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51章 厄难除,你是谁?

()

“呜~~~”

随着一阵略显凄厉的声音响起,善书映衬完了厄难身上的每一寸,并将所有力量都送往罚恶笔。

能量狂暴中,空气变得灼热。

善书作为天空中唯一闪耀光源,随着它的飞回并隐没于裁决法相手掌之中,空间霎时变得黑暗。

不过在场都是神,无所谓光源。神魂感知比眼睛更好用!

那一声呜呜的风声,似哭似啸更似号!

所有人都知道,凝聚到了极致的罚恶笔要动了。

一个巨大的恶字,在罚恶笔的缓缓勾勒下逐渐在空中显现而出!

以命泉与黄泉的极致力量为墨,这个足以镇压苍穹的恶字水墨流转间,每一粒黑尘都爆射着无边的爆炸力量。

“哼!我存在的时候,这个字还未诞生呢!”厄难灾主冷笑着看向那恶字竟然抬起了双手,脚下的束缚也无法再次将他锁定原地。

只见他挣扎着缓缓升空,来到了与罚恶笔平齐的苍穹吼道:“来!别让我对这股力量失望。今后,你是我的!”

可就在他准备硬接罚恶笔的时候,突然!他的表情出现了变化。

“这是什么东西!”厄难脸上突然升起了一丝不安。

他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力量突然钻进了自己的身体,而这股力量他很是熟悉,也就是因为这股力量的存在,才让他被镇封在黑暗之中无数年。

这一丝诡异的气息一入他的体内,便开始盘根错节的极速扩散。他急忙抬头看向了远处,那里站立着杨黄天。而在他的头顶之上漂浮着一本银光熠熠的书册。

冥书!不,不对!

虽然很相似,但是厄难霎那间便判定了二者之间存在的细微差别。

“给我滚出来!”厄难怒吼着身上吞噬之力瞬间沸腾,恐怖的灼热以他为中心骤然扩散!

他想要把这股力量在自己体内烧成灰。

这突然的变故谁都不知因何而起,就连黄泉老人的神色也是一顿。

唯独,在谁都没有关注的侧面,杨厚土的脸上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那是,一抹笑的弧度...

厄难身上的魂种的确多,多到无法计算!但那太散了,完不能让罚恶笔以雷霆之势伐之。

这一股力量,是除了冥书之外三界唯一一个可以将如此多的魂种合为一体的存在!

无尽的魂种啊!如果你们还有灵,那便...融为一体吧。

天意让我钻了这个空子。

让你们残存的魂念,成为这厄难的主魂。一定,让他死在自己的暴行之下!

果然,盘根错节间,那股灰色在厄难体内爆发出万千触手,将那些魂种牢牢缠绕在密网当中。

“呼!”的一下爆发,厄难体内霎那出现了一个类人般的魂身。

这魂身完由魂种组成,因为它的出现,厄难第一次脸上升起了一股慌乱。

那可不光是魂种,这些魂种隐藏在他体内不知多少年,早已成为了他的一部分。几乎每一粒魂种之上,都带着他的吞噬之力。

如此纠葛中,他们合而为一!

那道魂,可以说就是他厄难灾主的魂也不为过。

无魂是他的依仗,这让他实力悬殊中照样在黄泉老人手中活过一次!

可在如此关键时刻突然出现主魂,这让厄难如何能够不慌。

“难道,真的有天意?”黄泉老人看着那

道主魂不由一怔,不过他自己都觉得这个念头有些可笑。

这三界有神,可天意谁还能比他这个与天地同寿的存在更了解么?天意,用阳间现在的科学解释其实更加贴切。不过是天地能量的相融与排斥罢了。

可若非如此,又怎么能够解释在罚恶之下,厄难突然自现主魂这个画面?

“不!不不不,灵源你阴我!”

随着罚恶笔的压下,那本就恐怖到让厄难心惊的力量跟随着那个恶字轰然爆发!

“吞噬!!!”来不及考虑主魂的威胁,厄难咆哮着同样爆发出了一身恐怖的吞噬神力。

“轰隆隆~~~”

来自于上位神王的恐怖吞噬,与这从未出现在阴阳之中的至高裁决之力终于碰撞。

这一击的震荡将束缚厄难神魂的血沙彻底震碎,厄难灾主化作了与罚恶之力同样的黑暗狂潮。

杨厚土三人虽然站在神王的层次,但身处靠近爆炸中心所在的他们本就被束缚的身子根本无法驻足,直接被那夹杂着无数血沙的神力震荡给掀飞。

此刻能够在这狂潮中堪堪稳住身形的仅有黄泉老人一人,可就算强如他也是双臂狂舞,被生生的逼退了数里之遥才再次稳住。

“顶,一定要顶住!”厄难已然将自己的吞噬第一次展现到了极致,原本,这是他给灵源老贼准备的杀招。

黑色纠缠中,除了他自己之外早已分不清哪些是罚恶之力哪些是吞噬之力。

他能够做的就是吞噬,极限吞噬!

一颗颗一丝丝,数之不尽的裁决之力被他吞噬,可让他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从他重生开始,这三界之中从来没有力量是他无法吞噬的,就连那阴阳源泉同样没有例外。

可这裁决之力被他吞噬之后却完无法转化,也就是说,这股力量根本就无法吞噬!

明明在其中感受到了与灵源类似的轨迹,但却又完不同。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吞噬而下却无法化为自身力量,如此霎那间的挤压积累,厄难怒吼一声终于抵挡不住轰的被裁决之力包裹。

“啊!!!”

痛苦的哀嚎声伴随着黑暗一片的中心爆发点不断翻腾,厄难在离开灵源那一战之后,再次感受到了痛彻骨髓的神伤之感。

与他的黑暗吞噬之身不同的是,那一道仍旧晶莹的主魂之身,此刻在他的脸上竟然升起了一丝笑容。

那是,解脱的畅快....

他们在迎接这罚恶之力的到来!

虽然无法解释,但这些沉浸了无数年早已该消散的魂种竟然在聚拢之后,仿佛真的又活过来了一般。

厄难被罚恶之力狠狠的轰得跌落空中。

也就在此刻,主魂魂体之上,骤然爆发出了一阵与厄难同源的吞噬之力。

吞噬之力暴起,主魂陡然发力平躺升起稳稳的接住了厄难下坠的神魂。

“这!”遭受重创的厄难还没来得及回神,下一秒便感受到了主魂之上的吞噬之力竟然将自己牢牢的吸住了。

“本魂束缚,如此,真乃天意...”

纵然黑色笼罩了整个天地,但神魂强大的黄泉老人依旧将这一幕看了个真切。

那足以毁天灭地的罚恶之力也就在这一刻轰然袭身!

“轰隆隆!”

厄难慌乱不甘的表情停留在了这一刻,从天而降的并非是一股单纯的力量。他面

对的,是整整的一片天...

穿越无数时空,他曾将这天地破灭成虚无,不止一次。

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拥有着能够掀翻这片天的力量。

罚恶之力欲破万恶,携天之重雷霆灭杀而来。失去了傲立诸神之上的吞噬之道,他厄难,必死无疑!

“灵源老鬼!我不甘心!!!”

这是厄难最后的怒吼。在这一声震彻天地的悲吼声中,那曾令无数个神话时代绝望的吞噬之力开始瓦解。

黄泉老人沉默片刻,衣袖一挥,一股命泉之风将那已经从狂暴逐渐陷入沉浸的能量中心层层黑雾吹散。

罚恶笔已然完成使命不知何时消散在风中,也许,已经回到了杨厚土那神魂法相之内。

黑雾散去,高空之上的光线终于再次照亮了这片大地。

黄沙依旧,沙海中,厄难灾主那巨大的身躯傲然而立。

不过黄泉老人知道,他已经死了...

看着那曾与自己相伴无数岁月到如今仍旧无比熟悉的面容,黄泉老人心里升起一丝异样。

那双眼睛里,虽然失去了神采,但还是能够读出其中的恨与不甘...

“终于,你走了...”黄泉老人看着厄难站立的身子低沉着声音道。

厄难神魂已死,自然无人应答。

“呼!”黄泉老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脸上也现出深深的释然。原本,他还以为此行必会天翻地覆,甚至连自己都有陨落的可能。

想到这,他再次想起了裁决之力的恐怖,不由得下意识转身搜寻杨厚土的身影。

这股力量遇强则强,诡秘无比,经自己之手竟然能够灭杀已经站在了上位神王层次的吞噬。

要知道,吞噬当初不过初入神王,与自己实力悬殊可谓天差地别。

凭借他那一身诡异的吞噬之力,自己出手都没有将他彻底杀死。而突飞猛进的他却被这股力量绞杀...

既为灵源之基,这裁决神力,留不得!

黄泉老人双目闪过一丝决然,他要的不过是同样能够得到黄泉与命泉认同的神魂,杨厚土如何...与大局无关!

想罢,他飞身而起朝着远空的那道身影行去。

杨黄天与三戒早已被狂暴的神力狂潮不知掀飞到了何处,只有杨厚土独子一人轻飘飘的荡在空中。

来自黄泉老人的束缚并未解除,但静立于空的杨厚土脸上的神色确是出奇的平静。

见到黄泉老人朝他飞来,他竟然冲这有心害他的三界第一老人笑了。

“你,跟我走吧。”黄泉老人看着他的笑容居然有一刹那的恍惚。

“走?去哪?”杨厚土似笑非笑的应道。

“自然是去你该去的地方...”

杨厚土的笑意更盛,他轻飘飘的道:“我一直都站在我最该在的地方...”

“嗯?”黄泉老人怪异的看了他一眼,这笑很是诡异,不对!

“你要的,其实已经在他该在的地方了。我只想简简单单的活上一辈子,劝你,别打我的注意。纵然你很强,但我无惧...”杨厚土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冷。

“你...是谁?”黄泉老人看着这个突然感觉有些陌生的年轻人久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