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45章 无上真谛

()

厄难灾主那仅剩半张的狰狞面容霎时间再次化成一个诡异漩涡,远远的来自于指挥中心的神魂与阳魂一道道的从天边出现。

“不知死活!”厄难灾主冷哼一声,将他们一个不剩的统统吞噬。

尸祖看着这一幕睚眦欲裂!无数岁月之前,这厄难正是如现在这般吞噬掉了他世界中所有的存在。

“离开这里!”尸祖头也不回的道。

说完,他仰天怒吼:“厄难!与我一死!!!”

随着他的咆哮声,他那一身正在徐徐消散的血红轰然化作血红色的熊熊烈火。

这一幕触及到了尸祖隐藏至深的遥远悲伤记忆,霎时间,苟活的念头被完抛到了九霄云外。

与天地同生与血气为伍从来都只是为了复仇,活着本来就是他的莫大屈辱。

他要死,光明正大的去死!轰轰烈烈的去亡!

与其再次与那阳人遗留下的无边血海常伴,不如好好的死上一次。

上个时空的无数亡魂,对不起,我食言了!你们赐予我的新生,继承在我身上的复仇之火,我只能对你们那早已不在的魂说上一句抱歉...

我不怕埋葬在岁月之中的孤独,也不怕死亡加身的恐惧。

但我怕再次背负起更多血肉主人的仇恨与希望,那,太重了...犼承受不来。

如果不是他自愿燃尽自己所有的血气本源,哪怕是厄难都无法彻底杀死他!但现在,他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置于熊熊血气火焰之内。

极致燃烧之下,他身上的血气力量在迅速恢复。那一抹血红到闪耀的极致血瞳再次闪亮!

“你也想死?”厄难灾主吞噬完那些灵魂之后底下了头,面部那个漩涡的中心直面正朝他扑过来的尸祖。

“一起吧!”纵然知道希望不大,但此刻已近疯狂的尸祖根本不去多想,脑中仅存的理智只剩下了控制自己抱着他一起死的信条。

“呵,依然那么天真...居然自动放弃不死之身...”厄难灾主冷哼一声言语之中居然透露出了一丝失望,仿佛尸祖的举动打翻了他的期待一般。

面对疯狂扑向他的尸祖,哪怕是感应到了他身上的血火传来的威胁他仍旧一动不动。

吞噬,是他厄难灾主的本源!

三界之中,不管是以任何能量体现的存在都是他的食物。从诞生到现在,他的本源带给了他极端的自信,攻击!依然是能量的另一种体现,只要是能量,他就不会死!

如果杨厚土现在站在这里一定会惊恐的发现,他那连战三大灾劫之主并屡建奇功的命泉,此刻残余在厄难灾主身上居然被他以极快的速度吸收,同化!

这便是厄难灾主纵横岁月之上的极端恐怖!

在受到过一次伤害并吸收同化之后,哪怕如今滔天命泉将他然淹没其中,他也再不会因此受到一分一毫的伤害。

所以,之前与尸祖一战已经体会过那血色神力诡异的厄难根本不屑躲避。

尸祖现在搏命一般燃气血火的动作在他眼中就是冲动,鲁莽。

他那话语中的失望并不是虚伪的敷衍,而是真真切

切的发自内心。

在他那漫长到看不到尽头的生命中,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那颗冰冷的心荡起半丝波纹。但这尸祖做到了!

从那无边黑暗中走出之后,能够遇到上个时空见到过的“熟人”,那种感觉很是奇妙。他想要好好感受这难得一触的新奇,可谁知新鲜劲还没过去,这尸祖就非要寻死...

“你太让我失望了...”失望之余这厄难心中居然升起了一股怒意,仿佛这尸祖的自杀行为侮辱了他那至高无上的感受。

“哈哈哈!似乎,能够做到如此,也算进步。”尸祖转瞬而至,狂笑着双臂如刀直接穿透厄难的身体与他牢牢紧贴。

这两个存在是如今阴阳界中最恐怖的怪人,一个不屑一顾,身体被穿透时连半丝神魂颤动都没有。

而另一个更是疯狂,那魂身燃烧着的熊熊血火仿佛根本与他无关一般云淡风轻。

正在两人陷入短暂胶着的时刻,沙漠的空中两道身影出现。

杨黄天在三戒的协助之下彻底禁封凡尘携冥书而来,现身的那一刻,他那一双冰冷的眸子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厄难灾主身上。

就是他,将所有与自己亲近三分的神明统统化作尘埃,让自己成了孤独的神...

“尸祖,看起来很不妙...”

正当二人脑中闪烁着无数念头的时候,身边一道黄泉之力闪过,杨厚土悄然出现在他们身侧皱眉道。

“你踏足神王了?”若不是杨厚土突然开口,三戒与杨黄天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惊疑之中一探查,他们同时惊呼!

杨厚土撇了撇嘴,道:“下位神王而已,那杂碎可是上位存在。”

除开那厄难灾界中的劫主和这从上一个时空存活下来的尸祖之外,他可是这阴阳亿万生灵之中第三个踏足此境的人。

看着他那一脸的不满足杨黄天与三戒集体沉默,等下,还是让他先死吧...不然,自信仿佛被狗咬了一口挺不痛快的。

“黑白无常呢?让他们再放一炮,我们上!”杨厚土拧了拧脖子故作轻松的道。

此话一出,杨黄天与三戒的神情同时一僵。

“他们...走了。”杨黄天神色哀伤陷入沉默,三戒叹息一声应了杨厚土一句。

“老黑头...”杨厚土的脸一下子阴沉到了极点,那帮子阴神与他没多大关系,可那总是板着个棺材脸但对他却从来都很亲近的黑无常却不同。

黑无常,算是他踏足道传的引路人,更是一个能交心的好朋友。

自己不过消失半日,怎么连他都...

见识到了太多生死之后的杨厚土知道,感伤与怒吼此刻毛的用都没有。面沉似水的他双眼余光看到了在下方沙漠之中仍旧驻足的冉闵与杨山林。

“冉前辈,麻烦将我父亲带离此地。”杨厚土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将自己心中的那股心伤按下缓缓道。

“我不走了...”不待冉闵说话,杨山林那本就虚弱的身体直接一屁股坐到沙堆之上。

只见他脸上扯出了一丝笑意,道:“我两个儿子都在这里,去哪儿

已经不重要了。”

“父亲。”杨黄天正待说话却被杨厚土抬手阻拦。

“随他吧,那封印不能开,就算他去到天涯海角...也没有意义。”

他的话虽然不中听,但却是不争的事实。

现今阳间,有意识的就剩下他们这几个了...早死与晚死好像没什么差别,若是死在最后一个,说不得还会更痛苦些。

“那您与这冉前辈稍微退的远些吧。就当接下来的战斗是一场电影,若是我们不幸败北...”杨厚土顿了顿,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从未有过亲近的父亲,道:“您就自己关了那开关吧...”

说着转过身将视线投向战场不再看他。

就在他准备动身的一刻,杨山林的声音让他脚下一顿。

“有你们两个儿子,我很骄傲!”杨山林笑道:“只是可惜,好像没什么机会跟同道们好生吹嘘一番。哈哈,大儿子冥王小儿子执掌裁决。此生无憾,此生无憾呐!”

杨黄天笑了,对于他而言,杨山林已经完美的诠释了父亲之名的部。

能够让他以自己为豪,早已将冥王身份抛去的他心里同样有着深深的满足。

“行了,废话这么多。我们可不一定死!”杨厚土心里同样闪过一丝异样,不过习惯了光棍脾气的他说不出什么其他的话来,只能低喝一声将那一抹异样驱散。

“你啊!”杨黄天朝他投去一缕责怪的眼神,轻声道:“有可能没机会再说话了,有的执拗,并没有太多必要。带着遗憾走,不好。”

这话也不知道是在说杨厚土还是杨山林,只是杨厚土听了之后心里更是不爽,他白了一眼杨黄天,道:“乌鸦嘴,好好说话。谁说我们一定会死的?你当冥王的能不能有点儿志气。”

“行行行,当我没说...”杨黄天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了三戒,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吧?”杨厚土冷不丁的看向三戒。

“你是说钱的事儿么?”三戒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当然算数!如果能继续走下去,别说钱了,我连那寺庙的一半收入都送你。”

“别介,我可对那香堂没啥兴趣。再说,没了那地儿你干嘛去?”杨厚土腻歪的撇了撇嘴。

“我?”三戒神秘的笑了笑道:“经历了这么多,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个大劫没有渡过,就这么魂死道消仿佛有些遗憾,心境不能圆满。”

“噢?什么大劫?”两人同时好奇的问道。反正都是拼命,早一秒晚一秒差球不多,多一个八卦听多一分轻松嘛。

“我要找一个人与我同生共死,一起去参悟那人生的无上真谛!”三戒面露虔诚,双目之中闪过一丝向往。

“嗯?”杨黄天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你独创神佛一系,难道还没参透生死?”

“屁的无上真谛...”杨厚土冷笑一声道:“这秃驴就是想还俗,破...处!”

“什么?”杨黄天目瞪口呆看向三戒。

只见那三戒神王,地藏转世的存在...此刻脸上正露出一抹羞涩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