焰火伴着你们的灵魂安息吧....

脚下是最近的津城。一道道细微的命理之线垂直落下,一根根线段精准的与每一个凡魂的眉心相接。

沉醉在美景中的人们毫无准备也丝毫没有反应的情况下,他们的意识,停留在了这一秒....

三戒的佛力加持之下,每一道命理之线连接的阳人身上都飘起一层淡淡的金色,柔和的佛光深入灵魂,让人们的脸上那霎停滞的表情多了一丝的安详。

风,不再吹起,随风而起的树叶也静静的停留在了空气之中。

时间,戛然而止....

津城的将军山中心作战室中,杨厚土身后站立着裁决司的骨干神祇与阳间战士的指挥官们。

在他们之中,甚至还出现了不少五官立体的西方军士。

他们的前方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显示屏,上面有着

近百个覆盖阳间大城的天眼监控画面。

透过百余个大大小小的屏幕,他们静静的看着这神奇但又让人心中无限叹息的一幕。

“记住这一刻,能否如黄粱一梦让他们再次苏醒,就看我们的了!”半晌,杨厚土打破了沉默。

“是!”寂静的作战室中神与人同时大声应喏。

这里,阳间网络然覆盖,能够在最短时间内监察阳间所有的异动,并对驰援力量做出最精准快速的调动。

所以,这里也将是此战的指挥中枢。

这便是杨厚土留下这部分平凡但却又不普通的人帮手的原因。毕竟这阳间太大,科技的力量可是堪比真神,这一仗必须睁着眼睛打!

“这位首长,命泉武器进度如何?”杨厚土转身冲一个华夏将领问道。

对于这肩上扛星的武将杨厚土是打心底里尊敬,因为他本来就退伍兵出身,当初肩上不过是拐子的大头兵。

这要换以前,估计他这辈子是没机会见到这等级如此高的一军之长的。

不过命运就是如此神奇,经过了这一系列神儿又神的洗礼,此刻的杨厚土早已非当年之稚嫩。以超脱之身面对凡武也就淡然了许多。

那将领约莫五十岁上下,虽然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浓重的痕迹,但那双眼睛却是精光熠熠。

“首长不敢当,命泉一到位便已经开始更换安装,想必不用多少时间即可完成。不过...”那将领眼神一抬刚好与对面一个穿着西方军服的将军对视。

继续道:“不知那命泉附着的子弹可否再多配备些,这一战不知敌人数量有多少,战士们的弹夹还是显得有些单薄了。”

虽然杨厚土看着年轻,但将军对他可是丝毫不敢有任何轻视。

因为他知道,这年轻人的身后跟着的那群身着黑白长袍的存在,每一个,都是--神!

“我们也是一样,大型攻击武器不过是更换弹头,就是子弹还是想多要些。”那西方将领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说道。

这噩耗来得太过突然,在经过了天使显圣传达之后的短短两日之内,层层挑选之下,他们现在留下的不过是一批能够控制高武的技术人员与数百精锐战士。

这将领到现在脑子都还是懵的,看着那屏幕上的神迹。

他知道,除了他们这些人之外,不久之后,恐怕海洋的另一面也已经陷入完的沉寂了。

“喔,这倒是我的疏忽。小事,需要多少直接带过来即可。”杨厚土笑了笑道。

命泉虽然不是无限,但除开封锁阴阳路的损耗之外,他手中还是有不少的。

那大型武器的弹头需要的命泉略微费了他一些功夫,这才能够安装在凡武之中,不过这子弹倒是无所谓,集中一起附着些许命泉即可。

“此战一旦爆发,战士们散开到战场波及的城市之中警戒那些下鱼小虾即可,避免他们肆虐之下破坏了城中无数凡人躯体。”

杨厚土看着两位将领目光灼灼的继续道:“但,所有重武器一定要随时就位,一旦收到命令必须保证第一时间发动攻击!”

“明白!”两位将军应了一声之后转身走向了自己所属的办公区域。

“裁决司所属!”

“在!”

杨厚土看着他们微微一笑,道:“那些东西可没什么魂魄给你们审判,所以,你们也只能跟他们一样挥大刀片子了。”

“哈,正有此意!”观鱼总判与善恶二神笑道。

“加入他们吧!护卫凡人与正面杀敌同样重要,不要堕了我裁决司的威名!”杨厚土轻叹一声又道:“若是可以,尽量让那些凡兵少伤亡。活着,不易....”

“喏!”裁决众神领命而去。

杨厚土转身目光幽幽的盯着屏幕,那上面跳动的无数画面让他心中有着些许的不安与焦躁。

此刻,脚下虽然没了那沉闷的

声音,但他知道,那只是一个信号!犹如那号角吹响前的倒数...

.........

阴间。

“火劫!你那边进度可不怎么快喔。”一个略带调侃的声音在冥神山残垣断壁之上响起。

火劫之主盘膝而坐对这调侃之声完无视,沉默中,两只微红的眼睛遥视前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哼!无趣....”水劫之主见火劫不应声撇了撇嘴。

水火不相容这句老话不光存在于阴阳之中,这铁律在厄难之内同样存在。

从厄难刚兴的时候,双方的争斗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两个不同属性的存在,吞噬无用,但他们就是喜欢斗,不斗个你死我活决不罢休!

此番被关在一界之中无数载,在那暗无天日的等待中,水火斗就是他们的唯一消遣。

虽然调侃,但水劫的那颗心却从未看不起过这位逆袭的新任火劫。

这东西能够从那虚无之中诞生灵智,并成功吞噬掉上任火劫绝对不是光靠运气。

要知道,水劫之主可是中位神王,就算初入中位,但却是明显有别于下位的存在。

以他之能居然好几次出手都没有玩儿死这火劫,单此一点已然能够说明,这从火鬼中一步步走到如今的火劫不简单了。

“好了...能不能安静一会儿。”高坐于崩塌之巅的厄难灾主摆了摆手。

这阴间天地一如既往的昏暗,但厄难灾主却像是在观赏什么美不胜收的风景一般对这阴暗的天地十分痴迷。

“呵呵,被关在里面久了,就连这片空间都变得美了许多。”厄难灾主微微一笑。

水劫闻声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仿佛这看起来笑得很是亲和的灾主,在他眼中就是个无比恐怖的恶魔。

四大灾主虽然听起来好像是齐名一般,但只有他们知道,这厄难灾主才是真正灾神中的灾神。

在那幽暗如牢笼的灾界之中,万灵吞噬殆尽之后,这厄难灾主时常让他们散出火鬼水鬼供他吞噬。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这无数的火与水被他吞噬一空,并化作了实实在在的能量补充到了他的体内。

四大灾主之中,只有他,能够完整的吞噬掉不同属性的能量。

实力不济被杀纵然可怕,但那种极有可能会沦为食物的恐惧才是最可怕的。

“报!”

远远的,一道声音响起。水劫这才回过神抬眼望去,那是他座下的噬水灾神回转了。

“远古破界之门已然修复,可以回转厄难!”噬水灾神身形落下拜倒在水劫身前道。

“好!”水劫哈哈一笑,道:“走!”说完他瞄了一眼似睡非睡的火劫正待出声奚落。

“报~~~”

远方闪过一道赤红,火劫座下爆火灾神同样赶回。

“通道已寻出,请劫主动身!”

“嗯。”火劫之主这才不动神色的起身冲上方的厄难灾主拱了拱手,道:“灾主可是与我一起?”

厄难灾主轻笑一声摆了摆手,道:“去吧去吧。那一界平白多了漫长的时间孕育生灵,应该很是丰盛。不急...”说完他便将视线重新投向了远空,仿佛那景色实在太美不愿少看一眼。

“如此,那我便先行一步了!”火劫之主再次一躬身,随即轻轻看了一眼水劫直接转身离去。

待得两位劫主远去之后,厄难灾主缓缓的坐起了身子笑了。

“去吧,去看看是什么东西能够抹灭风劫...反正,美味...一个都跑不掉....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