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38章 想做黄雀?

()

随着火劫之主的消亡,这孕育他的火极之地温度在极速下降。

甚至,杨厚土站在其内都能感受得到上方雪山倒灌而入的丝丝寒气。

“好地方,可惜了...”三戒在将火劫神核遗留下的劫灰完驱散之后,缓缓站起身看着脚下黯淡的火极之地叹道。

这里伤了根本,很长时间不会诞灵了。

火劫是恶,但却不代表孕育他出生的力量同样黑暗。怪只怪,那一代的神性为恶。

也许在火劫他们那早已固化的思维中,老虎本来就是吃肉的,亿万灵物本就是他们嘴下羔羊,无所谓善恶...

很快,安置完阳人的府君们回来了。

这一趟出来的所有人都站在这雪山之上,唯独少了那昆仑妖神。

杨厚土将那一对獠牙之兵深深插在了火山内岩浆退却之后的坚石之上,能够如此顺利杀死火劫,妖神占了首功。

将它安置在此荣耀之地,想来最合适不过。

众神在此为妖神默哀,少了炙热多了丝丝凉意的雪山之上升起了淡淡的哀思。

然而,这份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

就在他们缅怀妖神至深的时候,一个声音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桀桀桀...死的好,看来你们真的有几分本事啊。”

这声音来自于雪山之外带着深深的嘲讽远远飘来,一众府君震惊之中怒喝:“何方妖孽!冥王驾前还不速速退去!”

可当他们话语刚刚落下之后的下一刻,他们便知道来人是谁了。

这火山的山脉延伸方向直接没入大海,杨厚土他们自然一眼就能够看见那海水之中,阵阵波涛汹涌之下一个万丈巨人正缓缓站起。

水劫之主,来得好快。亦或是,他根本就一直在....

“看来,不管是阴阳中人还是厄难劫主都有趁火打劫的习惯啊。”杨厚土与杨黄天对视一眼并未露出水劫想要看到的惊慌之色,反而是怪异的平静。

只有那一众府君如临大敌般,在杨黄天身前排成一线纷纷放出伴生神器戒备。

“退下吧。把那些阳人带到华夏安置,你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杨黄天摆了摆手示意众神退下。

“冥王!您这是瞧不起我们啊!”三眼神君不干了,这哪有打仗就老板上员工连边鼓都不用敲的?

死就死呗!又不是没死过...

“就是!我们就是死也要死在冥王驾前。”黄父鬼君一挺胸膛道。

“是啊!”

接下来的一分钟,属于府君层级的大型表白,哦不,表忠心现场。

言语恶心台词老套,不做记录....

“诶,差不多得了啊!这忙着打仗呢。滚滚滚...哦对了,把那指挥中心守好。”杨厚土有些郁闷的摆了摆手,这老油条些除了那三眼神君之外一个个忠君护主的模样简直假得可以...

当然,最终他们还是走了。那一步三回头,跟被冥王抛弃的怨妇模样简直辣眼睛!

“你们知道我会来?”水劫之主歪了歪脑袋,看着缓缓飘荡而起朝着海面飞来的三人道。

“战场在海边,你这水劫不来那才出鬼了。”杨厚土笑着飞身上前像是老友叙话般靠近。

水劫的身躯很大,大到杨厚土的身子只有他那对巨大双目的瞳孔般大小。

但对于三人如此无

畏甚至是轻松的模样,水劫下意识的在海面之上往后滑退了一些距离。

莫非有诈?水劫很是警惕的放出神识窥伺四方。

神识覆盖之下,方圆万里万籁俱寂连个会喘气的都没有。

刚与火劫硬碰硬,没有半分准备就如此靠近自己,他们难道疯了不成?难不成以为我水劫不会杀人?

“切,神力不小胆子不大。哈哈。”杨厚土撇撇嘴脸上尽是鄙夷。

“敢诈我?”水劫恼怒的上前一步,风劫可比他强,连他都莫名死在这阳间之中,谨小慎微些是必要的。不然火劫的下场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三人的实力他已经精确的感应并分析过了,四周更是无边海域,此战必胜!

所以,他水劫才会选择在此时此刻出现。目的就是要一战功成抹杀这三个绊脚石。

“诈你?”杨厚土笑了,三人对视了一眼均是缓缓后退。

随即杨厚土按了一下耳边的通讯器:“位置锁定了么?”

通讯器中传来指挥中心的应答:“精确!”

“好!”杨厚土的嘴角升起一丝邪笑,道:“能用的都用上,不用替我节约。”

“明白!”

中心指挥室里,两个阳人将领望着大屏幕上那如雷云般显示着的水劫之神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

“用你们的还是我们的?”西方将军问道。

“什么你们我们,没听见么?能用的都用上!”

“哦哦哦,明白!”

“开火!”

“fire!”

......

水劫之主心存疑惑不敢突兀上前,也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天边出现了道道光点。

“又是这鬼东西!!!”水劫心里一惊,之前在他们与火劫接触的时候水劫就隐匿在海水中窥伺了。

这东西他见过,虽不知是什么,但不可否认,威力极大!

先避开再说!水劫当下身形一变巨大的身子轰然化作水流溃散,融入大海卷起波涛开始在海中乱窜。

杨厚土冷笑,这是什么年代了,躲?这可是阳间最尖端的追逐大器,你以为射箭么?

果然,水劫一变幻方向,那空中的亮光就跟盯上他了一般,径直在天空中拐了一个圆弧又追了上去。

水劫大惊,他的心底在此刻升起了与那火劫之前一般无二的声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好在他的神力强大速度恐怖,飞速闪避间,那些武器一时半会儿估计还追不上他。

“水鬼!出!”奔逃间水劫突然灵机一动,这些东西不是要杀么?那便让他杀个够!

心随意动,他身后的波涛之中一道又一道强大的水影冲天而起,径直迎上了最近的那道攻击。

“轰!”的一声惊天爆炸,远远神识丝毫没有离开过水劫的杨厚土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这水劫不笨,竟然想到了这个消耗的办法。

“有效!”水劫一喜瞬间停住了身子神念调动之下,无数的水鬼再次破水而出。

如此简单的凡物,火劫啊火劫,你伤的冤枉,哈哈哈!

果然,天空上的那些携带着命泉的重武,在高空便被这些迎面而来的水鬼给废掉了。整个海空之上只留下了厚重的硝烟之气在弥漫。

这恼人的东西留着始终是个祸患,水劫挥手间一大片

水鬼又在海面上探出脑袋:“给我把这阳间藏着这东西的地方翻出来,活着的都给我杀了!”

水鬼无声,领命之后纷纷沉入海中四面散去。

“桀桀桀,没招了吧?”水劫之主重新从海水中站起遥望三人所在狞笑道:“那,我可要杀你们了喔。”

说着,他将目光牢牢的锁定在了三戒身上。

因为三戒的佛者神魂特异,对他而言无异于一个散发奇香的大餐不断刺激着他那噬魂的味蕾。

“没招?”杨厚土冷哼一声:“我们不就是绝招么?”说着手掌一番,那天空之上徐徐散去的硝烟之中一丝丝的命泉重新浮现朝着他汇聚而来。

不过少了些机动性而已,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来吧,始终是要战上一场的。”杨黄天轻弹了一下阴阳剑,寒光熠熠的剑尖发出阵阵嗡鸣喃喃道。

“我看他那样子好像一副要吃我的样子,你俩可得好生护驾,要不然贫僧跟你们没完...”三戒摇晃着大脑袋道。

“哼!故弄玄虚!”水劫冷笑着一步步朝着他们靠近,两个主宰一个下位神王,纵然有些神异,但他不信,这几个人宰了火劫之后一点消耗都没有。

中位神王啊!杨厚土的那颗心升起的不是畏惧,而是阵阵的亢奋。

人性是一种神奇到难以言明的存在,就如杨厚土这般,越是没有退路,心里那一抹绝境中的疯狂就越加明显。

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他的心态正是如此。

“此战为水意志的战斗,正面迎敌的事交给我吧。”杨厚土笑了笑道。

“不行,他可是中位神王。”杨黄天与三戒同时摇头。

“那又如何?”杨厚土道:“你不也还不是神王么?再说了,那家伙看见三戒就跟痴汉看到少女似的,难不成让三戒上?”

呃...三戒下意识的念了句阿弥陀佛。

如此生死关头,自然,自然还是不愿直面这位双目无时无刻不对自己露出炙热的存在的。

“那说毛。”杨厚土不容反驳的道:“就这么定了,哥你化阴阳剑帮我,三戒你这秃子也别闲着,把你的神力加持到我身上。干他丫的!”

杨黄天被这声哥喊得一下子僵住了,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杨厚土。

这是,没把握才想要喊上一句让自己没有遗憾么?

杨厚土飒然一笑,道:“看什么看,打仗呢!”

说罢一转身神魂开始逐渐淡化,水!我杨厚土拿到的第一本残书叫清水注解,如果不能将你灭杀在这无边大海之中,那我便死在这茫茫浪潮之下!

“黄泉水龙,极灵水龙!”轻声呼唤,两条龙灵一左一右出现在大海之中昂首发出阵阵龙吟。

“三戒!”随着他的呼唤,三戒双手合十,一身金光暴涨千丈直接冲入杨厚土那逐渐消散的身影之中。

“呼呼...哗哗...”

杨厚土在空气之中完消失,随着他的消散,海面之上浪涛翻滚咆哮中,一个与水劫一般的千丈巨人缓缓站起了身子。

“锵!”单手抬起将杨黄天与阴阳剑结合所化的巨大阔剑握在手中,杨厚土挺直了胸膛看着逐渐靠近的水劫。

想做黄雀?今天,你死,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