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2章 老子要告你

在这坟地里安家的一众鬼魂都到一旁打牌去了之后,这个角落一下子便恢复了寂静,杨厚土恭恭敬敬的跪下给爷爷杨铁柱磕了三个头,这时候他的眼泪才抑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自己这辈子还能看到这个固执的老人,真好.....

“你奶奶还好吧?”杨铁柱低沉的问道。

“嗯!她老人家身体很好,就是太想你了,经常看见她盯着您的照片走神儿发呆。”杨厚土说着心里不由得想起奶奶每天都有段时间表现出来的呆滞心中又是一酸。

尽管自己已经尽力让家里热闹点儿,多说点话来逗奶奶开心了。不过,老人家还是孤单呐!他看着爷爷说道:“您既然已经到地府报过到了,为什么没有回家来看看?奶奶真的很想您啊!”

“唉!你小子哪儿来的阴阳眼我不知道?家里那本破书你看了?”杨铁柱答非所问的看着孙子说道,那眼神里充斥着复杂的情绪,无奈、恼怒,甚至能看出丝丝的怀念。

杨厚土摸不清楚爷爷心里想的是什么,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杨铁柱瞪了自己孙子一眼后有点萧瑟的说道:“那玩意儿不是好东西,早知道你也会走上你那个混账老子的路,我当初就该一把火把那破书给烧了!

现在嘛!我是已经死了,也管不了你那么多了,不过!你要是敢像那个不孝子一样生死不知的十年八年的不回趟家!不来给我烧纸你试试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是很久以来爷爷第一次在他面前提起自己的父亲,不过从爷爷的语气里杨厚土感觉到了他老人家的怒气,所以只能按耐住性子没有接口问下去。

爷爷是个固执的人,哪怕是到现在那也是个固执的鬼!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不想说的时候问了也白问。至少现在他知道,自己那素未蒙面的父亲,应该也学了清水注解。这也算是个突破吧!

“回去看多了徒增伤感,人鬼殊途,到时候阴气重了,伤到你奶奶的身子就不好了。现在她还在世,你就趁她能吃的时候多吃点儿好的,别跟我现在这样,连闻香吃蜡都还得等逢年过节才有得吃!”说着他还白了自己孙子一眼话语中的不满溢于言表,杨厚土感觉低着头赔着不是。

“你奶奶这辈子都没做过坏事,等她百年之后我们俩在一起的时间多得是,也不急于这一时嘛!再说了,我现在一个人天天随便跟他们打牌,想玩儿多久玩多久,还不会犯困!多自在?你奶奶要是现在就来找我了,那我这好日子不就又到头了?想着以后不知道还要被她念叨多少年心里就堵得慌!所以,你小子要是把你奶奶照顾不好,没能让她多活几年。小心我天天爬你床头!让你小子天天脖子痛信不?”

“爷爷!你也学过清水注解?”杨厚土问道。

“看过,没学过,在我们那时候,懂点儿这种皮毛的都得拉出去当传播封建迷信的批斗。我要是会这个,那不早让那群牲口给斗死了,还有你什么事儿?”他爷爷撇了撇胡子没好气的道。

听着这老古板的话杨厚土心里那些悲伤一下子就被冲散了不少,看着一向强硬的爷爷居然会这么想不由得有些想笑。这怎么感觉自己这爷爷死了以后性格居然变了许多?咋说话的口气都变了....

的确啊!这看开了就好,自己有这天赋,那爷爷还不是自己随时想看就能看得见嘛!这比那些寻常人可幸福太多了,真的无需太过伤感。

要是自己奶奶以后也走了,那自己就在家里给整两个灵牌,让两个老人随时住家里不就结了?反正自己修清水的,又不怕阴气缠身。

坐在自己坟头跟自己死去的爷爷唠嗑,这要是换在之前对他来说还是一个奇幻故事,现在居然就这么真实的出现了。人生呐!真是奇妙!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从小时候一直聊到现在,杨厚土的心里感觉很宁静,他喜欢这种感觉。

“好了!你回去吧。我还要去跟他们打牌呢!以后没事多来给你爷爷我烧点纸,我这都还欠着账呢!哦对了,房子旁边那个竹林窝里面有个碗儿,也是祖上传下来的,跟那书是一套,你给刨出来看看对你有没有用哈!就这样!”杨厚土无语,他把口袋里的纸钱烧了,杨铁柱喜滋滋的抱着一大捆钱跟他打了个招呼就飘走了,那急不可耐的样子直接把这个孙子给整郁闷了。

居然头也不回连看也不多看他一眼就跑去打牌了....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漆黑的夜里,打着电筒一摇二晃从坟地里往家走的杨厚土心情大好的哼起了沙家浜。

这时候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幸福的,奶奶身体健康,爷爷又有了着落,这要是再找个小媳妇儿那就再好不过了。在农村,僧多粥少。有很多年轻的女孩儿都去了外地打工不愿意留在村里,所以这村里的同龄男女比例就越发的失衡了。

不过,嘿嘿!好歹自己也是这杨家村的“有为青年”嘛!咱长得还是不错的,介绍介绍应该有搞头!心念畅通的杨大湿就这么大半夜的开始考虑起了自己的人生大事。

突然,他耳朵里仿佛听到了一阵叮铃当啷的声音,“咦?这声音怎么这么熟?”他脚步一顿脑子里一下子想到了那晚上杨大明家里招待的那个阴差身上铁链子发出的声音。

果不其然,脑子里刚想到这里,他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阴气在靠近。他摸出灵眼液开了灵眼转头就往身后看去,果然是那个死鬼阴差。只见那高大的黑影在黑夜中缓缓的朝他靠拢,杨厚土一看到这货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妈的坑货!

“路过还是咋滴?”没事儿不求人再加上心里有气,这说话的口气自然就没那晚上那么客气了。

“专程来找你的!”阴差瓮声瓮气答道。

“我身体健康没病没痛的,谢谢关心!没事儿的话咱都就各回各家洗洗睡了吧!回见啦您的。”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年头,就连老同学联系你都多半是为了借钱来的。他可不相信这阴差找自己会有好事儿,说完也没等阴差说话转身就走。人找都怕,何况是鬼?

“你不是想解决你村上这两个怨鬼么?怎么没了动静,我还以为阳间将来又会出个能人,哼!不过如此!”这话杨厚土可就不爱听了,不过人家怎么说也算是阴间的公务员,不能太过了,所以他又转头道:“我当然想解决那两个炸药包了,不过找不到突破口我也无能为力。再说了,杨四爷已经让你整到阴间受刑去了,事情既然已经有了定论,你不是讲因果么?这刘家父子早晚也得到你们阴间享福不是么?我一个外人还闹腾个什么劲儿?”

阴差听他这么一说感觉这小伙子有点儿要撂挑子的倾向不由得语气一缓道:“年轻人!做事情要循序渐进,不能感觉有困难就放弃了,修行讲究个有始有终,心里有遗憾这样子对你的修行可没好处啊!”

玛德!装!你继续装!杨厚土暗骂道。鬼话连篇,老子就不信这河里有水煞的事儿你一个地方干部能不知道?想忽悠老子去给堵枪眼儿当我白痴啊!他轻笑一声道:“瞧您这话说的,咱修行还将求个顺其自然呢。有点事儿就堵心里了那只能说人小心眼儿,脑子不灵活爱钻牛角尖罢了!”

“小子!我好好的跟你说你别跟我拐弯儿墨迹的!”阴差听完一怒,身上的大铁链无风自动轻飘起来围着阴差哗啦啦的转动着,这多少年没人也没鬼敢这么跟他说话了,既然这小子不吃软,那咱就撕破脸来硬的。

“嘿!干哈干哈?讹上我了是吧?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想忽悠我去帮你整河里面那玩意儿!你一个主管一方的阴差,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你能不知道?在你的地方出现个怨鬼什么的用个监察失职或者因果什么的理由能忽悠过去,你这都玩儿出煞鬼了,你这叫渎职!!!我不找你扯皮就算了,你搁这儿来跟我耍横,当真以为我刚学几天没点儿道行就把我当面鱼儿捏是吧?我告诉你!今天你要不给我说出个123来我今天就写状纸,老子要告你!!!”杨厚土本身就是个光棍儿性格,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你要跟我耍横?来来来,我心里有半个怕字就算我输!

杨厚土这恶声恶气的恐吓这时候还真把这跟亡魂们横惯了的阴差给唬住了。这事儿还真的跟他说的差不多,阴差管理是比较松懈,可这又不光是他这儿,那天下各地的阴间管辖范围内不都这德行么?出个什么怨鬼冤鬼的,这因在阳间肯定就埋下了,出了事儿用因果来开脱还真不算个事儿。不过这煞鬼嘛.....

告阴状阴差知道,修道打鬼的道士们还真有这法子,这要真的一纸诉状告到阴间,判官殿里的那个煞神知道了那可就不是闹着玩儿的了,看着身边这听话盘旋着的铁链子,到时候说不准儿捆的就是他自己了。

自己这身份....经不住查啊!

阴差正在思量轻重的时候,杨厚土眼睛一亮,这货果然早就知道煞鬼的事儿,见他这幅表情,他知道自己赌对了。心中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个毛的告阴状的法子,清水注解上的确写的有告阴状的东西,不过只有一小段儿,后面的那一页被撕了,他就知道有这法子不过要让他真的来一下,他就只能嘟着嘴瞎白话了。

半分钟前他决定,只要这个阴差真的敢动手,那他就马上...跪地求饶....

嘿!既然你也想解决这事儿,我也想搞定那山包。那现在....这可就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