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43章 进阶,裁决之主

()

“前辈,高人...大爷...救命!”杨厚土的身上冒起了层层白烟,在这白烟之下是他自己的神魂在不断冲撞摩擦炸出的刺目火花。

天可怜见,这无比熟悉的白烟是他最爱用黄泉去收拾别人时候的标志。

此刻他算是真实的感受到了这有多痛苦...他身上的力量来自于黄泉,就连身后的法相神魂也与黄泉密不可分。

眼下黄泉之力喷发,他堂堂主宰居然连站立的力气都近乎失去。整个人扑倒在黄泉水面上不停的哀嚎着朝黄泉老人求救。

“鬼吼鬼叫干嘛!死不了...”看着杨厚土的惨样,黄泉老人连动都懒得动弹,整个人靠在躺椅上仍旧是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

“痛,我痛啊!”杨厚土所有的力气都用在惨叫上了,这里又没别人,不怕丢人。压抑太久,痛就可劲儿的叫,反正没人听见。

黄泉老人其实见到杨厚土那痛不欲生的惨样心里是想帮他,可哪怕强大如他一般存在,面对杨厚土如此情况一时之间也不知从何下手。

他乃阴阳之源诞生的灵识存在,那神灵进化过程他从未走过。因为他生来便是如此境界,不,应该说是天生如此强大。

但神灵的突破过程他是见过的,所以,他才能断言杨厚土死不了。

若是他出手想要将正在杨厚土神魂之内爆发的那股力量引出来自然是不难,但然后呢?这股力量现在在他体内正在进行着良性的挥发,不是逸散,而是无时无刻的在充斥强大杨厚土的自身。

所以,他才会感觉到痛不欲生。

若是引出来,这股力量将会融入滚滚黄泉与杨厚土再无瓜葛。他知道,这小子对于力量的渴望有多深。想来,他应当也是不愿意如此的吧。

嘴巴微微张了张,黄泉老人那直起了三分的腰板又再次靠在了躺椅之上。

“你不是想要力量么?熬过去,你会变强。”一抬手,黄泉老人的身前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结界,将杨厚土的鬼哭神嚎阻挡在外。

已经到了主宰层级的杨厚土当然知道,这股力量正在把自己的神魂推向更高的地方。可这过程远胜千刀万剐,实在太过痛苦。

神识探知之下他能够把这过程看得清清楚楚,那股本不属于他的黄泉力量,现在已经化成了亿万比黄泉之精强大无数倍的微小存在。

如果把神魂比作拥有细胞的身躯,那这亿万颗粒就是在强硬的往那些细胞里钻。

从最开始的胀痛,现在已经演变成了数不尽的蛮横撕扯和强行破入。

杨厚土动不了了,他的神智开始在无尽的痛苦中出现恍惚。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他现在身子就像将死之人一般,瘫倒在黄泉水面上不停的抽搐着。

就连这抽搐都是因为体内的纷乱而起,与他无关...

“唉。实力真的这么重要,需要如此痛苦的交换么...”黄泉老人摇头轻叹。

俗话说得好,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站着说话不腰疼,这黄泉老人就是这么个例子。

不管在什么时空,哪一个阴阳运转的长河中不是实力为尊!不说三魂七魄健思维复杂的人,就连那魂魄不神智不是很灵光的动物,同样信奉此道。

弱的,跑得慢的注定会被实力强大者吃掉,这也是阴阳巨轮下千古不变的轨迹所向。

就拿现在杨厚土的这份痛来说,这份痛,可是寻常神灵求都求不来的。

阳间至痛莫过于女人产子时的剧痛,可如果这份痛就能够让神灵变得强大,哪怕只是强大一丝!估计那些神会要求一天生十个...

最终,杨厚土很幸运的晕过去了。

就在他失去意识之后,两个帮手从他神魂之中缓缓浮现。它们一出现便迅速的开始在他那乱成一锅粥的神魂上游走,正是那法相神魂脑后神环中的一对阴阳鱼。

“阴阳循环乃三界之本,见过不少神,这小子的运气算是最好的。”黄泉老人饶有兴趣的盯着那阴阳鱼感叹道。

一黑一白阴阳鱼游动的速度很慢,甚至可以用自然飘动来形容。

可就是这样奇慢无比的摇头摆尾间,它们划出的纹路却是代表着阴阳至深的道与理。

在它们身前身后,不管多么纷乱的气息在经过它们的缓缓带动之后都会变得平和深沉。

如果杨厚土闲暇之时若能仔细观察感悟它们的轨迹,应当能够知晓其中奥妙。

但他太忙了,成神的他不需要休息,日夜轮转间,几乎不是在战斗就是在为了战斗而强大的路上。

有此阴阳鱼作为辅助,消化那神核中强大的力量其实并不需要多久。只是他误打误撞服下命泉,将这过程由徐徐释放变成了火山喷发。

阴阳鱼仍旧在缓缓游动,在它们的帮助下,杨厚土身上的那股暴动正在缓缓变得平和。

那爆发而出的黄泉力量与杨厚土本身的黄泉之力,在那一道道阴阳鱼游动所带起的波纹中开始有了轨迹,不再那么纷乱狂暴。

这三界之中无处不在的灵力,正是因为被能够把它变得有轨迹的人掌握才能化作进化的源泉。一味狂暴无法掌控的力量,那叫灾难。

待得阴阳鱼缓缓而上盘旋在杨厚土额头上旋转时,那些已然被它们驯服的力量开始跟随着它们的身形柔和的在他的灵台,也就是神魂核心之处逐渐汇聚、隐没,一隐一现之中开启了循环。

力量融合之后,比之杨厚土先前强大了不止一个层次的神魂气息开始在他身上出现。

一切都在悄然之中发生着变化,包括杨厚土身上那原本暗黄色的神魂也开始随着神力的升华而出现异变。

仿佛感受到了他的变化,在这黄泉之源中存在的无数黄泉之精争先恐后的朝他涌来。那原本代表着黄泉之色的暗黄在缓缓的变得明亮,转瞬之间,他的神魂便在这变化中升起明晃晃的亮光。

很快,与上次很相似,让黄泉老人动容的变化出现了。

在万丈黄泉之下,那阴阳灵源骤然爆出两道恐怖的光柱,黑白二色直接冲破黄泉,降临到了杨厚土那依旧沉睡但却已经抹上了一层亮黄色的神魂之上。

“又来!”黄泉老人惊呼。

然而一试之下他知道,还是那样,他这灵源之灵就跟后妈生的一样,居然还是无法插手强行停止这层异变。

面对突然而来的黑白光柱,那依旧盘恒在杨厚土额头上方的阴阳鱼表现得很是亲近,任由那光柱直接注入它们

的身体。

力量交融中,阴阳鱼一左一右的顺着杨厚土的眉心往下游动,最后,它们停留在了他的手背的地方,轻轻的贴近化作了一黑一白的两道鱼形图案。

黑鱼隐没于右手,仿佛是深知杨厚土历史一般,在它隐没之后,杨厚土的右手掌中黑丝显现缓缓化作了一支漆黑如墨的长笔。而那左手的白光散去之后,赫然出现的正是一本散发着柔和白光的册子。

正如黄泉老人信奉的道一般,该是什么终究还会是什么。

那曾被杨厚土改变过的酆都神器,再次以它最直观的性能形态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那是...”黄泉老人的眉头一皱,他看见杨厚土眉心上那原本的火焰标志正在变化,一个有些灰暗的图案片刻之后成形。

可那图案只是一闪而逝,便隐没在眉心之中。

那,同样是一本书!虽然与他手中的册子形象很相似,但黄泉老人总感觉这书有些不同。

“嗡!”的一下,明黄色的光华极致绽放,杨厚土缓缓的睁开双眼。

从昏迷中醒来的杨厚土没有半丝的不适,反而因为神魂的升华状态胜过巅峰。

抬起双手他打量了一下手中握着的两样东西有些无语,看来这一次,怕是不好再化身德玛西亚了。

手握这两样东西,杨厚土心神波动之下,两只眼睛同样变成了有些渗人的一黑一白。

此刻他脑中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仿佛,现在的他真的能看清万物本源,在那之中隐藏的所有都无法逃过他的感知。

果然,自己就是做判官的料啊....

“多谢前辈帮手,每次来都给您添麻烦。嘿嘿。”缓缓起身,杨厚土朝着黄泉老人行了一礼。

“得了吧,我估计你要再这么折腾几下,我这地儿迟早让你玩儿炸。”黄泉老人摆了摆手,脑中闪过一个复杂的念头。

这出现两次这里就有两次的躁动,若是真让他帮自己守下去,那这儿还不翻天了?

顿了顿,他看着杨厚土问道:“神王了?”

杨厚土一愣,身魂感应之下感受到了体内那庞大到让自己热血沸腾的力量,他有些如梦似幻的点了点头:“好像,好像是比以前厉害了不少。”

“执阴阳断善恶,小子,以后你扮演的角色可与我差不多了。”黄泉老人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杨厚土的眼睛继续道:“希望,你能够永远站在善恶的当中,不为私欲所左右...”

“小子明白。”杨厚土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可以滚了。”黄泉老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外面可还有个东西在闹腾呢。若是你真能让他消失,那这阴阳轮转之中想来会单纯不少。”

“大家伙?你是说...”杨厚土闻言心中一沉,那丝突破的喜悦霎时间消散不见。

厄难灾主!最后一个,也是最强的一个灾劫之主....

终于要见面了。杨厚土的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狠色,不知,到最后是你那厄难猖獗,还是我这裁决浩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