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4章 太刺激了

清晨,杨厚土第一次体会到了净水碗对他修行所带来的好处。

怀抱净水碗盘膝闭目的他感受到了截然不同的水灵力,那些漂浮于天地之间的光点不再虚无缥缈随波逐流的滑落,而是在感应中缓缓的朝着他的身躯汇聚。

虽然不多,但是这已经让杨厚土的那颗心不再平静,毕竟之前他的修行,那些光点都是无规则飘落的,就跟盆儿接水一样,他必须坐在那水龙头下才有搞头,现在这样已经是跨越性的进步了。

盘膝修行之时能够沟通天地间的灵气并引导为己身修行助力,不管是哪个分支的道传,这都代表着已经能够自主修行,运用术法了!也就意味着真正的入了这个门,能吃这口饭了。

到了这个时候,师父们通常都会带他焚香祭拜祖师爷,一脉后继有人了!毕竟这有灵根能修行的人又不是大白菜,哪儿都能骗到手。而且,有灵根也不一定意味着他肯定能吃上这行饭,还得看一个人的悟性或者说是人品,你能感觉到但总是不能调用,那也白搭.....

清水修行虽与其他道传有别,但是大体上依旧是相同的,所以修为层次的区分也是同出一脉,杨厚土由于之前的莽撞,无意间把自己的修行给迈出了一大步,现今已然迈入了修道的门槛--灵士!

当然,这只是修行层次中最低的一层,不过这已经非常不错了。现今社会,连灵根都没有的江湖骗子都敢号称大师,他这种层次已经能够称为高手高手高高手了。

有时候他甚至以为自己修的不是什么清水道,而是特异功能,魔法什么的。因为书上说清水道修行到了高深阶段,挥手间即可招来空气中的无根水为自己所用施展术法,这不是魔法或者特异功能又是什么?

不过,这个层次是现阶段的杨厚土想都不敢想的,但是他非常期待自己有一天也能像书中说的一样,达到那个传说中的层次。希望,那一天的到来不会太晚,因为他觉得要是自己会了这一招,拿去泡妞什么的应该会很好用。

“二娃!你确定今天我帮你干这个事儿不会像那天一样这么考验心脏?还有,这玩意儿你真的送给我?不反悔?”距离杨家村三四公里的一个河边儿上,刘坨子抱着一个黑口袋摇晃了一下手中拿着的那个新手机有点儿不确定的问道。

今天一大早,自己这神秘兮兮的老表就把自己从家里拉了出来,说是要自己帮帮忙。经过上次的教训,刘坨子可不敢随便答应这个能见鬼的老表了。

经过再三确认,杨厚土一口咬定今天这事儿绝对不会怨鬼那么恐怖的东西出现他才经不住诱惑跟了出来,因为老表说,今天帮他搞定这事儿,他就送他一个手机。

这玩意儿他老早就想要一个了,不过他去镇上看过,最便宜的都得七八百,心里纠结了很久也没敢下手,自己这老表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居然要送自己一个。

看在手机的份儿上,再受点儿惊吓也....未尝不可嘛。

看着刘坨子脸上那惊喜与畏惧相互纠结的表情杨厚土心里稍微有些内疚,老表!我可没骗你,今天真没怨鬼,那个是煞鬼,怨鬼能比么?咱以后有福同享....

期望你能用色相战斗到最后一刻。至于手机嘛!搞定了这个事儿以后,那阴差给自己介绍那么多客户那不是财源滚滚?要舍得嘛!

今天,是他和阴差相约一起对付女煞鬼的日子,两个榆木脑袋虽说一阴一阳,可想了半天依旧想不出个什么好的战略方针,索性不想了,两人最终决定,不要怕!就是干!

由杨厚土出手将这自砖厂那个河的上下游一段距离的河水给封住,把煞鬼困在里面。然后两人准备一力破万法强行撸那女煞鬼。

当然了,这个封河并不是说真的把这河给填了,杨大湿当然没那本事。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召唤河灵,让河灵以本身的水灵气把这河水给断了阴气,这样子水煞鬼就不会瞎乱窜,要不然这阴差跟杨厚土两个人只能划着船你侬我侬游车河了。啧啧啧!那画面太美,不敢想....

山有神,水有灵!但凡一方水脉必有灵性,而水脉灵力的大小取决于它哺育一方的范围。水脉越长越广越悠久,相对的河中之灵就越具有灵性,据清水注解上介绍,河灵到了一定程度更是有可能由灵升格为神,也就是传说中的河神!

由水而聚,与人无异!青山镇这条河不大,但也不小。杨厚土很期待自己这母亲河里的河灵会是个什么样子。不过他可没想过自己家乡这条河就能出个什么河神什么的,因为如果一条水脉诞生出了河神的存在,那肯定不会允许自己的领地里有水煞作祟,早就用水灵力把她给化成渣了。

既然能有水煞鬼在河里,那自然是因为河灵不具备抹去这个煞鬼的能力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想起那刘成妻,杨厚土暗叹了一声,谁说又不是一个可怜人呢?那砖窑旁的堆堆荒坟,就算其中有那将她丢入河流的元凶,谁说他们又不是大时代下的悲剧呢?到头来魂魄也被刘成妻子给生生吞噬,孰是孰非早已盖于荒土,若这世间真有因果,那为何又会如此?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笔糊涂债啊!

看了看表,杨厚土收起了心中的叹息开始布置起了场地。河灵与浮沉于天地的灵气不同,它是一个神异的个体,作为能够有望成长为河神的初级阶段存在,它是能够感应到召唤的。

来到河边,杨厚土依照情书注解之上的召唤河灵之法将一只大公鸡利索的抹了脖子就这么倒提着让鸡血滴滴答答的滴落到河面上。

“老表!来帮我抓着鸡,我要干事儿了!”刘坨子听话的接过了他手里的鸡站在河边儿好奇的看着自己表弟的一举一动。

看着鸡血咕噜咕噜的流淌,刘驼子小声的说:“老表,这血放了鸡我能带回家吃么?”说罢一眼期待的看着杨厚土。

杨厚土:“.......”

三两钱纸一柱清香在河边点燃,杨厚土开始蹲在河边上跟个神经病一样割破了中指把手伸到水面上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拍打着。

可别小看了这河边的这点儿纸钱和贡香,这可是请河灵的敲门砖。农村对于这个也有习俗存在的,每年大年初一,家里的顶梁柱都会早早的起床一声不吭的带着香烛纸钱就出门买水了。

将纸钱点燃香烛点上再朝着当地最大的河流方向拜上三拜,以求一家子身体健康,来年风调雨顺有个好收成,虽说杨厚土知道这河灵能够使水脉充满灵性,但是帮人实现愿望什么的那估计有点悬。

不过凡事都有意外不是?这万一这一方人祭拜的水脉中有河神呢?这谁又说的准?

“水母管人教化一方,清水传人杨厚土今得知水中有疾,特请河灵现身相助!”手不停的在河面上打着拍子,杨厚土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这一句简单的话。

水走四方,河灵不可能跟个妖怪一样唰的一样就窜了出来,他用他的指尖血融于水中拍打着两轻一重的特殊节拍,五长三短再三长。

这节拍是书上写的专门召唤河灵的节拍,他相信,水流能够将自己发出的信号准确的传送给那不知道在哪儿的河灵。

在距离杨厚土拍击河面十余公里处的一个河流角落,一股清泉缓缓从山涧洒落河面激起阵阵水雾。山涧中除了水声之外仿佛还夹杂着阵阵清幽的拍击声,一阵激烈的水泡从河底升起仿佛水下有着无数鱼儿在翻腾,水泡缓缓的凝聚化为一股清流在河中翻转游荡。

突然!这阵清流化为了一股劲浪逆水而上朝着拍击声传来的方向逆流而去。

凝神闭目感受着水面带给手掌的清凉杨厚土继续念着,突然他双眼一睁看着远处古井无波的河面暗道:“来了!”对水灵力颇为敏感的他感受到了来自于手掌之上那股透人心彻的冰凉,他知道自己的呼唤终于还是将游荡在水脉中的河灵召唤了过来心中不由得一阵欣喜,现阶段的他对于所有未尝试过的东西初试成功之后心中都会有着莫名的兴奋。

“老表!河里有...有东西!”所谓站得高看得远,站在一旁的刘坨子远远的就看见了河面上的那一股数米长的劲浪飞驰而来吓得他赶紧一下子跳了老远从河边跳开了,他赶紧提醒依旧蹲在河边的杨厚土,这要是条蛇的话那得多大啊!

“嘘!小声点!等下让你给惊跑了就白等半天了!”杨厚土赶紧让刘坨子禁声,河灵跟鱼一样,其由纯水而生,为天地水脉之精诞生的宠儿,在古代,不少为皇家效力的天师更是遍寻四方水脉用法器强行捕捉河灵用来为帝王将相炼制丹药,不可否认,属于天地之精的河中精灵对于阳人的身体的确有非常大的益处,所以,传闻那千古一帝甚至曾经亲率数十天师去捉那江河神灵来为其炼制长生不老丹。

不知道是有着传承记忆还是有何原因,所有的河灵都天生胆小,而且灵识稍弱思维简单,非常惧怕除水之外的任何异类,所以经常都会待在一个较为安静人迹罕至的地方。

不过它虽然思维简单,但却并不是个毫无思考的傻子,所以杨厚土的召唤才能够将它引了出来,作为纯净的象征,河灵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杨厚土的真诚没有丝毫的恶意,当然,更重要的是杨厚土身上那股与它类似于近亲的水灵力亲和力吸引了它,要不然胆小的河灵绝对不会现身的。

哗啦!水浪升起,杨厚土脸上本来还带着一副高深莫测微笑,唰的一下子随着水浪全然不见,他两只眼睛都直了。

只见水面上随着水浪升起了一个人形水雾,水雾逐渐凝实,渐渐的化为了一个长发及腰的貌美女子形象。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水珠流淌,两只水汪汪带着无限灵气的大眼睛,那如汁般的肌肤.....

我勒个擦了!裸...裸....的!!!除了日本动作片之外从未见过没穿衣服的异性的杨厚土瞬间鼻血飙喷!

肉眼凡胎的刘坨子也被这水中升起的无暇倩影所震惊了,两个守身如玉二十来年的乡村处男看着这情景,哪儿会去想那什么仙灵啊内涵什么的,去死吧!

完全没有内在..只有外在的欣赏..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鼻子上的血迹......太特么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