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35章 灾主终现!

()

“哼!好一个光头神王。下次见面本座一定吃了你!”

火山上滚滚硝烟之下最为炙热的岩浆内,一座磅礴的宫殿飘荡在翻滚的火流中。

火劫之主此刻正端坐在大殿中的火焰王座上怒吼着。

就在那被称作昆仑的地方,那能够令他神魂迷醉的美味堪称无数。可以说,身为劫主的他也从未见过如此密集聚集的灵物之地。

差一步,就差一步他就能享受那饕餮盛宴!那可恶的光头神王居然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赶了过来,着实可恨!

两大灾神跪伏在地连头都不敢抬,就算心中有着不忿也不敢说,连想都不敢想...

若不是您非要享受那进食的过程,直接施以雷霆手段,想那昆仑之内的存在也绝无幸存可能。

“劫主消消气,反正我们已经到了阳间,那些灵物不迟早会落入我们口中么?”爆火灾神低声劝慰道。

火劫暴怒之下之前的那一丝颇为睿智的形象早已荡然无存,他怒气未消狠狠的瞪了爆火一眼道:“迟早?多迟?等那水劫同化这阳间的无边水之力翻手之间即可杀我的时候?还是灾主降临?他会让我与他共享灵物么!”

厄难灾界从来不存在什么和平共处之说,以前在那无边黑暗中大家能够稳住最后一丝底线,并不是因为什么同界舔犊之情。仅仅只是没必要而已!

现在不同,这阳间的灵物近在咫尺。同在一片天空下那便是敌人!

三大灾主之中最弱的就是他,他不用想都能够猜得出,在清除这阳间抵抗力量之后下一个被除掉的会是谁。

那如被绳子套在脖子上的紧迫窒息感,已经在火劫心中无限蔓延。

时间不等人,在这里浪费的每一分钟都有可能代表着水劫的实力会更进一步。

“恩?”突然,火劫从王座上站了起来。

他的神识已经感应到了从那大海之中传来的陌生气息。光头神王?他怎么会找到这里?难道又是来探查的?

想到这里,火劫身子一震直接从宫殿中冲向火山口外的天空。

隐匿在不断升腾的浓浓黑色硝烟之内,远远那一队人马已经能够清晰感应。不是来探查的...他们知道我在这里!

就在这时,星星点点的霞光出现在了火山四处。

道道莲花带着异彩,在那冰雪之上和滚烫的岩石之内轻轻扎下了神性的根须。

“那是什么!”火劫猛然抬头,在更高的天空出现了几个怪异的东西。速度不慢,但在其上却感应不到任何能够产生威胁的气息。

难道这便是他们找到我的依仗?火劫疑惑了。

就在他的注视之下,那几个神秘的物体已然接近自己所在的高空。突然,它们骤然加速朝着自己垂直落下!

“哼!我只是想保存实力,既然你们自己送上门来,那我火劫可就不客气了!”火劫之主对于那锁定自己落下的东西连看都没看一眼。

这里,是火极所在,是诞生他的地方!

居然敢就这么到自己的主场来,说不得先前的退让让这群阳间神仿佛看到了希望啊!火劫冷笑。

然而,就在他的笑容还未散去之时。

“轰!轰轰轰!!!”

天空上的四个死物已然落下,在火劫丝毫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轰然爆炸。整个火山口在一道如雷电般闪耀的光华闪过之后沸腾了!

“呵,不知道这声响能不能让火劫兴奋。反正,我是兴奋了!”杨厚土他们已然远远的朝着火山飞了过来。

望着那火山之巅直冲云霄的蘑菇云他很是满意。想来,火劫从那厄难出来应该还不知道什么叫导弹吧!

“老规矩,你们先去这倭国将临近此处的城市给安置了。瞪瞪什么瞪,这儿没你们什么事儿。”直接将一干府君们打发走之后。

杨厚土与杨黄天在左,三戒与妖神在右,逆着滚滚雪崩与喷发而出正漫天落下的火雨朝着火山之巅飞速而去。

..........

“劫..劫主救我!”火山之内的暴虐被这突然降临的恐怖爆炸给点燃了。

火山口四周的坚石被生生炸得漫天乱飞,层层的岩浆开始从中滚滚而出。

而在那岩浆中正艰难的爬出两道火影,那是两大火之灾神,此刻他们身上正冒起浓浓白烟,那撕心裂肺的腐蚀灼烧让他们痛到近乎崩溃。

“这,这是什么...”火劫之主然没有从这突兀的痛击中醒悟过来。

在他的身上,同样爬满了命泉灼烧之下带来的狰狞伤口,而且仍在不断扩散。

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痛楚了...可以说,在这之前他完不在意的东西,把他炸懵了。

“哼,效果不错。”正当他脸颊不自觉抽搐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杨厚土森然的冷笑:“火劫么?今日,你必死!”

“你?”火劫之主缓缓转身两只眼睛直直的盯向杨厚土。“这东西,是你搞出来的?”

“我今天是来收账的,不想跟你废话。”杨厚土根本懒得与这造孽的灾主多言。

也就是在这说话间,三戒与妖神也悄然赶到。四人合围之下已经将整个火山口四个角站了个严实。

“杀我?呵呵,你们尽管可以试试看。”火劫之主那张脸第一次露出了郑重,然而对于下方两个仍在哀嚎的灾神,他根本没有半丝要救的意思。

“聒噪。”两个冷冷的字眼,火劫单手一抓便将座下两大主宰提了上来。

“多谢劫...”爆火灾神正待说话,可迎上他的却是火劫那双火红但又冰冷的眸子。“不,劫主...”

“呵呵,为何如此慌乱?身为灾神,你们应当心中有数。”说着,火劫狞笑着咧开大嘴,一口便将两个陪伴了他无数岁月的灾神吞入口中。

那一脸的享受让杨厚土看着有些作呕,吃同类...这种行为在他眼中跟就跟禽兽无异。

“还是同属性的味道才是最好啊。”火劫之主有些意犹未尽的睁开双眼,仿佛是得到了同属性神力的滋养,他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狰狞伤口正在缓缓愈合。

这两人,不吃留着也是废物。

厄难无情,想当初,他未成为劫主之前,面对上代火劫时他们三人可是抱团取暖的一个整体。

现如今,不过是盘中餐罢了。

“嘶!”片刻之后,火劫惊恐的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伤痕。

命泉何其诡秘,纵然两大主宰的神力注入仍旧只是将它们稍微

压制些许。火劫身上的伤稍微愈合便又在转瞬间崩开。

“你,该死!交出解药!”火劫认准了杨厚土这始作俑者,身子一闪就朝他冲了过去。

解药?杨厚土笑了。面对火劫袭来他根本没有打算退后半分,双手变幻间黄泉命泉齐现!

“就是这该死的东西!”火劫一眼就认出了命泉的气息,连忙一个急刹车有些惊疑的看着杨厚土。

“看,看什么看!”杨厚土狞笑一声吼道:“上!灭了他给昆仑亡魂报仇!”

纵然他是主宰,但有过生生磨死风劫那中位神王的战绩在前。

面对火劫,他无所畏惧!

....

远出华夏之外,一座座金字塔静静矗立的荒漠之中。

一道滚烫的气流轻轻卷起沙尘,在空气中打着轻旋儿飘向远方。

沙漠中,一群完无视灼热的人正静静的盘坐在沙丘上,他们的身子一动不动,任由风中沙尘渐渐覆盖了衣衫也毫无所觉。

就像一群死人一般,连呼吸都完静止。

忽然,坐在最前方的一人缓缓站起身子,他看着远处茫茫完望不到边际的沙海缓缓道出三个字:“你来了...”

话音落下,他身后静坐的人纷纷起身朝着他靠近。

“呵呵,想不到...”也就是在他三个字落下之后,沙海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漩涡。

茫茫沙海在这一刻就像是活过来一般,真如那海眼一般开始转动。

“岁月流逝了不知多少万年,原来,还有个老友依然在等着我。”没有地动山摇天崩地裂的恐怖,仅仅一阵炫目的沙海翻腾之后,一个与凡人一般无二的人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那人身上裹着一层轻柔的长衫,赤脚走在滚烫的沙层上显得格外的飘逸。

最为诡异的便是他的面容,整张脸就像方才那沙海的漩涡一般完没有五官,只有一个仿佛能够摄魂的小漩涡在不停旋转着。

“不要看他的脸。”男子转身对身后所有人低喝道。

守候在此的这群人自然是那除了杨厚土等阳间抵抗力量之外的唯一一支生力军,僵尸。而为首的这男子自然是犼祖显化。

“想不到你居然真的还活着,挺好...”那诡异之人临近之后仿佛在对着犼祖笑。

犼祖的脸一如既往的僵硬、冰寒,半晌,他道:“你未死,我,自然不可能先你而去。”

“呵呵,何必呢...”那人轻轻坐在沙堆上看着犼祖耸了耸肩,道:“仇恨?值得么?”

“没有仇恨,只有,不甘。”犼祖道:“在那个时代,我不敌你,我退缩了。这世界,曾被我的胆怯所辜负....但在你这次降临之前,他们唤醒了我...我想,一战...”

“放弃吧。相信我,这次,你仍然打不过我...人王...”

人王?包括杨山林与冉闵在内的所有僵尸,都被那诡异之人对犼祖的称呼给惊呆了。

犼祖对此不为所动,但他的两只眼睛在听到这两个字之后逐渐变得血红:“人王之称,我不配。我不过是一个活死人!找你讨债的活死人...厄难灾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