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33章 恨意滔天

()

“怎么样?伤的重么?”杨厚土飞身落到虚弱无比的白无常身前将他扶起。

大战落幕,此刻的海面已经恢复了平静,三大灾神没有一人逃脱,纷纷魂死道消在与他们紧密相连的海水之上。

“估计,得恢复好长一段时间了。”自家事自家知,白无常的神魂受损颇为严重,他不似杨厚土一般不管黄泉与阳间水都能化作能量补足自身。神魂之伤得用时间与愿力才能抹去。

“走,去看看老黑头。”扶着白无常,杨厚土踏着龙首朝着海岸线的方向飞去。那边,好像也罢战了。

当他们来到那些破碎的城市上空时,入目一片末日之景,几人的心均是不约而同的升起一丝悲凉。

不过是水劫之主现身而已,这城市简直就像是变成了修罗地狱,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尸体,各种惨状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怎么会损失如此大。”待得黑无常收拢阴神,杨黄天看着那明显减少了不止三成的阴神语气有些阴沉。

粗略一扫他有些震惊,少的这部分居然近乎都是三极神这样的高级存在。

他在海面上战斗的时候曾经探查过这边的情况,战斗开始前他还有些担心黑无常这边,但战斗开始之后他便打消了过来支援的念头,神贯注的去试探水神的攻击。

来的水鬼纵然实力不弱,但均是只知扑杀的提线木偶,黑无常足以应对,为何会损失上千阴神之巨!

“属下失职,请冥王责罚。”看着少了一大截的阴神方队黑无常心里也是苦涩,那可是神呐!无言反驳只能跪下等待杨黄天降罪。

“冥王在上,此事真的不怪接阴主宰,而是那些水鬼实在是太过疯狂,专门啃食神魂法相。正是因为接阴主宰及时的控制住战局,这才让我们的损失只维持在这个层次。”石压府君见杨黄天目光中隐现一丝狠色不由得连忙出声求情。

原来,这场战斗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很顺利。

阴神仗着自己的灵动无时无刻不在扩大着自己的战果。

那些水鬼很难杀,斩断身躯什么的根本无法将其彻底杀死。只有用神力强行将他打散再驱动神火灼烧,才能完灭杀。

可不知道是哪个三极神开的头,当第一尊神魂法相放出之后,战场突然间乱了套了。

神魂法相之所以成为高等神祇的象征,并不是只为了好看或者收集愿力。重要的是它能够增加战力!

此时不出法相,何时再出?

有人开了头,自然拥有神魂法相的存在不会落于人后。不过眨眼间,战场之中高大的法相神魂到处都在出现。

可就是这些法相,才造成了如此大的损失。

那些水鬼在见到这些法相之后,不知为何!突然之间就像是疯了一般,纷纷抛掉眼前的对手一拥而上的都朝着那些法相围了上去。

那场景实在太过恐怖,连黑无常都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如此突然的异变。

就像是一群食人鱼在水中嗅到了血腥味。

第一个被包围的三极神瞬息之间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那一座代表着等阶威严的神魂法相便被密密麻麻的水鬼啃食一空。

法相连接之下,神魂本身也就随着法相的被吞噬而直接崩溃。

就这样...造成了这么多的三极神消亡的惨剧。

“唉...”杨黄天闻言只能深深一叹,看着依旧跪地不起的黑无常道:“法相神魂乃精纯愿力凝聚,比你们沾染无数阴气的神

魂更加让灾神贪恋。吃一堑长一智,此事,不怪你。”

不过是初次交锋便有如此损失,在场的神祇心中都沉甸甸的。

吃一堑长一智...话是这么说。可那些水鬼不过是劫主身上多如牛毛的存在。他们,根本不能算赢...

“水劫之主...怎么办。”杨黄天看向了身边沉默着的杨厚土问道。

杨厚土摇了摇头,道:“我能够把他找出来,但找出来之后呢?”

“如今之际,只能...”杨黄天突然面色一变:“遭!牛头马面!”那归属于他的信仰线中属于牛头马面的信仰之线突然消散了。

........

昆仑仙境,熊熊燃烧的火焰已经熄灭,只剩下漫天黑烟仍旧朝着天空飘着。

“怎么会这样...”空间通道闪过,杨厚土与杨黄天同时踏出。

当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杨厚土的头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敲了一闷棍一般突然一阵眩晕。

他一个闪身到了那站在昆仑前的三戒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衣袖急声问道:“他们,他们呢!”

这昆仑之中,可是有着他的部啊!二老在这里,母亲在这里,甚至葛无忧也在这里!

眼前的昆仑已然化作一片焦土,这如何能够不让他心生恐惧。

“定神!”三戒见杨厚土状若疯狂双目之中隐有血光闪现,连忙给他加持了一个定神咒。

“火劫所为?”杨黄天上前两步一张脸也是阴沉的可怕,不是他不急,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身为冥王的他由不得自己露出软弱的一面。

“恩。”三戒点了点头,随即对稍微平静些许的杨厚土道:“还好指挥室有监察昆仑天眼,这才让我及时赶回将那火劫驱离。昆仑此番虽死伤惨重,但因撤离得及时,你的血亲并未受到波及。”

“真的?”杨厚土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对三戒投去一个感激又歉然的笑。

清醒过来他这才发现,三戒的半个臂膀都在微微颤抖,在那之上,有着无数仍旧带着火红的伤口看起来分外狰狞。

“你受伤了?”他连忙上前查看。

“小伤,那火劫本事不弱!”三戒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但他转身看向了那一片焦土的昆仑目露伤感之色,道:“不过,这昆仑...”

幸亏那火劫之主不懂阳间科技,以为在这里的动静闹得不大,不会引起自己的注意,更没有想到自己会来得如此迅速。

如若不然,在他的力吞噬之下,这昆仑中的众生怕是早已化作劫灰。

三戒惊怒之中赶回昆仑自然是力搏杀,一战之下。火劫并未受到什么重创,但他还是退了。应当是不想在此时此刻受伤。

“马面!”杨厚土远远的看见一队又一队的阴神带着亡魂们重新返回昆仑的主宰空间。

三戒回来的及时,那里并未收到波及。如今危机暂缓,为了不影响这阳间气场的大面积变化导致无妄之灾,他们还是得尽快返回那空间之内。

在那些队伍之中,杨厚土感应到了自己关心的人的气息。

激动的他本想赶过去看看,可在那些队伍的另一个方向,他看到了马面,重伤濒死的安魂主宰!

马面同样遥望着那缓缓归巢的队伍,他背靠着牛头留下的那根化作凡铁的狼牙锤,嘴角缓缓升起一丝微笑。

“躲了这么多年,还是没能躲过去...”马面笑着伸手轻轻抚摸着那斑驳的凡铁轻声道。

他身上的神魂之气在不断地外泄,神基,早已碎裂。

“你啊!脑子总是这么不好使,也不知让哪个网文作家给忽悠了。总相信自己也能像那主角一般越级逆袭....”马面逐渐涣散的双目中有着深深的追忆,他与牛头,不是亲人更胜血亲。

在那无尽的岁月中,不管面对的是什么,总有牛头与他相伴。

在外人看来,马面总是欺负牛头。但谁又真的知道,这便是他们相伴相惜的生存方式。

如果他马面有个三五天不骂牛头了,那绝对是牛头第一个闹脾气。

“以前听我一句话,你敢冲上去捅地藏...怎么样?现在知道饭锅是铁打的了吧?”对着那狼牙棒,马面眼眶之中缓缓流出一道道的气旋。

谁说神无泪,只是未到心碎之渊,破灭之时...

“你怎么样了!”杨厚土赶到马面身边,一见马面居然重伤到如此程度连忙唤出黄泉想要帮他续命。

“不用了...”马面冲杨厚土笑了笑。

“你闭嘴!”黄泉之力在杨厚土的调动之下,徐徐注入马面那已经有些微弱的近乎透明的神魂。

可这一番动作之下,杨厚土慌了。因为他发现马面的神魂居然完不能吸收这些力量。

“我神基被碾碎了,没用的...”马面摆了摆手示意杨厚土不用白费力气。

“牛头...”本想问牛头何在,可杨厚土一抬头便看见了马面背靠着的那柄狼牙棒。

那狼牙棒宛若死物...

牛头,死了!!!杨厚土如遭雷击。不过分别一日,怎会如此!

虽然与牛头马面相识的日子并不长,但杨厚土是真心的将他们当做了自己的朋友,战友。

他仍旧记得在自己帮助之下,获得黄泉之法的他们是多么的兴奋和憧憬。就在这转眼间,死了?

“不用愤怒,总会死人的...”马面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的遭遇而悲愤,只是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昆仑。

“树尊..”杨厚土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早已化作一片焦炭的巨树残身刹那失神。

火劫之主,你到底对这里做了什么...

“我死之后,就让我与马面在这里吧。虽然没了神魂...”马面笑了笑,道:“好歹算是留个念想。”

说完,他竟然缓缓站起了身子仿佛用尽了身力气“咚”的一下将自己的长叉插在了与狼牙棒紧贴的地面。

“主上,座下先行一步。请主上原谅牛头那厮没有来得及与您道别。”马面冲杨厚土身后深深一拜,随即直起腰版将身子站的笔直,道:“我们,是战死的...”

他还想说点什么,但那口气已经不能再继续支撑他言语。

就这样,带着一点点遗憾的神色,马面被清风一吹直接化作粉尘随风散去。

“一路走好。”杨黄天一直站在杨厚土身后不远处静静的看着。面无表情之下的那颗心早已被戳的千疮百孔。

牛头马面,是他的部下,但更是他的朋友。

在那冰冷的冥神山之中,黑白无常不善言谈,唯独这牛头马面在那无数岁月里,让他很多次在转身时候时常爆笑。

而如今,他们走了...

永远不会再出现的那种诀别。

昆仑之内,数不清的生死哀思中,对灾界存在滔天的恨意在无声中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