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42章 作死的王者

()

水劫之主乍闻那恐怖老者欲要出手,整个人都吓得一阵僵直,不过随即无数的疑问便充斥着他的脑海。

这小子莫不是真疯?为何那老者一副要出手的模样他还要阻止。

就在黄泉老人陷入深思熟虑之时,两人已经在杨厚土的推动下冲入了黄泉之源内的无边浓雾。

“去吧,那么爱同化水,这水好,三界唯一至高纯,比纯牛奶还纯...”

杨厚土莫名其妙的话让水劫有一霎那的晃神,什么水?他下意识的转过脑袋去看。

这一看,他直接吓懵了。

身后,已然临近一道巨大的瀑布,而那瀑布中正滚滚而下的白色,不正是他从最开始就忌惮无比的那种东西么!

那么多!!!这一刻,水劫之主彻底慌了。

可奈何他现在纯粹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身恐怖的水劫之力在两人黄泉之中纠缠的这段时间已然散去了十之**。

此刻慌乱之间调动起来的,居然是孱弱的水劫之力和那以他之存在感觉弱到爆的...黄泉之力!

“住,住手!”水劫此刻就像那即将溺亡的普通人,在水中慌乱的挥舞着双手。

两手一把抓住杨厚土的身子,然不顾那龙枪持续穿透他的身子,整个人一挺胸膛贴近。

“放过我!我可以认你为主!”为求保命,水劫近乎哀嚎。

他知道,只要过了这关,只要他完褪去水劫之力化身黄泉神王,那这三界之中无人能够再让他死!厄难灾主都不行!

“厄难奴仆?呵呵...”在水劫希翼的注视下,杨厚土嘴角扬起一丝弧度,道:“没兴趣!”

话音落下,杨厚土带着水劫“噗”的一下冲入那是命泉的白色之中。

“啊!!!”刺耳的惨叫声瞬间暴起。

水劫一入命泉整个神魂骤然被白色火焰所笼罩,若是当他完褪去水劫之力,这命泉真有可能无法杀他。

但现在,那仍旧存在于水劫神魂之中的一道道残余劫水,那曾经伴着他屠戮过无数灵物的源泉,此刻成了置他死地的催命符!

一切的恶端,在命泉之中将无所遁形。

虽然那命泉中的气泡不过是由一个又一个微末的寻常人之念催生,但那代表的却是一个世界的新生。

这三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磨盘,能够让这巨轮运转的正是这催生一界的希望力量。

水劫,不过是大潮中一个强大的个体,在这层次的碾压中他根本不过是沧海浮尘。

命泉瀑布的落下于杨厚土而言不过是那来自于至纯之水的抚摸,但对水劫来讲却是那恐怖无比的钢刀!

一刀,两刀...

每一刀,都将他神魂之中那邪恶到了极致的念头生生斩落。

在这瀑布中,他面对的是那被阳间视为最恐怖的刑罚--凌迟!

一代神王,灾劫之主!

在杨厚土的龙枪穿刺之下,逐渐被命泉一片片磨灭在这白色的世界。最后...消失于三界之中。

“这是?”待那水劫之主完在龙枪上消失,杨厚土惊奇的发现龙枪枪尖之处居然留下了一团拳头大小的暗黄色能量团。而且从它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那是极为

精纯的黄泉力量。

疑惑着,他打量着那能量缓缓的上升浮出水面。

抬眼一看他差点没笑出声,只见那黄泉老人仍旧站在原地一副还在深深纠结的模样。

“前辈?”杨厚土喊道。

“滚开,别打扰我思考!”黄泉老人瞥了杨厚土一眼有些不耐烦的道。

可见到杨厚土贼兮兮的模样他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偏过脑袋问道:“刚刚那人呢?死了?”

“嗯那!”杨厚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脸轻松的道:“死了,这次死的彻底。”

“嘿!”黄泉老人听完一屁股又坐回了椅子上惬意的抓起一把瓜子道:“死了好,死了我就不用想了嘛...嗯,死了好。”

杨厚土坐在他身旁一脑门子的黑线,这老头智力应该有点儿老化了。还好没真让他帮忙,不然自己怎么被坑死的都不知道。

“诶前辈,您看看,这玩意儿是个啥?能吃么?”杨厚土谄媚的将龙枪往前一递问道。

“啧!你拿远点儿,别戳到老头子我。”黄泉老人随意的瞄了一眼后撇了撇嘴道:“这不就是那人的神核嘛,你看上面尽是黄泉之能,能吃...”

“我认真的,您别开玩笑。”杨厚土有些吃不准这老头到底靠不靠谱,听他这么说反而更担心了。

“切!你看我这张脸,像是在跟你开玩笑么?”黄泉老人一转脸瞪着杨厚土道。

得!杨厚土心里一阵的膈应,黄泉老人这一分钟瞪着他的那张脸正是他爷爷杨铁柱的面容,他爷爷...从来不开玩笑...

自打成就这黄泉之身,杨厚土根本就没怎么真正的在黄泉之中修行过。

不是他不愿意,而是真的没时间。

每一分钟都被他掰成了两分钟用,不过好在这神途从来都不是单纯的靠时间磨出来的。就好像神一般,愿力才是正途。

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境界,杨厚土可谓是真真正正的命运之子。

虽说这一路上如履薄冰,每一步的踏出都跟那高空踩钢丝无异,一步错就会粉身碎骨。可还好,运气总是站在他这一方,时至今日,从未踏错过半步。

神灵!从步入神途到主宰,需要的是无穷的愿力为支撑。

但谁都不知道踏入神王境界需要的是什么,也许杨黄天与三戒知道,但貌似现在也没时间去找他们问。

不过有一点是能够成立的,那便是机遇!

杨厚土有理由相信,现在他手里拿着的就是一份实实在在的机遇。

此物绝对是水劫留下的宝贝,水劫死前正在进行与黄泉的同化蜕变。

也许,这就是那被命泉完洗涤过后遗留下的神王核心!一颗然为黄泉之力的神核。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此乃三界至高名言!

吃!杨厚土当即打定主意,他这人性格光棍,一旦打定主意绝不含糊。

一张嘴,一口就将那蕴含着无穷力量的黄泉核心吞了下去。

“怎么样?是什么味道?”黄泉老人来了兴致吐了口瓜子壳连忙问道。

杨厚土有些紧张,毕竟也不知道吃下去会不会拉肚子...

被这么一问,他貌似回味的砸了砸嘴。好像,没啥味道。

不苦不甜也不香,没在味蕾之上留下什么痕迹。

“味道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感觉有点儿怪噎人的。”杨厚土感觉身上怪怪的,不过没什么大反应,就是感觉像是吞下了一团带水的大棉花似的不上不下的,好像,卡在胸膛里一样有点儿不舒服。

“喔。噎住了喝口水不就完了...”黄泉老人一副失望的样子让杨厚土有些无语,敢情这老孽障是很期待自己吃出什么事儿来好看热闹...

不过噎住了喝水倒是没错,杨厚土手一挥直接取来一小团命泉。

不是他矫情,虽然他自己就代表着黄泉。但黄泉里有很多冥蛇啥的,身为现代人总有点儿心里膈应。所以,相对而言还是命泉感觉纯净些。

本来很随意的抬手饮水,可黄泉老人怎么都不会想到这货心这么大,居然把他视若命根的命泉当矿泉...

这一口,喝出事了。

“你,你!”黄泉老人目瞪口呆的指着杨厚土有些气得说不出话来,你这小牲口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套路!浩瀚无边的黄泉近在咫尺不够你喝么?非要喝我的命泉!

“我?喔,嘿嘿,不好意思。习惯,习惯...”杨厚土挠了挠脑袋有点儿不好意思。

“怎么不吃死你个小畜生!”黄泉老人见他那副贱相气就不打一处来。

“前辈,这就不够意思了嘛。喝口水而已,干嘛骂人。”

可黄泉老人压根不理他,直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眼神里有意思,一个字:你就等死吧你!

果然,没等杨厚土再开口,他的胸口霎时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点燃了一般火烫得厉害。心中大惊之下连忙用神魂感应。

我!我特么...杨厚土一探之下差点没一巴掌扇死自己,这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能作死的人么?

命泉他不是没玩儿过,而且玩儿得还贼溜。

自以为对命泉有了足够了解的他根本没想到,这在阴间阳间跟他一起打生打死号称从不会消散的存在,居然,居然会被消化!

没错,现在的命泉正是在进行着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类似于消化的过程。

就那么一小口命泉,在他的胸口与那黄泉之核相互交融着缓缓的正在挥发。

而那恐怖的灼热正是在两者挥发过程中散发而出的,这炙热恐怖到仿佛要将杨厚土的神魂彻底燃烧。

这不科学!杨厚土哀嚎着。那黄泉之源无数年中命泉与黄泉都相互存在着相安无事,凭什么到了我这身上就会变成这样。

然而,他也没有想过,那果子长在树上,你若不去吃它,它是不会自动变成翔的....

命泉不是与黄泉相斥,而是在这一刻,它充当了一个火石的角色,将那原本可以在岁月中缓慢释放的神核能量彻底激发!

黄泉之身与黄泉神核在一起,加上命泉的霎那挥发。

至此,**一发不可收拾....

杨厚土的哀嚎声霎时间响彻了这片天空,对此,黄泉老人充耳不闻只是继续翻白眼。

问世间作死技术哪家强,黄泉之源找老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