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44章 战士挽歌

()

“又是这样,为什么...为什么留下我一人...”

漫天狂沙层层消散,天地间的空气中弥漫着还未散去的神力气息昭示着这里曾经爆发的激战。

不论是上个世界还是这片时空,不管是曾经身为人王亦或是现在被称之为尸祖的吼。

此刻,他正半跪在地,看着身后一个个栽倒在地毫无魂气的有魂僵尸喃喃低语。

在他的身上,耗费无数岁月积淀而成的血色神力正在极速消散。

那一阵阵的血雾他伸手想去抓住,但奈何一丝丝的穿掌而过却什么没办法紧握。

这些血红色的神力,在他眼中并不是单纯的力量。而是上一个世界被毁灭时,造就他存在的无边仇恨!

它们,是那一个时空数之不尽的阳人遗留下的气血。没有了魂,就是这些无穷血色让他得以存活,带着滔天恨意陷入沉睡。

原本,这一次他以为凭借着中位神王的力量足以报仇雪恨。

可时间流逝,厄难,仍旧走在了他的前面...

就算再怎么不甘,他仍旧是败了。

“仇恨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为何就连我都看不清你到底是什么存在....”在他的前方,厄难灾主赤脚站在黄沙之上脸上升起了一丝疑惑。

在那个时代,厄难是中位神王,而阳间王者不过下位神王之境。在他手中,人王只有败亡一途。

虽然岁月如沙,很多事情都随之消逝。但厄难记得很清楚,当时的人王不过是与所有神灵的存在方式同样的神魂体,杀他,易如反掌!

而今,这曾经的人王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却是让他都感觉有些心惊的形态。

非神非鬼,非灵非劫...

两人交战中,曾经有不少次他身上的血气之法都伤到了厄难的本魂。

眼下看起来人王似乎已然难逃败亡一途,但厄难很清楚,这看似像是肉身般存在的人王很难真正的死去。

对于如此神异的他,厄难自然是警觉中带着深深的好奇。

“呵...并不是仇恨对我做了什么,而是你对世界做了什么,而这世界...又给我留下了什么...”尸祖血红的双目渗着浓烈的黑气。

当初,厄难出现在这片天空下时,尸祖与座下诸神根本抵抗不住灾难的降临。

当尸祖知晓这厄难灾神就如同是那瘟疫一般每过无数年便会出现,与那挥着镰刀收割灵魂的魔鬼一样肆意吞噬整个世界的灵魂。

他不甘,战败后的他就在即将神魂消亡前,面对着尸山血海,他对天地起誓。

若是世界有灵,自己愿献上这道即将消亡的蝼蚁之魂,换取一丝报仇的机会....

当然,他自己就是神,知道这根本就是妄想。

但有时天不会给你机会,人,可以!

灾神带走了这片天空下所有的神魂灵魂,但唯独对那哀嚎的亿万凡人不屑一顾。

失去了灵气的大地在崩塌,沉没...凡人死后,他们的灵魂没有归处,只会在孤苦飘荡中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归于虚无。

天,听不到尸祖的悲鸣。但人听到了!

亡魂纵然微不足道,但他们也有妄想复仇的资格。

凭借着刚刚死去

对那血肉之躯还有着一丝牵连,他们虔诚的为即将死去的人王献上了自身唯一的东西,血气!

谁都不知道那会不会对尸祖有所帮助,但这是他们除去那卑微的灵魂外唯一能够给予的东西...

就这样,死去的世界,诞生了奇迹!

亿万带着恐怖复仇火焰的气血在神魂恍惚的人王身上凝聚,以血为神,以恨意为魂...

人王随着这个世界死去。

在世界陷入绝对的黑暗之前,这个世界留下的血与恨,造就出了一个新且唯一的存在---尸祖!

在新世界因命泉而重新焕发生机时,时而清醒的尸祖偶尔会现世,所以,人世间也留下了他的传说与一丝半点的痕迹,僵尸。

他一直在等待,等待这个世界成熟,等待那终将会再次降临的灾神...

然而无数岁月过去,他终于等来了灭世之恨的存在到来。可就在他准备结束这无尽岁月仇恨折磨的时候,他悲哀的发现,厄难,又强了!

仿佛这厄难就真如他永不曾消散的梦魇一般,永远都强他一线,让他一次又一次体会那堕入绝望的深渊。

血气在散去,那本就不相等的天枰愈加倾斜。

他知道,就算自己消散,也不会死去,只不过是陷入又一轮的蛰伏而已。

但下一次觉醒又会是何年?难不成这次失去的血红神力,又要这世界残骸中的无数血肉来补足么?

下一次,就真的又能有机会战胜厄难么?

若是没有尽头的重复着这足以弑神的折磨,存在的意义又在何方....

“尸,尸祖...”就在尸祖半跪在地陷入无尽迷茫的时候,一个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

转过头,身后流沙攒动,一道人影从黄沙中艰难的挺起了腰板。

“冉闵。”尸祖对这道身影的主人很是熟悉,正是他带着一众有魂僵尸在他自我封印的祭坛中将自己唤醒。

对他的印象很深刻,因为这冉闵是个人杰。若非阳世命途多舛死得太早,死之前没有接触过修行一途,在大杀大伐的异类崛起路上,他应该成就不凡。

“尸祖,别怕,还有我陪你...”冉闵虽然连站起身子都艰难,但他那同样血红幽亮的眼眶中却尽是坚毅。

“还,还有我!”黄沙掩盖下,又一道身影坐了起来,正是跟随他们一起前来的另类天师杨山林。

见到两人的接连而起,尸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但随即那惊喜之后升起的期待却黯淡了下去。

因为,那其余的所有有魂僵尸,再也没人能够回应....

“周而复始,不知从多少年前我就说过,你们的抵抗毫无意义...杀你们,我连手都不用抬。”厄难灾主轻轻摇了摇头,对这只剩半条尸命但仍旧面露决然的二人不置可否。

可就在这时,天空之上星光划过。

一道又一道的命泉重武犹如雷霆般搅起风云垂直落下。

“轰!轰轰轰!!!”

目标明确,厄难灾主。

“命中!”中心控制室内所有的府君与阳人高级军官无一不是屏住呼吸盯着大屏幕。

对那通讯器中汇报的一声又一声的命中他们充耳未闻,所有人心

里都在呐喊着同一道声音:能死么?不!一定要死啊!

随着杨厚土在黄泉之源击杀水劫之主,中心指挥所面对的无尽水鬼随之消散于无形。

这场杀身成仁的战斗,十六府君与那万余阳间战士死伤过半。

但他们没有哀伤,也许,是根本来不及哀伤...

因为中心控制室内再次响起了那让人心力交瘁的能量波动警报!

还有一个灾劫之主在等着他们,只有一个了...

在迅速集结之后,他们发射了杨厚土留下的所有命泉重武,这也是他们能够为这一战做出的最后努力。

那大屏幕上显出的沙尘冲天而起久久不散,就算是黑白无常此刻都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似乎要把那屏幕瞪裂了才甘心。

尸祖当然知道这是盟军的重武器,第一时间便身形一闪带着冉闵与杨山林远远退开。

“啊!!!”

果然,尸祖叹息一声,就算是这武器犀利得让他都能够顾忌三分,可若要铲除厄难灾主仍旧是远远不够。

漫天黄沙之中,厄难灾主逐渐显现。

命泉仍旧保持着对邪恶存在的克制奇效,只见那厄难灾主浑身布满了命泉穿透之后的孔洞,看起来无比的狰狞。

他的脸因被一颗重武炸个正着而缺失了一小半,剩下的另一半正被他的怒意与痛楚撕扯得不停的颤抖!

“命泉?蝼蚁!!!”厄难灾主怒吼一声转过那张仅仅剩下半面的脸,那颗冰冷的眼珠看向了远方。

仿佛有所感应似的,中心控制室内外的所有存在在这一刻同时心生警兆。

“完了...”身受重创仍未恢复但神识确是最为强大的白无常喃喃着看了黑无常一眼。

黑无常微微一笑,道:“阴生阳世,认识你,挺好...”

说完,他放开神魂大喝一声:“诸位神友,阳间战友!此战,诸君已然力以赴,吾代冥王谢过诸君!记住,裁决主宰交代,不要放弃对...”

“吾等...”

应与答还未完结,天边传来的吞噬之力已然降临!

坚守在此包括黑白无常的诸神与数千阳间战士同时被那股力量所笼罩。

“一路...走好!”白无常拼劲浑身最后一丝力量在那吞噬的撕扯中喊出了最后一声话别。

这是对黑无常说的,也是对携手战斗的所有人或神最后的叮嘱....

一切都在眨眼之间消散,瞬间之前,这里还是紧张万分的期待。

如今,吞噬力量一闪而逝,这里只剩下了无数的尸骸和彻骨的冰冷!

“不!不!!!”

黑白无常包括那些府君与杨黄天信仰之线牢牢相连,刚刚从疯魔中转醒的杨黄天正在闭目调息稳固神魂。

一睁眼,他霎那间感觉到了信仰之线的部断去,不由得仰天悲吼!

因地藏的一时迷乱,他苦苦煎熬至今。现今,厄难席卷下他仿佛又变成了孤家寡人...

不同的是,上次的分别有日可期。

这次,是诀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