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37章 冥莲爆发

()

“该死的蝼蚁!!!”火劫之主身上的蓝色火焰出现了短暂的暴动,但这一霎那的爆发不是他自主散发的,而是他的神魂核心这一刻在颤抖!

妖神的眼光很毒辣,他真的找准了火劫深深隐藏的命门所在。

神魂核心何其重要,就算火劫的身子被崩碎成渣,只要核心不毁他照样能够重生。

但如今,他的神魂核心居然被一区区主宰伤了。而且,很深!

奈何纵然妖神拼死一搏,但主宰一击仍旧不足以能够杀死神王境劫主。

但即便如此,以他的身死换来了火劫之主神魂之上的一道裂痕,他仍旧足以笑傲阴阳...

“他,杀了妖师...”杨厚土呆立空中整个人都懵了。

看着那如雾般在蓝色火焰中化作飞灰消散的妖神,就连杨黄天与三戒亦是如遭雷击。

妖神走得太洒脱,他们都忘不了前一刻他那潇洒畅快的笑容。

终于,不管是牛头马面亦或是昆仑双神,他们一个个的都永远离去了....

“混蛋!!!你杀了妖师!”杨厚土暴走了,就在火劫那一霎那火焰颤抖的时候,杨厚土驾驭着百丈神魂咆哮着直接冲了过去。

“砰!砰砰砰!”火劫强忍着杨厚土暴怒之中的一通狂轰乱砸然没有还手,就在身形被砸的倒飞的瞬间他仰天咆哮。

“噗!”的一声,那深深钉在他神魂核心上的两颗獠牙被他咬牙迫出体外。

“痛!痛煞本尊!!!”那痛太烈,以火劫的定力居然忍不住惨呼出声。

杨厚土目光一闪神魂直奔前方伸手一抓之下,那两颗妖神留下的獠牙被他擒在手中。

这是妖神唯一的遗物...

“他神魂受创,好机会!”三戒与杨黄天神色一动,均是捕捉到了火劫神魂的异常高呼道。

现在的火劫虽然同样浑身蓝色火焰熊熊燃烧,但这不过是表象根本瞒不过三戒他们的眼睛!

那火焰已经然没有了之前的凝实恐怖,在那之中更多的是杂乱的虚张声势。

时不待我,得想办法脱身!双方本就相持不下,自己神魂受创牵一发而动身,更是无法爆发出力。

看着重新扑向自己的对手,火劫心里升起了暂避锋芒的念头。

然而在痛失妖神之后,杨厚土他们会放他走么?答案自然想都不用想。

暴怒之中痛打落水狗,正如现在这不断喷发的火山深处场景一般,火劫之主此刻然一副被动防御的姿态,被杨厚土三人步步紧逼根本无法脱身。

这还是在他的孕育之所,不难想象,若交战之地不在这里,他估计早已战败!

“今日之仇我火劫记下了!你们一个都逃不了!!!”火劫咬牙怒吼终究是扛不住那排山倒海般的攻击“轰”的一声自爆了火身。

当然,那最为关键的神魂核心此刻正被他的神念驱动着快速坠落!

他要借着脚下那无边火海遁走!

杨厚土三人被这一爆震退百丈,但眼见着火劫欲要遁走,他却丝毫没有惊讶反而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咚,咚咚咚...”火劫身上炸裂开来的无数火石纷纷坠落到那岩浆之中溅起层层火浪,而那神魂核心也是夹杂在其中悄然隐没。

“厚土。”杨黄天转

过脸看了一眼杨厚土。刚才,正是杨厚土抬手示意他们不用追击。

“不急,他走不了...”杨厚土抬眼忘了一眼火山口的天空,那上面若隐若现早已布满了黄泉之网就是为了防备火劫遁走。

不过这下方的岩浆嘛...

三戒一直在盯着下方的岩浆,突然,他看见了那岩浆之上漂浮着的东西惊呼道:“神殇冥莲!”

那些冥莲不是之前落在了上方山中了么?什么时候到的这岩浆之上,而且,那冥莲果然神异,居然能够在岩浆之中化成了与之相符的火红。

一片火潮刺目之下,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它们的影子。

果然,三人不过等了片刻。

“轰”的一声,那岩浆之中突然冲出一道火影,不用猜,那便是刚刚遁走的火劫之主。

只见他冲出岩浆的身子上不知何时星光点点的早已紧贴着数十朵冥莲,而且随着他冲天而起的余波,那停留在岩浆面上的冥莲还在不断地朝着他飘去。

“这是什么东西!”火劫的声音中罕有的爆出一丝惊恐。

也由不得他不惊慌,这突然出现在他身上的无名之花,竟然贴上他之后便迅速的在他的身上开始扎根!

那种能够清晰觉察到正在被根须在体内蔓延的感觉,纵然他是神王依旧难免惊慌。

“杀你的东西...”杨厚土冷笑着一动不动的就这么站着,看着火劫那惊慌失措不停撕扯着身上冥莲的模样,他的心很是畅快。

冥莲乃神愿所生奇花,阴阳之中仅此一道别无分号!

纵然是在那神佛皆惧的黄泉之中,它仍旧能绽放出最美的光彩。火劫之身?那可是这阴阳奇花最喜欢的地方....

正如杨厚土所想一般,任由火劫如何撕扯,他咬牙抓扯下来的不过是一团团自己身上的火气而已。

手掌掠过,那花依旧还在原处丝毫不曾动过。

天蓝色的焚神之火只不过在它的表面涂抹上了一层另类的妖异之美,本就无形的冥莲又如何能够被点燃!

火劫彻底疯了!他惊恐的咆哮着不停地在岩浆之上翻滚想要抹灭这些要命的花朵。

因为这冥莲在他体内爆出的根须,已经开始朝着他的神魂核心蔓延而去。

但有用么?翻滚之中不过是让他身上的冥莲越来越多...

“遥想当初,此花是我初下地府时的诱因...”杨厚土看着那在火劫身上开的异常美丽的冥莲,有着片刻间的失神。

缓缓的,杨厚土在空中盘膝而坐。

心中不由想起了当初在锦城之外用此神花净化水脉的画面。

“水主阴阳!上通天...下接地..”低声念决之时,他身上的神魂之光逐渐淡去,身后法相也渐渐消散。

取而代之澎湃而出的是一阵蓝色光晕。

“吼!!!”水龙在蓝色光晕的升腾之中咆哮而出。

火山外隔空传来了阵阵的哗啦声,那是受极灵水龙牵引而来的无边水之力。

“冥莲!以我极灵杨家之名,助你完成最后的绽放!!!”杨厚土双目中蓝光乍现,双掌平推之中水龙与天空降下的水之力合二为一冲向火劫。

凡水育花,灵水催神。在这无边火海之中,冥莲需要水之力催发出它最大的净化之能。

水之力与火之力在火劫身上的双极相遇腾起了阵阵白烟,纵然火劫之火强大无比,但却无法完将袭来的水之力然抹灭。

仍旧有一丝丝的蓝色水力渗透隐没于那冥莲之中。

水生花,花绽放...道道犹如裂纹一般的冥莲根须在火劫身上不断浮现。

当冥莲的第一根触须与火劫的神魂核心相触碰的时候,火劫知道,大势已去...

转眼之间他的神魂核心便被无数的冥莲之根渗透,他千万年来赖以长存的神核,这一刻变成了让这莲花更加绚丽的养料之核。

“杀了我,你们仍旧胜不了...”火劫不再挣扎,他转过身怨毒的看向了立于高空的三人。

“你死在我们前面,就够了!”杨黄天冷冷道。

“冥莲...净世!”杨厚土回应火劫的是同样冰冷的四个字。

催动中,冥莲在火劫身上不再是渗透汲取,而是转眼间变成了能量倒灌的给予。

这是要命的给予!因为冥莲将它们那无边的神之愿,开始徐徐注入火劫那毁灭核心。

若火劫是一位圣者,那这将又是他的另一场造化...可惜他不是...

所以冥莲的无私注入,对于他来而言是天地剧毒,无解之毒!

一道道火痕的急速蔓延之下,火劫的恐怖炙热在散去。

连带着,他脚下的岩浆也渐渐开始黯淡。但他的眼睛却是一如既往的怨毒,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片阳间是他向往的积累之地。

他还要斗败水劫,甚至想要吞噬厄难灾主....倒在这些预想之敌外存在之手,他,不甘心!

“就算我死...无数年后,这里仍旧会再次诞生一个新的我!你们,灭不绝火之极!”火劫的双脚开始僵硬出现石化。

“无数年...”杨厚土笑了,他看着火劫淡淡道:“凡人一世不过匆匆数十载,你用这话,吓不倒我这二十多岁的人...”

三戒缓缓上前盘膝座下,道:“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火劫,这首出自阳间人杰之口的话,送与你上路吧。”说完,他开始诵经,这经当然不是给火劫超度的。

而是尽佛家之法尽可能的让这火劫消散之气淡去,越淡越好!

“冥莲,时候到了!”杨厚土手势一变话语森然,随着他的手决变动,与冥莲近乎合一的水之力疾速膨胀。

“我诅咒你们,不,我诅咒这阳世万物终将灭绝于厄难之口....”火劫恶毒的诅咒声在这火山之中回响,但回应他的是来自于他自己神核的滚烫。

“轰!!!”

爆裂之中没有火光,只有漫天水气裹挟着无边劫灰冲天而起!

冥莲之光隐没在内,为这一道黯淡无光的气流增添着星光点点的灿烂。

火劫!死!

“阳间万灵不属于你,这最后的一抹璀璨同样不属于你....”

杨厚土仰着头愣愣的看着漫天莲华喃喃道:“昆仑双师,牛头马面...这道火劫烟花赠与你们,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