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5章 阴差巡河

河面的凉风呼呼吹过,但是怎么吹也吹不凉河边上两个男人那颗火辣的心,哦,还有那两双喷着烈火的眼睛。

“清...清...清水传人杨厚土见过河灵..”感觉到河灵眼神中的无暇与坦然,自己两人这表情自然让杨大师自觉有点无地自容,他低下头赶紧行了一礼。

原来河灵居然长这样的,这古代帝王居然下得了手抓去炼丹?杨厚土心中暗骂古代君王的丧心病狂,你就是抓去后宫做皇后我也不会这么鄙视你们啊!

耶?不对!书上不是说这河神才会成人形么?这河灵咋会是这么个祸国殃民的造型?啧啧啧!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完全照本宣科啊。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古人诚不欺我!

河灵立于水面宁静不语,这画面太过唯美让他看得有些出神完全忘了自己该说什么了。

“见过河灵!在下为此地巡查阴差,今水中诞生煞鬼,为除此隐患,吾等欲合力擒拿。望河灵能相助吾等封掉此地数里水路,感激不尽!”正在杨厚土沉浸在这美妙的画面中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瓮声瓮气的声音把他从脑子中的遐想里拉了出来,不用回头他就知道,阴差那货来了。

果然,他一转身就看见了那副棺材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不过这次他看起来有一股莫名的威武之气,因为那巡查阴差此刻身后就跟黑社会大佬一样站立了四个同样阴气浓厚的阴差装扮的男人,看来这货没有跟他吹牛,估计还真的是个什么主管样子的小官儿。

不过这阴差表现出来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客气和尊敬让杨厚土觉得有些奇怪,按常理来说,河灵虽然是天地之精的一种,但也只是一种精灵而已,杨厚土他们这种阳人膜拜敬仰倒不奇怪,可这阴差也得这样?

阴差看明白了杨厚土疑惑的表情白了他一眼没说话,所有的亡魂都是信命的,而这天下各类万千精灵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能够蜕变成类似于神灵的可能,那可都是他们无法仰望的存在。

所以,在其幼生期给予一定的尊敬对于信命的他们来说是必要的。虽说阴差管理着一方的鬼事在某些方面也可以说是只手遮天了,不过有两种存在是他们不得不尊敬的。一种当然就是类似于水灵般存在的天地之精,而另一种就是统管一方的山神土地。

杨厚土不知道有没有真正的神仙,但山神土地这类的存在清水注解中是有记载的,生前有功德在身死后可为鬼差,而有无量功德加身又或是生前有什么超级大的能力的这种人,死后就会化身为山神土地主宰一方阴阳事。

清水注解上对于这类存在的叙述在他看来实在是太过神奇,电视剧中的那些山神土地常常都是龙套角色,实力一般非常的边缘化,而这书上却将他们叙述得如此玄奇。这让杨厚土心里有些好奇,那这天上到底是否有神仙呢?

河面上的河灵在阴差出现的那一刻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的表情,它看了一眼杨厚土,似乎对他身上的气息比较好奇,但是好像又不敢靠近一样。随后它再看了看那几个身上缠绕着阴气的阴差一言不发的缓缓沉入了水中,一丝涟漪过后消失不见。

“耶?这又是几个意思,谈崩了?”杨厚土郁闷的转头对阴差说道:“你收起你那个棺材脸吧!你看你以来就把我辛辛苦苦找到的女神给吓跑了。”不知道为啥,这自从自己对于阴阳事的渐渐了解,他对阴差是的态度是越来越随意了,就连之前那仅存的一点儿畏惧也渐渐的消失了。

阴差让杨厚土这话气得差点以后阴气没上来再憋死一次,他没好气道:“人家没反对就是答应了!自己没经验就别在这儿丢人现眼的,河灵本来就这性格。”玛德,要不是看你是清水传人,而水灵将这特有的东西在水中又能起到很大的作用,老夫一定要让你尝尝我夺魂撩阴链的威力!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死鬼惦记上了的杨大湿很敬业的仔细的观察着水面气息的变化,不一会儿他就看出了端倪。

原本飘渺如薄雾随着河水缓缓的朝着下游流淌的水汽渐渐的减缓了速度,这一神奇的现象让他惊叹。原来这世间有太多的事情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书上看到跟亲眼所见那完全就是两回事儿。就在他感叹的时候,河面上的水流此时已经彷佛是被定格了一般完全陷入了平静连一丝水纹都看不到了。

“河灵已经封河了,我们可以动手了!”阴差转头冲身后的几个同事点了点头,只见几个鬼气森森的亡魂刷的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水属阴,但有灵!凭借阴差的本事没办法完全阻隔水流中的阴气流动,就算他们下大力气真的封住了这条河的阴气,难保那煞鬼不会顺着阴气与灵气交融的间隙溜之大吉。所以他们才必须借助河灵的帮忙,身为这条河孕育出的河灵,调动河中的灵气封闭一段水脉那就跟抬抬手臂般轻而易举。

“驼子,你现在找个摩托车赶紧去上游桥那儿按我说的开始整了。”杨厚土见阴差都开工了也转头赶紧吩咐自己的老表上路,哦不,出发了。

刘坨子点头答应了一声转身就朝大路上跑去,临走还不忘顺手把那大公鸡给提跑了。远远的只听见自己的老表冲自己喊着:“要是碰上什么不对头的,你记得把我那碗盖你脑袋上就绝对没事儿哈!”

身为老表,咋可能让自己的好兄弟去冒险不是?所以杨厚土非常慷慨的把他的“传家之宝”给了刘坨子防身,虽然刘坨子没灵根吃不了这行饭,但是那玩意儿怎么说也算是个道传古董,盖头上肯定...肯定比不盖强吧...

煞鬼,也就是升级版的怨鬼。在实力无法碾压她的时候,唯一的办法便是找到她的尸身。

“一旦找到她的尸身,我们就把她抬上岸用阴火把她的尸身给烧了。让怨鬼超脱需要泄了他的阴气,同理,让煞鬼实力下降的唯一办法便是将她力量的源泉给阻隔掉。水煞鬼!首先就要让她离开水源,焚其尸方能断其力!”阴差对有点儿脑空白的杨厚土科普了一下。

杨厚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突然他抬起脑袋问道:“照这么说那怨鬼只要卸掉它的怨气就能搞的定?”

“呃....”阴差突然感觉杨厚土看他的样子有点儿奇怪心里暗叫糟糕真心想抽自己一耳光,玛德,让你嘴贱....他赶紧补充道:“这跟你们阳间治病一样,怨鬼得的可是心病,最好的方法自然是了却心愿了,硬来总是不好的嘛!”

“是....么?我告诉你,别整这些阴的!为人民群众做事儿我杨厚土那是义不容辞,下次再糊弄我别怪我翻脸了啊!”杨厚土状似恼怒道,反正已经到这时候了就是想抽身都抽不走了,杨厚土也就嘴上怼他一下,免得这货以为自己实战经验缺乏总暗算自己就不好了。

突然,杨厚土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转头朝河面看去,远远的水雾缭绕中阴风袭来。四个高大的黑色身影拖沓着铁链子一步一顿如履平地的在河面上缓缓走来,而他们的身后则跟着两三个如木偶般无神的亡魂。

“阴司巡河!孤魂速来!招~~招~~招~~~”那声音忽远忽近忽高忽低让杨厚土听了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些许的恍惚。

阴司巡河,是各地阴差为了将死于河中的亡魂统一带往阴间的常规活动。枉死河中的亡魂们大部分情况下亲人都难以找寻其肉身骸骨,或是葬身鱼腹或是沉于石缝之间,这一类的亡魂往往就会变为孤魂野鬼,难以享受家亲人的香火祭拜,要是阴差们不采取这种方式来搜寻亡魂,那他们将永远的变为毫无神智的游魂漂浮于田野河间永无归宿。

“我说巡查大人,这怨鬼变成煞鬼需要多久?”杨厚土问道。

“嗯!这说不准,主要还是看亡魂各自的情况,不过嘛!这要从怨鬼变成煞鬼,起码得花个几年或者几十年时间不等。你问这干嘛!”正看着自己手下在河面上威风的样子巡查阴差老怀大慰,特别是看身边这个小子正看的出神不由得颇为自得,哼!小子!知道你鬼大爷的风范了吧。

“哦!那你们这巡河勾魂一般又是多久搞一次?”带着玩味的口吻,杨厚土似笑非笑的看着阴差问道。这问题一出巡查阴差棺材脸上不由得又是一阵抽搐,卧槽!你小子能不能不带这么刨坑儿的?

“咳咳...这个嘛...这条河倒是有小几十年儿没巡查过了。”天可怜见,云淡风轻阴风似水过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阴差说这话的时候居然破天荒的找到了当初还是活人的时候才会体会到的感受....脸皮发烫。

阴司虽然刑罚极其严苛,但是,对阴差的工作情况管理的是非常放松的,甚至可以说是自由发挥。所以这天下的阴差就跟闲云野鹤一般存在一样,哪家办丧事就去哪家吃点儿喝点儿,平时没事儿啥的就在阴间逛逛耍耍,有很多问题不可能面面俱到。

这巡河巡山什么的劳心劳力的事儿,又没半点香火可捞要是没人提的话,大家糊弄糊弄也就过去了。巡山巡河的需要释放自己大量的阴气来牵引孤魂靠近,阴气是所有亡魂的根本他们自然不会那么老老实实的每几个月就去巡一遍不是?

“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今天要是不出这煞鬼这档子事儿,你们是不是还准备这么无视下去?煞鬼成形那得吃了多少孤魂野鬼?你看你那同僚后面牵着的那两个不知道死在这河哪儿的亡魂,那得有多么幸运才能逃过一劫。

可就算如此,他们也不知道像个白痴一样飘荡了多少年了。你们要不来,早晚还是难逃虎口!我告诉你,以后你别跟我扯因果报应,就你这工作态度,哪天小心被雷劈!”杨厚土心里那个气啊!敢情这酒囊饭袋是不分死活阴阳的啊!玛德智障....