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41 前辈,您千万别出手!

()

“哈哈!爽不爽?我说了,这地方你绝对会爽爆!”杨厚土见到空中水劫那如同鬼附身般的疯狂乱窜,不由得哈哈大笑。

水劫现在哪有心情与他斗嘴,一身水之力正不断地在他身上翻滚着抵御着黄泉之气。

白烟潺潺,那滋滋声一阵一阵的痛得他直咬牙!

待得身上的黄泉被驱散不少后,这才放出神识探查四周,这一看之下他不由得愣住了。

阴间?我怎么又回来了?

杨厚土一扫之前心中郁结,脚踏黄泉缓缓升空,先前一念之差差点就遭了这鬼东西的道。

事实证明,打架可不是纯靠体力,关键时刻还得靠脑子。

如今,风水轮流转,这里是你杨大湿的主场!

“黄泉...”水劫之主低头扫视了一眼看不到边际的滚滚冥河眉头一皱,道:“哼!好滑溜的小子。这便是你的底牌了么?”

“前一刻你不是跟我玩儿主场优势么?现在...”杨厚土脸上升起一丝玩味,道:“我们换换。”

“哈哈,主宰就是主宰,就算身在黄泉你仍旧难逃一死!”水劫不屑道。

不过他和杨厚土谁都清楚,从他的语气变化来看,要杀杨厚土仿佛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

站在黄泉之上,除非瞬杀杨厚土并将他的神魂核心彻底搅碎,否则一旦沾染上黄泉,这诡异的小子就有可能重生。

要说一般的主宰存在,他堂堂中位神王翻手间即可灭杀。

可身为水神的他很明白,一个站在水脉上的水神,不是这么好杀的...更何况,他是那最为诡异的黄泉水神。

“来,再来试试看!”杨厚土大笑一声双掌平伸之时,黄泉水龙咆哮而出!

此刻,黄泉水龙一改阳间孱弱,那龙身上的鳞甲幽幽散发着阵阵的暗黄色光晕,与黄泉之水浑然一体。

它的龙身,在黄泉之源得到了极限绽放。

盘旋窜起的巨大龙体还未完冲出黄泉,已然达到了恐怖的三千余丈!

“谢谢你让我尝到了死亡加身的痛楚...我决定了,在这里杀了你!”杨厚土很是认真的看着水劫说道。

水劫笑了,虽然他很想把这句话当成最荒谬的笑话来听,但笑着笑着,他笑不出来了。

因为,仿佛时间倒退般,他之前用来封锁杨厚土退路的招数不知何时已经再次出现。

当然,这次无边劫水换成了漫天黄泉!

杨厚土没有说谎,他真的将自己封锁在了这片冥河之上!

一个主宰,居然敢把中位神王与自己锁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

如果他不是疯子,那便是他真的有足够的底气。

从之前这人的表现来看,他绝对不是个疯子,那么....

“哼!大言不惭!死来!!!”水劫深知在这里多待一刻就会多三分变化,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杀了他。

无数道神力强大的水之突刺在阴空之上凝聚朝着杨厚土呼啸而来!

可神王神魂转动之下,水劫惊了!这里,在这里他的实力居然被削弱得如此恐怖。

在他身前凝聚的水神之力虽然仍旧强劲,可自家力量什么情况他能不清楚么?这,这起码削弱了近六成!

看着那水劫一掌拍出朝他飞速扑来的水之尖刺,杨厚土根本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身子一沉直接没入黄泉水中。

“噗!噗噗噗...”那些冰寒的螺旋水刺,一道道的飞射入黄泉之中溅起阵阵白烟。

而杨厚土在水中身形同样灵动,转眼

间便再次破水而出直冲云霄稳稳的落在了黄泉水龙那巨大的龙首之上。

“嘿!水劫,你这招是闹着玩儿么?”杨厚土邪笑道:“明人不说暗话,在这里!你的力量用一分少一分。阴间之水黄泉称王,跟我斗!在这里,你休想得到半丝的水之力补充!”

言罢,杨厚土单脚在龙首之上一跺吼道:“黄泉水龙!随我宰了这个扑街!”

“吼!!!”黄泉水龙早已通灵,此刻一声震天咆哮释放着它的滔天怒火。

自成灵之日起,黄泉水龙就将杨厚土视作了自己最亲近的伙伴。

先前那杨厚土垂死的一幕,就像是万箭穿心一般深深的刺痛了它的灵魂。

那种神力不济完无法将杨厚土解救出来的无力感充斥着它的纯净龙心。

它要报复!在这里,它感觉到了身上澎湃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根本不用杨厚土说话,两只巨大的龙目之中然尽是血红,它要撕碎那个差点杀死杨厚土的存在!

“区区主宰也想杀我!给我死!!!”水劫那颗心同样不平静,深层调动神力之下他已然察觉到了端倪,杨厚土所言非虚!

得不到补充,那本座便在神力枯竭之前杀你!

水劫怒吼一声直接冲向了黄泉水龙,双手挥舞着,身前凭空出现一道又一道的灰色劫水之气。

“还想玩儿这招?你看看黄泉会不会**你!”杨厚土冷笑着根本没有半刻的停顿,整个人犹如那龙骑士一般,手中蓝光一闪水龙之枪牢牢在握,与黄泉水龙人龙合一俯冲而下!

“劫水破!”水劫双掌骤然收拢十指紧扣,狠狠的朝着身前的灰色之气锤击而去。

那灰色之气就如一道云团,被水劫狠劲一击“轰咔”一声炸响!

一道撕裂空间的黑灰色雷电反空而上径直劈向杨厚土。

这雷恐怖,不能硬接!

但迟疑与变招的时间根本不够,杨厚土手中蓝色龙枪与脚下黄泉之龙眨眼间角色对调,面对那闪电杨厚土俯冲着脚下吃力整个人飞窜而起。

“吼!”

“轰!”

就在他飞起身子的下一秒,蓝色的水龙与那水劫之雷霎时碰撞,在空中直接炸开了无数的裂纹。

水龙自然扛不住那雷,一轰之下整个蓝色龙身霎那间崩溃,连一丝的水灵之气都没有剩下。

还好!杨厚土扫了一眼手背之上留下的龙灵长出一口气,反应若是满上半丝,这水龙就真的没了。

“中!”水劫皱起的双眉还未来得及松开,但见那暴起的云雾之中杨厚土突然冲出,手中黄泉龙枪狠狠朝着他刺下!

“什么!!!”水劫大惊之下想要闪身,但杨厚土来的太快,也太近!那枪头之上龙首闪现发出阵阵厉啸。

“噗嗤!”龙枪在杨厚土的手中带着无尽的加速力道狠狠的刺入水劫的胸膛。

一惊一刺之下,杨厚土整个身子都压在了水劫的身上。水劫整个脑子里嗡嗡的完一片空白,耳边传来了杨厚土轻轻的声音:“中...”

“轰”的一声,正如两人现身这黄泉之源时一样,杨厚土的龙枪挑着水劫再次直接冲入黄泉之中。

两人的生死斗像是一场电影,黄泉老人充当着一个合格的观众。

在黄泉水面上,一张躺椅,一把折扇,甚至不知他怎么变出来的一盘瓜子花生...

黄泉之中,水劫双手死死地握住穿透胸膛的龙枪两只眼瞪的滚圆。

“你,你杀不死我!”水劫的声音有些嘶哑,这一枪裹挟着太过霸

道的黄泉之气,穿透他的神魂之身,但,并不致命。

让他如此难受痛到窒息的是,那龙枪之上爆发出的恐怖黄泉之力正在以迅猛的速度破坏着它的神魂。

“快了,你快死了。”杨厚土的双手同样也死死的扣住枪柄冷冷的道。

“黄泉之神...你,绝对不可能是唯一!”水劫脸颊抽搐着,说出了一句让杨厚土莫名其妙的话。

就在杨厚土愣神的下一刻,水劫脸上的痛苦居然在散去,但与这神情相反的是,他身上的水劫之气同样在疾速逸散。

他这是要做什么?知道自己无力回天想自行了断么!

不可能,那厄难灾界生存法则何其极端,他能在其中走到这一步绝对不可能是那容易放弃的人。

难不成...杨厚土的心里升起一丝警觉。方才他说的那话...

遭!难道他想学那壁虎断尾求生,放弃一身水劫之力转而去以黄泉入神!

果然,杨厚土察觉到了水劫那在逸散中的身躯开始出现一道道的牵引之力。

黄泉之深神鬼难测,两人就这么在黄泉水中无限度下沉。

不能,绝不能让他此刻还逆风翻盘!

虽然被水劫吸走的那一丝黄泉之力微弱到可以无视,但这个信号确是恐怖的!

一旦让他与黄泉建立了最粗浅的联系,那以水劫的恐怖,阳间的那一幕无力极有可能再次在这黄泉之源上演!

“想变身黄泉神王?你做梦!”杨厚土脑中灵光一闪冷笑一声在水中一个返身,同样挑着水劫那丝毫没有反抗的身子向上冲去。

“呵呵,你怕了。”水劫那张近乎虚无的脸上此刻居然还能升起笑意。

“怕什么,难道害怕你咬我么?”看着水劫那似乎是认定了不久之后便能将杨厚土毙于掌下的淡然,杨厚土根本没有在意。

“哗啦!”二人再次冲出黄泉水面。

“哈哈,我就说还没完嘛!赶紧的,接着打接着打...”黄泉老人见二人出现,笑着一拍大腿赶忙抓了一把瓜子坐等看戏。

老不死的!杨厚土暗骂一句。

可随即,他脸上扯出满满的笑容大喊道:“前辈!您千万不要出手!”

“呃,出手?”黄泉老人嗑着瓜子有些疑惑,我出什么手?我啥时候说要出手了?

水劫看着那无名老人心里莫名的升起一丝慌乱,那人他完看不透,就如同一个漩涡一般根本难以探知深浅。

这感觉,这感觉好像...

“你想得美!我老人家说了,就是你们都死光了我都不会出手。”黄泉老人撇了撇嘴继续嗑瓜子。

那就好...

杨厚土心中大定,一甩龙枪直接将水劫狠狠一甩,整个身子一冲而上抱住了水劫的身子直直的冲向前方。

“谁出手谁就是黄泉王八!”

那里,黄泉之源!那里,同样是命泉之源!

“小子你要作甚!”一见杨厚土朝着那边狂飞,黄泉老人不淡定了连忙站起身子喝道。

“你别管!反正你出手就是王八。”杨厚土理都不理黄泉老人的喝问仍旧加速疾飞。

“你!”黄泉老人怒极,你搞黄泉没事儿,搞命泉老夫岂能袖手旁观!

不过...这王八嘛...

容老夫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